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奈何笨拙

    大金国做官的很多,定国公却只有一个。(www.k6uk.com)

    这是闵家世袭的称号,也是□□皇帝对于当年陪伴自己征战天下的左右手的无上殊荣,只不过时光流逝,皇宫里那个座椅上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对于闵家的信任却是一再下降。

    自古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更何况,闵家的兵权也太大了。

    大到足以让皇帝寝食难安。

    为了向皇帝表明忠心,闵家世代有个规矩便是一脉单传,闵家后人不纳妾不留外室,仅余一子继承香火,如今这唯一的一个儿子半死不活的躺着,也难怪国公夫人要仗势欺人了。

    左君白对朝堂事无兴趣,只不过他和太子相识多年,自己多少底子对方都很清楚,再加上如今又是他的姐夫,总有些推脱不了的事情,这才深夜潜入定国公府查看闵韫伤势,却没想到这种事居然还有“同伴”。

    虽然这同伴蠢了点。

    月凌波后悔了。

    在第十次快接近墙头的时候跌落下来摔个底朝天以后,她开始思索当年自己为什么要选这两个蠢货做跟班,为什么来着?

    好像是因为他们看起来蠢蠢的很好欺负?

    这么一想,伊人好像也很蠢,人家说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下人……不,绝对不是这样的。

    “小姐?”

    正在叠罗汉的人奇怪地看着躺在地上忽然就不再爬起来的小姐,月凌波蓦地坐起身,一手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另一手撑着地面站起来,仰着头望着高高的墙头,忽然转身道:“走吧,我放弃了。”

    “什么?”

    “小姐……”

    “不然怎么办,难道要这样僵持到明早,让闵家的守卫看到你家小姐的摔跤十八式吗?”果断放弃才是明智的,不如说她根本就不该头脑一热自己跑过来。

    “那闵公子……”

    “是我傻了,有钱何必自己亲自来打听,明儿去给我把苏三儿找来。”

    苏三儿是个乞丐,也是皇城著名包打听,据说只要有钱没有打听不到的消息,而且很靠谱。

    “可是小……”叠罗汉的两人一时忘记下来,在上面的那个正要开口,一道身影忽然飞速从他们眼前闪过,两人一惊,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突然失去了意识,纷纷跌落在地上。

    “怎么了?”背对着他们的月凌波纳闷地转过头,看到自家下人双双倒在地上,不由瞪大眼,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却明显感到背后有什么,她蓦地僵住。

    “谁?”月光穿透乌云悄悄洒落在角落,将身后人的影子投射到她跟前的地面上,她不自觉咽了口口水,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从衣袖里掏出一样东西,看到那身影略微往前动了下,她立刻转过身来双膝跪地将手里的东西高高举起。

    “壮士饶命!我们几个只是路过的!”

    “壮士”的脚步顿住,目光落在她手中的东西上,微微挑眉。

    “玉倒是好玉。”认出是那日她拿去忽悠韩修杰的那一块,他颇有兴致地伸手将那玉接过来把玩着,唇角上扬出诡异的弧度,“不过不劳而获可不是我的作风,这样吧,方才看你似乎很想翻过这墙头,收下这块玉,我带你翻过去如何?”

    “不不不用了壮士,玉您收着,帮我把这两个手下弄醒让我直接走就行了。”跪在地上的人头摇得像拨浪鼓,视线时不时瞟向身后躺着的两人,她听到呼吸声了,应该还没死……吧?

    “放心,只是让他们睡了一会而已。”

    凌波松了口气,不自觉瘫坐在地上,鼓足勇气抬起头,月色朦胧,一时看不清来人的模样,但被她称为“壮士”的人却是一副翩翩公子的装扮,她犹豫了下正要问这人想做什么,却忽然被人捂住了眼睛。

    “公……公子?”

    “嘘,我带你去找闵韫。”遮住她眼睛的手往下捂住她的嘴,微凉却又带着不同于女子的气息,她不免挣扎起来,左君白却只当她在挠痒,轻笑着携着她几个纵跃直接来到闵韫的房间旁,这才终于松了手。

    闵韫的房间自然守卫森严,他们缩在一个一转身就会暴露的角落一动不动,屋内似乎有些动静,但院子里却是一片诡异的宁静,凌波也隐约明白这人为什么不让她发出声音了。

    若是她自己,就算侥幸翻进来了,也肯定会被发现的。

    这样想着,却忽然听到屋内传来谈话声。

    “大师说了,三日后便是吉日,若是错过这次,韫儿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女人悲伤的声音,听语气似乎是国公夫人,凌波再也顾不得思考带着自己来的人是谁,小心地侧过身将耳朵贴上窗户。

