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九十五章 陷阱 2

    黑袍人说了几句话,惹得连柔柔开怀大笑,“洛越泽怎么了?我连柔柔做事,一向不择段,你也不是第一次认识我。(www.k6uk.com)

    那就这样说定,今晚就动,我已经派人去了洛越泽房,在他喝的水下了药,过不了多久,他就得乖乖就范。”

    我捂住自己的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惊扰到连柔柔。

    洛越泽上次利用似是而非的照片离间我与沈冥,光这件事就决定今生与他是再也做不成朋友。

    对于我,最好的办法便是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听,守着这里,等沈冥病好。

    连柔柔与黑袍人离去。

    连柔柔恶毒的话环绕在耳边。

    救还是不救?

    我转头,放在门把之上。

    在连家别墅,危四伏,我们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进屋,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若是明天,洛越泽被挖了心脏而死,我一定会愧疚许久。

    一辈子都要活在害死他的阴影之。

    我挣扎了片刻,打算遵从自己的本心。

    轻轻的对着门说了一声,“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逃得过良心。”

    我后退了两步,冲向洛越泽的房间。

    连柔柔用指卷绕着头发,靠在墙壁上,“怎么样?和你说了,她那蠢货一定会上当。”

    黑袍人清浅的笑了笑,“你对你的好朋友还真是了解啊……”

    连柔柔暼了她一眼,“好朋友?别酸我了。这次事情能否成功,还是需要你的帮忙呢。”

    黑袍人的声音很好听,若是仔细听,会发现她的声音与广播之的女声相同,“我们是同盟。是你把我从画解救出来,帮你个小忙。何足挂齿。”

    连柔柔松开,金色大波浪长发弹了弹,“算你识相。如果不是我哥不让我动她,我早杀她个百八十回。”

    黑袍人伸出拨弄了下头发,露出一段藕断般的臂,肤如凝脂,光是看着就让人欢喜,“你哥不动她,自有不动她的理由,你这样越过你哥,就不怕他知道之后发怒?”

    连柔柔沉思片刻,低声道,“做都做了,也没有计划行进到一半突然撤回了道理。我以前可是人人尊敬的占卜师,是连家的骄傲。如今成了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全都是拜她卢青青所赐,只要她死,我失去的一切都会回来……包括爱情。”

    黑袍人没有马上回答,声音比之前低沉了些许,“爱情?的确很迷人……很容易让人上瘾,但更容易迷失。”

    “你不要用长辈的语气与我说话,没有我连柔柔,就没有今天的你!”连柔柔凑近黑袍人,在昏暗的光线之下,再一次看清女人的全貌。

    每一次看,同为女人的她总会看呆。

    黑袍人又笑了起来,笑声比之前欢快了不少,唯一不变的是一样的悦耳,“柔柔小姐,你和我发脾气又是何必呢?你的大仇很快就可以报了,你应该感到高兴。”

    连柔柔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这画人是什么身份她不知道,但是她能够感受得到她身上强大的鬼力。

    既然有鬼力,就可以为她所用。

    连柔柔答应放她出去完成夙愿,画人也答应连柔柔事成之后,帮她一个忙。

    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到了。

    画人从禁忌之逃出,哥哥知道之后除了有些诧异再也没有其他的什么行动。

    那么,即使被连修知道,把人放出去的是她,以哥哥对她的感情,铁定是不会怪她的……

    画人对两人用了隐身术。

    在拐角等了没有一会儿便看到卢青青从面前跑过去。

    连柔柔勾起一抹嗜血的笑,转头看向黑袍人,“鱼儿上钩了……我有一事不明白,你既然答应要帮我杀卢青青,为何不直接一刀了结了她,还要如此耗力设计逼她就范。”

    “直接死了,既不解气,也不好玩。看她们相互背叛,相爱相杀难道不会更有意思吗?”上扬的尾音透着一股子媚,风吹过,勾勒出她的玲珑曲线。

    连柔柔往向窗外,天彻底黑了。

    那个一心只装着朋友的我不知道,早在一开始,就有人拉着线操纵着我们所有人的行动,就和提线木偶一样。

    目的,只是因为她们想看一场戏。

    房内。

    沈华进屋给沈冥把脉。

    沈冥脸色苍白,体内的灵力不停的流失。

    沈华作为沈家最优秀的下一代,除了是阴阳师,在其他方面都略有涉猎。

    特别是在医术方面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但他所学的医术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给人看病的医术,而是给冥界人疗伤的医术。

