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陷阱 4

    宋明哲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把符咒抱在怀里。(看啦又看小说)

    这符咒不是封建迷信,而是救命稻草啊。

    阿禾从平马村回来之后,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怪怪的。

    就比如说,平马村的死亡之树最后是怎么被送回阴间,她又是如何回到s市,醒来之后为何是在青青家醒来,而不是在自己家里。

    最主要的是,有天的记忆她一点都没有想起来。

    回去之后,打了薇薇电话,微微特别高兴的与她说了许多近期发生的事情,但就是对平马村后来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

    他们越是这样,她越觉得有事瞒着她。

    她是谁,她可是有名的福尔摩斯禾。

    当时发生的事情,她一定会知道的。

    也因为她许久未回家,她薄情的父亲母亲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一改往日的作风,对她好得不得了。

    还说她能够安全回家,都是祖宗保佑。

    于是,她的父母强拉硬拽的把她带到附近的寺庙去上香。

    就当是去踏青好了。

    奇怪的事情也是那个时候发生的。

    本来燃着的香一到她上,便会立马熄灭。

    一连次,无一避免。

    在她打算放弃的时候,出现了个扫地僧,扫地僧告诉她,佛祖不收她的香油。

    阿禾愣在原地。

    扫地僧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之后,又送了她几张符咒,说是重要时刻可以保命。

    就这样,她一头雾水的把东西收下,也没把此事放心上。

    如今好不容易有与沈华一同患难的会,是增进感情的好会。

    收买下宋明哲与朱杨两人,在必要的时候给她与沈华制造会。

    想想就让人觉得兴奋。

    宋明哲对阿禾的称呼也改了口,之间叫妹妹,现在叫仙女儿。

    沈华从里间打开门,宋明哲一口一个仙女叫得欢快。

    沈华面色不变,眼神阴沉了许多。

    阿禾把烦人的宋明哲推开,向沈华迎上去。

    沈华心有种异样的感觉,大步向门口去,阿禾跟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

    宋明哲一脸伤心,有了爱情就没有友情了。

    沈华走至门口才发现为何觉得奇怪,似乎很久没有见到青青。

    他加快速度,打开门,心渐渐沉下去,青青人呢?

    阿禾从他身后探出头来,四下看了两眼,“青青呢?”

    刚才便不应该留下她一人在外面。

    沈华着急的四处寻找,找了一圈依然没有看见人。

    阿禾察觉到事情的不同寻常,不敢打扰到沈华,心里也在为青青担心。

    这么危险的时刻,青青到底去了哪里。

    沈华深吸两口气,推开沈冥房门。

    沈冥还没睡,抬眼,见沈华脸色不对,放下上正在看得书。

    沈华“噗通”一声跪下,“是属下办事不利,没有照顾好青青,青青不见了。”

    阿禾本是想跟进来,见沈华跪下,立马退出房间,顺便把门关上。

    宋明哲好奇的探头探脑,门紧闭,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心下可惜。

    阿禾背靠在门上,为何沈华会叫青青的男朋友主上,为何要下跪……

    事情好像没有她想得那么简单。

    阿禾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宋明哲也不好拉着她调抗。

    沈冥收拾齐整,出门寻人。

    在鬼王的鬼空间之,鬼力微弱,对青青的感应也弱了许多,靠着留在她身上的一缕神识,这似有若无的感应还不如没有。

    那缕神识只有在她出现危险时才会有强烈的感应。

    没有感应代表着她暂时没有危险。

    随着时间流逝,沈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沈华自责的低着头,“主上,若是我不离开,青青也不会不见。”

    沈冥看了他一眼,搭在他肩上轻拍了下,“她没有我们想的那么脆弱。”

    宋明哲看沈冥出门,也想跟着出去,被阿禾拦下。

    “你们乖乖的呆着,哪儿都不许去。”阿禾张着拦在他们面前。

    沈冥与沈华站在门口,恰好连柔柔踩着细高跟闲庭信步。

    她的脚步在沈华面前停下,挑眉,“华,是发生了什么事吧你们急成这样?与我说说,不一定我可以帮帮你们……”

    沈华连眼睛都没有抬,直接把她当成空气忽略掉。

    “咦,怎么只有你们两人?青青呢?说起来青青来参加宴会这么久,我还没有好好的与她说上几句话呢。”

    连柔柔一人自娱自乐,突然用掌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哎呀,瞧我这记性,青青刚才可是被洛越泽带走了呢,还是两个人搂在一起走的,那亲昵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一对的。”

    沈冥偏头,目光寒凉。

    他的目光让连柔柔抖了两下,无辜的耸肩,“说的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可以去洛越泽房间看看。会走吗?不会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就当是朋友之间互相帮忙咯?”

