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1.vip

    此为防盗章

    这个美人有多美世人并不关心, 商人更在意那画价值多少, 同为作画之人很想看看白君子描绘的人物, 平民百姓们感兴趣的是画中人是谁, 而真正亲眼见到那幅画的人则是……“君白送给哀家这画儿,是在暗示哀家什么吗?”

    太后问这话的时候, 慈宁宫的宫女们正在整理各家送来的生辰礼,太后娘娘看都没看那些珍宝玉石,兀自捧着丞相府送来的两幅画左瞧右瞧,也不知看出什么了,忽然开口这么问,在她身后正细心沏茶的年轻女子抬眸看了那画上的少女一眼,怔了下, 随即忽然想到什么一般,唇角微微上扬。(看啦又看小說)

    “回太后, 臣女愚昧,参不透左公子此举何意,但是左公子这画上的姑娘,臣女倒是见过的。”

    “哦?”太后顿时起了兴趣, “玲珑且说说看。”

    ******

    太后寿辰,能有幸到皇宫的只有五品以上的官员及其眷属,众所周知皇太后喜欢给自己偏爱的小辈做媒, 因此各家未出阁的姑娘此番也是卯足了劲儿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盼望能入皇太后的眼以便觅得良缘。

    说起当今太后最宠爱又到了适婚年龄的小辈, 除却宫里的太子殿下和烙郡王以外, 便要数丞相家的左公子和荣亲王家的世子了。

    前者虽然似乎无心仕途,但模样生得好又有才华,再加上左丞相今年也不过四十出头,在朝堂上的根基也很稳,俨然是不可多得的佳婿。

    荣亲王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亲弟,虽然手无实权但胜在家世出挑,传闻荣亲王世子生得很像其母,非常俊美,虽然性子有些纨绔,但能说善道哄得皇上和太后都对他格外纵容,倒也是皇城一个颇有地位的人物。

    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家里都无妻妾无通房。

    这年头,家世好又不近女色的公子越来越少了,仅有的几个自然也成了姑娘家哄抢的目标,因此左君白从进走进宫门开始便一路瞧见掉落的手绢、荷包等物,拐个弯又险些与某位千金撞到一起,再往前走更是有的姑娘直接在他眼前“不经意”地扭到了脚……

    他原本觉得自己挺倒霉的,直到他在另一个拐角出看到被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姑娘缠住的荣亲王世子,顿时释然了。

    看到有人比自己倒霉,他的心情好了不少,展开折扇扑了两下转身要走,被缠住的人却似乎听到了他的动静,立刻转头看了过来。

    “君白,你来了!”

    荣亲王世子金瑜和左君白一样自小也被安排在宫里和皇子们一起学习的,不过和左君白这等喜欢做点表面功夫认真一下的人不同,金瑜小时候起就不爱读书学习,别人在想着怎么在父母面前表现好的时候,金瑜就在想怎么捣蛋,为此也没少得罪皇子公子们,不过金瑜虽然贪玩却很有眼色,从来不会招惹到左君白和金承睿头上。

    前者他玩不过,后者他得罪不起。

    这样一来二去,虽然算是一起长大,但左君白和金瑜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因此猛一听到对方直接叫了自己的名字,他顿时皱起眉,再转过身,还没来得及看清那姑娘是谁,便听到金瑜懒洋洋的声音。

    “安姑娘,你若是有什么委屈可以去找令堂,这样站在本世子面前哭会让君白误会的。”

    “啪”——左君白的手指一个用力把折扇折成了两半。

    死金鱼皮痒了?

    这番暧昧不明的话成功的让正在低声啜泣的姑娘抬起了头,是一张左君白没见过的脸,但是这女人的眉眼倒是有些似曾相识,左君白思忖了一下,想起这姑娘是谁了。

    内阁大学士的女儿安琼华,先前使计让文家退了亲事的那位。

    先前那件事左右人家是为了自保,左君白倒也不算讨厌有心计的女人,只不过这会儿听金鱼的意思,这安姑娘是瞄上荣亲王世子妃的位置了?

    “你还要耽误多久,太后娘娘在找你。”左君白冷着脸把被掰断的折扇收进衣袖,转身便走,金瑜顿时眉头一亮。

    “就来。”说完便一脸欢喜地跟上了左君白的背影,看那模样好像当真很喜欢左君白一般,让原本计划好的安琼华顶着两行不知是真是假的眼泪呆立了半晌。

    这两位一直不近女色,难道是因为……

    先不说安琼华对两个人的关系进行了怎么样的揣测,这边的左君白和金瑜之间也并不是看起来那般和睦的。

    “左君白,谢了。”金瑜顶着一张比美人还要艳丽几分的脸笑得一脸痞气,“特意绕开你走的道走的,结果还是被逮着了。”

    “呵。”论脸皮厚,左君白向来对眼前这位是很服气的,只继续冷着脸哼了一声便继续前行,金瑜也完全不在意他的冷脸,嬉皮笑脸地又凑了上来。

    “对了,听说你之前为了救一个姑娘被皇上禁足了,什么样的天仙美人儿能让咱们左公子看上眼?”

    左君白忽然停下脚步,上下扫视了金瑜一眼,很是认真地摇了摇头。

    “没你美。”

    “什么意思?本世子对你可没兴趣啊!”金瑜立时后退了两步,一脸不高兴地说,“再说了,本公子这不叫美,叫英俊,英俊你懂吗?”

    自称“英俊”的人眉头微皱的模样比真正的美人还要动人,左君白低低叹息了声,第无数次感慨这张脸实在是长错了地方。

    若金瑜是个郡主,估计一早就被皇上拉出去和亲了,偏偏这张美人脸下是彻底的男儿身,金瑜自己也是除了脸以外没有任何像女人的地方,也难怪皇上每次瞧见他都要叹息了。

    “英俊的世子,我们到了。”

    左君白不欲与金瑜多说,丢下这句话便率先迈开脚步踏进慈宁宫,按理说太后生辰众人都要在宴席上等太后出场的,只不过这两个人得了太后懿旨要先过来请安——这也足以证明如今这两人正是太后眼前的红人。

    两个红人一前一后踏进慈宁宫,听到宫女向内传着“瑜世子和左公子来了”,两个人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口。眼观鼻,鼻观心,一个思忖着自己的画能不能起到作用,另一个则是一脸皮厚想着等会撒娇打滚都要拒绝被指婚,倒也各自安静。

    不一会儿,内室的珠帘被掀开,一名年轻女子缓缓探出头。

    “左公子,太后请你先……”

    “啊!你!”一直安静着的金瑜忽然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