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章 刁钻

    明骑最新章节!

    第六十章 刁钻

    翌日,内宅。(看啦又看小說)

    马城在丫鬟服侍下换了一身斯文打扮,倒是让丫鬟眼睛亮了,娇声夸赞道:“五少爷倒是翩翩佳公子呢。”

    马城一笑了之,先派亲兵回去接了白青华,这种场合自然是少不了她的。

    接了白青华,又和于凤君在城外会合,在一对亲兵护卫下说说笑笑,往龙潭寺而去。于凤君今日里没坐轿子,而是换了一身文士服做了个文士打扮,清清秀秀的样子让马城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位世妹也是会骑马的,而且马术还十分不赖。

    打马到了龙潭寺,于凤君很快找到上山的石阶,拾级而上,这时山中静谧无声,白青华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把弹弓,在山道上蹦蹦跳跳地走,忽然瞄准树丛射出一枚弹丸,一只羽毛黑白相间的鸟扑腾着翅膀栽了出来,惊起了一群宿鸟刺叫着射上天空。

    白青华跳过去找拣起那只鸟,喜悦道:“这大山雀美味。”

    马城看的目瞪口呆,想必少女时代的白氏,也是个极不安分的女子,哪有女儿家随身带着弹弓打鸟的。

    于凤君也娇笑连连,大嗔道:“不许打鸟,这是寺院,你怎么敢拔毛煨鸟吃。”

    白青华不情不愿地把那只大山雀放在石阶边,嘟哝道:“可惜,不知便宜了谁!”

    马城也真是啼笑皆非,心中又有些怜惜,这阵子她也是憋的气闷,一放出来,就好象见了水的鱼儿,有些忘形了。

    马城沉吟着道:“肚子饿了是吧,找一处地方买些吃的吧。”

    于凤君雀跃道:“前面有座城隍庙,那里有卖吃食的。”

    三人带着两个亲兵拾级而上, 山路一转,一座城隍庙赫然矗立在山腰上,一个老道拄着拐杖在庙门前指挥两个香火道士摆放几案,罗列各种果品和食物,准备在诗会上小赚一笔呢,见马城三人走过来。

    这白发苍苍的老道满面堆笑道:“两位公子来得好早,买些果食吧,等下怕就买不到了。”

    马城买了一些桂花香糕、蜜仁糕,一古脑塞进白氏怀里,看着喜不自胜的白氏,清清秀秀的世妹,颇有些约会的感觉。

    逐渐接近山腰上的龙潭寺,周围文人士子也多了起来。

    最终在寺门前的荫凉树林里,看到数十名有功名在身的士子席地而坐,正在热烈的议论着什么。

    马城竖起耳朵,听到一个年轻士子正在慷慨陈词:“然当今之世,风俗不古,缙绅只讲明哲保身,布衣只求传食诸侯,在朝为官念头不在君父,地方官吏念头不在百姓,士大夫于水间林下,相聚讲求性命、切磋德义,念头不在世道上,如此作为,即有他美,君子不齿也。”

    又有一中年文士,使劲一拍大腿,赞道:“此言大善!”

    那年轻士子继续道:“有一乡之精神则能通乎一乡,有一国之精神则通乎一国,有天下之精神则能通乎天下,有万世之精神则能通乎万世乎。”

    马城面色有些古怪,第一次领教到大明士子的嘴炮功夫,还真觉得很新鲜,参加个风雅的诗会,也要搞的慷慨激昂,不至于吧。

    白青华专心吃着零食,于凤君听了一会也觉得无趣,似乎早听腻了这些陈词滥调。

    日正当空,天气逐渐热了起来。

    于凤君身为半个地主,带着马城两人在山上转来绕去,和一票士子文人倒是相熟,这位女扮男装的世妹逢人便打躬作揖,一派斯文的做派,让马城强忍笑意,又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这位世妹若是男儿身,那便是这世间少有的翩翩佳公子吧。

    可惜她是女儿身,也只能在这诗会上扮一扮才子了。

    不经意间,几个生员打扮的书生凑了过来,一个卖相不俗的生员笑着道:“于公子,上次诗会作八股时文输与了你,还赌不赌?”

    白青华先按捺不住了,怂恿道道:“凤君,和他赌,万一输了也不用怕,银子我家少爷

    替你出。”

    马城差点被口水咽到,于凤君也红着脸纠正道:“叫我公子。”

    白青华笑着挽住她粉臂,自有一种风流媚态,也不知道看呆了远近多少男人的眼睛。

    于凤君从她怀里抽出粉臂,镇定道:“是赌一百五十两吗?”

    那生员和气笑道:“好,就赌一百五十两。”

    于凤君打起精神, 朝在场诸生拱手道:“这里寻不着纸笔,无法立契存照,诸位就是见证,莫要让人耍了赖去。”

    围观书生们哄笑道:“谁敢耍赖,今日不让他出这龙潭寺。

    那生员先出题,轻笑道:“于兄听好了,我出的题是,梁惠王章句上。”

    马城早看穿了,这哪是比八股时文,这夯货是在勾搭呢。

    终究是忍不住轻声问道:“这夯货何来?”

    白青华低声道:“此人姓郑名辅臣,是兵备道推官郑之范的独子,这夯货出的题也太下作了,孟子一书的标题该怎么答?”

    马城轻一点头记住了此人相貌,另一边于凤君也脱口道:“有了,以一国僭窃之主,冠七篇仁义之书。”

    围观人群中的士子已有人大声叫起好来,

    那郑辅臣也抱了抱拳,恭维道:“于公子,算你有点捷才,你也出题吧。”

    于凤君朝众人拱手道:“郑兄,我这题只两个字,你听好了,子曰。”

    郑辅臣怀疑问道:“什么?”

    于凤君已经冷淡的看着郑公子,显然是不满被戏弄了,也出了个刁钻的题目。

    人群中已有人叫道:“论语第一句就是子曰,郑公子,答吧。”

    那郑公子面上有些挂不住了,马城再不懂八股文也明白了,既然他能以《孟子》标题出题,于凤君又如何不能以“子曰”二字为题,可这种两个字的题让人无从入手啊,这怎么答,这位世妹翻了脸还真是够刁钻的。

    围观人群中有夸赞于凤君的、有讥笑郑辅臣的,闹哄哄,嘈杂无比。

    还有看热闹的不怕事大,高叫着:“给银子,给银子,不许耍赖。”

    郑公子倒也痛快,吩咐一声,身后长随递过来一包银子,被白青华老实不客气的抢了过去。马城欣赏着郑公子脸上挤出来的笑意,心叫精彩,咱这位世妹真是绝顶的聪明,这夯货真是不自量力。

    到此为止,马城已经对这诗会无比失望,几个酸秀才,其中实在没什么象样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