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七十三章 府学升级

    次日一早,李延庆来到了经略府,走进大门,主薄唐凯笑道:“都统,刘尚书来了!”

    刘尚书就是刘,他在朝廷的官职是校检兵部尚书,实际差遣官职是在熙河路出任宣抚使,主管熙河路政务,恢复熙河路的民生,他已在上个月将熙河路的防御交给了统制刘铁,自己专心政务。(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李延庆主管西北三路的军政事务,刘当然也受李延庆节制,这次他来京兆府,述职的成份更多一点。

    李延庆快步走进大院,只见刘正坐在池塘前喂鱼,李延庆不由笑道:“刘尚书好雅致!”

    刘见李延庆进来,连忙将鱼食扔进水中,拍拍手笑道:“最近迷上了钓鱼,稍微有点闲暇都会坐在池塘边钓上几杆,看见池塘中鲤鱼肥美,有点手痒难耐。”

    “既然如此,那就一边钓鱼一边说话吧!”

    李延庆吩咐手下去找几根钓竿来,几名从事又搬来一张小桌子和椅子,摆放在池塘边,不多时钓竿送来,两人坐下,将鱼饵撒进水中,开始垂杆钓了起来,茶童也飞快奔来,给两人送来了热茶。

    “现在熙河路的情况怎么样?”李延庆笑问道。

    “西夏军其实占领熙河路的时间不长,熙河路十五州中,西夏军只过境了湟州、兰州、会州、河州和陇州,其实损失最大的是兰州和会州,兰州十五万汉民逃走了大半,会州也是,商业被破坏殆尽,城内民舍被洗劫一空,秋收也受到严重影响,今年收成锐减三成,没有三五年时间休养恢复元气。”

    “五年时间太长了,最多免税三年!”李延庆开始和刘讨价还价。

    “三年不行,熙河路本来就贫瘠,老百姓的一点点家当都被抢光了,你总得给大家喘口气,再说,熙河路的税赋本来就无足轻重,还是五年吧!”

    “宋民从西夏南归才免税五年,你这个只是逃难,我没法说服朝廷,最多免税四年,我不能再让步了。”

    “呵呵!那就一言为定,熙河路免税四年。”

    “等等!把话说清楚,不是熙河路全部,而是遭遇兵灾的五个州免税,其他州正常缴纳税赋,最多今年减税三成。”

    刘苦笑着摇摇头,“你呀!整天就知道盘剥百姓,你在西夏得了那么多铜银,就不能让利于民吗?”

    “西夏的战利品是军费好不好,而且朝廷还要分走一半,再说陕西路和秦凤路百姓都在缴纳税赋,我给兰州、会州等五州免税五年,已经仁至义尽了。”

    刘不想和李延庆争下去,他话题一转问道:“这次我来京兆,主要是为科举之事,我听说朝廷要恩待西北三路,是不是要给我们增加进士名额?”

    李延庆微微笑道:“别想得太美了,给我们增加进士名额,河北、河东不都得跳起来吗?省试没有变化,恩待我们是指提高京兆府学的地位,和太学一样了,朝廷答应将京兆府学的学生人数提高到三千人,这次发解试就相当于府学的入学考试,将来考过上等上舍生,朝廷将赐同进士出身。”

    刘大喜,“这下熙河路的士子可有盼头了!”

    熙河路士子已经连续二十年参加省试被抹了光头,二十年来没有一个士子考中进士,朝廷将京兆府学升级为太学,无疑给熙河路的士子们带来荣升进士的希望。

    刘忽然有所感觉,他钓竿一抬,一条肥大的鲤鱼顿时出现在半空中。

    “哈哈!我先钓上了!”

