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6.风水轮流转

    “姐姐为何要寻死?”

    那日正是在这湖边,寒冷冬日,与母亲走散的少女蹲在湖边,叫住正要往下跳的女子。(www.k6uk.com)

    “都是我眼光不好看错男人,连累爹娘被人嘲笑……事到如今只有死才能还父母清静。”欲死之人双目清明,脸上还残留着泪水,却也看得出是认真要赴死。

    “小的时候我院子里有个护卫和我娘的丫鬟有私情,那丫鬟怀孕了,我娘便叫了他来,‘无媒无聘是为偷,做出这种事我必然不会留你了,但是孩子是无辜的,我给你二十两银子,你且娶她回家吧。’然后你猜怎么着了?”小姑娘忽然说了个故事,听起来有些没头脑,但见她说得兴起,牛湘莲不好不搭理。

    “……他们结成夫妻离开了?”

    “没有,护卫把那丫鬟的孩子打掉,带着我娘给他的二十两银子去别家做护卫了,我娘找到丫鬟的时候,人已经只有一口气了,当时那丫鬟对我娘说的话,我一直都记得。”

    “她说什么?”

    “‘我现在才知道,夫人劝我不要跟他走,是想救我的命,是我傻了,只不过是个男人,凭什么赔上我的命,因为这种事被人背后说道两句,总好过这么窝囊地死掉……我明明还有那么长的路可以走,我还没有孝顺父母……’”说到这里,牛湘莲的脸色明显有些变化,月凌波忽然又笑了起来,“你看,一个看家护院的护卫都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这世上的男人谁又能真正一眼看透呢?不过我娘说的对,谁年轻的时候没瞎过?瞎过一次便会知道,谁才是真正对自己好的人,要我说,姐姐并非生无可恋之人,没有必要因为那种家伙白白损失了自己。”

    牛湘莲蓦地怔住。

    “小姑娘,你认得我?”

    “我不认得你,不过我猜着了,牛姐姐,我姓月,我想我娘可以帮你破此局,你要不要见过她以后再重新考虑寻死的事呀?”

    牛湘莲确实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子,那之后便振作起来跟着月凌波去了月家,也是在那里见到了如今的相公。虽然没有向当初嫁给柳雁南那般满心荡漾,但是这种踏实感却是从未有过的。

    “后来小妇人才知道,那护卫的事根本就不是她家的,她只是当天刚听说便拿出来骗我的。”说到这里,牛湘莲有些哭笑不得,“小妇人觉着,那位姑娘虽然年龄小,但是人很聪慧眼神又特别好,定然是不会看错人的,不知道将来什么样的公子有幸娶……”

    看到太子听得津津有味的,牛湘莲忽然打住,整个人跪了下来。

    “公子恕罪,小妇人随便说的,月姑娘只是个小丫头而已,上不得台面的。”

    “咦?”太子一脸茫然,不知对方为何忽然开始说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倒是左君白缓缓开口了。

    “胡夫人莫慌,他后宫里不缺泼辣的女人。”看样这胡夫人是担心太子动歪心思了。

    “什么……本宫的后宫只有一人还是你姐……等等?胡夫人你想哪去了?”太子殿下回过神,不由转头看向牛湘莲,“我再怎么样也不会跟自己的小舅子抢……啧!”

    太子的话还没说完小腿就挨了结实的一脚,他吃痛地弯腰去揉腿,抬起头就见左君白正一脸阴测测地看着自己,他这才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殿下这是……”牛湘莲疑惑地开口。

    “咳咳……没什么,总之,月姑娘是个不错的姑娘,应该会同意的,胡夫人且去安排吧,只要说是两个过路来看热闹的人就行了,其他的不必多言。”

    牛湘莲低头领命去了,太子爷收回手看向对面又继续一言不发的左君白。

    “对了,你之前说管文轩打算把金满楼捐给国库,此事当真?”

