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章 连叙的邀约

    “安曼离去的第六十一天,我家里的人说我病了,我不认为我病了,我和正常人一样,只不过是越来越沉默罢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今天妈妈哭着拉着我去医院,看妈妈那么难受,我就答应了,去了医院的精神科,他们说我有精神分裂,就是俗话说的神经病。

    我很正常,我怎么会得病,我不相信!妈妈哭着求我,让我接受治疗。最后我答应了,可是我心里是不会相信我有精神病的!医生说,我的内心有一段无法触碰的阴暗,从而导致了,滋生出一个与我完全不一样的人格。

    医生说,我的情况很危险,若我再如此消极下去,我的第二人格最终会吞没我的主人格。我将要消失于这世界上,算是另外一种死亡,妈妈从那之后,经常背着我偷偷的哭。我去了安曼家,见了他弟弟,听说安博也进入育才大学学习,说是校长补偿安曼的条件。

    安曼离开的第一百天,我每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有的时候,好几天才会醒来一次。在我沉睡的时候是第二人格操控我的身体,我能感受到第二人格是一个温柔的人,就像安曼一样。我知道她的存在,她却不知道我。

    ……

    安曼离开的第一百五十天,每天浑浑噩噩的过,连柔柔竟然转学到我的学校,我心里自然的恐惧。

    她找到我,让我对付一个叫卢青青的女生,我知道,那个女生是我第二人格的好朋友。在我犹豫的时候,她说我若是不答应,便把我当初做的龌龊事告诉我的第二人格。我立马答应了,第二人格在我心目,是纯洁的代表,我不希望她知道我做过的事。

    我发了短信把卢青青骗到仓库。之后的事情与我无关,只是没想到,卢青青很特别……而且她是真的关心我……的第二人格,真的把我的第二人格当朋友……

    ……

    我快要死了,我终于可以解脱了,卢青青,如果你看到我这条消息,我要告诉你,当初我引安曼去教室,不是因为嫉妒她。

    我爱她,我爱安曼,谁都能够伤害她,却不包括我。之前我与她明明是最好的朋友,她眼只有我一个人!为什么她与俞渃在一起之后就与我不亲近了!连柔柔喜欢俞渃,她说与我联,一起让他们分开。

    我答应了……安曼被我害死了,我也是凶之一。你是一个好人,我不想害你,以后的路,你多加小心……”

    备忘录的消息到这里戛然而止,我抱着坐在床上发呆。

    不知不觉,已经到午了,肚子有些饿,下楼找了些东西吃。

    只是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不想看见的人。

    我看了他一眼就收回目光,打算回宿舍,他身边几个高大的保镖戴着墨镜,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眼神渐渐寒冷,“你们这是做什么?”

    “我家少爷想请卢小姐去喝一杯茶。”为首的保镖一板一眼的说道。

    在路上有几位同学看见了,也知道他们不好惹,只是窃窃私语的路过。

    “呵,这是你们连家请人喝茶的姿态?”我偏头,瞥了连叙两眼。

    连叙脸上难得带着优雅的笑,凑近我道,“卢小姐,好久不见。”

    我往后退了两步,坦然的直视他的眼睛,“昨天刚见的,没想到连先生记性不好。”

    “哦?是沈某记错了,可能是卢小姐太美了,美得我一日不见你,如隔秋。”

    我白了他一眼,这讲话舌头都不打颤的,“我和你很熟吗?”

    “我们多聊聊就熟了。”

    “那你先让你的保镖们让开,要不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绑架我呢。”我的眼神从把我围成一圈的黑衣保镖身上扫过。

    连叙缓缓的点头,“不行,卢小姐太聪明了,如果我不让这些保镖围住你,我怕卢小姐不一会儿就不见了。”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女大学生。而能够一下子不见的……那叫神仙。”我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看着连叙,毫不示弱。

    无事不登宝殿,我才不会单纯的以为他是因为我的容貌而成为我的追求者。若真是如此,在包厢的那一天,他也不会从没有主动和我说过一句话。

    他今天的态度太过于诡异,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要更加警惕才是。

    连叙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之后低下头,低沉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那天在包厢,卢小姐不是一下子就不见了吗”

    我的心重重的跳了下,他所说的是我被怨鬼婷婷困在鬼空间之的时候?

