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四章 偷心脏的人 1

    贾政寅追出来,眼带着许多刀子,全都往我们身上飞。(www.k6uk.com)

    “连修,你的到来真是太及时了,刚才我和我的朋友都在纠结等下怎么离开呢?”苏晗眼含秋波,频频朝连修放电。

    我淡淡的撇了一眼停在旁边的白色雪佛兰,苏晗怕露馅,在我的背上轻轻掐了下。

    我收回视线,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小石子。

    心道,这苏晗真的是走火入魔了。

    连修目光平静的看着我们,缓缓说道,“夜深了,你们两个女孩子在路上不安全,早些回去。回去之后记得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你们平安到家了。要不然我会整夜担心你们的安危。”

    连修说什么,我根本没有注意。往后一看,便看见穿着普通衬衣与牛仔裤的杜奇匆匆从酒吧侧门出来,低垂着头,大步的往前走。

    贾政寅那一帮人跟在他身后,嘀咕着些什么。

    我跑上前拉住他,柔声道,“与我们一同回去吧……”

    他的脸又不好意思的红了,要拒绝的话在嘴边。

    我的视线却是绕过他,看向身后蠢蠢欲动的贾政寅等人。

    贾政寅忌惮连修而不对我们动,却不代表他不会把气撒在落单的杜奇身上。

    唯一的办法,便是让杜奇与我们一同离开。

    杜奇往后看了两眼,也不好再拒绝我的邀请。

    我带着杜奇过来,连修正在与苏晗告别,苏晗上了车之后,依然依依不舍的看着他的背影。

    夜风习习,吹开我遮挡在额前的刘海。在月光的反射之下,光洁白皙的额头上一个淡淡的六芒星的图案。

    我立马伸把刘海拨正。

    在与连修错身而过的瞬间,竟然瞥见他嘴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微笑。

    等我定睛再看时,连修神色淡淡的朝我点了点头,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我的错觉罢了。

    上车离开。

    连修始终站在原地,目送我们离开,直到看不见才把视线收了回去。

    贾政寅脸色不大好的说道,“没想到连少爷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主……”

    贾政寅已经打定主意,与连氏家族死磕到底,既然只剩下一副躯壳,便把它吞噬合并。

    连修笑了笑,吐了一口浊气,“你知道你今天得罪的人是谁吗?”

    贾政寅在心想了多种连修的反应,而如此反应他有些措不及。

    “两个小姑娘罢了……难道会是s市什么大人物吗?”贾政寅越说越觉得没有底气,两个姑娘,一个名牌加身,一个目无人,似乎的确不像是普通人。

    新助理小王把车停在一边,小跑着到他的身边,上拿着一顶黑色的圆边帽,恭敬的站着。

    连修挑眉,用指抓起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恰好遮住了眉眼,“他们与沈家有关系……”

    贾政寅的表情变了几变,s市排得上号的沈家一共有两户。一户是s市的驱魔家族,他们在s市已经存在千年,传说他们的祖先是十分厉害的驱魔师。

    对于鬼神,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富贵家族腌臜事不少,谁都不想得罪阴阳师。

    而另外一户比驱魔沈家更加神秘的是沈氏集团。他们的总裁沈冥,神龙见首不见尾,所有上流社会的宴会与邀约从不出现。而沈氏集团显然成为经济巨头。

    若说之前的连家是地头蛇,那么沈家便是一条傲游与天际的巨龙。

    在s市,遇见姓沈的,就得主动绕路。

    贾政寅脸上的肉抽搐了两下,“能否告知,是与哪个沈家有关系……”

    连修用食指与拇指捏在帽沿上滑动,“啪”的一下,松开。

    贾政寅的心也跟着炸了下,脸上赔着笑,哪里有刚才蛮横的模样。

    “沈氏集团……”连修笑道。

    贾政寅有些站不稳,张天赶紧扶住他。

    “是与沈氏集团什么关系?”贾政寅憋着一口气。

    “唔……”连修把从西裤口袋抽出,指点在太阳穴的地方,“就是与你动的那个女人,她是沈氏集团的老板娘……”

    贾政寅抖个不停,张天根本扶不住。

    连修优雅的笑笑,拉开后车门,闪身进入。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把车窗摇了下来,整张脸都被圆边帽挡住,只露出红得滴血的唇与线条流畅的下巴,“贾公子的感谢倒不用了,举之劳……小王,开车。”

