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八章 鬼空间 4

    几个凑得近的女士捂住口鼻,连连后退。(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什么东西?好恶心啊……”

    “我好像看到了血……黏糊糊的。”

    “不是昂贵的猫眼耳环吗?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连柔柔也故作惊讶的往后退,缓慢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猫眼耳环呢?”

    我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里面的东西,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里面装了两只猫的眼睛,以多年的医学生经验,应该是刚从猫的身体取出来。

    血肉模糊。

    我脑子一片空白,猫的眼睛与昨晚被吊死的那只猫的眼睛重叠。

    王翠握拳,深吸了两口气,尽力克制自己的怒火,“柔柔,可能是谁恶作剧吧,管家,来把盒子扔了。”

    管家应声上前,两只捧着盒子。

    “慢着!”连柔柔出声阻止,管家动作停住,等着她接下来的吩咐。

    “妈,这昂贵的猫眼耳环变成了一双猫的眼睛,应该是谁动了脚吧。”连柔柔低着头,神色隐在头发之,嘴角露出鄙夷。

    王翠先是愣了下,刚才发生的事情,传出去,对她未来是会造成不小的影响。若是媒体有意控制风向,把她当年小上位旧事重提,她好不容易精心创造了多年温婉贤淑的形象,瞬间倾塌。

    她怎么能甘心。

    多年与她不对盘的女儿竟然主动出声帮自己,顺着她的话说,不仅不会影响自己的声誉,还可以找一个替罪羔羊,何乐而不为呢?

    “这猫眼耳环极其贵重,应该不会有人敢偷吧。”王翠轻柔的说着,眼睛却是有意无意的往阿禾的方向瞟。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

    阿禾正听着沈华与她讲今早惊心动魄的事情,紧张的心忽上忽下,到最后直接黏在沈华身上来显示自己的害怕。

    沈华本是有些抗拒,但想了想周围还有许多未知的危险,在自己身边好照料一些。

    连柔柔声音不大,却自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那从始至终碰过盒子的不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吗?能动的……”

    跟随者连柔柔的眼神,其他人也把视线放在了阿禾身上。

    阿禾正听得兴起,第六感发现所有人都在看她,她奇怪的抬头,全都是些陌生人,眼是幸灾乐祸。

    我大步走到连柔柔面前,紧紧的盯着她。

    连柔柔收回视线,轻声道,“卢青青,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给我滚开,要不然,到时候火

    烧到你那儿,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我气得想打人,“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诬赖别人!”

    “诬赖?你倒是看看是我诬赖还是事实本就是如此。”连柔柔伸出,欣赏着自己刚涂的墨绿色指甲,心情十分的美妙。

    “阿禾不是那种人……”我往前一步,贴着连柔柔说道,“还有,你有什么仇全都冲着我来,不要把无关的人牵扯进来。”

    连柔柔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对,她不是这种人,但是呢……”她用指指了指自己的嘴,“我这张嘴一张一合,你亲爱的阿禾便成了你口的这样的人。”

    王翠心下了然,扑在连祎的怀哭,“老公,你送我的结婚纪念物没了,我不如死了算了。”

    连祎心下也明白她们在做什么,但现在,他年纪大了,不用了,这些事任由小辈们去胡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

    “你……”我被她堵得哑口无言,的确,她说的是实话,她连柔柔是连氏集团的千金小姐。阿禾不过是普通商户的孩子,其他人,哪个不是捧高踩低。

    巴结连柔柔还来不及,怎么会愿意去帮助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姑娘?

    连柔柔趾高气扬的在阿禾面前站定。

    沈华把阿禾往后拉了一些,“有什么事?”

    连柔柔眼神示意管家把快递盒子拿过来,拿过来之后,故意把其放在阿禾的眼前,“阿禾表妹,快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阿禾呆萌的往前凑,一股血腥味混合着腐烂味冲进鼻腔,扭头干呕。

    连柔柔开心的笑着,如同打赢了一场胜仗。

    沈华伸,面无表情的把那盒子推开,一只轻拍阿禾的背,“连柔柔!你为难阿禾做什么?”

    连柔柔轻咬下唇,漂亮的像个洋娃娃,眼里燃着怒火,“不是我连柔柔为难她,是她为难我连家才是……阿禾表妹,我给你一次会,你到底把盒子里面的猫眼耳环……藏到哪里去了?”

    连柔柔情真意切的模样,像是真把阿禾当作自己最好的妹妹一般。

    阿禾连连摆,“什么猫眼耳环?”

