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七章 定魂铃

    或许是沈冥的警告听了太多,我竟然觉得有些好笑。(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我平静的看着他,声音透着沙哑,“……好”

    “这才乖……”沈冥把我粘在额头上的头发撩到一边,露出额头上的六芒星。

    “沈华是你的得力下,我与他真的没有什么,你先放了他吧。我不会背叛你……永远不会……”我说的真切。

    我的话似乎愉悦到沈冥,沈冥竟然二话不说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去洗澡……”我低着头,匆匆进去浴室。

    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把背紧紧的贴在玻璃门上,刺骨的寒让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我伸出,用牙齿紧紧的咬住拳头,才没有让自己的哭声溢出来。

    面前是一个大镜子,远远看去,刻在肩膀上的眼睛妖艳的就像一朵彼岸花。

    再加上额头上忽明忽暗的六芒星,我收住眼泪,嘴角挂着一抹笑,所以我现在……是人是鬼……

    即使跟在沈冥身边,我也极度缺失安全感,这次的事情让我更加的坚定,自己的未来不能依附在任何人身上,只能让自己强大。

    身上一大片的吻痕都显示着沈冥刚才的疯狂。

    我快速冲了个澡,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对上沈冥,又是笑脸盈盈,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天生的演员。

    在衣柜挑了许久的衣服,找了一件黑色高领毛衣,可以把所有的痕迹挡住。

    下楼,沈华已经端正的坐在沙发上,就像是被家长教训过的孩子。

    沈华耳朵动了动,显然听到了脚步声,可他依然目不斜视,只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连累了沈华,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沈冥坐在椅子上,对我招了招,递给了我一个纸盒子。

    我疑惑的接过,入很轻,我还摇晃了两下,盒子里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是什么?”基于我对沈冥的了解,他从不做无用功的事情。

    “你打开看看。”

    我舔了下干涩的嘴唇,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

    盒子里是用枯黄的草铺垫,上面放着一个只有四分之一巴掌大的铃铛。

    做工精致,铃铛是用青铜做的,上面雕刻着复杂的花纹,仔细看,会发现上面刻着青鸟。

    我拿起铃铛在把玩了起来,以为这么漂亮的铃铛响起声来一定是极其悦耳。

    可是我再怎么摇,铃铛就是不动……

    “这是定魂铃……”沈冥如是说道。

    “定魂铃?和普通的铃铛有什么区别?”难道是一个不响的铃铛?

    “从字面上就可以了解,这个铃铛可以定魂。”

    “定什么的魂?”

    “鬼。”

    “你把这个给我?”从包装再到功能,都可以知道这是个贵重的东西。

    “你在的学校不安全,沈华保护你也没有办法面面俱到,你是孤的女人,孤就必定护你周全。”

    若是在今天之前听到这句话,我肯定很开心,但是现在……不会了。

    “既然给我了,能告诉我怎么用?”我现在十分的渴望力量。

    “很简单,你与它契约之后,它会保护你。但是定魂铃的力量却是由你自身的力量决定的。”

    我自身哪里有什么力量……那定魂铃对于我来说岂不是鸡肋。

    沈冥看出了我的所思所想,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不要小看它,它升级之后,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我拿着铃铛的抖了抖,这可是个宝贝啊,要拿好了……

    我拿着定魂铃,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透过青铜的质感,听到遥远的呼唤,一声又一声,就像是在召唤浪子,我把定魂铃放在纸盒子里,才好一些。

    额头上的六芒星亮了亮,只不过我自己没有察觉到罢了。

    沈冥的眸光深了些,“以你现在的力量,只能使用它最基本的功能——定魂。如果有鬼魂在周围,它的鬼气会撞响这个铃铛。”

    那就是个报警器的作用?

    算了,好东西就先收着。

    这次依然是沈华开车送我,只不过经过早上的事情,我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

    “沈华……对不起……”我纠结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开场白。

    沈华在开车的抖了一下,车开偏了一些,但是很快就回到正轨了。

    沈华腼腆的笑了笑,“青青,要说对不起的也应该是我,我没有守好自己的本分。而且……主上应该是很看重你的,在主上身边这么多年,从没有看他发过这么大的火。”

    车里的氛围有些压抑,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沈华,路上无聊,你给我讲和校花吧,先说好,不准说冷笑话。”

    沈华愣了一下,随即笑弯了眉眼,车里的氛围立刻变得轻松了不少,而我与沈华都默契的不去想之前的事情。

    笑话说完,沈华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事情,“前几天,我去查了连柔柔的背景。没想到她竟然是连家的大小姐,连祎的女儿。”

    我不得不佩服沈华的办事效率。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既然连柔柔是连家的大小姐,只要接近她不是就能够很容易的知道外婆的尸体到底在不在连家了吗?

    只不过,自己与连柔柔的关系,可能是再糟糕不过了。

    “而且我发现,连柔柔不是个普通人。”沈华收起笑。

    “怎么个不普通?”

    “你还记得上次情书的事情吗?到最后齐昊头疼欲裂,脸色发白的蹲在地上许久,而且记不清之前发生的具体事情了?”

    经过沈华这么一提醒,我也觉得奇怪。难道是连柔柔在搞鬼?

    我与沈华对视了一眼。

    沈华接着说到,“她是占卜师,并且法术不弱。”

    说到这里,他脸有些红,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承认自己没有其他人厉害,的确是挺难为情的。

    “占卜师主要是干什么的?”我有些好奇,想起连柔柔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如果是生在古代,绝对是一个公主级别的性子。她竟然能够静下心来学习枯燥的术法,有些让人惊讶。

    “占卜师与阴阳师其实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只不过是流派不同罢了。只不过阴阳师的祖训便是救人于水火。而占卜师却没有这样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