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人非圣贤

    “金满楼”进了一批假货这件事对月凌波来说不算大,毕竟这段日子她太忙了也没去买过什么东西,但对金满楼以及管文轩来说影响就很大了。(看啦又看♀小说)

    商人重誉,尤其是管文轩这种家大业大,在很多方面都有生意的家族来说,被曝出有假货可以说是致命的,冯掌柜首先想到了这一点,擦着冷汗询问管文轩是不是应该先瞒住消息,获得管文轩冰冷的眼神。

    “为何要瞒?”

    “反正刚才走出去的那位姑娘应该也没发现是假货,这批货也是今日刚上的,只要我们现在把货换掉,外面的人就不会知道了。”冯掌柜想了一下,犹豫着补充了一句,“对赵二爷的名声也好。”

    “本公子的二舅舅,为了这么些个东西,自己的脸都不要了,本公子为什么要费心维护他的名声?”管文轩怒极反笑,伸手将眼前刚从柜台里扯下来的假货拿在手心把玩,唇角微微上扬。

    “可是这样对管兄的其他生意恐有影响。”左君白适时说出重点,一旁的月凌波也点了点头,这么浅显的道理没道理管文轩不懂。

    管文轩却忽然诡异地笑了起来。

    “不受点教训怎么知道生意不好做,要是这么一个招牌能换个清静,管某倒也乐意之极。”

    听那语气似乎已经决定要去做一件大事了,冯掌柜冷汗淋漓地听着,却也知道这位主子爷一旦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改了,月凌波眯起眼,注意到左君白的脸色忽然凝重起来,不由狐疑。

    说到底,那句“我死了,它姓金”到底意味着什么?金是国姓……难道他要捐给国库不成?

    “既然是做舅舅的先故意陷害外甥,管公子就算和这样的舅舅断绝关系也没什么的。”一直一脸懵懂的宁竹似乎听明白了什么,说出来的话却让在场几人同时受到惊吓。

    “我娘说过,有些人不是你退让就会有所改进的,对于这种人,要么彻底远离,要么直接拍死。”

    听起来这位未来岳母性子很彪悍……管文轩一时有些恍神,左君白和月凌波已经对这位母亲大人肃然起敬了。

    “当然,拍死不是说真的让他死啦,只是彻底断了他的心思……咦,你们干嘛都松了口气?”

    还不是被你吓的。

    看似豁达不爱计较的姑娘也有自己的底线,若是人有心要害自己,那势必不需要给对方留有余地,这一点倒是和管文轩的行事不谋而合。

    这样想着,月凌波后知后觉地想起,其实管文轩会不会把金满楼捐给国库跟她一点关系也没,她现在应该操心的是左君白的婚事才对……不,还是优先看看管文轩和宁竹的可能□□,现在觉得这两个人的希望比较大。

    最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她觉得管文轩这男人不错,做事果敢,眼界宽,对待烂亲戚绝不手软,她向来欣赏爽快人。

    于是,七夕傍晚,当宁竹来告诉她“管公子约我去夜游明月湖,凌波要不要一起来”的时候,月凌波一脸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我可不想再落水了。”因为上次的落水事件,她的理由很站得住脚,宁竹只得一个人赴约去了,月凌波坐在秋千上看着宁竹的身影走出月家大门,随即蓦地站起来。

    “伊人,跟我娘说我去看灯会了!”

    “小姐?”屋里正在收拾东西的伊人抱着一个匣子跑出来,秋千还在晃悠着,自家小姐又不见了踪影,伊人只得认命自己又一次被小姐抛下了。

    小姐真是,她就说怎么突然让她去清点收藏,肯定是早就预谋好了要丢下她了。

    “阿嚏!”

    被丫鬟抱怨着的月凌波冲出家门才察觉到盛夏的傍晚还是有点冷的,尤其湖边还有阵阵凉风,虽然人头攒动适时挡住了一些,但瞧着那些人要么成群结队,要么成双成对,自己这一个人从别的意义上来说又冷了几分。

    大金国闺阁女子若说有一日可以被允许夜间出门,那必然是七夕了。据说□□皇帝和当时的皇后就是在七夕认识的,因此七夕在大金被重视的程度仅次于新年,闺阁女子也被允许出门。

    虽说□□皇帝本意有点提倡男女自由恋爱的意思,但毕竟太惊世骇俗很难为人所接受,于是渐渐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七夕过得跟元宵节似的,整个街道张灯结彩,还有就是月凌波这次出来的主要目的了。

    灯会,顾名思义是欣赏各种华丽精致的花灯的盛宴,每个灯都对应着一个灯谜或者对联,只要能给出满意答复便可将心仪的花灯带回家,因此这灯会又是检验才子佳人是不是真材实料的最佳场所。

