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三章 和美医院 2

    我从包抽出,放在把玩,示意苏母继续说下去。(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小晗当场就不高兴了,把家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还讲了许多伤人的话,连氏的公子打电话给小晗,小晗立马笑得十分的开心回屋了。”

    苏母讲到这里停顿了下,似乎有什么顾及似的回头看了两眼,拉着我的往外面走去,不想让接下来的话被里面的人听见。

    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苏母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说话,“到晚上,保姆把牛奶给小晗喝,敲她的房门,怎么都敲不开,保姆急了,叫来我们。管家破门而入……才看到小晗腕动脉上的血流了一地,她脸上挂着泪水,已经神志不清了,我们赶紧打了120,送到s市最大的和美医院来治疗。

    说来也巧,在这里遇见了连修,连修是海外归来的医学博士,在医院里面,想要找他治疗,别提有多难了,他与小晗相识,便接了小晗的治疗。”

    她讲了一大段,我理清了其的关系,“连修打电话给苏晗之后,苏晗就割腕自杀了?”

    苏母拿出绢擦拭着眼角,点头。

    在她的心目,连修便是精英一类的人,若是她的儿子也有人家一丝半点的优秀就好了,也不需要她操心这么多。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往深处想。

    “连修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让苏晗……”苏晗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按理说没有刺激,是不会自杀的。

    她在车上说过,上一次死亡过后,她不敢随便的去死了。

    那这次是因为什么……

    “小晗性子倔,小时候我与他爸爸一直在外头做生意,忽略她的感受,等她长大之后,我们才发现的。

    想要弥补,一切却又来不及了。他弟弟出生以后,我们的生意也渐渐步入正轨,为了不重蹈覆辙,对她弟弟的照顾自然多了一些……小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什么东西都蒙在心里,谁都不说。”

    我轻笑了一声,淡然道,“这些话与我这个陌生人说再多遍都不如与自己的孩子说一遍有效果。既然知道错了,就应该想着弥补,而不是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其他因素上,比如工作,比如愧疚。”

    苏母惊讶的看着我,连擦拭泪水的动作都停住了,我抱歉的对她点了点头离开。

    孩子是最敏感的,既然已经造成就要想着去弥补,而不是一味的哭诉与倒苦水。

    恰好查房完毕。

    连修出来,他身后跟着一大票实习的医生。

    我直勾勾的盯着连修,他与身后的实习生说了几句向我走来。

    “苏晗的自杀是不是因为你?”我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与连家人总是要适当的保持距离。

    “你是从哪一个方面来断定的?卢小姐不妨去问问你的朋友。”连修儒雅的笑着,白大褂衬托着他的眉目越发的干净。

    这样的一张脸,说出来的话,的确很容易让人信服。

    “你在电话和她到底说了什么?”一个电话就能够让苏晗自残,这影响力的确是让人害怕。

    “如果苏晗的自杀是因为我在电话所说的,那的确与我脱不了关系。但事实并不是如此……”连修没有因为我的傲慢而不高兴,相反,更加的有耐心。

    他一笑,仿佛春天将领般温暖。

    “说了什么?”我又问了一遍。

    “她在电话与我告白,这让我受宠若惊,为了不给她未来的日子造成困扰,我回绝了她。”连修声音温润,气质温雅。

    与连柔柔大不相同,真的很难让人讨厌起来。

    苏晗喜欢连修,竟然喜欢的连命都不要。

    我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他所说的,的确像是苏晗所做的,但是他说的话,我只信一半。

    连修亦步亦趋的跟在我身后,“卢小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误会?真没有,厌恶,倒是十足十的。

    “不好意思,我与姓连的八字不合。”我转头,一字一顿的说道。

    连修慢慢的笑了,不在拘泥于这个话题,“卢小姐可以去看看苏晗,她今天好了不少。”

    不用她说,我也会去找她。

    病房之,只有苏晗一人,苏母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晗正拿着ipad玩的热火朝天,她见着我便邀请我一起玩,上吊着水,一点都不影响她的操作。

    她腕上的伤还用纱布包扎着。

    病房的桌上有水果,我拿起一个苹果认真的削起来,为了不刺激到她,所说的话语气尽量轻柔,“怎么不懂得照顾自己,把自己折腾进医院了……”

    苏晗满不在乎的说道,“昨天和连修告白,连修拒绝了我。想着以后见不到他,于是将计就计,用了招苦肉计。”

    我一顿,苹果的皮断了,掉落在地上,孤零零的,我装作无所谓的继续削,“苦肉计?”