    沈华捏诀,如风一般卷到连柔柔身边,桃木剑抵在她心脏之上,“闭嘴!”

    连柔柔用两根指头把桃木剑剑端挑开,“华,对女士要温柔。”

    甩下两人,娉婷的离开。

    沈华握住桃木剑的臂,青筋暴起。

    他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这几十年来他日日夜夜都在训练术法,刚才那一刻,连柔柔身上迸发出来的力量强大,他无法反抗一下。

    沈冥沉吟片刻,捏动鬼力消失在沈华面前。

    沈华回过神,糟糕,青青恐怕是被连柔柔陷害。

    主上身受重伤,按理说现在最好不要动用鬼力。一切问题一旦遇上青青,主上便会失去理智。

    沈冥撞开门时,洛越泽恰好低头吻我。

    身后剧烈的声响使得洛越泽停下动作,见来人是沈冥,笑了。

    沈冥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事实证明,连柔柔说得对。

    沈冥上捏着黑色长鞭,头发与衣摆无风自动,“青青,从他身边离开。”

    我被鬼王控制住,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我的双僵硬的往上抬,最后环住洛越泽的脖子。

    那一刻,沈冥眼的光渐渐的熄灭,一片沉寂。

    洛越泽大喜过望,旁若无人的缓缓低下头吻住我的锁骨。

    我回视着沈冥的目光。

    沈冥望着我们两人的动作,没有做任何反应。

    还有什么比喜欢的人看着自己与其他男人在床上欢好更难接受……

    黑袍人站在连柔柔面前,冷眼看着屋内发生的事。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与其他男人在一起,强大如沈冥也不例外。”连柔柔心情十分的好,使得声音听上去尖锐到刺耳。

    黑袍人仔细的关注着事情的进展,“真的如你所说?”

    连柔柔登时收住笑,她最讨厌的事情便是别人质疑她,“你且看着,没有沈冥帮助的卢青青就是个普通人,换言之,是个废物,杀她?动动指的事。她处处与我作对,现在就要死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黑袍人懒得与她周旋,眼睛只盯着屋内。

    洛越泽炙热的掌在我的肌肤上滑动,如蛇信子舔在身上,滑腻又令人恶心。

    刚才鬼王控制我的,对洛越泽做出的反应,一时间让我自己也十分的厌弃自己。

    “沈冥,还不快滚,你喜欢的女人在我身下承欢,让青青见识下,是不是我更加厉害。”洛越泽伸向我的裤子。

    我不能动,用眼神告诉他不要。

    洛越泽与我四目相对,在我耳边轻声道,“不要害怕,我会很温柔的。”

    泪意控制不住,湿意顺着眼角滑落。

    我恨自己的弱小,恨自己为何次次都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总是被他们支配,如同玩具一般。

    腕上的鬼面灼热到要烧起来,一股热流冲上脑袋,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着我的身体,我可以动了……

    一拳打向洛越泽的脸颊,把他打下床,在地上滚了两圈。

    衣服被洛越泽撕坏,随拿过洛越泽的外套穿上。

    沈冥鞭子向我甩来,勾住我的腰,把我带到他的面前。

    他的鞭子松开我,却没有用触碰我。

    我知道,他是嫌我脏。

    我把洛越泽打翻在地,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更是有口说不出。

    若是和他说刚才我是被鬼王控制住,无法动弹,他肯定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洛越泽的鞭子又甩了出去,结结实实的打在洛越泽身上,洛越泽疼的惨叫。

    鞭子向他打过来的速度不快,却一寸都无法令他挪动。

    一下又一下,打得他惨叫连连,命悬一线。

    我赶紧拉住沈冥的,沈冥面无表情的把避开,没有再继续打。

    洛越泽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还能笑得出声,朝我抛了一个媚眼,“青青,还是你疼我。”

    沈冥把灵力灌注在鞭子之,打算给洛越泽致命一击。

    我快速的冲上前,挡在洛越泽面前。

    沈冥的鞭子从我的肩上穿过。

    他的鞭子打得不是**,而是摧残灵魂。

    一样的攻击,灵魂比**疼上千万倍。

    沈冥一松,鞭子落地。

    我嘴角渗出一些温热的液体,可我没有一点力气去擦。

    说实话,如果真的要死,我不想死的如此狼狈。

    请访问请访问: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