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一十章 宁次!你要干什么!

    监视活动进行了一天。(www.k6uk.com)

    直到夜里才有了消息。

    一只亡灵昆虫在尾随三代火影的时候,见到了旋涡玖辛奈。

    亡灵之眼视觉共享中,旋涡玖辛奈虽然没受严刑拷打,但是面色很憔悴。

    囚禁旋涡玖辛奈的屋子四面都没有窗户,屋里的光线只有灯光。

    三代火影站在门口,看向屋里的人,脸的皱纹表明他真的已经非常年老。

    三代火影:“住的还习惯吗?”

    屋里的人不答,甚至不曾抬头。

    三代火影背着手:“说出你是如何复活的,这很重要。”

    屋里依然没声。

    沉默着,直到三代火影站的久了,再次离开。

    楚云:“果然是想要知道旋涡玖辛奈复活的原因吗?生命面前,果真谁都无法掩饰内心的贪婪。”

    沉默许久,楚云暗暗想着对策。

    他有办法将旋涡玖辛奈劫出去,但是那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不可能将鸣人和旋涡玖辛奈都劫出去。

    而旋涡玖辛奈不能和儿子在一起,那劫到外边和在里面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楚云:“看来,木叶已经避免不了来一次大换血了……”

    换血。

    楚云想到的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不需要他实施,因为木叶60年中忍考试的时候,大蛇丸会帮他完成。

    等三代火影故去,纲手便会回归。

    届时木叶还是那个木叶。

    只是这样苦了鸣人和乃心姐了……

    楚云:“嗯……”

    楚云沉吟片刻,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晋升忍,然后申请成为鸣人的老师。

    楚云琢磨了一下这件事的可行性还是很高的。

    因为木叶现在正是用人之际。

    忍者村的地位由完成任务的能力分级。

    村子越强,完成的任务越好,获得的名声也就越好,从而影响接到的任务更多。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但是木叶与之相反。

    木叶是曾经的盛名很大,接到的任务很多,但是能完成任务的人却越来越少。

    这种趋势在九尾入侵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明显。

    月亮岛之后再失去卡卡西以及大和这两元大将带领的队伍。

    木叶可以说已经越来越不从心。

    趁着这个机会,楚云想要直接晋升忍,这看似不可能的事也就有了可能。

    因为楚云有能力,也有实力。

    唯一缺的资历……在如今的情形下……也不是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楚云便将这个申请递交给忍者学校的负责人。

    一句话:“我要申请毕业。”

    第二句话:“忍者学校教授的知识太简单。”

    但是很快,楚云就被打发回去。

    因为忍者学校考核楚云一个忍术:变身术。

    变身术,楚云还真没学过。

    于是苦学了一夜。

    第二天,再次找到学校:“我要申请毕业。”

    校方直接摇头,但看到楚云施展了变身术后,不由的眼前一亮。

    变身术,低级忍术,只是将查克拉以特殊的流动伪装出另一个人的样子。

    但是对查克拉的控制能力还是很考究的。

    不过这些对楚云来讲都不是问题。

    对于已经开发两大螺旋丸的楚云都不是难事。

    但校方还是没同意,说作为一个忍者,并不只需要卓越的忍术才华,好需要很多其他的知识。

    而能给楚云这些知识的,是忍者学校。

    “日向宁次啊,不要着急毕业,一个忍者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随后楚云据理力争,说自己的理论知识已经没问题了。

    校方则么可能相信。

    教授过楚云的老师只以这个叫做日向宁次的小家伙是因为身体年龄远高于同班孩子,所以才不想继续学。

    但是紧接着,从那以后,各堂课中便出现一个极其恶劣的打岔找茬的。

    老师这边着课。

    说这道题最简单的做法是什么什么。

    楚云便突然打岔:“老师你说的不对,还有更简单的。”

    开始的时候老师们还挺喜欢这个学生。

    这种头脑为实可贵。

    但紧接着这种事发生多了,从一节课中每道题这家伙都要打个岔,说出一翻自己的理论。

    更要命的是这小家伙说的还对,在书也能查到。

    怎么办?

    “抱歉啊,这道题的最简解法,是宁次同学说的这种。”

    “抱歉啊,关于查克拉的形成原理,宁次同学说的更准确。”

    “抱歉啊,老师刚才一时口误。”

    “抱歉啊……抱歉啊……”

    整个忍者学校所有教授楚云的老师都中了这个叫做抱歉啊的魔咒。

    原本很轻松的一堂课,在楚云所在的班级就好像是战场一样。

    老师每说出一句话都要经过慎重的考虑,甚至需要反复的推敲。

    一堂课下来,学生们听的打哈气,老师却已经大汗淋漓。

    对于所有老师的噩梦,就是楚云举手的那一刻。

    有的老师打算装作没看见。

    那家伙便不举手了直接说:“老师!巴掌花的性质你说错了。”

    “嘭!”

    老师突然将课本拍向桌子。

    红着眼怒瞪着楚云:“宁次!你有完没完……”

    楚云:“老师,巴掌花的性质你说错了。”

    “我怎么可能说错!啊!我照着书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的!”

    丫的,老师将话说道这个程度,已经是非常耻辱了,一个老师课竟然要一个字一个字照着课本读。

    楚云:“真的错了,老师你的书是旧版的,我们这本今年修订的,面了对巴掌花的性质考究,并特意强调,旧版中错误的标识。”

    一时间,老师风中凌乱。

    整个世界安静了。

    只剩下的哗哗啦啦的声音,是一大群孩子在翻课本。

    然后带起了一阵此起彼伏确认后的声音:“老师我找到了,面确实说了,老师你刚才讲错了!”

    “啊!”老师怪叫一声,接着夺门而出。

    所有人交换着眼神,随后教室里爆发出一阵欢声笑语。

    同时,对于那个让老师崩溃的学生,所有人都投以敬仰的目光。

    楚云:“看着我做什么?老师不在自习。”

    “哗啦!”整齐划一,所有的孩子翻开了课本,工整的做起了笔记。

    这种事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最后给这个班级课的老师全部拖假。

    老师不来课了?

    楚云看了一眼课本,拿出课本走到讲台:“同学们,这节课我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