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4.姻缘天注定

    好好的婚宴出了这趟事,虽然新郎官隆郡王一点都不在意甚至还诡异地有些高兴的样子,但在场目睹了那一切的人自然忍不住想入非非。(看啦又看小说)

    于是皇城很快就有了新的流言。

    “听说了吗?荣亲王世子和屠太医的孙女……”

    “听说了,我舅母的侄女的婆婆的外甥女也去喝隆郡王的喜酒了,当时好多人都看到了,屠姑娘突然昏倒,是荣亲王世子亲自把她抱出去的,当时脸色那个难看呀——”

    “可不嘛,听说两人早就情投意合早就在一起了,不过这屠姑娘身子骨向来挺好,怎么会突然昏倒,难道是……”

    “我听说……是有了身孕,一个多月还没显怀,但是屠姑娘遭了算计,那孩子啊,没留住。”

    “哎,可惜了,不过荣亲王世子为什么不给屠姑娘一个名分?”

    “这王府水深啊,不过荣亲王世子当真模样生得好,难怪屠姑娘都心动……”

    八卦是很有趣的产物,就算是刻意将这些谣传引入某个方向的人都不会料到,这八卦最后的走向会如何。

    “你干的?”

    听到街头巷尾那些传闻,月凌波直觉是左君白的主意,再见到他的时候忍不住疑问出声,左君白顿时无辜地摊开手。

    “只有一条是。”

    “哪条?”

    “他们二人早就情投意合。”左君白甚为认真地摸了摸下巴,“这不算是谣言吧?”

    正紧事他向来不会胡扯,月凌波自然相信他说的话,不过……“那孩子是哪里冒出来的?”

    “我也不知,但那日屠玲珑吐血只有临近几个人看到了,旁人看到血迹误解了也不一定。”左君白皱眉沉思着,“或者说有做了和我一样的事,故意引导别人往那方面想……可是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左君白一时没想明白,月凌波却瞬间了然。

    “当然是为了破坏屠姑娘的闺誉了,我朝就算男女大防再不济,对未定下名分就有身孕的女子总归是不友好的。”说到这里,她若有所思地眯起眼,“这事多半是女人做的,不过很神奇,为什么那些谣言完全没有说屠姑娘哪里不好?”

    甚至好像大部分人都很看好这对,这就怪了。

    “种善因得善果,大概屠玲珑平日做得好事太多了?”左君白轻笑了一声挥开折扇,“不过你放心,屠玲珑是什么人,只要太后清楚就行了。

    “——什么都可以,你们能不能别赖在别人家讨论这种事?”

    前方桌案处传来管文轩不悦的声音,自从那次以后福运来这个雅间几乎就成了左君白和月凌波的约会地点,只不过今天不巧,管文轩和新上任的管夫人宁竹也来了。

    人家新婚夫妻是来故地重游享受红袖添香乐趣的,虽然这位红袖依然力气大,但已经能控制住不再破坏砚台了,只不过不论如何,管文轩可对帮人做媒没什么兴趣,于是忍不住出声。

    管夫人却是立刻丢了正在磨的墨条一脸好奇地朝月凌波走过去。

    “凌波,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不用啦,不打扰你们新婚燕尔。”月凌波立刻挥了挥手。

    她还没不这么不识趣,再说这事眼看马上就要成事了,再多个人她怕会横生枝节。

    宁竹应了声也没再继续自告奋勇,不过如今身在皇城的她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忍不住好奇地眨了眨眼。

    “那……那位姑娘到底为什么昏迷了?”

    关于这点自然就要问左君白做了什么手脚了,月凌波转头看向左君白,后者微微抬眸,神秘一笑。

    “商业机密。”

    “噗——”月凌波忍不住笑出声。

    这才当了几天媒人啊,就商业了。

    “其实我想不明白。”宁竹一脸茫然地嘀咕着,“这样做有什么用吗?就算屠姑娘真的中了毒,那位瑜世子愿意娶她负责,那样就好了吗?”

    看来宁竹就算嫁了人对很多事未必就懂,月凌波正琢磨着怎么解释清楚,那边就传来管文轩的冷哼声。

    “重要的不是屠玲珑有没有中毒,而是荣亲王世子对她的感情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是怎么也收不回去了。”

    “啊,原来是这样!”宁竹顿时恍然,“对付喜欢耍心思的男人就要下狠手,我娘果然没骗我!”

    管文轩脸色明显一窒,月凌波和左君白心领神会地相视一笑。

    喜欢耍心思的男人,这屋里可还有一个。

    相对于管文轩此刻的不自在,另一边,屠太医家屠玲珑的闺房,金瑜的心已经宛如坠入冰洞了。

    屠老太医刚才亲自替屠玲珑诊脉后,一脸难过地摇摇头就走了,临行前只交代一句“好好陪着她”,这如何不让他惊慌失措?

    当然,惊慌如金瑜,已然没办法想起,就算屠玲珑中了冰寒之毒,也不过是和自己一样活着受罪而已,不至于会这么快就没法诊治了。

    “爹,闺女中毒这么严重?您老摇头是什么意思?”扶着老爷子走出房间,屠玲珑的父亲屠家三子一脸忧心不解,屠老太医伸手捋了捋胡子,一改先前沉痛的脸色呵呵笑了起来。

    “没毒,不用医。”所以要摇头啊。

    “……那‘好好陪着她’是?”

