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一十七章 论凶残,不是我瞧不起你

    王峻和上官琦虽然实力弱鸡,可一个是富二代一个是官二代,遇到事根本不怕,扬起拳头就要干架。(www.k6uk.com)

    “看样子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了!”彭无良忽然冷笑一声,手中变戏法一般的亮出了一把手弩,瞄准了王峻的头。

    七八个黑衣保安手上也同样端起手弩来瞄准了两人,口中喝道:“别动,这玩意儿射在大腿上可不太舒服!”

    成为职业武者之后,在武道管理局注册,就可以携带兵器。但不是所有兵器都能携带,手弩就是其中之一。

    更何况,彭无良他们手中的手弩一看就是经过非法改造的,这种弩的威力极大,弩箭也经过改装,箭头带钩刺。如果被这种箭头射中,拔箭的时候会连皮带肉扯下一大块!

    王峻和上官琦暗暗叫苦,他们的武力本来就不济,对方又有改装弩,再反抗可就不明智了。

    眼看王峻上官琦就要被打成猪头,一个有些无奈的声音响起道:“喂,你们似乎把我忘了?”

    彭无良和一群黑衣保安疑惑的扭头去看,就见一个青年站在不远处,抱着膀子看着他们,正是高远。

    从刚刚起,高远一直在看热闹,所以大家都把他无视了。

    “你是哪根葱?”彭无良一皱眉头喝道。

    王峻上官琦却瞪圆了眼睛,惊呼道:“高远,你快跑!”

    高远暗想:你们两个还算有点良心

    口中则是慢悠悠的道:“我叫高远,他们的朋友。”

    “高远?”彭无良没听过这个名字,即便是听过也不放在眼里:“没听过,也抓起来!”

    两个黑衣保安就气势汹汹的奔着高远扑过来。

    高远眯起眼睛,叹了口气道:“看来只能动手了”

    “乓乓乓”,他的话音刚落,身影猛地腾空而起,一团白茫茫的烟雾立刻扩散开来,瞬间迷的众人无法视物。

    白云烟!

    浑天宝鉴修炼至今,高远第一次施展,拳劲之中带着茫茫白雾,遮蔽视野,制造盲区,当真是混战中不可缺少的绝妙招数。

    白雾一起,彭无良和黑衣保安都愣住了,心说这家伙身上怎么自带干冰效果?

    就这么一愣之间,高远的身影已经撕裂白雾,拳影舞动之间,两个黑衣保安的身躯飞到半空中,又重重的砸落在地上,全都口吐白沫,双眼翻白,昏死了过去!

    彭无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举起手弩,“咄咄咄”的射出利箭。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若是被锋利的弩箭射中,简直必死无疑!

    可高远的身影好似有某种魔力一般,随便踏了几下,身影一晃进入白雾中,只听那些利箭“噗噗”乱响,不知射去了什么地方。

    等他高远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已经来到了彭无良的面前。

    彭无良惊出一身冷汗,刚要向后闪避拉开距离,一只拳头就轰了过来,“砰”的一声,打的他鼻血长流,眼冒金星,仰天栽倒下去。

    几个黑衣保安见势不妙,也顾不得去抓王峻和上官琦了,转身来抓高远。

    高远却是一脚“砰”的踏在彭无良的胸口,就听“咔擦”一声,骨头断裂声响起,然后笑道:“你们再过来一步,我就踩死他!”

    所有黑衣保安全都吓的不敢动了,老大落在人家手里,他们谁再乱动就有谋杀老大的嫌疑!

    从高远出声到擒下彭无良,一共也就十几秒钟的时间,从头到尾连一根毛都没掉!

    王峻和上官琦看在眼中,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上官琦喃喃道:“老大怎么又强了,难道是先天武者了?”

    王峻也嘟囔道:“早知道远哥这么厉害,刚刚我就硬气一点了。”

    “咳咳”高远干咳两声道:“你们两个愣着干嘛,赶紧打电话啊,该找谁找谁!”

    王峻和上官琦如梦初醒,赶紧找人。

    这时候,彭无良发出一声轻哼,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道:“我我不会放过你”

    “砰”话还没说完他又挨了一脚,然后又是一脚,两根肋骨发出凄厉的声响,断掉了。

    “你每说一个字,我就弄断你一根骨头。人体一共有多少根骨头来着,你慢慢说。”高远笑眯眯的道。

    “你”彭无良还不服气。

    “咔擦!”彭无良的左小腿断了,扭曲成一个恐怖的折角。

    “哇啊啊!”彭无良惨叫起来。

    高远就又踏下三脚,踩碎了他三根脚趾骨。

    “啊!”彭无良又叫了一声,然后右小腿也断了。

    “”彭无良疼的快要晕过去了,却一声都不敢叫了。这家伙太凶了,简直太凶了,不是人啊!

    高远见他不叫了,有点惋惜的道:“哎呀,你怎么不叫了。我跟你说啊,论凶残,不是我瞧不起你。”

    彭无良一言不发,他打定主意,只要能够脱身,就算耗尽全部家财动用所有关系,也要宰了这个混蛋!

    谭良才刚洗完澡,正准喝一杯红酒便早点休息的时候,枕边的手机震动起来。

    看到来电号码,谭良才皱了皱眉头,嘟囔道:“这都几点了,还打电话过来,又闹出什么麻烦了?”

    虽然不太高兴,可看在三成干股的份儿上,谭良才还是接通了电话。

    听筒里传来一串急促的声音,谭良才的脸色就变了:“什么,彭无良被人打伤了?相思河畔被人砸了?行,我知道了。你们控制住局面,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谭良才拨通个号码,一接通就破口大骂道:“徐君,你们巡逻队是吃屎的吗,相思河畔被人砸了,彭无良也被人打伤了,你不知道?我命令你马上过去,把闹事的人给我抓起来。我不管是什么人,砸了我的场子,我让他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

    说完,谭良才把手机狠狠一摔,一边穿衣服一边冷冷自言自语道:“妈的,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我这个武道管理局副局长罩的场子也敢砸!”

    谭良才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骂骂咧咧穿衣服的时候,好几个同事也闻风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