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二章 连柔柔发难

    连修目光如炬。(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叶尔雅当即摆,心下懊恼,这下自己在他心目的形象恐怕是要毁了,“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说的只是气话,语气重了些。”

    “不,你说的很对。我与卢青青也见过几次,算不上熟稔,倒是点头之交。她给我的感觉非常的不好……”他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头微微瞥向一边,努力的思考着。

    叶尔雅认真的等着下。

    或许是静默的时间太久。

    连修自己先羞涩的笑了起来,“抱歉,我在国外待了许多年,生疏,很多时候,有些词语想不起来。”

    叶尔吁出一口气,“在留学的人当,你算是特别好了。”

    “得到美女的夸奖,是修的荣幸。”

    叶尔雅又惯性的把视线往休息区放,恰好见到两人接吻的样子,无力的颓下去,杯酒洒了连修一身。

    连修抓住叶尔雅的指,叶尔雅惊慌的回头,瞧见连修深色条纹西装有酒渍,自己指上也有几滴暗红色的红酒。

    “看你脸色特别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让管家先送你回去?”连修一点都没有在意自己名贵西装被弄脏,第一反应而是顾及她的感受。

    叶尔雅失落道,“走了下神,我陪你去梳洗下。”

    “嗯。”连修松开,把外套脱下放在臂弯,率先走入卫生间。

    叶尔雅跟了进去,依靠在门边失魂落魄。

    连修抬头,从镜子看了她几眼,猜测道,“你是不是喜欢沈冥?”

    叶尔雅思考了片刻,缓缓点头,“我喜欢他,可他的身边总是有一个卢青青来搅局。”

    “那就对了……”连修把袖子卷上去,打开水龙头,冲洗着。

    叶尔雅也走了过去,与连修并排洗,偏头,“什么对了?”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卢青青与沈华,洛越泽,沈冥都纠缠不清。她像是谁都不在意,谁都不喜欢,但这个男人都和铁了心一样围绕在他的身边。”沈冥关了水龙头,用帕擦拭着自己的。

    经过连修的提醒,叶尔雅这才恍然大悟,没错,沈华,洛越泽,沈冥在s市,哪一个不是万千少女争抢的对象,可偏偏他们只对卢青青一人心仪。

    沈华作为艺人,身边女明星无数;洛越泽在认识卢青青之前,是花心了点,但他的固定床伴也只有连柔柔一个;沈冥更不用说,知道他以来,从没有和哪个女人亲近过。

    “难道是……卢青青有问题?”叶尔雅盯着自己的,任由不大的水流冲刷过她。

    连修勾唇一笑,拉起叶尔雅的,用一条新的白色帕温柔的给她擦拭,“她竟然敢欺负我的妹妹,我当然要打探清楚她的底细。也是凑巧,遇见了一个大师,大师说,我们s市最近有妖鬼作祟。”

    “你是说,卢青青她有妖术?”叶尔雅的握紧。

    “谁说不是呢?”连修给了叶尔雅一个她看不懂的眼神。

    ……

    宴会开始,所有宾客都需进入舞池。

    邀请函上便是有要求,来参加的男士必须要带舞伴,而女士则是要与落单的男士组队。

    舞池在别墅的后花园旁的游泳池边,幽静且有情调。

    开场舞是连柔柔领跳,此时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淡黄色的蓬蓬裙,头发绑成丸子头,脖子上的黑色颈联十分吸睛。

    生日宴会上的有个不成的规定,寿星邀请的人,必须和他跳完这支舞。

    华尔兹的前奏缓缓流淌,在盛夏的夜晚,格外动人。

    连柔柔跟着乐声,一步步到沈华面前站定,开口道,“沈华,今天我生日。”

    沈华连眼睛都没有抬。

    醉酒的阿禾站在他身后,“沈华,她谁啊?”

    连柔柔看他们两人亲昵的模样,气得一把拽过阿禾,沈华也急了,抓住阿禾另外一只。

    阿禾有点晕,但也没有神志完全不清醒。之前沈华去管家那儿拿了一杯解酒果汁,喂阿禾喝完。

    阿禾歪头打量连柔柔许久,“表姐?”

