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枝头红杏未熟

    夜,喧闹得不同寻常。(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皓月当空,明日是个适合办喜事的好日子。

    事实上明日也确实有一件值得举国高兴的喜事要发生,入夜时分,平日里早就安静下来的街道此刻也热闹非凡,尤其明日要办喜事的丞相家更是热火朝天的景象,仆人们匆匆忙忙的身影充斥整个宅院。

    在这一片喧闹的忙碌中,丞相家最靠里的院子里却是静谧如常,因为根本没有人居住,此处连个灯都没,若不是月色太好,都没法瞧见隔壁宅院的角落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小姐,这样不好吧……会被人看到的。”

    大约十四五岁的少女,穿着淡色的丝绸罗裙,正踩着一个软梯顺着墙艰难地攀爬着,墙角下传来丫鬟怯怯的声音,那少女一声不吭,直到终于爬到墙顶才跨坐在墙上,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细汗,颇有些不耐烦地冲下面挥了挥手。

    “快点就行了,我去会会那个姓韩的,你看好湛嫣然那蠢妞。”

    湛嫣然?没记错的话是隔壁国子祭酒湛大人的长女吧?虽然从没见过,但他听说这位小姐也是京城有名的才女,何以是“蠢妞”?

    原本懒洋洋躺在树上的人忍不住坐正身子,略微探出头去,只看到墙头那位少女又很小心地把软梯伸到外面,熟练地伸手拽了拽检查力道,抬脚正要跨下去,墙角根处又传来另一道怯怯的声音。

    “凌波,你不要去了,我不会去见韩公子的,也已经训过燕儿了,她知道错了。”

    闻言,坐在墙头的人蓦地转过身来,既不出去也不下去,就这么低头对着那说话的女子数落起来。

    “表姐,你圣贤书读多了,脑子也不好使了吧。虽说人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那也要看是什么错,你这丫鬟卖身契还在你手里,心却已经去向着那姓韩的了,这次只是勾结男人来欺骗你,那下次可就直接能爬上你丈夫的床了。”

    噗……虽然说得有点粗俗,倒也不乏道理。

    “凌波……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说这种话?”湛嫣然惊讶地低呼出声,名唤凌波的少女转过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口气。

    “你也别怪我话说得粗,这些个当丫鬟的,但凡貌美的,哪个不对自己的姑爷有点心思……”

    “小姐!”墙角下的丫鬟立刻不依了,墙头上的少女顿了下。

    “当然,我的小伊人不会的,她太蠢了,而且我也没姑爷让她勾搭。”

    听到这句话,树上原本一脸平静的男子忍不住咧开了唇角,侧过身,就着月光捕捉到墙头少女的模样,他不由微微挑眉。

    少女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尚未脱去稚气的小脸,明亮的眼睛算不上很大却格外有神,细眉随着她微笑的动作弯出好看的弧度,乍一看有点像年画里的女娃娃,小巧的鼻子,娇小的嘴巴,怎么看都是小小的……让画意兴起的人顿时想起“枝头红杏未熟”的话来。

    偏偏那张小小的脸上却有着明显过于成熟的神情,坐在墙头一脸揶揄地微笑着。

    “小姐……奴婢完全高兴不起来。”被揶揄的丫鬟忍不住嘀咕了声,却还是很认命地伸手拉住湛嫣然,“表小姐,您就听小姐的吧,她看人很准的,而且我也觉得燕儿有点问题。”

    “可是凌波……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翻……”湛嫣然明显还有迟疑,然而欲言又止的话刚说了个开头,墙头的少女已经毅然地朝墙外翻了过去。

    “哎哟!”

    少女的落脚点恰巧有一块大石头,她的脚踩上去不及防跌了一脚,直接坐在地上,墙内的人听到她的叫声,急忙紧张地追问。

    “怎么了凌波?”