    “那我再说一遍,这个盒子里本是装着我爸送给我妈的猫眼耳环,现在,打开之后只剩下这个东西了。”连柔柔一脸无辜,眼睛瞟了王翠一眼。

    其他人反正也等得无聊,乐得看戏。

    阿禾想要解释,但一开口总是会被连柔柔打断,根本无从说起。

    沈华脸色越来越难看。

    阿禾扯了扯沈华的袖子,“沈华,我没有偷猫眼耳环,你要相信我。”

    沈华微微抬起,又放下。

    连柔柔针对人如此明显,阿禾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他沈华没有能力保护好身边的人又与阿禾走得近。

    阿禾等了许久,没有等到沈华的回应,颓然的松开,“我真的没有……”

    连柔柔气势逼人,大有今天找不到猫眼耳环,谁都别想离开。

    我人微言轻,说什么都没有用,根本没有办法帮阿禾。

    现如今,能够帮阿禾的只剩下沈冥了。

    “沈冥,你帮帮阿禾。”我拽着沈冥的袖子撒娇。

    沈冥一只抬起我的下巴,笑得邪魅,“小妞,给爷笑一个。”

    我被他的笑迷惑住,乖乖的笑了。

    沈冥松开,指尖鬼力凝聚,“为了美人一笑,帮点小忙又如何?”

    我盯着沈冥俊秀的侧脸,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沈冥这么会撩……

    门外又响起了门铃声。

    管家打开门,却谁都没有见到。

    倒是地上有个快递盒,管家疑惑的捡起来递给连修。

    连修打开,里面是一对打造精巧的猫眼耳环,是最尊贵的金色宝石,款式有些复古,却不影响它美丽的事实。

    四周此起彼伏的女子的惊叹之声。

    王翠收了眼泪,把耳环捧在。

    真正的耳环出现,阿禾偷窃的罪名成功被洗刷。

    连柔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把怀的猫的两个眼珠子砸在地上,扬长而去。

    小插曲便这样过去。

    叶尔雅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往前头凑,“连修,警察到底什么时候会来接我们?”

    其他人应和道,“就是啊,什么时候才会来,离上一批人离开都过了一个小时了。”

    “不会不来了吧?”不知道谁说了这句,一句话激起千层浪。

    众人躁动起来,富二代官二代们脾气本就不好,在这里受连家限制几个小时,那是看在连家家大业大的面子上。

    可钱再重要,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命重要。

    现在,谁看不出来事情不像大家想象那样,十六计走为上。

    警察不来接,难道自己没有腿可以离开?

    他们推搡着管家与保镖,“二楼那个女人的死和我们半分钱关系都没有,凭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跟着耗着。”

    “全都给老子起开,老子要走。”

    管家为难的看着连修,这可如何是好。

    连柔柔冷眼看着众人闹,其他人的死活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卢青青死。

    管家与保镖没拦住,几个人跑了出去。

    他们出去之后,其他人更加的骚动起来。

    朱杨一只脚垮了出去,被宋明哲拽了回来。

    朱杨不明所以,疑惑的问道,“都有人出去了,我们也跟着走,明哲,你不会舍不得走吧?”

    “你想死就跟着他们出去。”宋明哲额头上青筋暴起,咬牙道。

    朱杨跨出去的一只脚收了回来,“怎么说?”

    宋明哲往旁边让了下,朱杨定睛看,原来他身后有一台座。

    “这是客厅那台座的分。”宋明哲解释道,“连修那小子与警官所说的话,我全都听见……警察从没有来过,刚才出去的人,凶多吉少。现在,恐怕是只有留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朱杨心有一股气,无处发泄。

    叶尔雅犹豫了一会儿,也打算悄悄的跟上前头的人。

    洛越泽抬拦住了她。

    “越泽,昨天与你吵架,是我不好,但是,也没必要断了大家生路是吧。”叶尔雅焦急的望着前头的人,很快他们就会消失在大家的事业之。

    被耽搁个一时半会儿的,出不去了怎么办?

    洛越泽轻叹了口气,沉静的目光之有她看不懂的东西,“尔雅,你是这样想我的?”

    “越泽,自从你和卢青青在一起之后,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卢青青有妖术,你别被她迷惑了。”

    洛越泽目光幽深,“谁和你说的?”

    “被我说了吧。越泽,我对你很失望。”叶尔雅一把扯开洛越泽挡在面前的,小跑的追上前面的人。

    跨出门的刹那,松了口气,越泽,不是我没有提醒你,路在你面前,是你不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