    “反正我爸妈整天后悔生了我,那我就死给他们看啊。”她狡黠一笑,凑近我道,“我知道连修在和美医院,自杀是我故意,只是为了接近他,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医生与病人之间总是会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

    我深吸两口气,压抑住心的怒火,声音不自觉的高了一个度,“你把性命当儿戏,只为了成全你那爱情?”

    这句话的语气太过于强烈,苏晗的脸瞬间就黑了,“青青……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自己有一个十分优秀的男友,走到哪里,他们都喜欢你,沈华是这样,安博也是这样,和你做朋友,我连喜欢一个人,去争取的权力都没有吗?”

    我站起来,垂眸看她,那张脸依然是她的,却让我认不出来了,“我只给你一句忠告,不要再消耗别人对你的感情,包括你的父母。

    走了,还有,你与连修才刚认识不久,很多事情你还没有看清,不要过早的下结论。”

    我前脚刚走,病房能砸的东西全被她砸了。

    出门的时候恰好与连修擦肩而过,连修的到来,病房静了不少。

    后面发生什么,不是我能管的。

    我告诉自己,苏晗是个病人,尽量不要和她计较,过几天就好了。

    病房。

    苏晗泪眼朦胧的看着连修。

    连修用右指推了下眼睛,桃花眼闪着光,“谁惹我们的大小姐不高兴了。”

    “连修,你说得没错,青青果然是嫉妒我与你亲近,她刚才还怪我,亏我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而且,他竟然说你不好……”苏晗全没有刚才与我对峙的模样,端的是一副柔情似水。

    连修把金丝眼镜摘下别在白大褂的口袋,桃花眼亮得吓人,他轻柔的抚摸着苏晗的脸,“你如此可爱,卢青青整天板着一张脸,怎么选,也肯定是选你。”

    苏晗娇羞的笑着,闭上眼睛,嘟着嘴,等了许久,意料之的亲吻没有落下。

    她睁开眼睛,连修为难的看着她,“刚才卢青青与我告白,说了你许多不好的话。这些话堆在心里,我现在还没有消化。”

    “什么!”苏晗气得站起来,上的挂瓶因为她的动作而剧烈晃动。

    苏晗没有继续问下去,拿出,找到我的电话,打了一串字就发了出去。

    她炫耀似的与连修说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与她有联系了……”

    ……

    已经走出和美医院的我,响了两声,是苏晗的短信。

    我赶紧点开看。

    一句话,把我打入冰窖,周身冷得可怕。

    “卢青青,我苏晗从今天开始要和你绝交!”

    算了,苏哈身边有她爸妈陪着,应该没什么事。

    阿禾与外婆的事情比较要紧。

    前面停下来辆兰博基尼,眼熟的车牌号,果不其然,洛越泽那骚包的脸从车里露出来。

    我扯了扯嘴角,“好巧。”

    “不巧,在等你。”洛越泽打开车门,“去兜风?”

    “累了,想回去。”

    “不想听听色珠的消息。”洛越泽笑看着我。

    我转身进了副驾驶座,打蛇打寸。

    洛越泽脸上扬着一抹得逞的笑,伏身替我系上安全带,“想去哪里吃,我知道几家日式料理还不错。”

    “我只想听关于色珠的事。”我冷漠的说道。

    “骗骗我都不行?”洛越泽一副受伤的神情。

    “骗你你就会把色珠给我?”

    “……会考虑。”

    “色珠对我很重要……”我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近乎卑微。

    洛越泽握紧方向盘,“它对我的家族来说也很重要。那是我们洛家在s市身份的象征,我父亲说,色珠要一代代的传下去。如果你是我未来老婆,我不介意把它借给你。”

    “换个条件,我再考虑考虑。”

    “那……本少爷退而求其次,你当本少爷一天名义上的女朋友,就当时陪我一天,不会有任何身体接触,本少爷便把色珠借给你。”

    我咬牙,为了阿禾,只能如此,“成交!”

    “那我们先去吃饭,下午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我想你会喜欢这种生活。”

    原来他早就料到我会答应……被人控制的感觉真让人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