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3.vip

    此为防盗章  韩修杰果然没有胆子真的找月家保媒, 在那日街头相遇没多久就传出官媒秦氏频繁出入尹大人府上的消息,再后来韩状元得圣上赏识获得了国子助教的官职,尹大人这才终于松了口。(www.k6uk.com)

    伊人也这才松了口气,小丫头很是忠心,就是忠心过头了总爱操心过多, 这会儿一松懈下来就病倒了, 反倒是身为小姐的月凌波贴心地让她多休息两日, 自己一个人出门去了。

    少了一个絮叨的丫头,一路上倒是安静不少,月凌波沿着鹊桥街缓缓走向皇城大街, 路过一辆马车擦肩而过, 她懒懒地打了个呵欠,余光瞥见那马车的模样,不由一怔。

    马车也分三六九等,什么样的人能用什么档次的马车都是有讲究的, 这马车的颜色虽是一片黑色,但那质地与材料却是相当稀有, 她记得是邻国南秦进贡来的……这车里是什么人?

    这样想着,她明显瞧见那马车是奔着鹊桥街的方向去的,不由狐疑地挑眉。

    “月姑娘, 您来啦?”

    前方传来熟悉的询问声, 凌波转过头, 这才发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目的地——“金满楼”。

    顾名思义是一家金器首饰店, 这也是月凌波被秦清这等人不齿的另一个原因, 她和一般的闺阁女儿不一样,不爱装扮自己也对琴棋书画没什么追求,唯爱收集各种金银玉石,也因此,月凌波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

    “冯掌柜。”想起此行的目的,凌波朝掌柜点了点头便抬脚踏进店,眼看那掌柜又要惯例地进去拿新款首饰,她急忙伸手止住他的动作,“冯掌柜莫慌,凌波这次来是有一样东西想拿给你看看。”

    冯掌柜不过三十出头,是个精明能干的掌柜,一听凌波这话便知肯定是好东西,眼眸顿时一亮。

    “冯某有幸至。”

    清晨的店铺内尚未开始上人,凌波倒也不卖关子,直接把前几日从表姐处忽悠来的玉佩递到冯掌柜跟前。

    “这玉不用瞧了,我知道是不可多得的好物,倒是上面的徽章瞧着面生,不知冯掌柜是否认识?”

    那是一块掌心大小的圆形玉佩,正中精细雕琢着一朵莲花,若说这在玉佩里不算少见,但玉的另一面刻着的一个五瓣花的标志明显就大有来头了,只是终归是见识少了些。

    冯掌柜脸色果然凝重起来。

    “月姑娘从何处得来这个?”像是怕自己搞错了,他拿着那玉佩仔细辨别了好大一会,想起月凌波的身份,他忍不住追加了一句,“这东西可不是随便可以被拿来当做定情信物的。”

    月凌波的嘴角抽搐了下。

    这真的就是表姐从真正的救命恩人那里收到的定情信物,贵重过头害她当时造假都不得不买了个很贵的……只是不知为何那人给了这么贵重的玉佩却从不曾前来,让她表姐好等。

    “这个冯掌柜就别管了,你且告诉我这是哪家的东西就行了。”凌波皱眉把东西收回来,面色虽然平常,但那冷然的小脸就是透出一股拒绝的意味,冯掌柜急忙赔笑。

    他虽然是贪利的商人,但也知道有些东西是贪不得的。

    “月姑娘误会了,只是这位确实身份不凡,冯某这是担心月姑娘被卷进什么麻烦。”

    “怎么说?”凌波挑眉,这东西难道还出自皇宫不成?

    “不瞒姑娘,这五花标志要追溯起来太复杂,冯某就不多说了,只不过目前在我们大金还敢用这个标志的,唯有驻守南秦的定国公闵玉生闵国公。”冯掌柜迟疑了下,还是悄悄压低声音道,“传言这位闵国公的长子前些日子重伤昏迷,已经小半年都没苏醒了。”

    南秦?昏迷?

    媒人做久了对某些方面的事情预感特别准,脑海闪过这几个词,凌波蓦地想起先前擦肩而过的那辆马车,难道……

    这样想着,凌波脸色一紧。

    “多谢冯掌柜,凌波还有事,下次再来关照掌柜的生意,先告辞了!”

    说完,她迅速把玉佩收好,拎起裙摆就急忙往外走,快步走回家里,果然看到那辆马车正从自家门口驶离,而自家母亲正面带恭敬地站在门口目送那马车,她心底暗叫一声糟糕。

    来晚了。

    “凌波,你一大早去哪了?”做母亲的可不知道女儿这会儿的万千心思,柳眉一挑颇有些责问的意味,但月凌波现在可没心思顾虑这个了。

    “娘,刚才那是哪家公子来求亲?”

    “我还没说,你怎么知道是公子?”月夫人凌敏一脸精明,凌波顿时语塞。

    “哎呀娘,我瞎猜的。”她干脆耍赖跺了跺脚,一边伸手扯住母亲的衣袖,“您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哪家的?”

    “闵国公夫人亲自到来,为自己的儿子求亲事。”月夫人的脸色渐渐转为凝重,她向来只给活人做媒,一脚躺进棺材的人没得耽误人家姑娘终生,但对方的身份……

    果然。

    凌波顿时皱眉:“娘,您就说咱们不接官家的亲事不就行了?”

    “你以为我没说?”月夫人叹了口气,“可这闵夫人来势汹汹,都已经找人算过八字了,而且,她相中的正是你表姐,连你表姐至今未定亲都打听清楚了,这回我实在是装傻无力啊……”

    虽然她只是个舅母,但毕竟是丈夫的亲外甥女,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姑娘,再怎么也不能往火坑里推。

    “不行。”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毕竟湛嫣然之所以推迟到现在还没定亲和自己也有些关系,她总觉得那孩子值得更好的,一直在帮着把关,没想到这半路杀出个国公府……“备车,我要去湛府。”

    “那我也去。”

    ******

    “我愿意嫁。”

    她就知道,这个表姐当真是读书读傻了。

    “湛嫣然,我非得把你的圣贤书都烧掉不可,你就是当真嫁给那姓韩的了,也比嫁给一个半死的人强啊!”

    月凌波无奈了,她的表姐虽然容貌像姑母,但心性却是和读了一辈子书的姑父如出一辙,虽说懂得多是好事,但这越读下去越正直的脑子真真是让人火大。

    “凌波……”被表妹这样训斥的湛嫣然也没有生气,只是略有些无奈地笑了,“你的顾虑我很清楚,可我也不是单纯无知的女孩了。定国公对我大金意义重大,国公唯一的儿子如今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