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九十四章 罗盘(11)

    我极快的看他一眼,想要解释,却又无从说起,“不说其他的,聊聊罗盘,出去才是正事。(看啦又看)”

    黑影闭嘴不说话,显然是在生我的闷气。

    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身体,黑色雾气在我之间环绕,“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黑影冷哼一声,“不是你叫我闭嘴的吗?”

    我挑眉,但笑不语。

    黑影最终绷不住,傲娇道,“你为什么不给我台阶下?”

    “台阶这种东西不是自己找得吗……”我面无表情。心里发笑,千年老妖竟然比小孩子还像小孩。

    “你……”黑影一时语塞。

    “我!”我昂了昂头,毫不示弱。

    “从罗盘出世开始,只经历过一个主人,听说那人是茅山的开山鼻祖。”黑影放弃与我作对,把自己知道的全说出来。

    “那为什么只有一任?”从那位传说中的开山鼻祖之后,罗盘无主千年,为何会流落到沈家?

    沈华懂得驱使罗盘之法,即使是这样,也无法成为罗盘认定的主人吗?

    “哪能啊……这就是此罗盘的变态之处……”黑影刻意压低声音,唯恐隔墙有耳,连带着我被他这股小心翼翼的模样弄得紧张起来,不自觉的凑近他。

    “哪里变态?”我静静的听着自己的心跳声,从黑影的口中得到的讯息,比我一辈子听到的所有消息还要多。

    脑子乱成一锅浆糊,楼承钰三个字就像魔咒一样在我的脑海中转个不停。

    “三界之中对罗盘动过心思的,没有八千也有一万。纵使他茅山道士有只手遮天的能力,总有松懈的时候。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被人暗算,到死都不知道是谁杀死了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俗话说得好,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同理,夺得罗盘容易,守得住……难。”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成为罗盘的主人?”

    “正是,这样的宝物不管是在谁的手上,都是一个引人犯罪的诱因,罗盘的拥有者,换了又换,可主人,没有一个……”

    我舔了下干涩的唇,“怎么能够成为罗盘的主人?”

    黑影身上雾气攒动,审视视线在我身上扫了两个来回,“唉,你自求多福吧。我们如今在统一战线,其实不想打击你的自信心。在你之前,有无数的阴阳师,占卜师和飞蛾扑火一般尝试着降服罗盘,茅山是正道之首,他们开山鼻祖制作的罗盘,岂是他们能够随随便便成为主人的?”

    我轻轻笑了,黑影怔愣间,仿佛听到周围风霜破冰的声音。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你还真别不信邪,多少在江湖上,在三界鼎鼎大名的能人异士,没有一个人能够过得了考验的,你与他们比,你能有什么优势,定魂铃么?”黑影开始变得有些着急。

    说实话,一番聊天下来,他其实挺喜欢眼前这个小妹妹的性格,很是对他的胃口。

    她吞了千面的九尾灵狐精元,至少能够保她百年不死,百年也够了,小妹妹可比那个冷若冰霜的千面好玩的多。

    百年的时间不再无聊,想想就让人亢奋。

    要降服罗盘,几乎有去无回。之前他怂恿她去,不过是为了得到她腹中精元。

    到她真的要去“送死”的时候,他心里老不乐意了。

    我顿时收了脸上的笑,“你就这么不看好我?”

    黑影被钉在墙上,奋力挣扎了两下,挣脱不开千面丢出来的飞刀,声音沉而冷,“我不会允许你去的,去了就是送死。”

    “和我说说,那个认主的机关是怎么样的?”我柔声道,直接无视他的话。

    黑影以为我被他唬住,立马添油加醋的说道,“罗盘要找的主人,需要正义之士,就像是罗盘的唯一一任主人一样,不会对罗盘动任何私心,可人生性自私,有谁能够过得了那些变态的关卡。所以说,这罗盘,认得是心。

    你即使有定魂铃如何,聪明机敏又怎样?对于罗盘,不管是谁都是脱光了裸的站在它面前。想要征服他,第一步就是要征服自己,战胜自己的心魔。”

    我缓缓点头,消化他所说的话。

    “妹妹啊,有心魔什么的,真的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是很正常的,大家都有……”

