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三十三章 正面交锋 6

    从她开始说话的那一刻起,沈冥眼底便渐渐寒冷,牟丽话还未说完,沈冥便甩了一鞭子过去,打在她的门面上,却在最后寸的地方停住。(看啦又看)

    鞭子无法再前进半步,牟丽轻轻的笑起来,用食指与指夹住沈冥的鞭子,轻飘飘的往旁边一扔,“小哥,着什么急,话呢,要慢慢谈,不能随随便便就动的,要以和为贵。

    这是我的地盘,你的鬼力使不出其的十分之一,况且,你身上的封印没有解除,鬼力更是少得可怜,不要妄想和我正面冲突。”

    我翻了一个白眼,以为如此貌美的女子必定是冷眼高贵的,没想到是一个话痨。

    “小姑娘,十年前,我还不是一个话痨,这么多年一个人呆在此处,是寂寞了些,还好……现在有你们陪我了。”牟丽清浅的笑着,还朝我抛了个媚眼。

    我无比惊讶,为何她会知道我心想的是什么,而且,什么封印……谁的封印?沈冥的吗?为何从没有听他说过。

    “小姑娘,不知道是该说你天真还是要说你傻。前面不是告诉你了吗?这里是我的地盘,就相当于在我的肚子里,你想什么……我当然知道。”

    牟丽随一挥,旁边便出现了一张藤椅,复古的样式,靠椅还点缀着几朵嫩黄的小花。

    藤椅旁是一张圆桌,铺着精美的蓝色碎花桌布,上面摆了些瓜果蔬菜。

    而我们所呆得地方也发生着变化,粗糙的四周变成了光洁的印花墙壁,头顶有个水晶挂灯,洒下柔和的光。朝南的窗子打开,外面是一片茂密的田野,吹进来阵阵花香。

    目前我们待的地方,俨然是个**十年代的小洋房。

    显然这不是现实生活的某一处,毕竟现在已经午夜,外面的太阳不可能会这么亮眼。

    那唯一的解释便是,这是她创造出来的鬼空间。我见过鬼空间,安曼与婷婷都曾创造过鬼空间,即使是那样,就把我弄的够呛,而牟丽创造的鬼空间,竟然有一个足球场大,并且能够控制天气与时间……

    她的实力……该有多强大?

    她惬意的斜依在藤椅上,轻轻的别着腿,随吃着桌上的食物。

    她死前一定是一个非常精致的女人。

    沈冥自从招数被她全部化解,脸色就十分的难看。

    他作为冥界之主,除了千年前那一次,什么时候受过如此侮辱。

    牟丽微微眯起眼,拨着的葡萄,不乐意的瞥了沈冥一眼,“你这眼神看得我怪不舒服的,奇的是,你的想法我猜不透。可能和你的身份有关……你不属于这里,为何要留下来……”

    她话有所指,我却听不出她的弦外之音。

    她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因为嘴里的葡萄太酸,还是想不明白刚才那句话的答案。

    沈冥冷声道,“放我们出去,要不然后果你承担不了。”

    牟丽转身把嘴里的葡萄吐在地上,眉头这才舒展开,“在你鼎盛时期,我可能会怕你,但是……现在你就不要说这些无用的话了。如果不是因为没有人陪我,看你这讨厌的眼神,我肯定杀了。”

    沈冥深吸了两口气,却无能为力,因为她说的没有错。牟丽并不是一般的鬼,如今的她实力已经接近鬼将,他的确是打不过他。

    有一种冲动在他的心燃烧,他从没有像此刻一般迫切,一定要解开封印……恢复实力。

    被人拿捏的滋味让人狂躁的想杀人。

    我心疼的看了沈冥一眼,每个人都有秘密,比如牟丽口的沈冥的封印,又比如我身上的青湪。

    我松开沈冥的,站在了他的前头,“牟丽,你怎么样会放我们离开?”

    牟丽支着下巴,眨巴着眼睛,眼尽是无辜,“来都来了,还走什么啊。”

    我低声下气的恳求道,“我还有朋友在上面,等着我去救他们,我在你身上没有察觉到恶意,你能不能放我们离开。”

    “就是你这大义凌然的模样,我看的十分的不喜欢,那是他们的事情,他们有自己的命数,阎王要人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而你们呢,还能活着和我说话,绝对是因为我开恩,把你们从连柔柔的救了下来。

    你们不感激我,还对我刀剑相向,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牟丽在水果盘子挑挑拣拣,找了个最红的李子,张开小嘴咬了下去,好吃的眯起了眼睛。

    沈冥气愤的拉住我的袖子,把我往他的身后拉,“和她废话什么,直接打到她服为止。”

