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章 空中阁楼(2)

    石珊珊压力从所未有的大,“你不能和我一起出去吗?”

    我笑着摇头,指捧着她的脸,“不是能不能出去的问题,罗萍神志失常,我只有拿曾波当筹码还有翻盘的可能。(www.k6uk.com)

    她好不容易答应下来的事,要尽快做成,要不然她反悔了,我们两个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出去。”

    “那你出去,我留下来等你救我。”石珊珊咬唇,脸上毫无血色,如今她就像是一个在暗夜之乘舟渡海的渔夫,看不见灯塔,没有指引的方向也没有办法坚持。

    “傻姑娘,你哪里能够扛得住罗萍的攻击,她一招过来,你早就没命了。乖,我的所有希望都在你的身上,出去之后,切记马上去找我的朋友,告诉他们我所在的确切位置。

    时间就是生命,你晚一步来,我就多一分的危险。我相信你。”

    我握紧她冰凉的,告诉她没事,一切有我在。

    石珊珊把我的话默念了两遍,激动的摇头,脚步瘫软,若是没有我的支撑,恐怕早就倒在地上,哽咽道,“不行,我做不到……万一,我说万一,我把你害死了怎么办,万一我没有找到你的朋友,又或者是我来迟了,再也见不到你了怎么办……我做不到。”

    她没有我高,我微微屈膝,才能与她平视,我指尖用力,强迫她与我对视,“首先你要相信,只要相信能够做好,你就能够做好。你怕害死我,可多少次你无条件的把生命交到我?

    信任是相互的。我看人的眼光很准,我说你行,你就行。”

    珊珊茫然的看着我,“万一……”

    “没有万一,我们只有这一种选择,必须孤注一掷。”

    她还想说些什么,我把放在她唇上,对着她轻轻的摇头。

    罗萍呵斥道,“你们叽叽歪歪的到底说清楚了没有……”

    我轻笑,“毕竟是要分别,有些事需要交代清楚。你先让珊珊走,我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吗?”

    她扫了一眼我身后的珊珊,珊珊躲避着她的打量。

    罗萍在心冷笑,石珊珊简直是一个没有脑子的猪,放她出去也没事。

    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

    她点头。

    十指又伸出莹白丝线,团团把我缠住。

    她大一挥,光洁的墙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光圈,“从这里出去……你便能够回到进来的地方。”

    石珊珊用指轻轻触碰了下光圈门,门上仿佛有无数的嘴在吸允着她的。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穿过光圈,她的身子消失在我们的面前。

    我松了一口气。

    罗萍面色不愉,向我伸,“把遥控器叫出来。”

    我挣扎了两下,越用力,莹白丝线缠绕的越发的紧,“先松开,你不送开,我怎么把遥控器给你……”

    罗萍不情愿的把丝线收起。

    我们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

    “遥控器……”她再一次向我提起。

    我不好意思的冲她笑了一下,“遥控器被我给了珊珊,毕竟我无法确定你是不是真的放她走。遥控器在她上,我想,她的生命能够得到极大的保障。”

    罗萍抬扇了我一巴掌,她人胖,劲又大,我的半张脸瞬间被打肿。

    “你怎么这么贱!”罗萍咬牙骂我。她刚才有一刻是想着把石珊珊关起来,找个时间把她弄死。

    却被我将了一军。

    如果石珊珊没有安全的到达外界,她将会按下遥控器的红色按钮。

    这也是我最最后,悄悄告诉她的一句话。

    我保障了她的安全,我的安全便一不值。

    “还好,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我用舌尖顶了顶腮帮,牙齿一阵酸软。

    罗萍因为愤怒,鬼力大增,她用了禁术,透支自己的身体全部的力量来与我战斗。

    刚才被打的那一巴掌,是因为没有注意。

    接下来……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催动身体之的灵力,飞檐走壁,的定魂铃舞得虎虎生威,对罗萍的招数见招拆招。

    可此罗萍不是彼罗萍,即使我冲破了些许封印,灵力比之前多了不少,依然没有办法与她抗衡。

    我一退再退,被她逼到墙角。

    她的丝线再一次的缠绕住我的身体,的定魂铃被鬼力压制,又变成了腕上小巧的铃铛。

    “放我走,我保证不会按下遥控器的开关。毕竟曾波的死活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平静的与她谈判,一点儿都没有被困住的窘迫模样。

    “你难道还觉得你有与我谈判的资格?”罗萍面无表情,五指收紧,莹白丝线在我身上勒出淤痕,渐渐的,有淡红血迹从衣服渗出。

    我昂着头,目光沉静,“如果你不想立马魂飞魄散,放了我,是最好的选择。”

    她抬起,又想在我脸上甩一巴掌,我看到她的动作,没有躲,眼睛继续直勾勾的盯着她。

    她肥胖的指在我的脸上细细摩擦,邪恶的笑道,“这么好看一张脸,真是可惜了。”

    我侧过头,惊诧的盯着她……她彻底疯了?