    见他说起正事,左君白也正了正脸色,将那日发生在金满楼的事情说了一下。

    “我看管兄此举一方面是要彻底打压那些贪心的亲戚,另一方面不乏有向你投诚的意思。”

    管家根基很深,若说声誉影响生意会造成一定损失,但完全还是撼不动大树的,管文轩这个决定一定不是临时起意,只是因为这个事情而显得更自然了。

    “向本宫?”太子爷温和的眉头微挑,“你的意思是,这金满楼的事情,有本宫那位好弟弟的手笔?”

    “烙郡王殿下向来闲不住。”左君白忽然嗤笑了声,“管兄这些年很少来皇城,烙郡王暗地里碰了不少钉子,这次管兄这么高调的和我一起出行,烙郡王殿下坐不住了吧。”

    虽然左君白在朝廷并无任何官职,但因为和太子的关系,众人已经默认了他属于太子一派,而左君白的交友关系自然也代表了太子的人脉。

    “你这么一说,本宫倒还真是妨碍你交朋友了。”太子的语气有点不太爽,对面的人完全不为所动。

    “嗯。”你知道就好。

    ——你来真的啊?

    太子殿下瞪眼的功夫,牛湘莲的声音从门外适时传来。

    “两位公子,月姑娘请两位移步隔壁。”

    太子立刻忘记先前的事,站起来便径直朝外走,左君白倒是有些纠结了,那丫头就不怕遇到坏人吗?

    直到两人一前一后踏入隔壁房间,左君白才知道月凌波为什么有胆子放他们进去——这间采光最好的房间似乎专门是用来看今日盛世的,面朝灯会的那一面整个敞开的,也就是说下面的人只要有心观察也能瞧见这边在发生什么。

    “月姑娘倒是心大。”

    左君白说这话的时候,楼下灯会已经进行了一会了,月凌波拿着纸笔拉过椅子坐在栏杆旁正聚精会神的记着,猛然听到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由呆了呆,转过头。

    “左公子?怎么是你?”牛姐姐不是说过路看热闹的么?

    “我路过来看热闹。”悠闲的公子一脸认真地宣布自己的无聊,原本想继续调侃月凌波两句的,一旁被冷落很久的太子忍不住清了清嗓子,凌波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人。

    “这位是……太……”疑问的话说了一半忽然收口,虽然已经猜到此人是谁,但既然人家要当路过的,她也不好拆穿。

    “路过的金公子,幸会。”她拿起纸笔站起来略微福身,这不轻不重的礼仪让金承睿面上忍不住染上几分笑意。

    “月姑娘果然和令堂一样聪慧。”

    “你认识月夫人?”问话的是脸色不太愉悦的左君白。

    “有过几面之缘。”金承睿挑眉,好奇地指了指月凌波手中的册子,“月姑娘这是在写什么?”

    “那是月姑娘的商业机密。”开口的还是左君白,屋内其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转向他,就见向来爱笑的公子此刻脸色不太好。

    “是这样吗?”太子忍住偷笑的冲动,不过倒确实有些遗憾,他对那册子挺好奇的。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机密,只是我文采不好,用词比较直接低俗,恐污了金公子的眼。”月凌波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上前一步走到桌前摊开那册子,“公子不介意的话,可以看一下。”

    她不说低俗还好,说了这个词,太子顿时更感兴趣了,伸手就要去拿过册子,身旁那人手却比自己更快,直接将册子拿起来掀开。

    “孟凝脂,只有脸能看,文婵娟,才比貌出众,罗媛,才女名不副实,文旻,智障加白痴……”温润好听的声音突然顿住,左君白合上册子,忍住想笑的冲动看向月凌波,“月姑娘当真是爽快之人。”

    一旁的太子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

    “我提醒过你们了。”看到一国太子笑得毫无形象,月凌波撅起嘴,踮脚打算把东西抢回来,左君白仗着身长举起手臂左右躲闪着她的动作,一边不以为意地笑起来。

    “你等等,我要看看你给我写的什么。”

    “我写的是现在灯会出场过的人,你又没去。”月凌波瞪了瞪眼,趁左君白愣住的当口猛然跳起来把册子抢回来,下来的时候却恰巧踩住了他的脚,一个不稳险些跌倒,左君白急忙伸手揽住她。

