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业余爱好(为江南V神话加第4更)

    工程师协会的茶座中,马灵韵和高远相对而坐,聊的十分热络,刘文倩坐在一边,用想要杀人的目光盯着高远。(wwW.K6uk.coM)

    可惜高远的眼睛一直停留在马灵韵的身上,根本没发现美女的恨意。

    “高远,你是什么地方的人?”马灵韵给高远倒了杯茶,准备从闲聊切入,慢慢的询问高远的工程学是从哪里学的。

    “我是洪山县人。”高远笑呵呵的回答:“姐姐你呢?”

    “呃……”马灵韵俏脸一红:“我是京都本地人……我知道洪山县,那是华夏最主要的石墨产地,现在很多电子仪器中的石墨烯,都是用你们那儿出产的石墨制作的。”

    不管聊到什么话题,马灵韵都能扯到她的工程学专业上,事实上,她除了工程学,其他什么都不会。

    “姐姐你懂的真多。”高远道。

    马灵韵笑盈盈的道:“这只是很基础的矿物学知识,算不了什么。其实你也很厉害啊。对了,你的工程学知识很丰富,是怎么学的?”

    高远搔搔头道:“我没学过啊,不然也不会答错那么多题目。”

    刘文倩一边听的脸都绿了,很想上去抽高远一个耳光。叫你装,叫你装,你都打六十七分考核通过拿到工程师资格了,你还装,你这么装会被打的你知道吗?

    马灵韵听在耳中,却是另外一个解读。

    “原来如此……”马灵韵暗想,洪山县那种穷乡僻野的地方没有工程师学校,也缺少工程学方面的老师,图书馆里想找几本工程学的书恐怕都是奢望。

    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高远居然还能取得如此优秀的成绩!

    难怪这孩子是个宇宙盲……在那种地方,刻苦学习,汲取一切能够找到的知识,不了解最前沿的知识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一定是比大城市的孩子更努力十倍百倍才能有今天的成绩!一定是这样的!

    马灵韵在脑海中脑补出了一幅乡村孩子刻苦求学的画面,居然感动的够呛。

    高远哪知道自己在马灵韵心目中已经成了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的苦孩子,笑着道:“其实我主修的是武道,工程学只是一个业余爱好……”

    听到这话,刘文倩暗暗忍耐,告诫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不要拿椅子揍他。

    这种人简直太可恶了,还业余爱好?你随便爱好一下,就比很多日日夜夜钻研工程学的人还要厉害,你到底让不让别人活?

    马灵韵也有点吃惊:“你不是主修工程学的……高远,不是我你,工程学这个专业博大精深,涉及到许多学科,是一门入门难,精进更难,专业特别难,精通超级难的职业。你如果不是全心全意的投入进来,很可能最后一事无成啊。”

    马灵韵这番话也算是掏心窝子了,换成别人她才不废这些话呢。

    高远搔搔头道:“还好吧,我同时也在学习药物学,还有武器学什么的。”

    “什么!”马灵韵和刘文倩都大吃一惊。

    主修武道,爱好工程学,这也就算了。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双修而且都取得不菲成绩的牛人。

    但爱好工程学的同时,居然还在学习药物学武器学,而且似乎还不是所有,这就太夸张了。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管你是炼气武生还是窥虚强者,一天也就只有二十四时,而且学习修炼的效率是有上限的。

    学了武道,就没时间学工程学,学了工程学,就没时间去学药物学……以此类推,爱好越多,精力越分散,最后很有可能导致的一种结果就是:门门都会,门门不精。而这个社会上需要的是专精者,而不是全能却平庸的人。

    高远爱好如此广泛,在马灵韵母女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

    马灵韵忍不住道:“高远,你这样不行啊,你学的越多,越有可能一事无成!”

    高远笑道:“这就不用姐姐担心了,目前来看,我发展的还不错。”

    马灵韵苦笑不已:有信心是好事,信心过足那就是狂妄了。这个孩子……也太狂了一点。

    刘文倩更是暗想:要不要找个追求我的武者,痛揍这子一顿,谁让他吹牛不上税!

    “高远,你这样……”马灵韵不忍心看一个乡下出来的好苗子荒废了,忍不住想要再劝两句。

    “其实我已经是先天武者了,而且刚刚通过了职业武者的考核。”高远赶紧解释道。

    “什么?”刘文倩一撇嘴,这家伙吹牛吹的越来越离谱的,是不是以为我们没办法拆穿你啊?就你还是先天武者,别逗了吧。

    马灵韵也有些疑惑:“你是先天武者?”

    高远点点头道:“是啊,货真价实的先天武者。”着,他张开右掌,一丝丝内气从指尖激荡开来,两股气息交汇震荡搅动空气,发出嗡嗡震响。

    这一手内气外放,阴阳交感,正是先天武者的标志。

    刘文倩差点摔下椅子,真的是先天武者?这家伙……看起来不像啊。

    马灵韵也目瞪口呆,不禁想起了一个武道和工程学双修的奇人。那人就是双修而且双领域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就,如今既是武道界的精英力量,更是工程界的顶尖大牛,难道高远以后也能走上这条路?

    “你既然已经是先天武者,我也就不多什么了。但我还是要劝你,药物学武器学什么的,能放弃还是放弃吧。”事到如今马灵韵也无法再多什么。

    高远挠挠头道:“姐姐,我倒是想听你的,可我早就是执业药剂师了,所以恐怕不能放弃药物学。倒是武器学……”

    “你什么?”马灵韵大吃一惊:“你是执业药剂师?”

    “没错啊。”高远点点头:“据是史上最年轻的执业药剂师,不过那都是虚名了,我不在乎。”

    马灵韵母女两个一脸呆滞,这家伙到底是在吹牛,还是真的不当回事啊。

    史上最年轻的药剂师……等等,马灵韵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高远,你多大年纪?”

    “十九岁。”高远道。

    马灵韵呆了呆……十九岁,貌似史上最年轻的工程师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