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五十九章 报复

    尤星心里一喜,认真的听着。(看啦又看)

    “通知沈华,把她抓回来……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内没有把她带回来,后果,自负……”

    尤星连滚带爬的出门,掏出抖个不停。

    有几个美女身姿妖娆的向他走来,上下其的调戏他。

    她们都是沈冥身边的人,尤星不敢拒绝,只好步步后退。

    正在开车的沈华把耳插入耳蜗,按开接听键,对尤星将要说的话早有预料,却不想,沈冥更狠。

    “主上要求半个时辰之内把夫人找到,送回别墅。”

    兰博基尼漂移了下,沈华紧急刹车,挂断电话。

    透过车窗,望向和美医院。

    巧的是,我一出门便看到沈华那辆熟悉的车,立马扭头就走。

    沈华打开车门追了上来,拉住我的腕,“青青……”

    我在心里吐槽了几十句之后,转头,笑道,“真巧,你去医院啊,那不奉陪了,我有事先走了……”

    脚才刚迈出去一步,又被沈华拉了回来,敛眉,“主上……”

    我猛地抬头,盯着他,“打住,我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于他的言论。”

    大力的甩开他的,向前走。

    他提步追上来,“若是你不回去,将会有很多人遭殃。”

    去他妈的,沈冥又抽什么疯!

    “那是别人的事情,与我无关。”我难得的冷漠,“管了她们,谁来管我……”沈冥的激将法对我没有用。

    沈华愣了下,苦笑,“青青,这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

    “你不用来当他的说客。那些是他的人,他要杀要剐,悉听他便。”抬脚就走,不带一丝犹豫。

    沈华苦恼的站在原地,朗声道,“尤星是你的私人医生,他没有看好你,会被主上第一个开刀。”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在拐角处又停了下来,每次心软,都不和时宜。

    ……

    沈氏别墅。

    沈冥自从看了照片之后,别墅开始变得彻夜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在沈冥的生活里从来不缺少宴会和美女,衣香髯影。

    千百年来,他的心也从没有为谁而停留过。

    除了……

    在他准备收心,好好的爱一个人时,现实打了他响亮的一巴掌。

    背叛……背叛!

    他的高脚杯拦腰折断,暗红的酒液先是从指流过,后淋了茉姬一身。

    茉姬穿着薄如轻纱的白色外套,内搭绑带比基尼,脏了她也不介意,反而笑得更欢,缓缓脱下甩到一边。

    茉姬眼神勾人。

    沈冥依然神色不变,这让她多少有些挫败。在冥界,只要她勾勾指,多少人争先恐后的要爬上她的床。

    奈何喜欢她的男人再多,都不是她心底的那一个。

    喧嚣又狂野的别墅令沈冥如鱼得水,嘴角噙着抹似有若无的笑,笑意却始终不达眼底……

    茉姬乖巧的跪倒在他的腿边,柔弱无骨的揉捏着他的小腿。

    我从沈华的车上下来,先是听到一阵阵乐声,心下狐疑,看了沈华一眼,随后进屋。

    沈华皱眉沉思,突然想到了什么,打算拦住我。

    门轰然打开。

    我如同往常一般进入,却被眼前的景象生生的逼停了脚步。

    游泳池清澈的水变成了红绿交加的颜色,风一吹,光池的酒香就令人醉得不省人事。

    一个个二八年华的女子在池嬉戏打闹,我的到来没有引起注意,因为她们的身心都扑在了首座的男人身上。

    说是打闹,更确切的,应该是努力吸引着沈冥的注意。

    泳池旁尊贵的金色沙发上,沈冥与我遥遥对视了一眼。

    郑叔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站着,仿佛一切都寻常的不得了。

    我冷笑一声,与我吵架之后,终于要露出了真面目了吗?

    沈冥装了这么久,还真是苦了他了……

    沈家别墅乌烟瘴气。

    是人看了都血脉膨张,空气的**一点就燃。

    我捏紧的包,扭头就走,与沈华道,“沈冥爱找谁找谁,本小姐不奉陪了!”

    沈华见到此处场景,着实愣了下,主上这是……

    一阵冷风吹过,大门毫无预兆的关上。

    巨大的关门声让我一愣,背后一阵风紧跟着到达。

    腰上一紧,沈冥两只环上我的腰,微凉的脸贴在我的耳边厮磨,亲昵的模样,像是昨天的一切都是幻觉。

    “小东西,想逃到哪里去?”他掰过我的脸,淡紫的眼眸深似海。

    其有我看不懂的情愫。

    因为愤怒,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双抵在我们两人的胸口之间,“沈冥,别拿你碰了其他女人的脏来碰我……”

    沈冥眉头往下压,凑近我的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脏?你昨天在我的脏之下如何都忘了吗?”