    沈华简单的给沈冥包扎了下,可没过多久,他胸口的伤口会继续渗血出来。

    沈华忙得焦头烂额,终于暂时把沈冥的伤口控制住。

    “主上,这鬼王鬼力霸道,竟然有吞噬魂体的能力。”

    沈华缓缓睁开眼睛,淡紫的眸子失去平日里的光彩,“她很聪明,会是一个强大的对。此次信物挑选主人眼睛没瞎。”

    “她呢?”沈冥觉得自己肯定是入魔了,只要睁着眼睛,哪一刻没有见到她,便十分的挂念。

    “青青说,要在门外守着。”

    “随她,在孤最大的承受范围之内,给她想要的自由。”

    ……

    洛越泽的房间离我并不远。

    很快我便找到了。

    但愿不会太晚……

    我使劲的敲着洛越泽房间的门,开门的却不是他。

    管家见到我时,愣了愣,脸色极其的不自然,“卢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心道,他恐怕便是连柔柔派来杀害洛越泽的人。

    “我是洛越泽的朋友,来找他很正常,倒是你,你不好好的做事,找他干什么?”我严肃的问他,希望他能够自己把所有事情合盘托出。

    在屋内的洛越泽隐约听见我的声音,追了出来,见到我的时候十分的欣喜,“青青?”

    我点了点头,看见洛越泽没事我便放心了,比连柔柔快一步,让她没有办法动。

    想想就让人觉得很爽。

    管家看我脸色不好,立马告辞。

    我推开洛越泽直接进屋。

    洛越泽高兴的把门关上,房间之内灯光昏暗,温馨舒适。

    “如果知道你今天要来我便多准备一些你喜欢吃的……冰箱里还有许多食材,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洛越泽邪魅笑着,眼里满满的情义都快要多得装不下了。

    刚才进来没觉得,进来之后,房间之有什么奇怪的香味。

    甜甜的,腻腻的,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多吸两口。

    洛越泽也感受到那股香味,往我身边凑了凑,“青青,你今天抹得香水,味道我很喜欢,是因为要来见我,所以刻意打扮的吗嘛?”

    我对他翻了一个白眼,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刚才那个管家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

    洛越泽思考了一会儿,指着桌上的一杯水,“东西?你指得是这个……”

    “你喝了吗?”我跑至桌边,端详着管家拿来的水。连柔柔说在其加入的药物。

    洛越泽摇头,我松了口气,把桌子上放的杯子拎着,里面的水全数被我倒掉。

    房间之那股似有若无的香味更加浓郁。

    “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我前脚正要离开。

    腕被一双温热的牵住,“青青……”

    按照往日,我心一定非常的厌恶,可是今天,心里一点讨厌的感情都提不起来,不仅不讨厌,还十分的喜欢。

    被洛越泽握住的一阵阵的酥麻。

    洛越泽眼睛渐渐的变成血红色,拉住我腕力气加大,一把把我扯了过去,我猝不及防的落入他的怀抱,对于与她的亲密接触我是拒绝了,两只撑在我们两人之间。

    洛越泽嘴角微勾,梗着脖子,“青青……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你和我在一起。”

    如果这都还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就真是太蠢了。

    联想前因后果,用毒水挖心吸引我来是假,真正的杀招恐怕是这房间之无处不在的香味。

    香味会控制人的心神,堕入自己的心魔之。

    看样子,洛越泽的心魔便是我。

    洛越泽的力气大增,无论我怎么挣扎,在他眼里都是小打小闹。

    他用一只钳住我的两只,放在我腰上,“青青,今晚,我终于可以完全的拥有你。”

    我的脑袋越来越沉,洛越泽的脸渐渐的与沈冥重合。

    我不停摇头,但收效甚微。

    我咬破舌尖,口腔之淡淡的血腥味让我清醒的不少,“洛越泽!你醒醒!不要被其他人控制住了心神!”

    洛越泽梗着脖子,缓缓的转动了两下,“我洛越泽从不会让别人控制住我!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对你做的事情。”

    洛越泽把我按在墙上,我全身软绵绵使不上劲,后脑勺直接撞上墙壁,洛越泽紧紧的压着我,把我压在墙壁与他的怀抱之间。

    他的指爱怜的抚摸着我的鬓角,没有马上开始下一步动作,“我会让你明白,选择我比选择沈冥强千百倍!”

    请访问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