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九章 解毒(1)

    沈冥抱着我从浴室大步离开,淡红色的水滴淌了一路。(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我神志不清的窝在他的怀,脸颊靠在他的胸膛,至少这样,能够让我稍微降下火,可这样降温的方式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我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趴在他身上,尽最大的面积去接触他的身体。

    他眼眸幽深的凝着我,薄唇贴在我的耳边轻声道,“败给你了……”

    略带暧昧的气息从我的耳朵钻进去,我瑟缩了下,软得更像是一滩水。

    “嗯……”呢喃了下,意识被媚香寸寸吞噬,睁开迷蒙的双眼,水光潋滟,纯黑色的眸子显得我更加无辜。

    沈冥高大,缩在他的怀里只有小小一团。

    我撑起身体,凭借着医学生的本能,找到他心脏的位置,伸轻轻的按在他心脏的位置上,笑得像个孩子,“如果……这里会跳动就好了。”

    随后,我轻轻的在他的胸口落下一吻。如同一片羽毛卷过,却扰乱他的心湖。

    他的双眸渐渐染上**,这世界上,他的身体再也没有比我更了解的,我对于他也一样。

    他顺势把我按在墙上,狂躁的吻落下,接吻高的他这一次没有选择用任何技巧来挑逗我,只是跟随自己最原始的**,一片干涸的土地渴望雨水滋润般的吻。

    几乎站不住脚,双自然的抱住他的腰,结实的肌肉在我的掌下轻微的抖动。

    他的大掌扣在我的背上,缓缓往下滑,我的腰自然的往后仰,长发甩出动人弧度,仿佛他再用点力,我的腰便会被他折断一般。

    一吻毕,他的头埋在我氤氲湿气的发间,光听着他喘着粗气的声音,我的心便软得不行,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脸憋得通红。

    明明已经不是少女,却羞得如同初夜一般。

    今天的沈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他眼的情几乎要把我溺死在里头,明知道他是在透过我看另外一个人,我却十分珍惜现在拥有的每一秒。

    毕竟,除了沈冥,我真的一无所有了。

    如果,明天会是世界末日,只要能够与他在一起,面对任何的危险,我将不再会胆怯。

    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没有一丁点的缝隙。

    仿佛这样可以让我们两人的心离得更近。

    再之后,我失去了短暂的意识,醒来的时候,沈冥在我的身上挥汗如雨。

    我咬唇深情的望着他,他察觉到我的视线,俯下身子,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像之前我吻他胸膛的时候一般。

    这一次,持续的时间特别长。

    可能是与我了媚香有很大的关系。

    我缓缓闭上眼睛,“现在,你心里想的是我卢青青还是那个使得你把我认错的拢滢。”

    沈冥动作一顿,有一滴汗从他的额头缓缓下滑,流至下巴,最后滴落在我的胸口。

    沈冥是鬼,除了没有心跳意外,其他与正常人无异,这使得我有一段时间很困惑,如果全天下的所有鬼都和沈冥一样,岂不是他们学着人类的穿衣打扮,在人群走着,都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异样。

    我始终没有睁开眼睛,脑子里胡思乱想,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怕看到他眼给我的答案,只有心是不会骗人的。

    沉默,氛围变得十分的微妙。

    他再一次运动起来,这一次的他与刚才旁若两人,每一下都要让我昏厥过去。

    奈何身体素质太好,怎么都晕不过去。

    有破碎的声音都嘴边溢出,我倔强的咬唇,直到尝到血腥味也依然不松口。

    他冷笑一声,故意折磨我。

    身体之的难受渐渐的减轻,睡意袭来,我竟然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许久没有做梦的我又一次梦到了她。

    身着红色嫁衣的她对镜梳妆,喜婆在一旁脸笑开了花,眼里是怎么都藏不住的赞赏,激动说道,“老奴我再也没有见过比小姐穿红色更好看的了。”

    我是一个旁观者,静静的看着他们。

    她似乎是要成亲了,房间之内张灯结彩,说不出的热闹与喜庆。可这份欢喜并没有感染我,我竟然觉得有些许厌恶与悲凉。

    红色的嫁衣与血的颜色很接近。

    窗外响起了风铃声,一声又一声。

    门从外面被撞开,进来个姑娘,容貌被拢在一层烟雾之,看着身形姿态,是个美人儿。

    喜婆脸色大变,“今天是你姐姐大喜的日子,你怎么也穿了一身红。这是忌讳,赶紧回去换了。”

    正在涂抹胭脂的她从铜镜之望着身后渐渐走近的所谓的妹妹。

    妹妹踉跄从我身边经过,身子骨太过于瘦弱,走两步仿佛就会被风吹走,我鬼使神差的伸去扶她,意料之的,她的身体穿过我的。我讪讪的把收回,既然从一开始便注定是一个看客,便做好我的本分。

    她身上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

    这是唱得哪一出?