    车窗摇了上去,车绝尘而去,只留贾政寅风凌乱。

    身边的其他富二代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打着哈哈,找了个借口离开。

    连张天都找了个借口开溜。

    ……

    出租车司是一个年大叔,车放着柔缓的音乐,偶尔他会跟着轻哼两句。

    “杜奇,你家在哪里?”我转头看向坐在我身边的男孩。

    他看起来有些拘谨,“我家住在解放路旁的那个民房。”

    直开的车偏了下,很快,司师傅又把车开回正道上。

    这小插曲我们没有一个人放在心上。

    “行,师傅,你先开到解放路……”

    解放路……总是会让我想起那个真实得不行的梦。

    苏晗坐在副驾驶座上,只盯着上的便利贴,仿佛要在上面看出一朵花来。

    周遭发生什么事都与她无关。

    司师傅深吸了一口气,抬头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小姑娘,解放路被封了,暂时无法从那里走,我给你停在另外一条路口,你让你的朋友走过去……怎么样?”

    被封了?

    苏晗这才回神,惊诧道,“我昨天还刚从那里过呢,那里有一家咖啡馆,味道与品味都不错。我每次无聊都会进去喝一杯,可惜的是,每一次去,都没办法遇见帅哥,即使遇见了,也是有女朋友的……”

    司把车速降了下来,“你们不知道?”

    我蹙了下眉头,“知道什么?”

    杜奇几不可察的抖了一下,往车座的角落缩了缩,这是一种自我保护。

    司是个健谈的性子,看我们不知道,并且虚心的问他,反正路上无聊,他也就与我们聊起了天,“你们这些学生啊,就是读书读多了,平常呢,新闻什么也不看。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你们也不关注。这样很危险的啊。”

    司感慨道,“这件事情新闻上只是随便报道下,说是在解放路发生了一起事故。”

    苏晗转过来与我对视了一眼,“事故?很严重吗?”

    如果不严重的话,昨晚发生的车祸,到今天晚上,已经一天了,为什么路还是封着的。

    苏晗的兴趣被勾起,盯着司继续往下说。

    司舔了下干涩的唇,正在思考是要从哪里开始讲起,“新闻上说,有一个年轻人在这里发生车祸,当场死亡,肇事司跑了,至今没有抓到。”

    故事没有想象的刺激,苏晗又有些打不起精神来,“只是这样啊……”

    前面的路口是红灯,车缓缓的停在了斑马线的前面,司双抓在方向盘上,偏过头看我们,“事实的真相真是这样就好了……”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叔叔别卖关子了,要不然到达目的地,你都还没有讲到重点。”苏晗直接上,抓着司大叔的袖子。

    “好好,我说。可是你们不能随便讲出去……”司郑重的和我们说道。

    苏晗乖巧的点头。

    我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的霓虹夜景。

    “这是一个我的司铁哥们儿告诉我的。他说昨晚,半夜两点多快到点的时候,他在外面接客,本想着那么晚了,应该是没有什么人了。

    没想到在丹霞路竟然遇见一个小伙子,说是要到解放路。我这朋友立马打起精神开车。晚上嘛,车少,速度也快,在点的时候就到了解放路。

    那小伙子长得十分的清秀,奇怪的是大晚上的,他只穿了条睡裤就出来了。我那朋友没有多想,拿了钱打算离开。可是,变故发生了……”

    我猛的转头,紧紧的盯着司,“是不是出现了一个老妇人?”

    因为我的打断,苏晗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我,抱怨道,“青青,我们不懂的就不要装懂了……认真的听叔叔说啊。”

    倒是司一辆惊讶,“你怎得会知道?难道你认识我的那个司朋友,他告诉你的?”

    我倒吸了口气,讪讪的笑道,“不是,我随便猜的……”

    司还是不怎么相信,奇怪的看着我。

    “叔叔快说吧,我听着呢。”苏晗的眼睛闪闪发光,尽是崇拜。

    司继续说道,仿佛他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电光火石之间,突然冲出一个老妇人,花白色的头发盘在头上,黑色的长指甲穿过那小伙子的胸腔,把他的心脏掏了出来……”讲到这里,司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

    “我那朋友吓坏了,立马开车走了。回到家很久才回过味来,打电话报了警。刚开始警察还不信,说是他恶作剧。后来他打了许多通电话,警察才派人去。果然发现了那具没有心脏的尸体。”

    请访问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