    我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一是因为气沈冥的不要脸,二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我垂下眼眸,掩住所有神色。

    一定要变强……不想命运被人握在,别人对你的好如同施舍。

    沈冥轻佻的抬起我的下巴,如同对待泳池里那些放浪的女子,邪魅的说道,“只允许你背叛?这样你就受不了了?还有更精彩的,你要不要试试?”

    无边的怒火冲击着我的脑子,什么身份,什么实力悬殊都被我抛之脑后,抬对着他的俊脸就是一巴掌。

    沈冥没有躲,生生的受了它,头往右边偏了偏,用舌尖顶了腮帮子,有一股淡淡的血腥。

    我们之间终于拉开了一段距离。

    别墅静了一瞬。

    倒在水池边玩着水花的茉姬一顿,衣服湿了半边。

    众人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沈冥是谁?

    是她们冥界的王,是她们心唯一的主。

    主宰人生死。

    冥界乱不乱,沈冥说得算。

    沈华纠结的看着我们两个,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吵起来,又一言不合打起来,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说实话,我也心虚,毕竟沈冥的实力我见过,他一掌把我拍飞,我还不带叫的,就可以死了……

    微微往后退了一步,趁她们不注意,转身就跑。

    郑叔小跑到沈冥身边,心疼的说道,“少爷,可有伤着哪里?”

    沈华在一旁默不作声,暼了郑叔一眼。

    郑叔假装看不见,卢青青在他的心目的地位又往下落了一层,连他最尊敬的主子都敢打……

    沈冥怒得甩了下衣袍,大步进屋。

    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歌姬舞姬们才缓缓吁出一口气。

    茉姬窃喜,妖娆起身,跟在沈冥身后。

    沈冥一顿,偏过头,眼底一片寒凉,“滚!”

    一阵鬼气扫过,什么莺莺燕燕全都没了身影。

    热闹的别墅瞬间寂静,除了立着的个男人。

    “沈华,”沈冥冷声道,听不出喜怒,“跟着她……”

    她不需要多交代,也知道是谁。

    沈华没有动。

    沈冥冷笑,“孤已经叫不动你们了?”

    沈华的头低得更低,“主上,属下多嘴,青青与一般姑娘真的不同……”

    沈冥转身,看着沈华如同一个死人,“连你都想要教训孤?”

    沈华抵不住他身上瞬间释放出来的鬼气,单膝跪地,“属下不敢,但属下是看着主上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不说过去,就现在,青青姑娘是你的妻。主上今天的做法,唯实过份了些……”

    沈华的话被一巴掌打断。

    郑叔的掌风依然凌厉,他脸上花白的胡子气得抖了好几下,“沈华!主是主,仆是仆!有你教训少爷的份?”

    郑叔下虽狠,却掌控着力度,不至于伤了他,若是等到沈冥出,恐怕连命都没有剩下了。

    “够了。”沈冥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声,“沈华记得跟着她,不要让她出事,她还有用。还有,最近盯紧连修一些。”

    ……

    我一个劲的往外冲,跑了许久,发现没有人跟上来,这才松了口气。

    腿有些打颤,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来,扯了把旁边的狗尾巴草,像小时候无数次一样叼在嘴角。

    有偶尔路过的一两个住户,奇怪的看了我两眼,嘀咕两句之后,快步走开。

    毕竟没有人穿着一身名牌坐在满是沙土的地上,嘴里还吊儿郎当的叼着根狗尾巴草。

    今天天气不错,湛蓝的天空一朵云彩也没有。

    两只撑在身边,鼻子泛酸。

    苏晗离世的消息这才慢慢的反应过来,这个人,是真的死了……从今以后,再也见不到她。

    回忆吞噬着我。

    与苏晗初见,天台惊魂,酒吧谈心……一桩桩一件件。

    最可惜的是她死前与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绝交……

    连以朋友的名义去吊唁她都名不正言不顺。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脊背一紧,偏头,发现是沈华,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也莫名的有些失望。

    他没有打扰我,轻轻的跟着我坐在我身边。

    我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上的护身符,故做轻松道,“你一个大明星,坐在大街上,被狗仔拍到是会掉粉的……”

    “你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不好意思,我一个大男人还矫情什么?”沈华笑着。

    看着他笑,总会忽略掉生活许多的不愉快。

    “你的脸什么了?”我伸轻轻碰了下他脸颊红肿的那块。

    他疼得躲了下。

    ","is_jingpi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