    她用油腻的指捏住我的下巴,“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再配上这样一双明媚动人的眼睛,当真是勾人的很。和可岚那个贱人一样!你肯定也是当着别人的儿,在外面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吐了我一脸的口水。

    我睫毛颤了颤,“那是你一个人的悲剧,不要把你的故事强加在别人的身上,那样子的你看上去……特别的可怜。”

    罗萍气得头顶冒烟。

    她深吸两口气,指不小心触碰到我额头上的六芒星,她的快速的收缩了下,疑惑的盯着我额头上的金色六芒猛瞧。

    她看不出什么门道,狠狠的松开,又在我脸上又留下了两道明显的红痕,“看你这狐媚的模样,可能真的很喜欢男人吧。怎么?你的男人没有满足你?让你这么饥渴的出来四处勾引别人的男朋友?我告诉你,我虽然死了,但曾波依然是我的男朋友。

    没有人能够夺得走!你在房间之不是各种放浪吗?你就是一个臭*!那我满足你啊……”

    罗萍狰狞的大笑,看着人一阵恶心。

    我心道不好,催动丹田之的灵力,奈何丹田之的灵力像是被什么东西打散,只有微弱的一丝在飘动,像是被什么东西打散,再也无法聚拢……

    念了多次咒语,定魂铃一点反应都没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只能祈求珊珊不要把事情搞砸,带沈冥,或者是沈华,随便是谁,把我从这个鬼地方救出去。

    虽然希望有些渺茫……

    罗萍用鬼力把晕倒在一旁的曾波甩在床上,并且解除他身上的幻术,让他又变成一个人的模样。

    曾波幽幽转醒,发现自己还活着,心里松了一口气。

    罗萍顺势也把我甩在床上,恰好是在曾波身边,疼得我龇牙咧嘴,仿佛五脏六腑都错位了。

    曾波十分惧怕我,悄悄的挪到旁边去。

    “曾波。”罗萍喊了一声。

    曾波惊吓的抬头,“怎……怎么……”

    “你不是喜欢用下半身思考吗?你不就是喜欢年轻貌美,腰细腿长的女人吗?既然我无法满足你,我送一个给你……”罗萍的声音传送到曾波的耳,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可连起来的意思,他怎么听得不是很懂啊。

    罗萍冰冷的目光放在我身上,“我不会让你们就这样死了,我要你们受到的痛苦,是我所受到痛苦的千万倍!死,才是世间最简单的事。”

    我不寒而栗,臂上的汗毛根根竖起。

    心里警铃大作,撑在被子上,强迫自己从床上离开。

    然而罗萍的动作更快,她在床的四周设了一个透明屏障,无论是我还是曾波,触碰到屏障会被电击。

    我尝试了几次,已经被电得发麻,心里十分的疲累,“罗萍,你冷静点。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不要再作孽,引起过多的杀戮。”

    “说再多又有什么用……接下来的事,你们两人好好享受吧。我要让你们,作贱糟蹋自己的身体,让曾波精尽人亡,让你永远受人唾弃,让你永远自己看不起自己,被人强奸的小。”

    最后两个字,她咬牙说道。

    说不害怕是假的,没有一个女生不在意自己的贞洁与名声。

    我恐惧的回头,曾波双眼血红,**爬上他的双眼,他近乎*的身上有细密的汗珠从身上透出来。

    空气之有浓郁的异香,与当初在洛越泽房闻到的味道相似。

    不过,此处的味道更浓一些。

    我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双颊飞霞,媚眼如丝,樱红的唇娇艳欲滴,领口微微敞着,露出一大片白嫩肌肤。

    我的神志渐渐模糊,并且看到丹田之那如头发丝般细小的灵力彻底被淹没。

    曾波嘶吼一声,身体起了反应,如同野兽一般朝我扑来,我躲避不及,被他压在床上。

    如冰似玉的皮肤暴露在曾波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