    他竟然能够看得见?难道他与连柔柔一样,都是阴阳师?

    我讪讪的笑了两下,“我有消失过吗?我一直和大家待在一起呢?恐怕是连先生上了年纪,眼神不好吧。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洛越泽啊,他一直和我在一起。”

    连叙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之后又抬头望天,“可能真是我看错了吧。”

    我缓缓吐出一口气。

    “可是婷婷的鬼魂一定是被你收了……”连叙的话突然出现在我耳边。

    我瞪大眼睛,惊的说不出话。

    连叙一步一步的接近我,“你是阴阳师?”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

    “难怪,你的法力不错啊,如果我没有看错,你上的应该是定魂铃吧?”连叙的眼闪着贪婪的光,像是饿狼见到新鲜的食物,恨不得立马扑上去。

    我把定魂铃藏在身后,眼底一片寒凉,“那是我的。”

    连叙哈哈大笑,“我知道,她已经和你签订了契约,对你来说,是一件宝物,而对于其他人,就是一堆废铁了。”

    我不敢放松警惕,连叙这个人,一直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就像一头狼,一直在搜寻猎物,趁其不备,便扑上来咬你一口,咬的你体无完肤。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连叙隐瞒了我,定魂铃虽说与我签订了契约,若是我死了,那么定魂铃将会重新寻找主人。

    “连先生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走了。”说罢,我便转身。

    连叙的保镖又围了过来,我压低了声音,“连叙!你什么意思。”

    “连某冤枉,我真的只是要请你去我家喝茶而已。况且,我在之前与婷婷也见过几面,你收了她,难道就没有兴趣听一听她之前发生的事情?”

    连叙要带我去他家?我正愁着没有办法去连家,若是能够进入连家,我就能找寻外婆的尸体是不是在连家了。

    “那连先生,带路吧。”我率先走向车。

    连叙挑眉,“卢小姐真是爽快,我就喜欢和爽快的人交朋友。”

    ……

    连叙的车拐八拐,终于到了他所说的家。

    连叙的别墅在近郊的山里,这一带是别墅区,又与城里的别墅区不同,每栋别墅之间隔得相当远,风景优美,环境清幽。

    在别墅前有一片大大的草坪,看的我十分的嫉妒羡慕。我什么时候才能赚如此多的前,买一栋别墅。

    在草坪之前有一扇铁门。

    我以为会和沈冥的别墅一样,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来开门,没想到,连叙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把铁门给开了。

    连叙当真是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走近铁门,踩在一大片草坪之上,走得近了,我觉得房子有些不大对劲,却又看不出哪里有问题,没有阴气,也没有鬼气,就是一栋普通的房子。

    是我的第六感出错了?

    我的脚步越发轻缓,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我开口问道,“这里没有管家之类的吗?这么大一栋别墅,若是一个人打理,恐怕很难处理得来吧。”

    “我从小在乡下长大,爱收拾,这别墅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收拾起来,不会很麻烦。”

    一个人住?这是他的私人别墅?

    大舅说,是连家人给了他一笔钱,让外婆迁坟的。而这个连家人,到底是谁,连祎,连修,连柔柔,连叙都有可能。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先进去,趁他不注意,我再去找找有没有线索。

    连叙拿了刚才那一串钥匙,打开大门,屋子里的装修很豪华,一看就是土豪,洛可可风格的意大利定制沙发,软的能够把整个人陷进去。

    “喝茶还是咖啡?”连叙问道。

    “随便,都可以。”我打量着四周,房间有些安静得过分。空旷的房子里,竟然没有什么人气。

    连叙起身,既给我煮了咖啡,又给我泡了茶。我的心思不在这上面,偷偷的打量着别墅的房间。

    我抬头,盯着连叙的背影,灯光照在他的身上,我竟然觉得熟悉,像是在不久之前,我也见过这样的背影。

    后面又觉得是自己神经太敏感了,看见什么都觉得熟悉。

    “连先生,请问洗间在哪里?”我站起声问道。

    “直走左拐就到了。”连叙没有回头,回答道。

    我直接往别墅深处走出。

    这时,连叙偏过头对着我诡异的笑了一下,在我看不见的角落,放了点白色粉末到咖啡与红茶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