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6.岳父在上

    在左君白被心上人这句突来的话吓到的时候,月家也迎来了久违的人。(www.k6uk.com)

    世人眼中的媒人往往都是女人的形象,因此媒人世家的月氏中男子的地位向来比较尴尬,月凌波的父亲这一代也是只有一对姐弟,月凌波的这位姑姑生性内向,并不是能言善辩之人,而月凌波的父亲月青峦虽然性子相对好了些,但他却有个让人很是无语的毛病。

    他是个路痴,基本上一踏出门就找不到回家路的那种,而且迷路的本领永远比月家人找他的本领强,然后过了一段时日又总会自己冒出来,偏偏此人运气绝佳每次迷路都会遇到好事,因此月夫人也懒得派人去找他了。

    “夫人,老爷回来了。”

    “这次挺快啊?”已经习惯了某人失踪几天又自己跑回来,月夫人眉头微挑略有些兴味地开口,“有人送他来的?”

    “这……”红袖秀眉微蹙,有些迟疑地开口,“瞧着像是卫家的人。”

    “卫?”月夫人狐疑地眯起眼,“礼部尚书家?”

    “正是……”红袖不自觉低垂着头,“听那来人说,是卫名远在路边捡到了老爷。”

    想也知道是自家老爷半路没钱又饿昏在路边了……这卫名远倒也有心了。

    “成,你让那人回去跟卫公子说,这个情我记下了,以后保准给他说个好姑娘。”月夫人一脸随意地笑了笑,也没特意去问红袖什么,只是那眼神看得红袖有些心虚,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夫人,我不想……”

    “红袖,你是个理智的姑娘,想清楚再告诉我,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月家永远都是你的家。”月夫人浅笑着伸手拍了拍红袖的手腕,随即抬脚往大厅走去,刚走出没两步就被人迎头扑过来抱住,那人一身风尘仆仆的狼狈,声音埋在月夫人胸前,委屈到不行。

    “敏敏,敏敏!我终于又找着你了!”

    “谁找谁啊……让开,你臭死了。”月夫人一脸嫌弃地伸手把他推开,那人不为所动地继续扑过来,呜呜地又一次哭了起来。

    “敏敏你嫌弃我了,你是不是嫌弃我老了!”

    “不,我嫌弃你傻。”

    “呜呜呜敏敏是坏人!”

    “……”

    这夫妻俩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奉自家主子之命护送月青峦回月家的护卫顿时都呆住了,倒是月家的下人们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看热闹的看热闹偷笑的偷笑,直到月夫人冷眼扫了过来,下人们顿时四散开各自忙碌去了,月夫人这才终于忍不住伸手捏住丈夫的耳朵把他拎了出来。

    “别嚎了,凌云都被你带坏了,一不顺心就耍无赖。”

    月青峦抬起头,明明三十多岁的男人了,也许因为生活得太没心没肺了,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尤其委屈不已的模样简直就和年轻时没两样,看得月夫人一阵无奈。

    “你够了喂,我又没说要怪你。”

    委屈的人立即收起欲说还休的模样,嬉笑着咧开唇角。

    “敏敏,一段日子不见,你更美了!”

    “不敢当,你倒是演技更精湛了。”月夫人忍不住冷哼出声,“这两个月你干什么去了?”

    “为夫去给凌云买糖葫芦了,哪知那糖葫芦小贩被人追债跑了,为夫就去追了,然后也不知道追到哪儿了,掉进了一个山洞,在山洞里遇到了一只熊,和那熊厮杀了好久,这才终于爬上来……”月青峦一脸无辜地说着荒诞无奇的经历,一边还认真地撩起袖子,“你看,这里还有当时留下的疤呢!”

    白皙的手臂上确实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月夫人眼睛一瞪,眼泪马上就滚落下来了。

    “怎么回事?疼不疼?”

    “早就不疼了,敏敏不哭哦……”这下次夫妻立场又换回来了。

    卫家的下人再一次受到了惊吓,被红袖当机立断地请走了,月家的下人也很识趣地不去打扰久别重逢的夫妻俩,于是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夫妻两个人一个痛哭一个诱哄着,男俊女美看起来倒也是一幅美好的画面,只除了……搬着凳子坐在不远处看热闹的吃瓜男孩。

    月凌波从外面踏进院子就看到这场景,忍不住伸手抚额。

    “凌云,小孩子不要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姐姐,爹爹这次说他打败了一只熊呢!”名唤凌云的男孩丢了手里的西瓜朝月凌波咧开唇角,和其父有七分相似的脸上写满天真的好奇,“能信么?”

