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六十八章 集团冲锋

    明骑最新章节!

    第四百六十八章 集团冲锋

    杨天生是心中有盘算的,这些铁疙瘩是大帅的心头肉呀,可不能折损在这里。(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用这些威武不凡的铁疙瘩,去换那些身穿简陋藤甲,手持简陋短矛的缅兵,太不划算了,这东西一旦冲起来可就停不住了。

    杨天生眼睛转转,决然道:“崇武老弟,咱老杨打头阵。”

    马崇武稍有些犹豫还是答应了,三百铁骑,军官冲锋队冲起来就停不住,自家的生死不放在心上,折损太重大帅可是要心疼的。两人意见一致便好办了,杨天生下令亲兵队披甲,一百二十名亲兵老兄弟,各个营头骑术过硬的集结了三百余骑,披两层甲先冲一阵。台湾镇军也是有披甲骑兵的,也都是和开原铁骑一脉相乘的锁甲骑兵。

    只是数量比较少,开拓台湾可用不着重骑兵上阵,因此数量是很少的。三百多老兄弟披挂上阵,杨天生也发了狠,这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兄弟,一命换一命,也要将大帅的心头肉保下来,东海海盗出身的台湾镇军,自然是没有怯战的,披挂上阵也列成三排,用的则是大明制式的眉尖刀。

    杨天生深吸一口气,勃然怒道:“出!”

    三百骑牵马缓缓而行,一千手铳骑兵尾随在后,再后面是三千多下马列阵,使用制式火绳枪作战的台湾步卒。

    大战将起,蒋参谋官突然道:“杨将军且住,听某一言。”

    杨天生附耳过去,对这位参谋司派下来的参谋官还是很尊重的,这都是读过书,又在大帅身边跟随多年的牛人呀。

    蒋参谋官耳语道:“杨将军可知倒卷珠帘?”

    杨天生尴尬道:“咱识字不多,这个自是不知。”

    蒋参谋倒是不以为意,参谋一番,杨天生听的频频点头,下令麾下步卒重新上马整队,三千骑马的步兵列成一个扇形,远远的朝缅军大营兜过去,再三嘱咐麾下部将不求杀伤,尽力击溃,重新列阵,杨天生眼睛亮了起来,拍手叫道,这倒卷珠帘的战法海上也是有的,有些意思。

    蒋参谋官倒谦虚起来,两人抱拳拱了拱手,大战将起。

    骑兵大军牵马而行,行至缅军大营不足一里处才纷纷上马,左右缅军大营也没有炮,一里远的距离上无法威胁明军骑兵。三百披了两层甲的重骑纷纷上马,战马缓缓加速,半刻钟后,早已按捺不住的马崇武,率开原铁骑空群而出,一排雪亮刺眼的铁疙瘩缓缓加速,踩的地面都在震颤。

    大地似乎颤抖起来,随着明军重骑的接近,缅人大营中疯了一般拼命的反击,乌压压的一片标枪似乎遮蔽了天空,却只有少量落进明军骑兵的冲击队列里。三百重骑的目标本来就不大,还是越冲越快的,缅军将领显然错误的估算了骑兵冲锋的速度,在错误的时间下达了投掷命令。

    两轮标枪,给明军重骑造成了十余人的伤亡。

    然后停着斧枪,横着斩马刀的明军重骑就碾过脆弱木栅栏,撞进缅军大营,一路带起无数残肢断臂。

    杨天生也早已全身披挂,大喝一声:“出!”

    三千轻骑组成一个扇形冲锋阵,倾巢出动,杀气腾腾朝着缅人大营兜了过去,一时间整个战场上到处都是撒开四蹄,疯狂冲锋中的明军骑兵。近四千骑组成阵势呼啸而至,怕是缅人士卒这辈子也没见到过如此恐怖的画面。缅人最外围的几个千人队很快崩溃,瓦解,败兵仍掉兵器转头就跑。

    明军重骑势如破竹,轻松碾碎了缅人微弱的抵抗。

    扇形包抄的明军虽是骑马的步兵,可将马刀横在一侧,驱策战马撞过去还是能坐到的,骑兵大军如坚硬的石头一般狠狠撞进了缅人大营,缅军几乎是瞬间就溃散了,如同一件瓷器般碎的四分五裂。几乎是迎击骑兵冲击的瞬间,缅人大营最外围的两个万人队,就土崩瓦解了。

    从未见过骑兵集团冲锋的缅人,哭天喊地的抱头逃跑。

    崩溃,如同水面上的波纹一般,在缅人大营中泛起涟漪,涟漪所过之处败兵潮水一般涌向城门,涌向势力雄厚的中军大营。败兵的本能,就是逃进城里,或者逃去主帅的大营,混乱如瘟疫一般迅速蔓延。杨天生一面狂喜,骑在马上疯狂的大呼小叫,纵马闯进缅人军营便双铳齐发,手铳打完也懒的装填,索性抽出马刀一路劈砍过去。头回上阵冲锋的台湾镇兵也状如疯狂,拼命驱策着战马,赶鸭子一般赶着缅人败兵,卷向缅人五十里连营。

    连营之中,马崇武有些胸闷,左右前后已经到处都是正在大砍大杀的轻骑,套着个铁罐子跑不快呀,出了一身臭汗连个人也没砍到,还被速度快的轻骑给越过去了,这些能算骑兵么,这些混蛋充其量就是骑马的步兵,如今都冲到老子们前面去了。马崇武觉得身为开原铁骑的荣誉被侮辱了,大帅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荣誉是能侮辱的么。

    马崇武火气很大,身边的开原铁骑都有些胸闷。

    此时前方突然人扬马翻,响起一片密集的火铳射击声,正在成群结队大砍大杀的明军骑兵栽倒一片。马崇武看的心中滴血,一列列身穿黑色军服的葡萄牙兵,突然出现在战场上,排着密集的横队打出连环排枪,正在砍杀的明军骑兵猝不及防,成群结队的被打落下马,短短一刻钟那群葡萄牙兵便打出十几轮齐射,给明军骑兵造成了超过百骑的巨大伤亡。

    这些葡萄牙兵很狡猾,先是躲在一道木栅栏后面,整好队列突然推到栅栏走出来,打了明军一个措手不及。硝烟升腾,连环排枪打的越来越快,许多明军骑兵和缅人败兵挤在一起,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打排枪的葡萄牙兵。葡萄牙兵也很毒辣,步步推进,连好些缅兵也惨死在排枪之下。

    马崇武咬了咬牙,怒喝道:“冲!”

    骑兵枪前指,重新整队后的三百重骑突然加速,连续撞翻两道木栅,斜次里直扑那营葡萄牙兵。大地再次震颤起来,手持千里镜的葡萄牙军官骇然睁大眼睛,目瞪口呆看着阳光照耀下,全身骑兵甲刺眼的闪光。

    葡萄牙军官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骇然大叫:“翼骑兵,我的天,波兰翼骑兵!”

    一阵慌乱,原本排着密集横队交替射击的葡萄牙兵,纷纷掉转枪口瞄准疯狂突击的枪骑兵。

    一名军官在胸前猛划十字,瞪大眼睛叫道:“我看了什么,我的天,我在遥远的东方见到了波澜翼骑兵?”

    更多的军官指挥着士兵掉转枪口,装填弹药,竭力阻止枪骑兵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