    大唐时代留下宫阙早已在唐末和五代十国的战乱中彻底消失了,原本太极宫的土地上现已生活着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京兆府学也位于从前的宫阙遗址西北角,占地约五百亩,目前有一千名府学生在这里求学,在府学隔壁便是占地两百亩的孔庙和贡院,这次京兆府的发解试就将在贡院内举行。

    在贡院广场对面有一座酒楼,叫做翰林酒楼,几乎是府学生的专用酒楼,不过这几天酒楼挤满了来自陕西路各地的士子,这也是这次科举的一个特点,允许学子跨州考试,朝廷给了陕西路两千三百个发解试举人名额,经略府并没有分解到各州,改由陕西路统一录取,这就避免了从前陕西路各州众寡不均的弊端,比如京兆府是三十名士子录取一人,而到绥州,七个人就能录取一人。

    当然,李延庆也给了朝廷充分的理由,战乱导致河东路以及陕北沿边各州的民众大量逃往关中,各州究竟有多少读书人已经很难统计,所以李延庆要求实行跨州科举,也得到礼部的同意,另外考虑到大量河东民众逃往关中,礼部在上次一千五百个发解试名额的基础上增加八百个名额,也算是一种特殊照顾。

    这个政策的直接结果,便是在京兆府参加发解试的士子占据了整个陕西路的八成,一共有三万多名士子汇聚京兆城。

    所以瀚林酒楼里不仅有京兆府的士子,还有陕西路其他各州以及河东路的士子,众士子以地域相邀,三五同乡好友聚会,使酒楼内异常热闹。

    今年京兆府的主考官已经定下来了,由知府李光出任,这几天士子们都在谈论这位主考官的兴趣爱好以及文章风格,考中举人有很多好处,就算省试考不上进士,但至少也能入官衙为吏,谋取一个不错的饭碗,而且还可以进府学继续深造,三年后再考太学,以后也有为官的机会。

    这时,一名士子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大喊道:“重大消息,朝廷已批准京兆府学升格为太学,扩大到三千学生!”

    这个消息顿时使酒楼内鸦雀无声,随即又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士子们激动万分,作为读书科举人,大家都知道京兆府学升为太学的好处,这就意味从府学出来后有资格为官了,而且学业优异者还能得到同进士出身,京兆府学升级,显然首先将惠及陕西路的士子,让他们怎么能不欢欣若狂。

    靠窗边一酒桌前坐着六名来自太原府的士子,他们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在惊愕之余都皱起了眉头,几人窃窃商议道:“就不知我们河东士子能不能进京兆府学读书?”

    “应该能吧!”

    一名稍微年长的士子迟疑一下道:“太原府学一半的教授都加入了京兆府学,太原府学都没有了,让我们去哪里读书?”

    “别担心了,肯定可以的!”

    另一名士子笑道:“朝廷追加八百个举人名额给陕西路,不就是给我们河东路的士子吗?既然京兆府学的名额也增加了,当然也有我们份,更何况李太保也曾是我们太原同知啊!”

    正在商议之时,忽然有士子大喊:“府学门口贴出布告了!”

    众士子沸腾了,争先恐后冲出酒楼向府学大门奔去,掌柜急得直跺脚,“这帮小兔崽子,把酒钱给我留下啊!”

    府学大门前的告示牌上贴上两幅最新的通告,一幅是关于府学升级为太学的通告,普通学制三年,另外上舍生追加学制两年,考过上等上舍生的学子将赐同进士出身,授九品官职。

    另一幅则是报名府学条件,众人当然更关心报名府学的条件,首先是生源范围,西北三路以及河东路的士子皆可就读京兆府学,其次是报名条件有三,第一,必须通过发解试的考试,取得举人资格;第二,通过府学的入学考试;第三,参加过抗金的军人可以直接报名参加入学考试。

    再次是今年的招生名额,将招生一千人,食宿费用由官府完全负担,每人每月另给五百文钱的补贴,对贫寒子弟极有吸引力。

    通告挤满了数百名士子,仍有得到消息的士子正从四面八方向府学赶来,对府学的入学要求大家都能理解,毕竟西北三路今年的发解试名额超过了三千人,而府学这次只招千人,当然有必要进行入学考试。

    只是众士子对军人的优待似乎有点不太理解,似乎军人要抢走原本他们的名额,一时间,告示前议论纷纷,这时,有人高声道:“大家多虑了,那群舞刀弄枪的士兵懂什么学问,能通过入学的士兵简直就是凤毛麟角,经略使只是做出一个爱兵的姿态,实际上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

    众人想一想确实有道理,文武双全之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占不了几个名额,担心渐去,众士子又开始憧憬同进士出身,封九品官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