    连柔柔另外一只拽住阿禾的头发往自己的方向扯,“你还真是不要脸啊,我的男人你也敢动。”

    阿禾疼的眼圈红了,“疼……”

    阿禾被两个人大力的拉扯着,沈华心疼,只好先放。

    阿禾完全落入到连柔柔的。

    连柔柔松开抓着她头发的,在她耳边说道,“你去死吧。”

    说罢,一把把她推入到泳池之。

    变故突然发生。

    我与沈冥在远处,看得全身血液几乎凝固住,“连柔柔,你给我住。”

    阿禾猝不及防,一下便落入泳池之。

    沈华二话不说,跟着跳了进去,如同鱼一般把阿禾救起。

    冷水包围住她,她瞬间清醒。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重力把她往下拉,池水不停的淹没她。

    窒息的恐惧让她拼命的想要氧气,可越是如此,她越是往下坠。

    沈华用了今生最快的速度游到她身边,当指触碰到她时,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快步跑到池边,协助沈华把阿禾拉上来。

    阿禾上来吐了许多水才睁开眼睛,虚弱的笑了笑,“原来我还活着呀。”

    连柔柔抱胸,一脸冷漠。

    众人与阿禾不熟,只当是看戏。

    “柔柔邀请沈华跳舞,沈华是因为这个狐狸精才没有答应,推进池淹死也是活该。”一个女人说起了风凉话。

    “看她那落汤鸡的模样,真丢人。”

    “可不是吗?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把沈华迷得荤八素。”

    这些话一句不落的钻进我的耳,我回头冷笑,“再让我听见你们一句说阿禾的话,我就让她也尝尝落汤鸡的感觉。”

    女人们立马闭嘴。

    确定阿禾没事之后,我放下心来,用阿禾的电话打给她家的管家,把阿禾接走去医院检查。

    而沈华则是去洗漱一番,继续参加接下来的活动。

    生日宴没有因为阿禾而改变什么,别人只当是看了个热闹。

    我起身,踱步到连柔柔面前。

    连柔柔上下打量了我两眼,“干什么?”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我的抚摸上定魂铃。

    连柔柔眼睛陡然瞪大,转身跑向连修身边,邀请连修与她跳开场舞。

    音乐声渐大,连柔柔一支舞毕,其他伴侣纷纷进入舞池,生日宴正进行到*。

    一声尖叫划破天际。

    众人纷纷回头。

    李媛头发乱糟糟的冲出来,她惊恐的望着众人,又是尖叫又是跺脚的。

    连柔柔很不高兴,竟然有人扰了她的好兴致,正打算示意保镖把她拉出去。

    李媛径直向我的方向跑来。

    她瞳孔涣散,几乎无法聚焦,还没触碰到我,她自己先把自己绊倒,扑倒在地上。

    裙摆脏污,她浑身战栗,像是筛糠一般剧烈的抖动起来。

    我本要后退的脚收了回来,走向前,蹲下,与她对视,“怎么了?”

    她嘴里不停的低声念叨着什么,我听不清,又往前凑了些,“你说什么?”

    “他的头……挂在房顶上……盯着我……他的头……挂在……”她重复着这句话就像复读一般。

    连柔柔与连修也听见了,他们两人快速的对视一眼。

    我这才听清,求救的回头望向沈冥,沈冥一把把我拉了起来,“小东西,你越来越喜欢多管闲事了。”

    “看在我给你剥葡萄的份上……”

    沈冥指尖白光一闪,注入李媛的脑。

    李媛抖了一下,眼神渐渐清明。

    我扯了扯沈冥的衣服,“她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见到什么,把她的魂魄吓走了一半。”

    李媛抬头看了众人两眼,迅速的向我的方向爬开,扯着我的裙摆,“高峰死了!”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

    高峰是死了,不过是怎么被李媛撞见的……

    李媛在整个会场,只有与我有过交谈,刚才看到的画面太过恐怖,若是不让她说出来,她觉得自己会疯。

    她视我为情敌,也管不了什么都二十一了,只要能够见到活人……

    连柔柔拂开众人,来到李媛面前,脸色铁青,“别乱说话,要不然,你就给我滚出去!”

    其他名媛小姐脸色也变得难看,的确,从刚才开始就没有见到高峰的身影,难道真的如同李媛所说,高峰死了?

    高峰在他们圈子里评价不高,却也没有到不堪,仇深到要杀了他的人倒还真没有……

    人都惜命,发现身边有个杀人狂魔,谁不害怕?

    有几个连柔柔的好姐妹,拉住她的,“柔柔,让她说清楚,要不然我们大家玩的也不痛快。”

    连柔柔无法,只好让李媛继续说下去。

    李媛组织了下语言,“我是高峰的舞伴,两个小时前,我看到他上了二楼,身后跟着她。”

    李媛的指指向我。

    “我只不过是上楼参观一下,高峰什么时候上去的,上去之后去了哪里,我一概不知。”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但众人还是多看了我两眼。

    “在舞会快要开始的前几分钟,高峰依然没有从二楼下来,我便寻思着自己一个人去二楼找他……”

    请访问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