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九章 往事(1)

    叶寻天是妖族后裔,从记事开始便跟在孟婆身边。(www.k6uk.com)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她本是妖族名门之后,妖王昏庸无道,忠奸不分,草菅人命,鱼肉百姓。

    叶寻天的父亲妖王,劝谏他能够任人唯贤,清正廉洁。

    忠言逆耳,妖王大怒,把叶寻天的父亲关进大牢,其又受到叶家政敌迫害,惨死狱,还被冠以通敌卖国的罪名。

    妖王顺水推舟,斩杀叶家下八十一口。

    叶寻天的母亲与孟婆是至交好友,早在其父前便置信孟婆,若是出了什么变故,一定要帮她照顾还在襁褓之的孩儿。

    孟婆花费大量心力物力终于在妖王眼下偷天换日,救下叶寻天,当作自己小辈养在身边。

    孟婆与曜风那段孽缘发生的时候,叶寻天年纪小,还未记事,长大之后,他们两人便分道扬镳了。

    隐隐约约她得知了一些当初的事情发生的始末,又看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孟婆暮年模样,曜风情圣之名在妖冥两界流传,情人遍天下。

    早把孟婆抛之脑后。

    婆婆在她的心目之是神一般的存在,谁和她作对,便是与她叶寻天作对。

    同为女人,叶寻天偶尔能够感受到婆婆微笑之后藏着的苦涩。

    多方打听得知,当年情债是曜风负了婆婆。

    婆婆是冥界算无遗策的军师,六出计,神机妙算,容貌更是与楼承钰不相下,是冥界最美的冰原雪莲。

    可望而不可及。

    当时曜风意气风发,谁都不看在眼里,那双璀璨星目唯独把孟婆放在眼。

    只一眼。

    他的心沦陷。

    从那之后,对她展开猛烈攻势,回应他的,永远是孟婆冷淡的拒绝。

    孟婆年纪他大许多,只当作小孩子的玩闹。

    每当此时,曜风眼里闪着光,手折扇轻摇,“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众人叹息,在爱情人是盲目的,也是没有智商的。

    后来,让众人大惊失色的是,孟婆接受了曜风的爱意。

    众人还来不及为他们坚贞爱情欢呼祝贺,两人风流云散,恩断义绝。

    曜风还是那个曜风,风流不减当年,只不过,再也没有人能够在他星眸之驻足,他眼光彩也再也没有人能够点亮。

    孟婆却不是当初的孟婆,一日百年,短短数日,她的样貌应了她的名字,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老婆婆。

    两人都对当初发生的事情闭口不提,陈年旧事被掩埋在尘土之,永无见世之日。

    男人是花心!叶寻天恨得牙痒痒,把曜风拉入自己的黑名单,声称见曜风一次打他一次,帮自己婆婆出气。

    妖族天生神力,曜风只是神医,术法并不精进,每次都被叶寻天打得屁滚尿流,打完之后,还得对着天大喊十声,“孟婆仙女,我曜风是孬种!”

    每次见到曜风被打得鼻青脸肿,和逃难似的跑到水晶宫时,楚离总会淡淡问一句,“你术法的确没有很强,但你毒用的好。

    妖族有蛮力,通常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你随便使一点毒,她至死都不知道死因是什么。”

    曜风边抹药边疼得嘶哑咧嘴,笑得歪了半张嘴,“我……乐意啊。”

    乐意喊孟婆仙女,乐意承认自己是孬种。

    难道……不是吗?

    孟婆的气势吓到叶寻天。

    叶寻天打过曜风百次,哪一次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可这婆婆一出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简直是来要命的。

    孟婆看去年纪大,但脚步依然稳健,稳稳当当的坐下,招呼在一旁看呆了的叶寻天也坐下。

    叶寻天端坐桌前,盯着婆婆给她倒的一杯茶,茶香四溢。

    她眼睛偷偷的在曜风与婆婆身转来转去,阿楚是婆婆小名,曜风叫得亲昵又动情。

    不像是随便玩玩……

    婆婆又反应如此之大,也不像是对当初两人那一段放下的样子。

    叶寻天瞪大眼睛,两只手托在腮处。谁说他们妖族的人只会打架不会思考的,她觉得自己也是挺聪明的。

    如,婆婆还爱着曜风。

    楚离扫了狼狈的曜风两眼,大掌一挥,木棍压制着他的禁忌解开。

    棍子又变成一根拐杖,乖乖的回到孟婆身边。

    曜风瘫软在地,胸口闷着疼。

    他把袖子的瓶瓶罐罐一股脑全都倒在地,微闭眼睛挑拣了几瓶,往胸口伤口处涂抹,撕下衣角随意包扎。

    孟婆的盘龙棍果然厉害……

    曜风扶着墙站起,墙赫然一道血印子。

    胸口的血是止住了,但这伤还要些许时日才能好。

    楚离不要脸的凑到孟婆身边的位子坐下,并且顺走了叶寻天面前还未喝得茶。

    叶寻天看得目瞪口呆,见过不要脸,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前一盏茶的时间还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现如今还敢来惹孟婆。

