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6.vip

    此为防盗章  “怎么会?你娘是那种见利忘本的人吗?”月夫人假装不经意地举起手帕捂住嘴,试图遮住嘴角上扬的弧度, 但这自然骗不过眼神越来越好使的月凌波。(www.k6uk.com)

    “是吗?那娘您自己接的亲事, 自己处理吧,女儿最近身子有点虚……”被坑得多了总能想到点办法, 月凌波一边说着一边往下倾着身子,眼看马上就要倒下去,做母亲的急忙伸手一把扶住她。

    “五五分?”母亲一手扶住女儿一边小声在她耳边商量着。

    “七三。”女儿丝毫不退让, 用力再往下坠了些。

    “六四, 不能再少了。”母亲略微抬高了声音。

    “那果然还是娘自己去吧。”女儿干脆就挣开母亲的手扑到地上,做母亲的只得再一次伸手抓住女儿的手臂。

    “好, 七三成交。”

    这样讨价还价了一番,月凌波总算从地上爬了起来,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慢条斯理地开口:“娘, 这丞相夫人放着官媒不用, 找我们做什么?”

    虽然月家如今确实很火, 一些低品级的官员也不介意找上他们, 但那可是丞相。一品大员的公子娶亲, 就算不是皇帝赐婚,也要是王亲贵胄做中间人才配的上他们的家世吧。

    “还不是因为嫣然那事儿,现在大家都当我们家真是月老后人呢。”月夫人叹了口气,“总之, 丞相夫人都亲自登门了, 哪儿有我们说不接的道理。不过这左公子倒是一早就在我的备选名录上了, 待会儿我让红袖拿给你。”

    月夫人的名录指的是皇城所有未婚男女的一个基本情况集锦,作为一个媒人有这样的名录牵起线来自然事半功倍,不过这名录上的信息得自己派人去收集,因此真实性不能保证。

    不过,有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小姐,咱们来福运来做什么?”

    穿过鹊桥街来到相邻的皇城大街,福运来的招牌便出现在眼前,伊人好奇地看着正一边走一边翻着册子的人,凌波合上手中册子深吸了口气。

    “娘的名录上写了,左家公子最近经常来这个酒楼。”

    “左公子爱喝酒吗?”

    “不……他是喜欢看热闹。”不用怀疑,那名录上真的写了“看热闹”三个字,虽然不认为世间会有这么巧的事,但说到“看热闹”,她的脑海里立刻便跳出在闵家遇到的那个神秘公子的脸。

    怎么会?那家伙可是会飞檐走壁的,丞相公子明明是个文弱公子,而且那家伙长得明明很好看……

    等等——迈开的脚步忽然又顿住,月凌波站在福运来的门口想着,万一真的是呢?

    “小姐?”伊人困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凌波这才回过神,急忙甩了甩头,把母亲心血的名录好生藏在衣襟里,正了正脸色踏进门。

    “哎哟,这不是月姑娘吗?”

    身为福运来的老伙计自然认得邻街最有名的厉害姑娘,小二一看到她进来就急忙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凑上前。

    “什么风终于把一直路过的您给吹进来了?”

    “你可别埋汰我,我走几步就到自己家了,何必进你这店里喝那么贵的酒水。”嘴皮子功夫还真少有人能占到月凌波的上风,她这话一出那小二也不恼,只嬉笑着擦了擦眼前的桌椅。

    “月姑娘请坐。瞧您说的,这街坊邻居的,您进来讨杯水喝,我们难道不给吗?”

    “是啊,街坊邻居的,你要问我收钱我也没法不给啊。”月凌波也不坐,明亮的眼眸直瞅着小二嬉皮笑脸的模样,“哎,谁让我脸皮薄呢。”

    “得得,说不过您。”那小二很是无奈地挥了挥手,“您来我们这儿是有什么大事要做吗?”

    “大事没有,来找个人。”凌波也不废话了,转头朝伊人递了个脸色,伊人立刻凑上前拿出一锭银子递给小二。

    “我来找左公子。”

    小二嘴角含笑地接过银子收好,这才慢地开口:“哎哟,真不巧,左公子今儿还没……”

    话还没说完忽然顿了下,小二眼神一亮,指了指门口刚踏进来的某人。

    “左公子,这么巧,这位月姑娘正要找你。”

    听到这话,凌波直觉地转过身,门外正踏进来的青衣公子确实如伊人所说很好看,应该说是非常俊美的,俊美公子唇角微扬的模样也十分的赏心悦目,看得她忍不住想……抬脚走人。

    “伊人,我们走。”

    “小姐?”伊人顿时傻眼,也顾不上沉迷左公子的男色,慌乱地跟上自家小姐的脚步,却见一柄折扇阻挡在了小姐面前。

    “月姑娘,人生何处不相逢。”翩翩公子望着月凌波,眼眸里波光流转,带着几分兴味几分不为人知的欣喜。

    “原来你在找我吗?”

    “不,我走错门了。”月凌波冷着脸咬牙否定,随即绕过他的扇子打算继续前行,左君白却蓦地收回扇子假意扇了两下。

    “走错门不要紧,人没认错就行,月姑娘,我记得你还欠我两斤蜜饯?”

    人要脸树要皮……月凌波背对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本打算假装不认识的,却忽然听到背后那人说:“月姑娘千万别说不记得,我这里可是有你的贴身信物呢。”

    啊……荷包!

    抬起的脚瞬间僵在半空,这条从小到大走过了无数遍的街道自然很多认识她的人,看到她都纷纷停下脚步朝这里探头,她暗叫一声糟糕,随即蓦地转过身一把抓住他的手往酒楼里面走。

    “你跟我来。”走到伊人身边时丢下一句“你别跟过来”便径直拉着人上了台阶。

    “两位,楼上雅间儿!”看热闹从来不嫌事大的酒楼小二大声喊着,被凌波瞪了一眼,小二兀自扬起手中汗巾乐呵着。

    这月姑娘和左公子是怎么认识的,虽然他也有几分好奇,但说到底,这皇城还是小了点。

    “皇城真是小啊。”

    “福运来”二楼的雅间凌波还是第一次来,以前只知道这地方价格不菲,其实和一般酒楼的二楼差不多的格局,不过这里的桌椅用的是上等木,制作手艺也是极佳,看得出来确实费了不少功夫,只是……现在那些都不是重点。

    “确实很小。”看到左君白一脸自然地在她对面落座,月凌波冷着脸看向窗外,“尤其是对左公子这等会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