    我收手,长剑在手中转了一圈,幽绿光芒亮了下,渐渐暗淡下去。

    长剑变为一道光,“咻”的一下隐入定魂铃中,把袖子扯下来盖住,挡住黑影探究目光。

    我拍了下因打斗而褶皱的衣摆,肆意的往后退了一大步,平静的望着他。

    黑影激动不已,没了我的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舒服的把脑袋转了一圈,“妹妹,看我什么都与你说的份上,把这冰刀也拆了吧。”

    我点了点头,黑影兴奋得不得了。

    等了许久,未见我有任何反应。

    他狐疑道,“你难道是不想放了我?你放心……你有定魂铃,我不是你都对手。”

    说到一半,他突然抬起手,“要不然我发誓,你总可以信了吧……”

    “放你,是会放的,不过……不是现在……”

    我慢慢的往后退,直到退到千面身边,停下脚步。

    轻柔的把他抱到怀中,在他耳边轻喃,“我会很快回来救你的……”

    把怀中之前他在危难时刻交给我的木梳拿出来,塞在他腰带之中,“这东西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

    黑影盯着我瞧,心里有个不好的猜测,“你不会真的打算去让罗盘认主吧?”

    我轻哼一声,“我不可以?”

    “当然不可以!你可知道那些没通过的人的下场是什么?他们全都疯了……”

    “哦?”漫不经心的应了声,我决定做的事,从来没有人能够说服得了我。

    “小妹妹,你别太自以为是,一个能把我们关在这里成百上千年的地方,把人逼人再简单不过,更有甚者,再也没有办法从那秘境中出来……你年纪还小,这么大好青春年华,怎么就这样白白断送……不值得,不值得啊。”黑影苦口婆心的说着,他心里到底打着什么主意,我也算是了解一二。

    我就笑笑不理他,走到屋子的四角,刚才听黑影说过,只要在当中四个角落抹上自己的血,就算是礼成了。

    我狠狠心,咬破手指,趁着血还没有凝固,一脸滴上三个角落的血。

    房间看起来空旷,实际大得吓人,在冰天冻地的牢房中,我小跑起来,在最后一个角落停下时,微微喘着气,面色潮红。

    黑影急得跺脚,想要阻止我,却无能为力。

    我察觉到他的动静,缓声道,语气之中的决绝显而易见,“你说,去为了未来拼一次不值得,难道也要像你一样,被牢房关了几百年之后,磨灭所有的心性才是值得?”

    我没有再去管黑影的反应,我们非敌非友,只是时局所迫而勉强在统一战线上的可怜人罢了。

    如果真的被关几百年,我肯定会被逼疯。

    而成为罗盘主人,才有一线生机。在这世道,任何机会都不应该放过。机会更不会永远在那儿等你来抓住它。

    手指白的白红的红,一滴雪珠从指腹滑落,极快的滴落在地上。

    一瞬间,狂风大作。

    我抬手遮住眼睛,踉跄了两步,平地刮起的风几乎要把地板给掀了。

    糟糕,眼睛睁不开,看不清周围景致,凭借着印象,我摸索着前进。

    千面还躺在地上,这么大的风,万一把他吹走了怎么办?

    我艰难的往前走了两步,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抬不起来。

    哀嚎的风声渐渐平息,束缚在脚上的力量小了下去,由于惯性,我的身体往外跑了几步。

    庆幸于这场风刮得并不久,举目看去,地上哪里还有什么千面的身影。

    回头一看,原先被钉在墙上的黑影也不知所踪。

    我小跑起来,找遍这里的每一寸地方,布置得一模一样,千面与黑影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我冷静下来,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

    远处传来旋律优美的歌谣,关听音乐便知唱歌的人是多么的无忧无虑,她的歌声细细如流水一般滑过,声音不大,却吐字清晰,歌词描绘的画面就像是之前课本中所学,描绘的桃花源的景象。

    不知不觉,我把眼睛闭上。

    仿佛特别困,我掐了自己一把,怎么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睡觉,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可心理再强大都抵抗不了身体的感受。

    伴随着乐声,我沉沉睡了过去。

    等我猛然惊醒的时候,我依然在之前挑的地方坐着,房中没有千面与黑影的踪迹。

    狂乱的心跳渐渐慢下去,至少没有出什么乱子。

    有个东西在不停的碰着我的手腕,我动作一僵,缓缓扭头,便见一个扎着两条鞭子的小姑娘半蹲着,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好奇的望着我,距离近得我能够闻到她身上的花香味。

    黑影说得话我时刻记在心里,黑影说……罗盘只有他与千面二人。

    所以,眼前的小姑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