    “乖孙女为了世子的毒已经连着几日没睡好了,让世子多陪陪她休息一下也好。”

    “……那您老为何脸色那么难看?”

    “哼!”屠老太医脸色突变,气哼哼地把手中的拐杖往地上一戳,“左家的小滑头,做这么大的事居然都没和老夫打个招呼!还有你这个混账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事先就知道玲珑没事!”

    屠老三顿时呵呵傻笑起来。

    “真是瞒不过爹您老人家……”

    “你小子什么人我还不知道么,玲珑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一准哭得比你媳妇儿还难看。”

    “爹——”

    “行了。”屠老太医一手推开儿子,重重地叹了口气,“去把左家的小滑头找来,老头子有话要问他。”

    “好的!”

    ******

    屠玲珑,人如其名有着一颗七窍玲珑之心,她生在富足家庭,因为屠太医深得太后信任,身为他最疼爱的孙女的玲珑也有幸入了太后的眼,偶尔有机会去往太后宫中,也是在那里,她第一次见到了金瑜。

    她从不知道有人可以生得那么好看,雪白的肌肤,嫣红的唇,漆黑的瞳孔仿若有星星驻足一般忽明忽灭耀眼非常,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眨眼的动作扑闪着,让他看起来比宫中的任何一个公主都更是惹人怜爱了几分。

    那年她八岁,虽金瑜小时候生得雌雄莫辨的模样,但身为医女的她却认得出这其实是男孩,不免心生唏嘘,她看着他,那男孩也坐在太后旁边的软塌上看着她,看她也不闪躲,径直盯着自己瞧,他忍不住恶作剧兴起。

    “皇祖母,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宫女也是你宫里的么?”

    “瑜儿别胡说,这是屠太医的孙女,玲珑很聪明的,一点也不傻。”皇太后笑着道,语气里却并无指责之意,随即伸手朝屠玲珑挥了挥。

    “玲珑你起来,屠太医说你现在也会瞧病了,你帮哀家看看,瑜儿身子骨可还好?”

    屠玲珑从地上起身,抬脚正要走过去,那男孩却忽然惊慌地站了起来。

    “瑜儿不要看病!屠老头配的药都难喝死了!”

    听到他这么没礼貌地称呼祖父,屠玲珑顿时脸色有些不愉快,却也知道不该和这些贵主争执,只是停下了往前走的步伐,缓缓退了回去。

    “玲珑学艺不精,恐伤了世子贵体。”她低垂着头,已然不再去看他的容貌了,金瑜眼眸转了转,嬉笑着又坐回软塌上看向太后。

    “皇祖母,你说得对,她确实不傻,甚至精得厉害。”

    “哦?”第一次见金瑜这般欢喜的模样,太后顿时笑了,“瑜儿可喜欢她?”

    “不喜欢。”金瑜忽地又皱起眉,“瑜儿讨厌天下所有大夫。”

    闻言,屠玲珑蓦地抬起头,男孩也在看着她,眼眸依旧明亮,隐隐竟有些忧伤。

    为她,或者也为自己。

    ——“玲珑,玲珑……太后赞你七窍玲珑之心,可在我看来你就是个蠢女人。”

    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金瑜好看的眉头紧皱,脸色也不比她好看到哪里去,他伸手握住她柔软的手用力收紧,眼神沉痛,声音也喑哑不明。

    “我明明都那样说了,为什么你还要来我身边……”

    太后从不会无缘无故让旁人去给他看病,这丫头聪慧又有眼界明明就有无限可能,可太后偏偏要为了他而限定她的一生,他不愿,所以才说不喜欢,可为什么,她还是要走这条路呢?

    “咳咳……”昏迷中的人忽然轻声咳嗽起来,惊醒他的理智,他顿时放下她的手背过身去不看她,先前被他握在掌心的那只手却轻轻地搭在他的肩头。

    “你真想知道为什么?”

    女人的声音一如既往清冷带着些许淡漠,像是只是不经意地说起这句话,只是随之而来的咳嗽却泄露了她此刻并不好,金瑜立刻又转回来,闷头将滑落的被子往上扯了扯,脸色极不好看。

    “我不想知道。”

    “呵呵……可我想说。”屠玲珑忽而笑了起来,她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起就从没听过他的话,他说不喜欢大夫,她就偏要做大夫,他不让靠近,她就偏要走上前,他不让开口,她就偏要絮叨不停。

    “从小,我爷爷就说我性子软,行医之道会很艰难,因为做大夫就要面临很多自己无法控制的生离死别,可我……其实并不是那么柔软之人。很多时候我看到那些重病不愈撒手人寰的人,我就觉得也许这便是命吧,我做大夫已经尽我所能,他也到了离开的时候了,这便是天理。可是你不一样。”

    她说最后一句时声音明显抬高了些,金瑜蓦地怔住,床上的女子缓缓伸出手抚了抚他的脸,声音温柔得恍如叹息。

    “我不想你死,即便尽我所能,即便倾我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