    叶寻天要给他一个大拇指。

    很有可能下一刻,孟婆便把他剩下的半条命取走。

    这也怪不了谁,是他自己喜欢作死。

    曜风大口喝茶,茶杯见底,伸手把孟婆手边茶壶夺过,给自己又倒了两杯,“你们都看我干嘛?该吃吃该喝喝,不要客气,当是在自己家。”

    楚离轻笑,直视孟婆,“孟婆专程来找我,不会只是单纯的来收拾曜风的吧?”

    孟婆轻抬眼皮,平静声音之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在半天前,我感受阿钰的气息。”

    室内静了一瞬,其他房间之宾客与女子的调笑声越发刺耳。

    阿钰?叶寻天有点印象,却记不起是谁。

    心思飘远,耳边回荡的是寻欢作乐宾客的淫言浪语,让人听了不禁面红耳赤。

    楚离敛了神色,目光没有焦距,手微微抖动着,琉璃杯淡黄酒液微漾,他语无伦次道,“阿钰,她,她,为什么?”兴奋的像个小孩。

    叶寻天再一次目瞪口呆。

    平日板着张脸宛若面瘫的阎王楚离,也有如此鲜活的面部表情?

    曜风喝茶的动作一顿,茶水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淌,被血染红的前襟又被水打湿。

    回过神来,尴尬的俏脸一红,偷偷观察桌众人,察觉到孟婆视线,脸红得如同煮熟的虾子,用袖子擦了嘴角,脸差点没有埋到桌子底下去。

    孟婆难得露出一抹真诚的笑,抚平脸些许褶子,看去年轻不少,“是她的气息,没有错,我观星辰,隐隐发现她的命星在闪。”

    “可是,当初她,是在我们面前消失的,鬼纹天她的名字暗淡,按理说……

    ,她在哪儿?”楚离激动站起,手握拳放在身侧,一想到心心念念的女子将要回来,这一千年的等待没有白费。

    孟婆垂下眼帘,“不知。”

    她的话同一盆凉水将楚离心燃起的火苗瞬间熄灭。

    楚离窜紧拳头,颓然坐下,昔日阎王威仪一点儿都瞧不见。

    叶寻天一阵心疼,她与楚离不熟,平常见他也是一副不苟言笑冷冰冰的模样。但不知为何,看着他那失魂落魄的模样,没由来的心疼。

    曜风大掌重重的拍在楚离背,满手血污茶渍全都抹到他名贵的衣服,潇洒道,“人活着便是,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只要活着,翻遍三界,也一定要把她找出来。”

    楚离呐呐点头,掩去眼底一抹异样。

    他担心的不是这个。

    孟婆察觉到阿钰气息,保不齐其他人会更早的知道阿钰的下落。

    如今阿钰身处何方不知,是生是死不知,是否被人盯不知。

    他从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的实力。

    好不够强大。

    孟婆轻叹一声,从怀颤颤巍巍拿出本玉,封面是用鬼所写,《生死簿》。

    楚离目光变得幽深,“《生死簿》为何会在你的手?”

    冥界有个不成的规矩,历代阎王住水晶宫,手持《生死簿》,其记载人间凡人生死,维持人冥两界秩序。

    俗话说得好,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虽说楚离是如今的阎王,《生死簿》却因楼承钰意外之死而消失,人冥两界乱了千年,还好人间有茅山道士除鬼,冥界鬼多得无处安放。

    “这还要我好好问你了,《生死簿》一直在水晶宫好好存放着。阿钰陨灭之后,你竟然说水晶宫找不到《生死簿》?有谁能够动得了手脚。”孟婆的声音瞬间凌厉,她对于阿钰的死依然耿耿于怀,不可能会如此快原谅他们这些见死不救的人。如果不是要找到阿钰需要她们的帮助,她断然不会来寻他们。

    叶寻天凑到孟婆身边,这可是传说的《生死簿》……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看到……

    经过孟婆一提醒,楚离脑闪过一道光,那件事……会和《生死簿》失窃有关吗?

    白拢滢在阿钰陨落之后,来过一趟水晶宫,侍从无一人认她。

    楚离心软,问她来干什么。

    她说是在妖界连续做了几天关于姐姐的噩梦,心里不安定,紧赶慢赶的来冥界看一眼,本想着只偷偷看一眼便是,没想到姐姐等都没有等她,便这样去了……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