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一章 颠倒黑白

    洛越泽的目光变得危险,“注意你的言辞……我该喜欢谁,愿意和谁在一起,是我的事。(看啦又看)”

    “洛伯伯知道吗?若是被洛伯伯知道,他最宝贝最引以为豪的的儿子喜欢上乡村野姑,卢青青未来的日子恐怕会不好过吧?”叶家与洛家一直是世交,洛越泽的父亲不仅从商也从政,对未来的儿媳妇,洛家的继承人挑选可不喂是不严格。

    卢青青是她的情敌,身份家世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从小是个孤儿,跟着一个乡村老太婆,也就是她的外婆长大。

    在外婆家,还住着她舅舅一家,对她不冷不热,在她外婆去世之后,便被他大舅以已经成年的借口给赶了出来。

    大学期间勤工俭学才活到了现在。

    只空长着一张脸的卢青青与她叶尔雅比,便是山鸡与凤凰的差别。

    “洛伯伯需要的是,知书达理,温尔雅,与洛家门当户对,并且对他未来的道路有所帮助的儿媳妇。这一点不需要我和你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洛越泽神色复杂,额头上青筋暴起,凑近叶尔雅,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尔雅,我好歹把你当作妹妹如此爱护了许多年,这就是你回报哥哥的?”

    叶尔雅无辜的整理了下衣服,搭上洛越泽的臂,五指缓缓靠紧,“越泽,那就要看你表现了。你想和卢青青在一起也可以啊,你把卢青青从沈冥身边抢走,沈冥就是我的了。上一次以色珠为条件,我拍了照片去离间他们两人的关系,依然被你搞砸了。”

    洛越泽脸色阴沉,无情的甩开她的。

    叶尔雅顺势把耳边的头发别在耳后,叹了口起,“恼羞成怒了?我告诉你,别把自己想的太高尚,你与我一样,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择段……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洛越泽附身,唇凑到她的耳边,“你要我做什么,我答应你,不过……照片的事情,不要告诉青青。”

    说罢就要转身离开。

    叶尔雅气不过,拽住他的袖子,怀疑道,“你不会真动心了吧?”

    洛越泽垂眸,瞥了一眼她涂着肉色的指甲,又抬眼看向远处的我,我正坐在沙发上,应着沈冥的要求,嘟着嘴一脸不耐烦的在果篮上给他挑拣他要吃的水果,“如果我以后结婚,我的妻子一定要是她。”

    叶尔雅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微微提高音量,“卢青青也就那张脸长得还可以,家世,性格,学历,哪一点比得上上流社会的小姐。越泽,你的条件如此好,不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她那样的人啊……玩玩就好了。我还有许多娱乐圈的姐妹都很想认识你,脸蛋漂亮,身材火辣……”

    洛越泽大步离开。

    叶尔雅的话被迫打断,她的指抓紧身侧的衣摆,盯着洛越泽的背影咬牙。

    半响,一杯酒挡在她的面前。

    叶尔雅怔愣了下,敛了神色,落落大方的笑道,“连修……”

    连修不说话,把酒杯往前递了递。

    叶尔雅奇怪的接过,连修的从她的耳边穿过,她的背僵了一下。

    “别动,我帮你把披风整理好。”连修专注的盯着叶尔雅的外套,摘下眼镜的他,桃花眼潋滟。他常年握着术刀的,指腹带着薄茧,碰到她裸露出来的皮肤,带着微微的痒。

    一瞬间,叶尔雅不知作何反应。

    连修勾唇一笑,这才发现自己离一个陌生女性太近,立马退后一步,“抱歉,刚才太专注,不是有意冒犯。”

    叶尔雅喝了口红酒,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在今天之前,她与连修不过是点头之交,可刚才之后,她总觉得自己在连氏集团的掌权人心拥有着不一样的地位。

    沈冥要吃葡萄。

    我从五彩玻璃果篮提出一串葡萄放在他面前。

    “你这样让孤怎么吃?”沈冥傲娇的说道。

    “当然是用。”我拿着葡萄在他眼前晃荡了两圈。

    “孤吃这玩意儿,从不自己动。”沈冥看都不看一样我上的东西。

    我心里默默的鄙视了他一顿,不吃白不吃,饿死你算了。

    我姿态肆意的靠在沙发上,拽下葡萄往空一抛,又接到嘴里,腮帮鼓着,好吃的眯起了眼睛。

    沈冥瞥了我一眼,“孤的呢?”