    “小心些,给你就是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温热的大掌不经意地擦过她的腰际,随即很快地收回了,人也跟着后退了一步,让月凌波想骂他耍流氓都没找到机会。

    “哼。”她抽回册子,不再理会他,自顾转向太子,“金公子,凌波还有正事,不打扰两位看热闹了。”

    她特意强调了“看热闹”三个字,言语里不乏有点嘲讽这两个人游手好闲的意思,但太子压根不在意,左君白就更是以此为荣了。

    “月姑娘的正事便是编写这个册子吗?”他嬉笑着问。

    “原本还有收集画像的,不过我娘说什么肖像权的,而且我也画不好,自己看看把这些公子姑娘的模样记在心里就好了。”

    “这么多人一下能记全么?”金承睿略惊讶。

    “当然啦,不然怎么会一眼认出你?”栏杆前的凌波转过头,有些得意地开口,“我打小就记人脸特别快又准,三年前,你和左……和太子妃娘娘来过我家,虽然当时你没说你是谁。”

    “姑娘果然好记忆。”完全不顾小舅子投过来的狐疑眼神,太子颇为兴味地走到栏杆前,跟着月凌波看向下面的灯会,“我瞧着这灯会上名门千金还不少,不知今年的金华小姐会花落谁家?”

    “金华小姐”便是七夕灯会时获得第一的姑娘,这个评选不看家世也不看容貌,单指在灯会上展示出来的才华。月凌波自认自己没什么才华,但若让她看穿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有才倒不难。

    只见她低头翻了下手中的册子,略过先前左君白读出来的那些人径直往下看,最后停在一个名字旁边,然后抬起头指了指灯会上此刻正伸手去触摸一盏琉璃灯的那位姑娘。

    “我猜是她,孟凝霜。”

    左君白脸色有些微妙,他记得他曾经的相亲对象里,那位肤若凝脂却总爱涂上很厚的粉出门的姑娘似乎……

    “这名字……”

    “就是孟凝脂的姐姐,不过孟凝霜是京兆尹孟大人已故的先夫人所生,孟凝脂的生母是妾室扶正的。”对这种后院秘辛没什么兴趣,月凌波一句话带过,余光瞥见孟大姑娘身后那道猥琐的身影,她意有所指地开口,“孟姑娘身后那人有些眼熟呢。”

    太子殿下自然也认得自己的表弟,想到文旻纨绔了这么多年,终于长大却和他爹一样改不了好色,他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些。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文旻尚且年少,偶尔失了分寸……”

    “金公子,您的小舅子今年和文旻同岁,做事却很有分寸,您又何必拿那些客套话来欺骗自己呢?”

    太子殿下名声不好,其中大半都归功于他有个好色无度的舅舅,另外一小半便是因为这个皇城纨绔的表弟,月凌波不愿相信太子当真会无动于衷,忍不住多嘴了几句。

    “月姑娘。”一直沉默的左君白终于开口,正要阻止她继续惹恼太子,那边灯会上却已经喧闹了起来,喧闹的中心果然是先前正一脸口水尾随孟凝霜的文旻,而旁边那位一把抓住文旻胳膊并毫不犹豫一巴掌朝他脸上拍过去的女子——

    “啊……太子妃殿下。”左君白的声音听起来平淡过头了,好像并不意外看到自家姐姐会出现在这里,“姐夫,你出门的时候告诉她要来这里了么?”

    “这里这么多姑娘,我怎么敢说?”太子殿下仿佛没看到自己的太子妃正在掌掴他舅舅唯一的儿子,兀自转过身朝向屋内,一脸的担忧,“君……君白,你站过来挡住我……”

    “晚了。”和楼下正抬头的左君颜对上了眼神,月凌波就乐了,“太子妃殿下瞧见我们了。”

    太子殿下顿时哀呼出声,小舅子一脸嘲讽地展开折扇,看热闹的月媒婆又摸出了瓜子。

    七夕的月不圆,但瞧着还真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