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九十二章 断腿(为江南V神话加第42更)

    本来很欢快的庆功宴会,因为段清平的嚣张,终于酿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www.k6uk.com)

    高远本不愿意把事情闹大,也不愿意结下段家这么一个仇家。

    可谁让段清平欠收拾呢。

    今天要是不给段清平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日后什么狗清平猫清平的是不是都要在我面前嚣张一下?

    当初没能力的时候,高远隐忍着王奇力,等踏入先天之后立刻就回洪山县报了仇。

    如今有能力,高远绝对不会忍了。你不犯我,我不弄你,你若犯我,我弄死你!就这么简单!

    “刘威……把他拖出去吧,别弄脏了这里的地方。”高远道。

    “好咧。”刘威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嘿嘿笑着朝段清平走去。

    段清平吓的魂飞魄散,大叫道:“齐叔,齐叔,他们要打断我的腿,腿要是断了我也不能活了,齐叔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啊!”

    齐木云攥了下拳头,却立刻感觉到三五道犀利的杀气落在身上,不禁心中一颤。

    这几道杀气的主人强势无比,一点掩饰的意思都没有,那种嚣张霸气就差直接告诉他:你动,就死!

    齐木云也算是强者,但这几道杀气内中蕴含着的力量太恐怖了,任何一人都可以轻松击杀他!

    这样的人物,一个就能让段家元气大伤。好几个人聚集在一起,拥有的力量恐怖绝伦!

    齐木云心中哀叹,终于明白段玉山的惊恐来自何处。高远背后有这样多的强者撑腰,难怪段云山宁可不要独生子,也要道歉认输服软求和。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牺牲段清平,段家可能就要遭遇灭顶之灾,到时候覆巢之下无完卵,段清平一样保不住。

    齐木云松开拳头,放弃了。事到如今,他已经无能为力,只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高远的突然心软上。

    听到刘威走过来的脚步,段清平忽然伸手去摸怀中。

    齐木云看到,怒喝道:“段清平,你还不知悔改吗!”他是真的怕了,段清平要是再掏枪,段家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这一声喝用了内力,震的段清平手一抖,被刘威上前一步按住,搜出了怀里的手枪。

    段清平虽然是先天三重天调身巅峰的高手,可惜面对刘威这样的入神大高手,如果没有手枪那真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一分钟之后,段清平就被高远拎着脖领子拽到了走廊中,丢在地上,又把手枪把他身上一丢道:“你还是自己来吧,可以瞄不怎么要紧的部位。”

    段清平惊恐的看着那黑粗的枪口,不要紧的部位?这么大口径的枪口,一枪能把人拦腰截断,就算他运足了内力,再还没有达到调息巅峰内气护体的境界之前,挨上这么一枪基本就要终身残疾了!

    段清平后悔极了,为什么不拿一把小口径的手枪呢,那种子弹对武者的身躯来说几乎没有伤害力。这把他用来逞凶装逼扮酷吓唬人的手枪,如今却成了他的催命符!

    众人都紧张的站在门口,看着瘫软着的段清平,他浑身颤抖,冷汗直冒,满脸的污血也掩盖不了扭曲五官上的惊恐。

    自从出生以来,段清平要什么就有什么,所有人都顺遂他的意,从来没吃过亏。

    今天是段清平人生里第一次吃亏,就吃了一个这么大的亏!他的心中全都是恐惧和悔恨,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一定老老实实开车,绝不乱来。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即便是拥有武林豪侠传里炼药能力的高远也炼制不出后悔药。所以做了错事,段清平必须付出代价!

    高远道:“给他十秒钟时间,不动手的话,你就帮一下。”

    刘威就冷冷的倒数起来:“十、九、八、七……”

    众人都紧张无比,来真的啊……本年度最佳新人明星刚刚领了奖就断腿,从此退出武道联赛,这也太离谱了?

    十秒钟到了,段清平当然没动手,换成是谁也不可能亲手打断自己的双腿。

    刘威就捡起了手枪,打开保险,瞄准了段清平的左腿。

    段清平哭道:“饶了我,饶了我吧。”

    齐木云也最后一次尝试着道:“高远先生,你能再考虑一下吗?”

    高远呵呵一笑:“我一直想找只鸡,杀了给猴看。你家这位公子哥自己送上门来,我不接收就太没礼貌了。开枪。”

    “嘭!”

    齐木云和段清平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刘威就扣动了扳机,大口径子弹轰在段清平的左边小腿上,血肉飞溅,骨茬横飞,这条腿算是废掉了。这年头科技发达,弄个假肢戴上,平时也看不出来,只是再也不可能参加武道联赛了。

    “真的开枪了?”

    “我的天啊!”

    “段清平完了!”

    各种议论声和惊呼声中,段清平抱着腿,绝望的惨叫着,身下冒出一滩血迹慢慢的扩大,似乎在提醒他的人生和前途统统玩完了。

    高远道:“再来!”

    “嘭”,又是一枪,这回是右小腿,两枪打的地方十分对称,丝毫没有厚此薄彼。

    段清平这回连叫都没叫一声,直接痛晕了过去。

    四周瞬间变得一片寂静,只有齐木云鼻子里“吸溜”一声,差点掉下眼泪。

    高远点点头,回身道:“张子桥,你自断一只手算了。”

    张子桥刚刚差点尿了裤子,听到高远这话,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抬起左掌狠狠朝着右胳膊上拍下。

    “咔嚓”一声,张子桥倒是干脆利落,自断了一臂,转身就走。他这个伤势跟段清平没法比,赶紧去医院接上也许不会错过下赛季的武道联赛。

    齐木云深吸一口气:“我能送段清平去医院吗?”

    高远道:“去吧……对了,告诉段玉山,我不想见他。如果他想报复的话,记住我的名字,高远。”

    齐木云忙道:“不敢!”

    “那就好……”高远笑了笑:“你让段玉山往好处想,至少段清平没开枪,不然他就要家破人亡,断子绝孙呢!”

    一个小时之前高远要是这么说,会被所有人嘲讽的。

    可是现在,大家觉得理所当然。

    似乎高远本来就该如此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