    “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能耽误人家一个姑娘家的一辈子啊。”

    闵国公为人正直,今日得知妻子以身份施压要强娶别人家女儿的时候着实生气不已,但他也心疼儿子,沙场老将忍不住哀叹连连。

    “你以为我愿意去做这种事?不瞒老爷,我已经偷偷去看过那湛家姑娘了,真是个好姑娘,就是韫儿还……那也是配得上我们韫儿的。”闵夫人痛心地说,“我已经想好了,这是最后一搏,若是韫儿真能醒来自然好,若是醒不过来,我也会把湛家女儿当自己的女儿养,倘若将来她要嫁人,国公府该有的,她也一样不少……”

    该是多绝望的领悟才会做出这种决定啊……凌波忍不住有些唏嘘。

    事实上这些年她见过不少人家给病重儿子娶亲冲喜的,往往都没什么好结果,儿子死了,拖累了一个年轻姑娘守一辈子活寡,一边嚷嚷着女子要贞洁,一边咒骂人家丧门星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这也是她母亲拒绝说这种冲喜的亲事的原因。

    可是国公夫妇似乎……为人还算不错。

    “夫人,你这是何苦……”国公重重地叹了口气,似乎也是妥协了。

    “这些日子皇帝一个接一个的御医派来,但是一点用都没有,相公,你说会不会这其中……”国公夫人忽然迟疑起来,凌波一僵,明显感觉接下来的事情自己不该听,下一刻就感觉自己再一次腾空而起,这次她已经不再被惊吓了,待那人带着她在墙外落地,她这才转头看着他。

    “公……”

    “你什么都没听到。”那人背对着她,青色衣衫在月光下并不特别亮眼,倒给他徒增一股世外高人之感。

    “我自然是什么都听不到的。”凌波很识时务地开口,脸色也平静如常,“我今日没来过这里,也没见过你。”

    “聪明的丫头。”他用一根手指勾起那玉佩高高举起,背对着她晃了晃,“这酬金我就收下了,有缘再见。”

    “才不要见。”不待他的身影走开,月凌波就忍不住嘀咕出声,耳力向来很好的人自然也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却也没停,听到背后传来她丝毫不温柔地叫醒手下的声音,他忍不住再次扬起唇角。

    见不见,自然也不是她说了算的。

    ******

    太子殿下对着自家小舅子留下的棋盘已经思考了一个时辰了。

    虽然他自小也是背负着天才名号成长,作为一国储君各方面才能优异,但是他却是知道,有些方面,他永远比不过眼前这个人。

    “回来了?”看到某人推窗而入,金承睿很是坦然地合上手边的书,假装自己并不是一个时辰都在对着棋局思考,余光却瞥见自家小舅子嘴角若有似无的那抹微笑,不由顿住。

    老实说认识这小子很多年,金承睿知道他不喜欢麻烦又对大多数事情都不敢兴趣,也早就习惯了左君白用那波澜不惊的眼神瞅着天下所有事,还鲜少看到他露出这种兴趣满满的眼神。

    “怎么,遇到什么好事情了吗?”他忍不住开口。

    “你还没走?”小舅子一脸嫌弃地看着棋盘前的贵公子,随即随意地挥了挥手,“这把算你赢了,赶紧回东宫陪我姐去吧。”

    “……太子的尊严让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太子有点郁闷,“而且你姐拜托我的事我还没做好,就这么回去了你是让我睡地上吗?”

    “我怎么知道,也许有的人就喜欢睡地上。”左君白懒洋洋地哼了声,“她拜托你的事情我做不到,你拜托的事倒是有眉目了。”

    闻言,太子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如何?”

    “如你所料。”小舅子难得有良心地伸手拍了拍太子的肩膀,“闵韫这回是真栽了。”

    太子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父皇当真容不下……”

    “为人子者不言父之过。”左君白坐在桌前,一手撑着下巴,另一手缓缓敲了敲桌子。

    “而且单就结果而言,若真是这样倒也一劳永逸了,不过……”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我瞧着,闵韫命不该绝。”

    “你有办法救他?”太子面露惊喜。

    “不,”左君白用手指夹起一枚“将”递到太子眼前,“能救他的只有你。”

    月凌波走了以后他又去了闵韫的房间一趟,国公夫妇都离开了,他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闵韫。按说昏迷了这么久的人,脸色不该如此好,但闵韫除了眼睛闭着,其余都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看起来并不像是伤重昏迷,倒像是……

    南秦最让人诟病的那个东西。

    “蛊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