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教化

    天虽亮,还是一样的阴沉,天上甚至飘下一些雪花,越来越大。(wwW.K6uk.coM)寒风扑面,马城等人都将头脸包个严实,手上也戴着厚厚的羊毛手套。饶是如此,各人还是冻得直打哆嗦,感受着刺骨的寒意。马城扬鞭策于马上,没有感到丝毫寒冷,相反,他心中热血沸腾,看着中亚大地上被团团包围的奥斯曼大军,露出欢畅的笑容,策马越奔越快。眼见碎琼乱玉,天地间一片白茫。他心中豪情涌起,猛然一

    声大喝,胯下骏马更是长声嘶鸣,风驰电掣急奔而去。只是苦了倪元璐等人,领着大批护兵策马急追,数千铁骑行踪隐于风雪之中,寒风鼓起他们的披风大氅,只若隐若现出一抺鲜红。踏破风雪,马城回到帅营之内,营中很多习惯早起的将士己经起床,围在

    帐外篝火谈笑。见大都督过来,纷纷起身施礼。马城与将士们打着招呼,看大都督神情欢畅,身后的护兵们面无表情,营中将士们奇怪的同时也心下安定,只要大都督始终保持斗志,他们就有了顶梁柱,主心骨。这是为上之道,也是维持军心士气的妙

    法。

    马熠穿一身甲胄,领着一队护卫在营内到处巡视,寒风吹得他的披风大氅哗哗作响,原本白净的脸也冻得青肿。出战这些月来,他圆乎乎的脸消瘦不少,显出几分坚毅与俊秀出来。

    见兄长从营外回来,马熠忙迎了上来,牵住兄长的马缰,轻柔的道:“大都督若要巡营,吩咐下来便是,何必劳动兄长你亲自出巡,天寒地冻的,小心冻坏身子。”

    他瞟了马城一眼,又低下了头,语气中透着深深的关切,似乎还有一丝心疼。

    马城微笑道:“不碍事。”

    拍了拍落满雪的肩膀,轻柔道:“熠儿,大冷的天气,你也要注意保暖。”

    兄弟两人登上高高的望楼,往远处看,异常壮观的战场上,奥斯曼人的大军大致被分割,包围成三大部分,与明军严密的包围圈泾渭分明。外无援兵,内无粮草,奥斯曼人的全军覆没只是时间问题。

    马城指挥明军攻了两阵,进展不大,于是不再急于求成,改强攻为围困。

    清晨,天阴沉沉的,又到了奥斯曼人的祈祷时间。

    号角声中,靡靡之音令人飘飘欲仙,三个包围圈中数十万虔诚的教徒,集体跪地祷告的景象十分壮观,

    望台上,马熠看的嘴角抽搐,鄙夷道:“都这般光景了,还要强撑着,愚昧!”

    一旁,倪元璐,袁崇焕看着虔诚祈祷的乌压压人群,全身上下的别扭,不自在,总觉得毛骨悚然。明军虽然在中亚占尽了上风,奥斯曼人的大军也覆没在即,从马城以下却没有多少喜悦,反倒忧心忡忡。

    靡靡之音,令人飘飘欲仙,马城忽道:“王道,圣人教化可行么?”

    一句话,将进士出身的倪元璐,袁崇焕等人说的面红耳赤,他两人自幼苦读圣贤书,不免尴尬沮丧。

    半晌,倪元璐方道:“圣人教化,呃,应是行不通的。”

    袁崇焕也尴尬道:“语言文字不通,圣人教化自然是难以奏效,假以时日,兴许能行。”

    袁大人自己也没什么底气,看着那些深陷绝境,却仍在虔诚祷告的奥斯曼士兵,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

    一旁,马熠也犯了难,犹疑道:“圣人教化既然走不通,那又该如何做,还请大都督指点迷津,我大明,该如何教化这些番邦蛮夷?”

    众将视线集中到马城身上,觉得那高大英挺的身影,越发神秘了。

    马城淡然从容道:“圣人教化行不行,没试过,谁也说不好,可没有百年之功,我估摸着是做不成的。”

    两位进士先沉着脸应了,这中亚之地和倭国,朝鲜不同,文字语言不通呀。

    十年树木,百年育人,大都督这话说的有道理呀。

    众将皆沉默无语,看着那些虔诚的教徒,就知道中亚这个烂泥潭有多棘手,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

    马城看着阴沉的天色,低吼道“地图!”

    两个亲兵将地图拿上来,马城接过炭笔在地图上稍一沉吟,便画出了几个图案,先在波斯帝国地盘上画了一朵,活灵活现的圣火图案。

    画完了,众人一阵困惑迷茫,精通杂学的倪元璐却惊叫道:“波斯拜火教?”

    一声惊叫,举座皆惊,拜火教,这在大明可是个禁忌的话题,这牵扯到大明开国时的种种秘辛,见不得光的。

    马城却大咧咧道:“我说它是明教,它就是明教!”

    倪元璐,袁崇焕同时恍然,大都督要杜撰一个波斯明教么,有些意思,大都督之意,是要将日渐没落的波斯拜火教,借尸还魂了。

    马城提着马鞭,指点江山,豪迈道:“我说波斯明教起源于中原,它便是起源于中原,谁敢不服!”

    倪袁众将心领神会,心服口服道:“殿下圣明!”

    马城当即便做了决断,森然道:“好端端的波斯人,不信波斯明教,去信外人的教派算怎么回事呀。”倪元璐精通杂学,心中了然,圣人言,中原文明该怎样借着这个教派还魂呐,其中充满无限可能,引人遐想。马城却心知肚明,这个想法是可行的,便如同后世的印度教一般,印度教,不就是改良后的大

    杂烩么。

    改良波斯教势在必行,天知道倪元璐会弄出个什么玩意出来。

    然而,这个借尸还魂的波斯明教,只要和奥斯曼人不是一条心,就足够了。

    马城握着炭笔,大笔一挥,又在突厥人地盘上画了个佛陀,笑容可掬的佛陀竟然还栩栩如生。

    这回,袁崇焕也恍然叫道:“突厥人本来是信佛的,不过后来该信了别教,可行!”

    “不过,得信咱们中原的佛陀,不能信天竺佛。”两位进士出身的大帅看着地图,心中一阵恍惚,大都督这样乱来一气,把波斯教,佛教一古脑的往这里塞,这是没安好心呀。这么大一块地盘,挤满了不同的教派国家,在加上大明不怀好意的拉拢,分化,百年之内那不得打成一锅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