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章 鸿门宴 1

    “算?我们和她算了,她刚才可还和我们算了?”拿着剑的纹丝不动。(看啦又看)

    “其实她也没什么坏心眼……”杜奇望着她悲伤的表情,继续替她求情。

    “是她让电梯门紧闭,使得我们无法出去;是她紧紧掐住你的脖子,差点让你死了……不过片刻前发生的事情,这么快就忘了?”我回头,淡淡的瞥了一眼杜奇,与刀刃同样锋利的是我的眼神,幽黑,迫人,仿佛浸了一层霜雪。

    杜奇犹豫了,回想起刚才死亡的恐惧,再多求情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女鬼发现杜奇变了立场,开始挣扎,“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害你们不是我,是那个女房东啊。”

    她虽然已经变成了鬼,却不想魂飞魄散。

    杜奇又开始动摇了,正纠结该怎么说情。

    我的剑直接往前一送,砍断了她的头,临魂飞魄散前,她的血红色眼睛睁得老大。

    地上的女子消失,眼前的血舞散去,电梯上的电子显示屏恢复正常,显示的是22楼。楼梯“叮”的一声,门缓缓打开。

    我与杜奇快步出来。

    杜奇几次欲言又止。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吧,我看你憋着难受。”的定魂铃又变成了铃铛的模样。

    “你是谁?你为什么能够……”看得见鬼,而且还杀得了鬼。

    我转身,轻柔的朝着他笑了笑,“女鬼不是说了吗?我是阴阳师。”

    “那个女鬼……”杜奇低下头,不愿意直视我的眼睛。

    “记住,永远不能对敌人仁慈。”我无所谓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若是在连柔柔多次陷害我的时候,我就能够解决了她,又怎么会害了这么多无辜的生命,阿禾更是无辜,是被我牵扯进来的。

    想到这里,心情又有些低落。

    杜奇转念一想,他根本就没做什么,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评判我的做法是否是正确的。

    “那女房东……”

    “我猜她现在可能是在你的屋里。”我大步向前,往杜奇的房间走去。

    房间的门虚掩着,“咔嚓”一声,门缓缓被推开一条缝,我跟着一只猫似的,贴着门缝往里探。

    整洁的房间一片混乱,衣服凌乱的扔在地上,所有柜子全部打开,床也被整个掀翻过来。

    里屋传来女房东的声音,“找了大半天,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就这几块钱零钱!”

    又是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

    杜奇变了脸色,不仅害他还要把他的钱全部占为己有。房间内许多东西都是表哥的遗物,全被他们破坏了。

    杜奇怒气冲冲的踹开门,“住!”

    里面背对着他们的两人齐齐转头,吓了一大跳,把上拿着的钱包全都扔地下了。

    “小杜啊,你……你怎么……就回来了……”女房东谄媚的笑着,装模作样整理下了裙摆。

    杜奇环视一周,“你们干什么呢?房租我已经交了,为什么要进我的房间!”

    女房东额了半天,没有解释半个字。

    杜奇拿出,低头按着什么,“那我们只能走法律程序了……”

    而女房东的丈夫趁我们不注意,绕到了我们的身后,从厕所抽了一根铁棍出来,对着杜奇的后脑勺要打下去。

    突然,凭空出现一只,抓在铁棍部,使得它无法再向下一分。

    正在打电话的杜奇察觉到什么,回头,便看到我单抓着铁棍,男房东两只用力的把棍子往下压,如果没有我,他可能当场头破血流。

    我快速的抽出铁棍,放在里掂了掂,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即使是穿着一件普通的衣服,那模样也够冷够拽。

    女房东二话不说便要扯着男子往外跑。

    我动作更加迅速的一脚把房门关上,“给你们一分钟的解释时间……说得我满意了,便放你们走……”

    女房东着急的往前走了一步,“所有事情都是这个老头做的,这老头怂恿我来偷你们的东西……你们不要让警察来抓我啊,有话好好说。”

    男子怒了,“死婆娘,明明是你……”