    “小姐!出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墙外的少女一边低头揉着脚一边微微抬高了声音,小脑袋四处转了下,一手扶着墙壁歪歪扭扭地往前走,没走出几步就被人叫住了。

    “湛姑娘,你来了。”

    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人,从衣服的质地来看,此人家境一般,但模样长得不错,温柔浅笑自带风度,让人完全想象不到会是做出那种阴险事的人。

    “你就是韩修杰?”“湛姑娘”一脸不耐烦地挑眉,将这人从头打量到尾,随即嫌弃地开口,“燕儿把你夸上天了,说吧,你是怎么诱惑她的?”

    “湛姑娘?”书生韩修杰有些傻眼,“韩某认错人了?”

    “并没有,奴家就是多日前你在安宁寺救下来的湛嫣然,韩公子难道已经忘记了?”“湛姑娘”似乎回过神了,总算拿出点淑女气质,不过说出的话却让墙内的本尊忍不住泪流满面。

    “凌波她……真是和舅母像了十成。”

    再怎么礼仪的话到了那对母女嘴里就莫名多了股杀气腾腾的味道来,此刻这个所谓的湛嫣然的救命恩人也不是傻的,自然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不过他显然误解了别的什么。

    “难道是燕儿说了什么?湛姑娘请听韩某解释,韩某与那燕儿本是同乡,前几日救下湛姑娘时恰好相遇,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瓜葛,请湛姑娘相信韩某。”

    “是吗?”“湛嫣然”忍着脚痛站得笔直,眉头微挑,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满脸慌乱的书生,从怀里拿出一枚玉佩在两人中间晃了晃,“既如此,韩公子可还记得当日你留给小女子的信物?”

    月光明亮,可以清晰地瞧见玉佩上温润的光泽,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这玉很珍贵,韩修杰的眼眸顿时直了,随即赶紧低下头。

    “自然认得,这是韩某出门前家母亲手交予,乃我韩家家传之宝,当日便是将此玉留给姑娘……”

    “编的不错。”看他一脸紧张又“真挚”的模样,“湛嫣然”忽然收回玉佩面带嘲讽地笑了笑,“这玉佩贵么是贵了点,不过是我在临街玉石铺子买的,我倒是不知,我何时有了这么大的儿子?”

    这下才知道自己露馅了,韩修杰一张白皙的脸涨的通红,双手攥紧挣扎道:“湛小姐明鉴,都是燕儿那丫头诱惑在下……”

    “燕儿说你们本是订了亲的关系,后来你中了举人,你娘便嫌弃燕儿的丫鬟出身,你俩这才合计要来骗我……韩公子,你是觉得燕儿蠢,还是觉得我比燕儿更蠢?”

    没想到居然被盟友黑了一把,韩修杰顿时脸色更难看了。

    “湛姑娘不可听信那个贱人的胡言乱语!她原本就该是被卖去我们镇上王家做小妾的,是自己逃出来了,前几日被韩某认出,害怕韩某揭发她,这才主动找上韩……”

    “找上你,冒充湛小姐一直在寻找的救命恩人,然后你就可以成为国子祭酒大人的女婿?”

    “正是,一切都是燕儿的计……”

    话说了一半才察觉到自己此行果然大势已去,韩修杰急忙打住,脸色也越发惨白,在月色下显出几分命不久矣的悲怆来,不过这悲怆并不能打动眼前的“湛嫣然”。

    “韩公子,人蠢要有自知之明,这种英雄救美的戏码并不适合你。”说罢,她还很贴心地抬手指了指皇城街的另一头,“看到那边那个挂着‘尹’字的灯笼没,那家的小姐很适合你。”

    “湛姑娘……”韩修杰呆呆地望着她,“何出此言?”

    “那家的小姐比你蠢,也许就会上当了。”“湛嫣然”,真名叫做凌波的少女眯起眼笑得格外畅快,“看在你帮我认清了一个白眼狼丫鬟的份上,你欺骗我这件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但凡你在外面提起关于湛嫣然的任何一个字……”

    说着,她抬起双臂作势拍了拍手,一旁的大树后立刻窜出两道黑衣人影,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在满月下反射着明亮的光,韩修杰立刻吓得后退了几步。

    “韩……韩某知道了!”他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道,“多谢湛小姐不杀之恩,韩某告辞!后会无期!”