    最近做的梦越来越光怪陆离,就像在看电影一样,一环扣一环。

    妹妹声音悲戚,“姐姐,你要嫁给他了,我嫉妒的发狂。”

    喜婆从很早之前便跟在两人身边,就像是亲身母亲一般的存在。

    喜婆挡在两人之间,防备的盯着妹妹,“说什么胡话呢!你姐姐今天出嫁,你要高兴!这样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吉时快到了,你赶紧出去,误了吉时,看你怎么收场,还有你身上这件衣服,赶紧给我脱了!”

    喜婆说罢,伸去剥妹妹的衣服。

    妹妹滚在地上惨叫,“我和她都是你看着长大的,为什么你只对我一个人恶毒。”

    喜婆动作一顿,慈祥的笑了笑,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你做的那些龌龊事,我都知道。就是看你长大的,我才没有把这件事捅了出去,要不然,你仔细你的皮。”

    她倏然瞪大的眼睛,让妹妹瞬间忘记了哭喊。

    姐姐轻叹一声起身,丢下一句话,“拢滢,我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平地吹起一阵妖风,身后像是有个吸盘,不停的在吸着我的身体。

    最后一句,那个姐姐叫她什么?风太大了,没有听清,真可惜。

    头疼欲裂,与沈冥欢爱的情景如同放电影般在我的脑海虐过。

    想明白发生什么事之后,我懊恼的一掌拍在额头上,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丢脸,怎么……能够对沈冥……说出那样……的话。

    还一副十分饥渴,八辈子没有见过男人的样子。

    我的脸皱在一起,既然已经发生,只能坦然接受。

    与往日宿夜放纵不同,轻轻一动,有一股暖流流经四肢,最后在丹田汇集,开了天眼内视,金色之外的透明罩子上的裂纹越来越深,隐隐的有破裂的趋势。

    透明罩子从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不知道,上面出现裂纹是何深意我也想不明白。

    奇的是,从四肢流向丹田的暖流竟然是淡紫色,最后与金色融为一体。

    金色灵力变得强大,透明罩子不停的对它施压。;他们扭打在一起,谁都不愿意让谁。他们把我的身体当作战场,受伤的为什么总是我。

    两股力量在我的身体里对决,身体涨得要爆炸。

    腕的鬼脸动了一下,又是剧烈的钻心一阵疼,眼前渐渐发黑。等后劲缓过,再开天眼看丹田,透明罩子上的裂缝全部修补好,金色灵力不敢再造次。

    两方相安无事。

    我乐得自在。

    我翻了个身,直接钻进了沈冥的怀里。

    他的睫毛动了下,却没有睁开眼。

    我的在他的胸口画着圈,“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命。”

    他立马抓住我不老实的,眯起眼眸瞥向我,我们四目相对,静静的不说话。

    我察觉到他掌上的伤疤,用指细细的在上面摩擦,“疼吗?”

    他甩开我的,径直起床,穿上衣服,往门口的方向去。

    我随意披了件外套,跳下床,追上他,紧紧的从背后搂住他,脸颊贴在他的后背,委屈的说道,“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沈冥身子一僵,大掌包裹住我的,我以为他要像刚才那样狠心的甩开我,却不曾想,他拉着我的转身,猝不及防的撞进他的怀里。

    他的声音带着一股不正常的哑,冰冷的不带一丝情感,“媚香刚解,你身子还虚,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孤等下让沈华过来照顾你。”

    “那你呢?”我着急的抬头,微微颤声。

    沈冥掰开我的,转身离开。

    只觉得胸口剧痛,几乎喘不过气来,眼前一昏,整个人倒在冰凉的地上。

    搭在门把上的沈冥迅速扭头,把我抱起,着急的喊着,“青青?”

    ……

    眼皮很沉,意识在逐渐清醒,耳边有低低的谈话声。

    “主上,你不能再如此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温润谦虚的他难得的吼人,吼得竟然是沈冥。

    沈冥默不作声的处理身上伤口。

    “夫人的媚香,不能以……以……”沈华憋红了脸。

    沈冥的眸色深冷瞥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