    “能啊,总比上次打败一条龙听起来可信多了。”月凌波轻哼了声,走上前去蹲下来拿出手绢替弟弟擦了擦嘴,男孩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也对,不过不管是不是遇到了熊,伤口倒是真的。”

    这话似乎话里有话,月凌波狐疑地挑眉。

    “凌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爹到底怎么受伤的?”

    “姐姐在说什么?”月凌云又摸出一块西瓜啃得起劲,张开嘴露出略有些发红的牙齿,茫然地眨了眨眼,“我还在等爹爹给我买的糖葫芦呢!”

    月凌波瞪了瞪眼,伸手使劲揉了揉男孩的发。

    “鬼灵精!”

    这厢姐弟说着,那边的月夫人总算稍微止住了哭泣,久别的月青峦这才转过头来看向月凌波,顿时露出慈爱的笑容来。

    “凌波,乖女儿,爹回来了!”

    “哦。”月凌波不咸不淡地应了声。

    “……你爹我回来了!”做父亲的抬高了声音。

    “嗯,看到了。”月凌波还在思考着红袖的事,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敏敏,女儿不喜欢我了!”月青峦立刻转头又去找妻子诉起苦来,“她一定是有了别的男人!”

    “……”月凌波和月夫人同时沉默了下,月夫人正要再骂丈夫不要乱说话,月凌波却忽然开口了。

    “哦对了,娘,左君白明天来咱家提亲。”

    月夫人顿时被噎住一般瞪大眼,不甘被冷落的月青峦急忙插话进来。

    “左君白是谁啊?要娶哪家姑娘,怎么到媒人家里提亲了?”这小伙子懂不懂规矩?

    “爹,左君白是丞相家的公子。”吃瓜男孩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抱着西瓜一边啃一边含糊地嘀咕着,“来咱家提亲当然是要娶我姐了。”

    “你怎么知道?”月凌波转头瞪着凌云,男孩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七夕那天瞧见你们一道,我本来想叫你一起玩的,娘让我不要打扰你们。”

    月凌云一脸人小鬼大地说着,月凌波眯起眼伸手扯了扯弟弟的发,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到自家向来没个正行的老爹听起来好像真的杀过熊的声音。

    “……敏敏,我想杀人。”

    “得了,你还是回去杀熊吧。”月夫人虽然很惊讶,但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看也不看脸色难看的丈夫,兀自低头理了理衣衫,转头看向女儿,“你跟我来。”

    母女两人一前一后进屋去了,月凌波临走前还朝弟弟瞥了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凌云眨眨眼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转过头就被自家老爹盯上了。

    “儿子!”

    “爹!”做儿子的立刻抬起头迎上父亲兴师问罪的脸,“我的糖葫芦呢?”

    “……喂熊了。”

    “爹,我宁愿相信是您自己吃了。”

    ******

    却说左君白这厢得了月凌波的“请求”打算明日去提亲,于是抓紧回府告诉了左夫人这件事,原本他觉得知子莫若母,母亲应该能理解自己做的事,却见做母亲的对此很是惊讶。

    “你就……这么轻易求到人家姑娘了?”

    “娘,您看起来很不甘心的样子。”左君白的嘴角抽搐了下,“就这么不想儿子过得好么?”

    “倒也不是,你爹那个老狐狸,我看不成笑话,看看他儿子的总行吧。”左夫人仪态端庄地端起儿子递过来的茶轻饮一口,慢地道,“不过现在就要定亲是不是有点着急了?是月家那丫头提的?”

    “她说借丞相未来儿媳这这身份有用,我猜是和屠玲珑的事儿有关。”左君白浅笑道,“不过不管理由是什么,算是给我添了把火,既能得偿所愿又卖给凌波一个人情,我何乐不为?”

    “这倒是。”左夫人沉思着点了点头,“既然风是朝咱们刮的,当然要顺着走了,非要挑毛病逆着走,那是给情敌送机会呢。”

    情敌……“娘说的是烙郡王?”

    “他那脑子也配做你情敌?”月夫人冷笑出声,“不过你也别安心太早,你可知,月凌波的爹是何人?”

    “她爹……”左君白呆了呆,他忽然想起月凌波好像从没提起过她爹,不仅如此,连皇城那些看热闹的人们也很少提起这人,仿佛这人就不存在,或者说是……死了?

    “我那未来岳父……还健在?”他狐疑地开口。

    左夫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月青峦命硬着呢,而且他这人,深不可测,你爹都轻易不得罪他。”

    噫——这种突然冒出一个程咬金的感觉,不太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