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九章 连柔柔的报复

    “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学校年年的素质拓展,都是在那里举行。(wwW.K6uk.coM)”我笑着说道,“对了,沈冥那伤还没有好,你要多照顾下他。”

    沈华握紧方向盘,他心里总觉得很不安,不知道为什么,“主上的伤好了差不多了,而且我的任务便是保护你,此次去平马村,我陪你去。”

    “不用,我不能时时刻刻要你们保护。”

    “那你自己要小心。”

    “我也没那么倒霉吧,去个素质拓展也能遇到危险……”

    ……

    沈华在离开之前给了我一张纸,让我回宿舍再看。

    看他那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我也紧张了起来,把纸放在了贴近胸口的口袋。

    心实在好气,一回到宿舍便把纸条拿了出来,看完纸条,我沉默的坐在桌子边。

    那是沈冥之前答应我的,要帮我翻译《太阳金经》,的确,此次他就履行了诺言,把《太阳金经》的第一篇告诉了我。

    《太阳金经》与《亡灵黑经》不同,《亡灵黑经》有十八卷,而《太阳金经》却是只有篇。

    这种感觉就像是对有十二种变化,而我只有种应对方法,心有些堵。

    沈冥告诉我的第一篇便是“入梦”,能够见到怨鬼死前的一幕或者是多幕。只不过,视野只能是鬼魂的视野。

    《太阳金经》是我外婆的东西,于是与我也格外的亲近,我竟然在没有拿到咒语的时候便无师自通了……

    有了咒语,之后入梦会方便许多。

    我默念了几遍咒语,确保记住之后,把纸条给烧了。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疑惑的走向门口,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找我……

    连柔柔戴着副墨镜,踩着十厘米的高跟,我本就不矮,站在她面前,还是要仰着头。

    “你有什么事吗?”我脸上尽是不耐烦,撑在门上,一点想让她进来的心思都没有。

    连柔柔用食指把墨镜勾下来一些,冷眼看着我,“警告你,离越泽远一些。他是我的男人,他只不过是看你新鲜……”连柔柔有意无意的把身上的吻痕给我看,“这是他昨天与你分开之后在我身上留下的。”

    越泽?

    这个名字在我的脑海转了好几圈,我才把名字与人脸对上。

    我嗤笑一声,声音不轻不重,“连柔柔,你也真有意思,一会儿让我离沈华远一点,一会儿又让我离洛越泽远一些……你有什么资格来指使我?况且,我与洛越泽还真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他是你的男人,你就应该自己管好他。”

    我心里对洛越泽的映象一路往下滑。

    连柔柔早就料到我会是这种反应,把墨镜推到了头顶,垂下眼帘看我,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哥哥连叙是被你弄疯的吧。”

    她的话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我心下有些没底,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十分的平静,连叙疯了,只要随便一查便能知道肯定与我有关,连柔柔知道也没有什么稀奇。

    “是我又如何……你哥哥做的那些亏心事,自有天来收!”我毫不躲避连柔柔的目光,该害怕的,应该是他们这些作恶多端的人!

    连柔柔瞪了我一眼,试探的问道,“讲的真好啊……你有炼灵鞭?”

    是指碧玺上的那条鞭子?

    “我有没有与你又有什么关系!”连柔柔看人的眼神与连叙一般让人讨厌。

    “你知道,我与连叙那废物不同。他只是个普通人,而我是占卜师。我随便一个指头就能把你弄死。你把炼灵鞭给我,我就不和你计较。”连柔柔拐弯抹角的,终于把来的目的说出来了。

    她讲洛越泽与连叙不过是想让我自乱阵脚,我才不会上她的当……

    “你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自己来拿啊。”我倚靠在门上,歪着头看着连柔柔。

    连柔柔盯着我,巴不得扒了我的皮,不过……她忌惮炼灵鞭……

    这次来,也只不过是为了试探下我,好戏还在后头呢。

    她伸出。

    我警惕的往后躲。

    连柔柔用帮我整理了下衣领。

    我后退两步。

    她抬头望了望天,快速得插在口袋,一字一顿的说道,“那我们素质拓展的时候见,那个时候……你的命和炼灵鞭我都要。”

    “大话谁不会说啊,我们走着瞧……”我对着她翻了一个大大白眼。

    我望着连柔柔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道的拐角,背后汗湿了一片,粘腻的很。

    连柔柔的心狠辣与连叙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若她刚才对我动,我还真的如同蝼蚁一般无法反抗,连柔柔做事嚣张跋扈,从来不会顾及什么。

