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九十三章 罗盘(10)

    我咧着嘴角笑,其实心里无比蒙蔽,谁设置的变态罗盘,把关着妖怪的罗盘扔到哪个天涯海角的山沟沟里面去不就得了,省了这么多麻烦事!

    “它选主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它选它的,我做我的。(www.k6uk.com)   把我莫名其妙弄进来是什么事!”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明白之后,心里更加恼怒,默默的记恨上给罗盘加持奇怪符文的人,“把罗盘随便找个地方扔了不行吗?”

    黑影飘忽的影子猛地一顿,声音透着难言的惊讶,“小妹妹,你是不是傻!这么好的东西,扔了?”

    “你才是被关傻了吧。好东西?好东西能够把你关上几百年?把一众当初驰骋一方的大能要么逼疯,要么逼死?这种好东西,我免费送你要不要?”越说心里越是火,讲话不自觉的带上浓浓的*味。

    “当真?”黑影窃喜,满腔的壮志凌云,“你真的要把罗盘送我?那提前谢过妹子了。得到罗盘之后,看妖族中人还有谁能够伤得了我,谁若是惹我不顺心,我就把他关进罗盘之中,永远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竟然从那张糊掉的脸上看到了向往。

    我重重了咳嗽几声,把他飘飞的情绪扯回来,“听你的口气,罗盘的主人能够完全的控制罗盘,既然能够把人关进来,岂不是也能够把人放出去?”

    罗盘是沈华的传家宝,那不就说明,沈华是罗盘最新的主人,若是能够联系得到沈华,又或者是沈华发现了我在罗盘之中,就不会被困在这里。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粗摸着估计,至少已经过了半天的时间。

    半天的时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我不敢往坏的方向想,一想就几乎停不下来,只会越来越陷入那种恶性循环之中。

    内心越发焦虑不安。

    如此想着,空气自然的沉闷下来。

    黑影立马开口,打破沉默,“作为罗盘的主人,必然是拥有它的使用权,关人放人,再正常不过。”

    我心里一喜,祈祷上天能够让沈华快点发现她背困在这里面出不去。

    “据我所知,罗盘已经有上百年没有主人了。”黑影慢悠悠的开口,但他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对着我当头淋下,心头刚刚燃起的一个小火苗,无声无息的就熄灭了。

    我不自觉的加大握住定魂铃的力气,目光凌厉的盯着黑影,“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妹妹你轻点儿,压到我头发了……”黑影哭天抢地,迫使我松了下手,我嘴角抽搐了下,你不就是一团雾气,哪里来得头发?

    一瞬间,被抽走了所有力气。

    黑影善解人意的开口,嘿嘿笑道,看上去心情不错,“船到桥头自然直,妹妹你作为罗盘的候选主人被吸引进来,成功之后,不仅你自己拥有了法器,还能够把哥哥我放出去透透气。”

    他的目光从我的脸上滑到手上,定定的盯着定魂铃看了一会儿,从胸腔中吁出一口气,“还是很好奇,你怎么能够拥有定魂铃。”

    他语气之中难掩鄙夷,不屑与轻蔑。

    回过神来,他尴尬的往后缩了缩,尽量把话说得漂亮一些,最好能够把刚才说错的话给圆回来,“妹妹啊,不是你不好,而是定魂铃之前的主人太过于可怕。”他咽了下口水,“如果被她知道你拿走了她的东西,三界之中,你根本没有躲藏的地方。真是奇怪,定魂铃怎么会认你这一个普通的人类当作主人呢?”

    黑影百思不得其解。

    说实话,对于定魂铃,我知之甚少。

    沈冥送与我的时候,只当作是普通的护身符,说是我身体特殊,是难得一见的九阴之身,不仅阴年阴日阴时出生,连五张六腑都是阴的。

    像这样的体质,最容易招惹一些人们常说的脏东西,为了护我周全,顺便把这个漂亮得离谱的手环送我。

    我从始至终,也只当它是一个普通的铃铛,或者说,饲养青湪的容器。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认识定魂铃是在“时光回廊”酒吧,洛越泽倾心解释,天道降三**器,定魂铃为首。

