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一章 坦率

    明骑最新章节!

    第六十一章 坦率

    午后突然下起雨来,诗会也就一哄而散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三人被大雨堵在龙潭寺里,天色渐晚,眼看着雨越下越大,今晚怕是回不了开原了。

    马城先派了亲兵去于府报信,才劝慰道:“于兄莫急,我会安排妥当。”

    白青华又做怪道:“金屋藏娇呀。”

    于公子俏脸刷的飞红,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却没拒绝马城的安排,让马城心脏不争气的狂跳起来。

    入夜,龙潭寺外一座别院。

    这龙潭寺香火十分兴盛,自然是有专供香客留宿的别院,被马城用银子包下了一间最大的院子。夜很静,只闻雨声无尽敲打,白青华在内室收拾被褥,室内铺着莞席,莞席很精美。

    马城俯身伸右手食指在莞席上一抹,说道:“这室内久无人住,还得清扫一下才行。”

    倚在门边的白青华轻笑道:“奴婢去打水来。”

    说完,这妖精便打着伞,婀娜多姿的扭着走了。

    马城看着有些害羞样子的于凤君,身上的青衫被雨打湿后布色显得更深了,这佳人换上儒衫男装,也是难掩秀色,所谓世间尤物,就是这样的吧。看着烛光下娇美含羞的佳人,那两只纤细秀美的手交握着,精心修饰的指甲莹莹如玉。马城哪还用教,大胆伸手去拉住他的一只手,于凤君轻轻一挣就让他那么握着,头却赧然低下了。

    马城柔声问:“凤君,你有何打算?”

    于凤君俏面通红,赧然反问:“那世兄又是怎么想的呢?”

    佳人的手很柔软,握着柔若无骨,很舒服。

    马城直视她眼睛,轻笑道:“我怕我说出来你拒绝我,那我岂不是难堪。”

    于凤君眼睛一眨,鼻翼轻轻耸了一下,很可爱的样子,说道:“你是大男子,难道要我小女子先开口。”

    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红晕更重了。

    抬起佳人的手背吻了一下,于凤君身子微微一颤,很敏感的样子,快速把手抽了出去。

    这时白青华端水进来,“啊”的一声道:“妹妹,公子你们怎么就坐下了啊,这席子还没擦拭呢。”

    于凤君俏脸通红,强自镇定道:“我累了,反正这衣裳湿了要换。”

    说完起身走到窗边,马城也站起身,与她并肩立在窗前看夜雨,禅房周围花木茂盛,雨气中犹有淡淡花香。

    于凤君终究是脸皮嫩,大发娇嗔:“世兄好得意吗?”

    马城毫不客气道:“确是有些得意。”

    于凤君长这么大,还没碰到过如此坦率直接的男子,俏面再一次泛红了。

    背后还有一双不怀好意的桃花眼,在两人身上逡巡,更加让这于府小姐羞的无地自容。

    马城原本打算禀明了父亲,硬着头皮上门提亲,最多被未来老丈人冷嘲热讽一番,他总不至于驳了父亲的面子。

    却被一件意外事情打乱了,只能将提亲的事情往后拖。

    昨日夜里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八庄二十四堡里最西面的土峰堡被屠了,全堡八百余口幸存的不足百人。

    天刚刚亮,数十名土峰堡出身的民兵齐齐跪在马城的房门外,失声痛哭。

    马城铁青着脸色安抚了一番,火气大了,辽东各地贼匪本就多如牛毛,这开原境内就盘踞着好几股,不过有道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老鹰不打脚下食,境内那些土匪虽然也经常干些杀人绑票抢掠等勾当,但总归有一些底线顾忌,象这种屠灭整村的事,还真是骇人听闻。

    马城心中无名火起,辽东乱了,颇有些群魔乱舞的趋势了。

    要说这股土匪背后没有建州女真的支持,恐怕也没几个人信,这摆明了是建州女真的报复行动,也有些威胁的意味。马城强压下一口火,隐隐又有些心惊,努尔哈赤此人确实是狡猾如狐,狠毒如蛇,这一拳正中开原的软肋。

    开原若是出兵剿匪,则正中了老贼的下怀,大战在即,开原镇兵主力是万万不能动的,派卫所兵去,被剿的恐怕就是官兵了。

    若放任土匪整村整村的屠杀,则开原民心尽丧,后果就不用说了。

    让开原镇兵左右为难,就是这老贼打的如意算盘。

    马城心中冷笑一声,任这老贼其奸似鬼,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开原还有靖安堡这一支奇兵。

    上午,靖安堡大营。

    马城看着汗流浃背的丁文朝,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丁文朝说了,原来在西山一个靠近四倾梁的地方,前两年被一股土匪所占据,这股土匪主要是地方上的地痞及一些积年老匪,另还有一些卫所逃兵加入,匪首是一个叫邱子茂的人,听闻他还是一个民壮队头出身。

    这邱子茂领着这股土匪占据山头后,可说是为非作歹,常年在各地烧杀抢劫,所到村寨将财物洗劫一空,至于绑架勒赎,抢掠妇女等事更是司空见惯。这些人穷凶极恶,事情越做越过火,现在竟然干下屠灭周边村庄的恶事。

    听完丁文朝的讲述,在座各人都是大骂,马国忠也破口大骂道:“抢些财货也就罢了,竟然杀人屠村,这些还是人吗!”

    一声巨响,盛怒的马城猛地一掌拍在桌上,桌上茶杯都是随之跳动:“贼匪横行乡里,丧尽天良,本官身为本地巡检,岂可坐视匪寇横行,出兵,给我剿了!”

    不过这帮匪徒以匪为生,诡计多端,所处又是山地,占据地形地利,要剿灭他们,还需好好侦察一番才是。这个任务就落在丁文朝身上。对于丁文朝率领的斥候队,马城是很不满意的。

    丁文朝也自知失职,脸上无光,汗流浃背的带着人上山了。

    两天后丁文朝回来,朝马城禀报道:“少爷,我亲自去看过了,四倾梁那帮匪贼约在两百人左右,他们的寨子建在一个山顶上,寨前还有一道小关口。这道关口不足为虑,就是山顶上那道关口比较麻烦。”

    他拿出一张简陋的地图,上面绘着四倾梁四周的地势地形,依丁文朝的解说,山顶上那道寨墙关口确是比较麻烦,三面都是陡峭难登,只有一面山坡可以上去,如果他们在上面投下滚石檑木,进攻的一方难免会伤亡惨重。

    马城沉吟良久,以靖安堡的实力可以攻下这个寨子,只怕到时死伤惨重,那就得不偿失了。毕竟自己本钱小,经不起消耗,还得好好思量思量才是。

    见马城沉吟,众人也是皱着眉头想办法,丁文朝忽然道:“少爷,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