    这一次她这么容易就离开……

    恐怕是真的忌惮炼灵鞭,但是若是被她发现我没有炼灵鞭……

    我坐在桌旁,对着一堆行李发呆,想对策,振动了两下。

    陌生号码……

    “喂,你好。”

    “青青,我是越泽。”

    我的第一反应是赶紧挂电话。

    洛越泽在那头似乎有感应,连忙说,“你先听我说完,不要那么快挂电话……”

    “……”

    “是不是连柔柔找过你?”电话那头的洛越泽压抑着怒火,脸色铁青。

    真是奇了,连柔柔前脚刚走,他后脚就知道。

    “是,她找过我。但是就算她没有找我,我与你也不可能……”我语气平淡。

    “青青,你一定要把话说这么绝吗?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把连柔柔的事情处理好。”

    “就算没有连柔柔,我与你也不会再有除了朋友之外的关系……越泽,我们不可能的。”我深吸一口气,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

    “青青,那是你现在不了解我,等你之后了解我了,你会发现我的好的。”洛越泽急急的解释道,他作为洛家公子,第一次如此的低声下气。

    我觉得头有点疼,尽是惹些烂桃花……

    “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我不想再继续聊下去,把电话挂了。顺便把这个号码也拉入黑名单。

    糟糕,突然记起当初答应阿睿的事情,此次素质拓展可能要十天半个月回不来,要去和阿睿说下。

    我提着包出门。

    而另外一边,连柔柔坐在车上,把口袋里面的根头发拿出来,眼淬着毒,“卢青青,这次看你还怎么能够活着跑出我的掌心……该属于我的一切,我全都要拿回来。”

    在赶去阿睿家的时候,我的头一阵刺痛,疼得我眼前阵阵发黑。不是**的疼痛,而是灵魂撕裂的疼痛。

    疼痛不过几秒,以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我也没有放在心上,觉得可能是最近太累,身体有些不舒服罢了。

    去了阿睿家,阿睿正在帮他奶奶浇水。

    阿睿看见我,开心的向我冲过来,“青青姐姐,你是来找我玩的吗?”

    我抬眼望去,花园里的花比前两天少了一大半,心里一紧,“为什么花少了这么多?”

    阿睿奶声奶气的解释道,“有一个大哥哥,把花都买走了,并且说,以后种的花都卖给他。奶奶说他给的价格是市面上的两倍呢。”

    看着阿睿一脸的得意,我捏了捏他的小脸。

    阿睿在我的身边不停的转着,偶尔还跑到门口看了两眼,小短腿跑的飞快。

    “阿睿,你在找什么?”

    “上次和你一起的那个哥哥呢?”

    “他啊……他没来。”

    听见我这么说,阿睿松了口气。

    我被他的模样逗笑,“怎么了,他没来你这么高兴?”

    “阿睿看出来了,他对姐姐不安好心,他看姐姐的眼睛都是色咪咪的。而且还要姐姐亲他他才肯帮忙,是个小人。”阿睿说得头头是道。

    不得不感慨,小孩子的观察力,特别的敏锐。

    我摸了摸他的头,“我是想说,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办法来看你了,我的学校有活动,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回来。这一段时间,你要乖乖的听奶奶的话……”

    我说一句,阿睿就点一下头。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大叫着冲出门口,我一脸茫然的回头。

    “哥哥。”阿睿脆生生的叫着,听得人心都酥了。

    沈冥看了阿睿一眼之后,就盯着我。

    “沈冥,你……就是阿睿口把花买走的人?”

    沈冥点头。

    阿睿看着我们两人之间,暗流汹涌,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眼睛在我们两人之间穿梭。

    老人迎了出来,对沈冥千恩万谢。

    之后我就莫名其妙的被沈冥带走。阿睿目送着我们离开。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自己有危险,都不知道的吗?”

    我与沈冥同时开口。

    “什么?危险?”我皱眉。

    沈冥用指头戳了下我的额头。

    我瞪他,捂着吃痛的额头。

    他叹了口气,抱住我的头,在我的百会穴,哑门穴,天冲穴的位置按了按。

    刚才那股灵魂撕裂般的疼痛又席卷而来。

    “这是……怎么……回事?”问了这句话,我彻底的晕了过去。

    ……

    连家。

    连柔柔正拿着一盆黑色的血水,里面放有根银针,银针分别扎在根头发上,用一块布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