    一边说一边后退着狂奔,很快便消失在了街道拐角,墙外扭到脚的少女这才蹲下来用力倒吸了一口气。

    “啊啊啊疼死我啦!”

    “小姐!”

    “小姐!你没事吧!”

    拿着大刀的黑衣人纷纷把刀丢掉凑了过来,扯掉面罩露出平凡无奇完全没有肃杀之色的两张脸,少女一边揉着脚踝一边狐疑地看着两人。

    “你们哪儿弄得黑衣?”

    “夫人帮忙定制的,说以后这就是咱们替小姐办事的工服了。”

    “……那刀呢?”

    “柴房借的。”/“厨房偷的。”

    两个人一起开口,说出的话让少女足足呆了好一会儿,两个下人生怕小姐生气,急忙又解释起来。

    “因为小姐说要有排场能唬人,我们琢磨了一下还是带点武器比较有气势……”

    “……算了。”少女仰天翻了个白眼,“做得很好,你们回去吧。”

    “是!”两个下人恭敬地转身去捡起刀离开了,被留下的少女又使劲揉了揉脚走回软梯位置,带着脚伤爬起来自然更慢了些,爬上墙头时又是一头细汗,她拿出绣帕再次擦了擦额头,正要收起来的时候,脚下忽然一个打滑,她不自觉松了手,那帕子便顺着风飞走了,少女傻了眼。

    “手帕……”

    “凌波,怎么了?”墙下的湛嫣然关心地问。

    “没什么……”眼瞅着手帕直接飞入了隔壁院子,凌波眼眸转了转,“表姐,你们这隔壁是哪位大人家的院子?”

    “是丞相大人家的,明日丞相大人的千金和太子大婚,现在应该很忙吧。”

    “哦,那算了。”名唤凌波的少女望着那边宅院忙碌的景象,忍不住喃喃念了声,“嫁给太子的女人……这一生会快乐吗?”

    老树上的男子眼神一凛。

    “小姐,赶快下来啦,被发现了会挨夫人骂的。”听不清她在嘀咕什么,丫鬟伊人急忙出声催促她离开,凌波应了声便又把软梯放回墙内顺着爬了下来。

    “不过小姐,你唬人的功力又更强了,那韩修杰被你骗得什么都说出来了。”伊人不无骄傲地说。

    “笨,他连我是不是湛嫣然都分不清楚,看到那假的信物眼神更是暴露无遗,这演技连燕儿都玩不过,更何况是你小姐我。”凌波拍拍手上的灰尘,这才转头看向湛嫣然,“表姐,我已经知会姑母去把燕儿卖掉了,你别怪我狠,如果姑母知道真相肯定会要了燕儿的小命。”

    “我……我知道的。”湛嫣然小声道,“可是凌波,你能不能劝劝我娘,我不想这么随便嫁人。”

    “是真的不想嫁人呢,还是一门心思在等着那个救命恩人?”眼看湛嫣然低着头一言不发,凌波哼了哼声,“表姐,我说句实话,只救了你一次便从未露面,一是说明人家是真侠义不是会要求报恩的人,二嘛……人家肯定没看上你,你也不用这么惦记着了。”

    “小姐!您这也太实了!”伊人急忙扯了扯她的衣袖。

    “凌波……”湛嫣然委屈地看着自家表妹,“你讨厌我吗?”

    “我讨厌没有自知之明的笨蛋。”做表妹的完全不留情地回答,“还有,我脚真的很疼,我要回屋歇着去了。”

    说罢便真的转身走人了,湛嫣然一脸哀怨地跟在后面。

    “凌波……好妹妹……”

    “小姐等等我!”

    丫鬟匆忙收好软梯揣在怀里,也追了上去,很快,院子拐角就安静下来,丞相家的大院里依旧一片嘈杂,老树上的男子仰靠回树干上,对着月亮举起手,一方手帕缓缓展开在眼前。

    绣工很精致,绣的却是被时下的闺阁千金们嫌弃的桃花,他的手将手帕翻转过来,在角落里发现一个小小的“月”字。

    “月……凌波……”他喃喃念着这个名字,透过丝绸手帕望着天边明亮的月,“真是恰到好处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