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3.屋顶君子

    月家身为皇城第一大私媒,府上规制自然也算不得小,不过如今月家人丁单薄,真正热闹的院子没几处,和丞相府一样,多数地方都闲置着,左君白闲逛了一会,还没找到月凌波所住的院子,却忽然听到走廊里有丫鬟走过来的声音,他急忙闪身到一旁的花丛。(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伊人,又来给小姐送饭啦?”

    时至傍晚,伊人端着饭菜朝书房的方向走去,迎面遇到夫人的大丫鬟红袖,美人的声音也是那般好听,伊人点了点晕乎乎的小脑袋。

    “红袖姐姐这是打书房过来吗?”

    “是啊,小姐这次似乎也挺上心的。”红袖浅笑道,“上一次这般废寝忘食还是为了左公子的事儿吧?”

    “嗯嗯,小姐对自己喜欢的人总是格外费心呢。”单纯的伊人说出这话自然没有别的意思,但在听的人看来就不以为然了。

    “喜欢的人……”红袖低低地重复了下,声音隐约带了几分看透一切的笑意来,“倒也是呢。”

    “什么意思?”伊人小脸上一片茫然,红袖捂嘴浅笑着挥了挥手。

    “没什么,你赶紧去送饭吧,别饿着小姐。”

    伊人也觉得一直这样端着挺费劲的,便赶快和红袖道别就朝书房的方向走了,左君白趁机从花丛里探出头看了一眼伊人前去的方向,正欲抬脚跟上,却这才发现前方还有人在。

    是刚才那个叫红袖的丫鬟,她居然没走吗?

    “左公子。”红袖确实如月凌波所说的那般模样生得很美,一颦一笑皆是风情,对着左君白时不卑不亢也不见惊讶,这气质倒比月凌波这个亲生女儿更像月夫人几分,左君白顿时笑了笑。

    “这位姑娘是怎么发现我的?”

    他学轻功虽然是被自家老爹逼的,但是自打掌握了这项更方便自己看热闹的技巧以后倒是很喜欢,一直也是在这方面下的功夫比较多,可以说他对自己的轻功还是很有自信的,怎么会被一个丫鬟识破?

    “其实我是猜的。”红袖的面色不太好,看起来是不欣赏左君白这样的行径,眉头微蹙,“先前我提起‘左公子’的时候,我瞧见这边儿有白色的衣角,我们家主子没有偏好这颜色的。”

    “好吧,本公子就是无聊进来转转,这就走。”

    偷窥被人发现了,饶是厚脸皮如他也不好再呆着了,说完这话便转身要走,随即忽然想起什么般转回头。

    “对了,麻烦把这个转交给你们小姐。”

    他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卷轴递给红袖,红袖微微敛眉接过,似乎猜到是什么东西,她虽然面色依旧有些冷淡,但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

    “那我便替小姐收下了,还有左公子——”她顿了一下,面色有些犹疑,似不舍又似不甘的轻声道,“夫人让我转告公子,下次来的时候可以走正门,月家随时欢迎。”

    走正门,那不得等提亲?

    左君白狐疑地挑了挑眉,随即忽然顿住——这意思就是,月夫人在暗示他尽快来提亲?

    不得不说,左公子这回想得太多了。

    月夫人喜欢到处捡人,捡回家的人几乎什么样的都有,其中也不乏一些江湖侠客,这些人受了月夫人的恩情,对于看守月家的事向来是毫不懈怠,诚如左君白之前所预料过的那般,只是他不知道,当他双脚在月家院子里落地的那一刻就被人发现了,也通知到了月夫人那儿,是以红袖才会过来。

    让红袖传的那句话,意思只是“想追求我女儿就大方点来”,但也许是左君白想得太美好,也可能是月夫人高估了左君白的情商,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美丽的误会……

    自从太子妃怀孕以后太子已经很久没溜出宫了,这会儿太子妃去了皇后宫中,金承睿的双脚又习惯性地来到了左家,却见自家小舅子正对着一张摊开的画一会傻笑一会皱眉不知在思考什么,他不由走上前探出头。

    “咦,新的啊?”

    依旧是美人图,依旧是画的月凌波,只不过和早前在太后那里见到的“枝头红杏”不同,这是少女坐在鸟语花香的院子里嗑瓜子……

    太子殿下觉得小舅子的口味有点谜。

    “君白,我听皇祖母说了,你当真决定就是月家姑娘了吗?”

    左君白回过神把画折起来收好,不怎么高兴地赏给姐夫一个大白眼。

    “你来做什么?你儿子生了?”

    “少胡说,这才几月呢,再说了,君颜这胎是要生女儿的。”太子殿下顿时也不高兴了,“人家都说外甥像舅舅,我可不想有个像你一样的儿子。”

    “……那要是像我一样的女儿不是更糟糕?”左君白哼了声,金承睿顿时陷入沉思。

    “其实……若是女儿像你一样自由自在的,倒真的不错。”

    瞧这人自从要当爹之后正经了不少,左君白一时也没心思和他扯嘴皮了,只是终于说起了自己的事。

    “太……姐夫。”他犹豫了下还是改了口,倒把太子给吓着了。

    “咳咳咳……”太子殿下险些咬住了自己的舌头,“什么事?”

    “提亲需要做什么准备?”

    “……”太子殿下觉得自己大概最近睡眠不足,有点儿虚,不让怎么会有幻听了。

    对此,太子妃殿下的反应则是这样的——“提亲?他想得倒美,人家月姑娘知道他什么心思吗?”

    说的也是,太子殿下这才想起来,那位月姑娘还当小舅子在捉弄她玩呢,再者他的左君白知道怎么表白心意吗?

    “不过……”他忽然坐起身低头俯视着床榻上正打呵欠的左君颜,“君白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我原本瞧着他还打算等一段日子的。”

    “呵,我这弟弟聪明反被聪明误,一心只想着捉弄月姑娘,把自个儿珍藏的心事摊给了皇祖母。按照皇祖母的性子,若是月凌波很得她心意,那这婚很快就会指下来了,若是不和心意,皇祖母定然会安排他去和别的姑娘相亲,哪种都不是他愿意接受的……”

    前者会让月凌波心生排斥,后者当然是坚决不能发生的。

    怀孕的女子本就爱困,左君颜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却还是强撑眼皮说着弟弟的事。

    “这事儿你不要帮他,他总得自己去做的。”

    “我这还不是怕你操心么……”太子殿下忍不住压低了声音温声道,太子妃极轻地嗤了声。

    “少来,不许你去看君白的热闹。”

    “好好好,我就专心看着你就好了。”他缓缓抬起被子盖过女人肩头,快睡着的左君颜忽然又笑了起来。

    “左君白,你也有今天。”

    ……所以娘子大人要自己去看小舅子热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