    经过黑影提醒,我再次打量定魂铃的目光变得不再单纯,又想起青湪曾经说得,他的主人……

    我轻笑,晃动了两下左手手腕上的定魂铃,最早拿到它的时候,它还只是一个不大的青铜铃铛,在古代,青铜最不值钱,却也最古老。

    上头花纹繁复,有鸟,有树,有花,有海,独独没有人。

    我猜测,定魂铃刻画的可能只是天地初开的模样。

    沈冥给定魂铃加上了条手链,把其冷硬气质消磨了些,显得更加柔美,更适合女人当首饰佩戴。

    随着时间流逝,定魂铃上的花纹在悄悄的变化着,由于上头的画密密麻麻,没有在强光或者是放大镜下,看不清那些细密花纹到底是呈着怎么样的变化规律。

    原先的青铜锈色褪去,透着莹莹绿光,就像是开了光的翡翠,至少我这辈子还没有见过如此美得惊心的绿,能够洗涤时间一些杂质的颜色。

    沈冥这个人,冷硬霸道,旁人的感受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中,却也是这样的人,一旦真心实意的对一个人好,又或者是假装对一个人好,那个人瞬间便被攻城略地,举白旗投降。

    沈冥对女人来说,杀伤力实在是太强。

    他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那儿,无数人愿意匍匐在他的脚下。

    我勾唇笑了笑,无论如何,这样的男人是属于我的。

    “对于它的主人,我一无所知。”我实话实说,没有半分隐瞒,定魂铃的主人?

    正如黑影之前说的,在某种程度上,我与他现在的性命绑在一起,没必要再试探或是说谎。

    第一次听说,青湪说她是全世界最好的主人。

    第二次便是此时,说她是让千年妖怪都胆颤的人。

    黑影摇头,语气透着沧桑,“那样的女子,我也只是在远处偷偷的看过一眼,只是见到曼妙的身姿与灼灼红衣,不敢多看,怕看多了,连魂都没了……

    其他的,听别人无意间的提起,你也知道,罗盘中漫长的岁月,那些稍微有点儿意思的八卦都被反复咀嚼,嚼烂了都不愿意咽下,含在嘴里,仿佛只要如此,便能够与外界多一些联系。”

    我转了下眼珠,甩动着定魂铃,铃铛发不出声响,却发出悦耳的碰撞声,我故作轻松道,“这定魂铃啊,是别人送我的……”

    “谁这么大的胆子!能够随便把定魂铃送人?”黑影低呼一声,后知后觉,自己未免也太过激动了一些,复解释道,“我是觉得,定魂铃这种好东西,是谁都想要,怎么能够随随便便送人。”

    我陷入沉思,如此有故事的法器,沈冥随随便便送我……

    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感情,女人的第六感总是格外的敏锐,“和我说说定魂铃的主人的事情吧。”

    黑影愣了一下,以为自己没听清,我又说了一遍,他笑道,“看妹妹你雷厉风行的模样,以为对谁都没有兴趣,倒是对这个几千年前的女人有兴趣。”

    几千年?

    我骤然瞪大眼睛,难怪如今不在了……谁能够有几千年的寿命,除非她和沈冥一样,不是人……

    “她叫楼承钰,一袭红衣行走在天地间,不知是多少男子的梦中情人。”黑影回忆起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子,语气都变得轻柔起来。

    我定定的看着他,他身上黑影飘动,可我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阎王的梦中情人就是楼承钰,那个和我拥有一样脸庞的女子。

    脑子之中有一根紧绷的弦弹了一下,瞬间断了。

    又是一模一样的容貌!

    沈冥怎么会有楼承钰的东西,他的刻意接近……是不是和楼承钰有关?

    黑影的声音渐渐沉了下去,隐隐在发抖,“我以为那样的女子几乎是无敌的,定魂铃是她的本命法器,法器丢了,竟然还是被你这样的平凡女子使用,没有来吧东西追回,看样子,她是遭遇不测了。”

    “闭嘴!”我随手把袖子扯下,挡住手腕上的幽绿铃铛,眼不见为净,从没有如此不想看到一样东西。

    定魂铃很漂亮,从颜色,款式,再到花纹我都喜欢的不得了,像是专门为了我量身定做一般。

    傲娇懂得又多的青湪,多次救我性命。

    我以为在我悲惨的人生当中,上天终于开了一次眼,把以前我失去的,都给我弥补回来。

    可听了黑影的话之后才发现,自己百般喜欢的东西,其实是人家用剩下的,从头到尾,都是我自作多情,以为它是我的,也以为它能够是我的。

    定魂铃至今还在我手中,很有可能是因为这张与楼承钰一样的脸。

    黑影不敢随便惹我,毕竟他的脖子还在我的剑下,嘟囔道,“女人心海底针,明明是你扒着我,让我与你细说当初的事情,说完之后,你却不开心,翻脸比翻书还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