    我握紧桃木剑,心冷汗涟涟。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有生之年能够与鬼将战斗。

    牟丽把李子扔到盘子里,一挥,屋内的所有陈设都凭空消失了,“不自量力……反正许久未动过了,你们正好给我练练。”

    她纤细的在空气一转,随后在她的掌心出现一把羽毛扇。

    她嫣然一笑,对着我们轻扇扇子。

    轻飘飘的一下,发出无数凌厉的刀风,瞬间划破我的衣服。

    沈冥甩出鞭子,如游龙一般攻击着牟丽。

    牟丽毫不费力的阻挡着,她知道我实力低下,便想要先解决了我。

    扇子拐了一个刁钻的角度,凌厉的风直击我门面,我根本动弹不得,这一下下来,恐怕是要毁容了。

    恰好此时,牟丽露出一个破绽,沈冥抓紧时,鞭子如同有生命一般飞出去,攻击牟丽的心脏。

    而他眼角发现我的处境,强行把鞭子收回来,挡住牟丽对我的攻击,牟丽更是不会放过这攻击沈冥的好会,一扇子扫过去,沈冥被击的直接摔在了墙上,滑落下去时,墙上赫然一个人性的印子,他抚胸便吐出一口血。

    牟丽眼闪着凶光,趁胜追击,想要给他一个致命的伤,我快速冲向沈冥,抱住他,把整个后背留给了牟丽,冷声道,“要杀他,先杀我。”

    牟丽愣了片刻,抬起的羽扇又收了回去,“看你们这对小情侣腻歪的模样,搞得我是个坏人似的。我有说要弄死你们吗?弄死了你们,我去哪里找这么有趣的伙伴来玩。”

    她一步步的接近我们,我抱着沈冥不停的后退,警惕的看着她。

    牟丽最后在一个落地的衣柜前停住,打开柜子,眼前玲琅满目的披风,她正在纠结应该挑选哪一个披风而烦恼。

    就是这个时候,沈冥暴起,身形只剩下一道残影,的鞭子变成一把短剑的模样,架在牟丽的脖子上,剑上加了他的心头血与封印所有力量的术法。

    牟丽缓缓转头,懊恼的叹气,盯着沈冥的俊脸,“果然不能轻看你这千年的老妖怪。”

    而我却还蹲在墙边抹眼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结束了。

    沈冥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小弧度,说不出的得意。

    我气呼呼的站起来,一脚踹在沈冥腿上,才不介意把他名贵的裤子踢脏,“沈冥!你就是一个王八蛋!谁喜欢上你谁倒霉!”

    竟然以苦肉计骗我的眼泪,害我刚才担心的不行,还在想若是沈冥死了,我也跟着他一起去了算了,反正在这世间,只剩下沈冥一个亲人了。

    沈冥眼含笑拉住我的,“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我一口咬在他的上泄愤,“我说什么了!我刚才说的话都是假的!”

    他抬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怎么能那么容易相信别人,一点戒心都没有……若是我不在,不知道你还要吃多少苦。”

    我扭动着头,不让他碰我,气都气饱了……

    牟丽看我们两人打情骂俏,扁了扁嘴,打趣的看着我,眼里有我看不懂的情愫,“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沈冥马上变了神色,剑往下压了压,她娇嫩的皮肤渗出些许殷红的血。

    沈冥威胁的意味明显,而牟丽视而不见,又有一副与我唠起家常的模样。

    我不得不感慨,牟丽的心真大,刀架在脖子上还能面不改色的继续和我唠嗑。

    我快速的看了沈冥一眼,后者警告的盯着牟丽,让她注意他上的刀。

    我认真的点头,狗腿道,“牟丽姐姐,快告诉我,我想知道。”

    牟丽惊的眼睛都快要掉出来了,前一秒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现在就变成了姐姐。

    沈冥不得不感慨女人就是善变。

    “他啊……”牟丽大而亮的眼睛转了两圈。

    沈冥立马接话道,“你的鬼空间内有生人的气息。”

    牟丽的话被他打算,心跳加速,掩饰道,“除了你们是活人,在我的鬼空间难道还有其他的人吗?”

    我疑惑的看着沈冥,不是吧,为了堵住牟丽的嘴,竟然连谎话都编得出来,编就编吧,还是一个这么扯的谎话。

    我有些尴尬的低下头。

    “你知道我是谁,我的鬼力是被封印了,其他却一点问题没有,是你带我去见还是你自己去?”沈冥微微提高了声音。

    牟丽瞪了沈冥一眼,声音冷了八个度,“那是我的事,就算是有生人又如何,与你没有半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