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零八章 谁是卧底

    地下大厅的房间如同蜂巢,六角形一个挨着一个,这些分隔的房间里,据说已经住了十几位通过层层选拔的高手。(www.k6uk.com)

    “狼族找这么多人,到底要做什么?”高远随着一个衣着暴露的美女,穿过一条幽暗的走廊,进入其中一个“蜂巢”。

    房间不算太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张大床尤其显眼。美女慵懒的凑上来,香肩微露道:“聂先生,需要一些特殊服务吗?人家可是很厉害的哦”

    高远眼睛一亮:“你很厉害?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俺咋没看出来?来来来,跟俺大战三百回合!”

    美女吓了一跳,丢下一句“精神病吧”,转身就跑了。

    高远挠头嘟囔道:“明明是你说很厉害的,怎么跑了?真没劲”

    头顶暗处,一个针孔摄像机正在无声无息的运行着,将“蜂巢”里的一举一动统统传送到令狐坤的眼前。

    “这小子到底是装傻还是真傻?”令狐坤笑着摇摇头,问身后的庄梦蝶:“庄老板,你觉得呢?”

    庄梦蝶冷冷的道:“选什么人,怎么选,是你的事。我不管,我只负责提供消息。”

    “人我一定会选好,事情我也会办妥。但你那边,一定不能出问题。否则的话,你知道下场。”令狐坤淡淡的道:“庄老板,你别让我失望啊。”

    “呵呵”庄梦蝶耸耸肩膀,转身就走:“我可以找别人合作,你只能跟我合作。”

    令狐坤看着庄梦蝶窈窕多姿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娘们要是搞到床上,一定够劲!”

    高远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节目,看起来百无聊赖,“听见”的超能力却早已经蔓延开来,把身处的蜂巢窥探的一清二楚。

    头顶上的摄像头虽然隐蔽,运行声音也几乎听不见,却瞒不过高远的耳朵。在他脑海的成像里,出现一道断断续续的线条,看不到摄像头在什么地方,却能知道它的存在。

    “这个庄梦蝶,到底要做什么呢?她离开才一天,就和令狐坤混到一起,说明这件事早有筹备了。”高远暗暗的想:“她应该是打算绑了温子豪之后就做这件事这女人一天到晚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还有,庄梦蝶明显和令狐坤不是一伙的,应该是隐瞒了真正的身份。不然她早就揭穿我了”高远搔搔头,越发猜不透庄梦蝶了。

    高远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也不去想了。既来之,则安之,倒要庄梦蝶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忽然,房门被敲响了。

    高远不需要开门也听得见,门口站着的是关鲸落。

    “这女人来干嘛?”高远有点疑惑。

    过去开了门,高远瞪大眼睛:“你咋来了,是不是不服气?来,跟俺大战三百回合!”

    关鲸落赶紧摆手道:“我不是来跟你打架的,你能不能别整天喊打喊杀?”一边说着,还一边冲高远挤了挤眼睛。

    高远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底细,只当没看见,咧嘴道:“不是来打架的啊,那你来干啥啊?”

    “聊聊天不行吗?”关鲸落又挤了挤眼睛。

    高远一撇嘴:“跟你有啥好聊的?”

    关鲸落道:“你先让我进去,咱们慢慢聊好不好?”这回挤的睫毛都快掉下来了。

    高远不可能当没看见了,他再看不见,反倒有问题了,就侧过身子让关鲸落进来。

    关鲸落进门的时候,看起来不经意的一甩头,目光就在棚顶的摄像头扫过,这才笑盈盈的坐在床边。

    这个位置,也是高远之前发现的摄像头的一个小小的死角,只能看到大半个身子。

    高远心道;这妞厉害啊,我用了超能力都找了十几秒,她只一眼就找到了摄像头的死角!

    高远这么想着,口中道:“你咋坐在俺的床上啊,你的衣服干净不啊,为啥不坐椅子啊?”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床边,恰好用脊背挡住了摄像头的更多部分。这回,关鲸落整个身体都被遮盖住,从摄像头是完全看不到她的表情和动作了。

    不远处的监控室中,一个狼族成员喝着啤酒,盯着监控屏上高远的背影嘟囔道:“妈的,这年头能打就是厉害啊,一个疯子都有女人投怀送抱早知道老子年轻时候再努力一点啊!”

    当高远站过来的瞬间,关鲸落脸上明显出现了一个放松的表情,她口中道:“我身上很干净的,不信你过来摸摸”

    一边说着,她的手指快速在床上写出了几个字:我知道你是卧底。

    高远哈哈笑道:“想让俺摸你?别做梦了,俺只喜欢村里的小芳,那红脸蛋胖乎乎的像两个大苹果,俺每天都梦见她。你这种瘦巴巴的女人,没啥意思。”

    关鲸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却并不气馁,口中道:“你怎么知道我瘦巴巴的,其实我身上很有肉的。”

    指尖同时飞快写道:我们是同类,你可以相信我。

    高远撇撇嘴道:“而且俺来城里的时候,俺们村主任说了。城里人都很狡猾的,一不小心就会上当,哪像俺们村里那么淳朴!”

    关鲸落无语,道:“我怎么会骗你,我要是骗你,你还不打死我啊?你来摸摸,就知道我骗没骗你了。”

    手指写道:我来自狂派,这样够诚意了吧?

    监控室里看戏的狼族成员早就流口水了,口中骂道:“奶奶的个熊的,现在的女孩都这么开放了?老子咋没遇到这样主动的?”

    高远却是一愣,狂派?这个名字好熟悉啊,不就是聂四说过的,华夏最大的两个盗矿者组织之一吗?

    盗矿者和盗矿者之间,那是有着直接竞争关系的。尤其是大的盗矿者之间,互相都有地盘。

    马驹镇一直都是狼族的地盘,狂派虽然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顶级盗矿者组织,除非想要开战,一般不会派人到狼族的地盘活动。

    关鲸落自称是狂派的,这要是被令狐坤发现,绝对是死路一条。

    可惜,高远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说你是狂派就是狂派啊,我还说我是擎天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