    “我什么我!刚才要伤人的也是你,不是我……”女房东所幸把所有责任都推到男房东身上。

    男房东气不打一处来,两人扭打在一起。

    我打了一通电话给沈华,让他联系s市警局的人,并且查一查近几年是否有一个女孩惨死在电梯,如果有,幕后主谋很有可能是这里的房东。

    沈华效率很快,挂断电话分钟之后,警察就来敲门。

    厮打的两人这才回过味来,不停的与我和杜奇使眼色,向警察求情,可再多的解释都无济于事。

    ……

    停尸房在一幢青砖白瓦的老房子里,距离光明小区不远。正值午后,走廊一片寂静。

    宋法医是此事的负责人,巧的是,他还是我的直系学长,在几次学校的报告会上见过。

    我们讲清了来意,他神色凝重的带着我们一路穿行,很快就到了更加冰冷安静的停尸房。

    这里一片素白,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白色的灯光,白色的金属棺。

    唯独床上的尸体,色彩斑斓。

    进来之后,杜奇的情绪就一直不稳定,强忍着悲伤。

    宋法医递给我们白大褂与套。

    穿戴整齐之后,宋法医只露出双眼。

    宋法医在他们s市医科大学,有个“江湖第一快”称呼。

    可这具尸体特殊,上头指示要珍而慎之。

    在s市,杜奇是小许唯一的亲人,解剖尸体也需要经过他的同意。

    宋法医一个伤口一个器官的仔细辨认,再解剖。

    偌大的停尸房寂静又寒冷,时间仿佛流逝的格外慢,只有偶尔的交谈声打破沉寂。

    小许不过二十多的年纪,长得细皮嫩肉的,应该很是讨女孩子欢心。

    “师兄,他是怎么死的?”我压低了声音问道。

    “失血过多,并且伴随多器官衰竭而死。”宋法医上的动作不停,嘴上快速的回答着。

    “这是哪种凶器造成的?”我指着尸体心脏的位置。

    宋法医站在我们身侧,正要将之前的分析结论记录到报告里。

    “看不出来吗?”他瞥了我一眼,反问道。

    我带着套的轻轻的抚摸上那道伤口,梦的画面又在脑海重叠,伤口的大小与位置与梦的无异。

    “伤口边缘呈放射状,有皮革状硬化现象,是刺伤……”我结合解剖老师课上所说。

    宋法医赞赏的看了我一眼,“分析的完全正确,是用大力刺穿整个胸膛,她的动作稍有停顿,最后又拔了出来。被取走的,便是心脏。”

    “是人吗?”我的嗓子有些发干。

    “以我多年与尸体打交道的经验,应该是人,可是,什么人的力气能够有这么大,并且尖的如同野兽的爪子一般?”宋法医百思不得其解。

    杜奇抱歉的把帽子摘了下来,低着头,“我有些不适,在外面等你们。”

    我与宋法医聊了一些,事情毫无进展,与之前得到的结论一样。

    而且那一天晚上,解放路四周的监控全都坏了,一点线索都没有。等时间一过,抓不到凶,此事便成了悬案,再也无人问津。

    可我有种预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

    ……

    与杜奇出来的时候,夜色悄悄降临。

    苏晗打了几个电话来催,说千万不要忘记了与连修的约会。

    与杜奇匆匆告别,拦了辆出租,就直奔夏湾酒店。

    夏湾酒店是连氏名下的酒店,暮色里,金碧辉煌。

    一下车,在门口等着的苏晗便拉住我的往里面走。

    她又换了套浅粉色的套装,超短款,露肩露腿,性感时尚,却又极其挑人。

    与我的衬衫牛仔一比,我就像是衬托鲜花的绿叶。

    苏晗的细高跟在冰裂纹瓷砖上踩着,迫不及待的说道,“他已经在楼上等着了。”

    她脸上的妆容完美无缺,身上的香味也似有若无撩人的很,腕上的伤疤恰好用一个镯给挡住了。

    与车上情绪奔溃的模样大不相同。

    “苏晗,今天在车上……”

    “什么?什么在车上。”苏晗奇怪的看着我,“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敛了神色,在心理课上听过,有些心理受过巨大创伤的人,会自动开启自我保护制,选择性失忆。

    在车上的回忆太过痛苦,苏晗自动给忘记了。

    “时间快到了,我们上去吧。”我对这她笑了笑。

    “神神叨叨的……”苏晗嘟着嘴,补了下口红。

    贵宾专用电梯直接到达顶楼。

    玻璃感应门自动打开,可vip包厢不止坐着连修一个人。

    我转身就要走,臂却被苏晗扯了回来,她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不止我们几个的,你别生气,就当作陪我啦,这次会这么难得,我不想错过。”

    我垂眸,认真的看着苏晗妆容精致的脸,脑海想得却是她早上绝望的目光,不过是一顿饭罢了。

    坐在桌上的一群人本是在热闹的说着什么,在看到我的时候,热闹声音募地小了下去。

    请访问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