    月凌波对漂亮的东西兴趣都不会很久,这灯会小时候见了几次也就不新鲜了,她真正的目的是收集这些才子佳人的各种信息,丰富月夫人的名录。

    最近给左君白翻找合适的对象翻的头疼,她深刻觉得娘那边真正拿得出手的姑娘越来越少了。

    “唔,好像还没开始啊。”

    金华街的灯会供应商是皇城历史最悠久的花灯世家,台子就建在金华街与皇城大街交叉的最里面,对面是一家名叫“一线牵”的茶楼,就着明亮的灯光,站在二楼的栏杆前可以清晰地看到灯会上的场景,此刻月凌波就在这。

    有桌椅有茶水还有好位置,要是有瓜子就更完美了。

    正想着,茶楼老板娘端着满满一托盘的瓜子上来了。

    “月姑娘有瞧得上的吗?”

    “牛姐姐,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凌波开心地接过瓜子谄媚地笑了笑,看到老板娘气色红润甚至还胖了几分的模样,她越发觉得当初劝住牛湘莲不要寻死真是太好了。

    “姐姐这些日子过得好吗?”

    当年牛湘莲改嫁正是月夫人牵线这家茶楼的老板,老板是个鳏夫,需要的不是娇滴滴的小姐,而是能帮他打点生意又镇得住场子的女子,牛湘莲确实合适。

    “你这丫头还说呢,明明皇城这么小,你偏就很少来,每年这日子还要占着我家最赚钱的房间,相公看到我端着瓜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胡老板留胡子啦?”月凌波避重就轻地闲扯起来,获得牛湘莲的白眼一枚。

    “就你调皮,我去旁边招呼客人了,你先自己瞧着,我待会给你送纸笔来。”这丫头看上好的总要记上一记的。

    “嘿嘿,牛姐姐对我果然好,我要是有哥哥,当初就让你做我嫂子了,哪有胡老板的事。”

    “小丫头片子,你自己打算什么时候嫁人?”牛湘莲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月凌波撇了撇嘴。

    “嫁人了就没法做媒人了,不好玩。”她当真沉思了一下,随即眼眸忽然亮了起来,“牛姐姐,你说我出去招个男人回来,然后他负责继承香火,我继续做媒人可行吗?”

    牛湘莲的回答是直接抓了一把瓜子塞进她嘴里。

    “吃你的瓜子去吧。”

    别说她还有个弟弟,便是没有弟弟,牛湘莲也不愿看到这姑娘轻易就把自己的终生交代了。

    踏出房门便听到隔壁的客人在叫人,牛湘莲推开门走进去,这一看略微被吓到了。

    “太……”

    “嘘——”金承睿及时出声阻止这人叫出自己的身份,“胡夫人别来无恙?”

    若说太子妃左君颜帮了自己大忙,那这位就真是大恩人了,当年若不是太子出面,她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告上柳雁南。只是自从那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太子,胡夫人牛湘莲一时激动都快哭出来了,随即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便急忙止住了泪水。

    “小妇人很好,劳公子挂念……不知这位小公子是?”

    “是君颜的弟弟,我的小舅子。”太子殿下格外喜欢把“小舅子”这词挂在嘴上,虽然小舅子完全没有感觉到荣幸。

    “原来是丞相公子,小妇人失礼了。”

    “胡夫人娘家姓牛?”左君白一手展开折扇挥了挥,看到牛湘莲点头,他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狐疑的眼神落在便宜姐夫身上,越发觉得这对夫妻和月家有点关系了。

    “对了,胡夫人,我和小舅子本来是来看灯会热闹的,但这房间的位置不太好,不知能不能跟隔壁的客人商量调换一下?”太子不想耽误别人生意,开门见山地开口了,牛湘莲顿时露出为难的脸色。

    “这……”

    “不然,能一起看也行。”太子表示自己很随和,反正他真的只是想瞧一眼热闹。

    牛湘莲只得无奈地开口:“那小妇人去和月姑娘商量一下。”

    “月姑娘?可是鹊桥街的月氏长女?”余光瞥见左君白脸色无常,似乎完全不在意隔壁是谁,太子狐疑地挑眉。

    “正是。”

    “说起这个,我听君颜说过,你当初本欲寻死,正是这月姑娘劝下你的,我倒是很好奇,她当时才多大,怎么做到连君颜都没做到的事情的?”

    太子说完便察觉到对面的左君白明显姿势不对劲了,虽然扇子还拿在手上,但是扇动的明显更快了,太子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这小舅子莫非真的……就要有弱点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