    “你不是说不吃了吗?”我嘴里含着葡萄,含糊不清道。

    “孤何时说过不吃……”

    “哦……原来你没说过不吃。”我嘴角勾起,把剩下的葡萄递到他面前,大方的说道,“你吃吧。”

    沈冥终于转过头看着我,“剥了……”

    拿着葡萄的抖了下,沈冥,你好样的,真以为在哪里都是你的金銮殿,所有人都是你丫鬟?

    我告诉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可《左传》有云,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我们国家伟大领袖,一代伟人*说过,自己动,丰衣足食,我觉得你呢,什么都好,就是动能力不够……”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沈冥饶有兴趣的听我胡揪。

    我被他深海般的紫眸盯的说不下去。

    “嗯?”沈冥挑眉,“小东西说起道理还一套一套的,过去没少给别人讲道理……”

    “总而言之,葡萄想吃,自己剥,想要我帮你?没门。”我难得硬气一会儿,就差跳起来欢呼,翻身农民把歌唱。

    “这可是你说的……”沈冥俊美无涛的脸在我的眼前渐渐放大。

    我两只放在身侧,撑在沙发上,“你……你要干什么……”

    沈冥一只穿过我,扣在我脑后,把我往他的方向压,四面唇瓣毫无预兆的吻在了一起,他伸出舌头在我的唇上舔了一下,随后把我放开。

    我立马弹开,远离沈冥,往旁边坐了些许,错愕的盯着他,这可是大庭广众,又强吻我!

    沈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葡萄的味道不错。”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沈冥天生是我的克星。

    我若是放飞自我,他便会不要脸。

    我端正着身子,乖巧的拿着葡萄,一颗颗剥好,一颗颗递到沈冥的嘴。

    在我低头剥葡萄的空隙,沈冥盯着我的侧颜看了许久。

    待我抬头,他立马收回视线,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这速度,在冥界,没有资格当我婢女。”

    上一颗剥好的晶莹剔透的葡萄,转眼就进了我自己的嘴里,我还故意咬得很大声,“沈大人,你真难伺候。”

    沈冥不恼,笑道,“当孤的女人,不需要剥葡萄快,剥衣服快便行……”

    我抓起桌上的餐巾往他身上扔去,“你耍流氓能不能分下场合……光天化日耍流氓。”

    他抓住我的往我的腰上别,“现在是晚上,晚上便是要做晚上该做的事情。”

    第十次,叶尔雅在与连修聊天的时候,不经意的往休息区看去。

    每次看完,心都十分的嫉恨,凭什么,什么好的都是卢青青的,她叶尔雅什么都没有!

    连修叫了叶尔雅四声都没有听见。

    于是连修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心下了然,“尔雅,你与卢青青相熟?”

    听到卢青青的名字,叶尔雅陡然惊醒,“什么?”

    连修温雅的笑着,“刚才看你往青青的方向看了许多眼,我以为你们相熟。可能是我想多了……”

    叶尔雅的心事被拆穿,有些窘迫,却也惊叹于连修的观察力,“想事情想的太入神……”

    “那我能冒昧的问下,你在想些什么吗?”连修满脸的真诚,在配上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叶尔雅根本没有抵抗力。

    “我与她说过几句话。”何止是说过话,简直是死敌。

    叶尔雅要保持自己在外面面前的优雅高贵知性的形象,第一点便是不能在男人面前说另外一个女人的坏话。

    “但我倒是知道她的一点消息,不知道尔雅你有没有兴趣听听。”连修把别在衬衫口袋上的眼睛带上,灯光的反射下,叶尔雅看不清他镜片后的神色。

    一时间,她拿不准他说此话的意思,但他的声音自带着一种蛊惑,让她想要听下去。

    “你说,我都听着。”叶尔雅娇羞的低下头。

    镜片之后连修的眼睛,带着血雾,“卢青青与我妹妹在一所学校,还同个专业,同个班级,此事不知你有没有耳闻?”

    叶尔雅点头,不明白他话后的深意,点头肯定是没有错的。

    “她曾经打伤过我妹妹,阿柔。”连修平静的说出。

    叶尔雅用指捂住微张的嘴,惊讶与关心表现的十足十。不是科班出身,演技也不比专业的差,明明心在幸灾乐祸,语气却是带着一丝焦急,“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华与阿柔在一个班,两人情投意合,却是被卢青青插足了。”

    叶尔雅瞪大眼睛,心里更加雀跃,本以为是孤军奋战,没想到竟然还有盟友。

    “柔柔真可怜。那卢青青不配出现在宴会上,应该赶出去。”叶尔雅握紧的高脚杯。

    请访问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