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五十六章 思念

    “宁婉”说她体力不济,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其中二十三个小时,五十九分都在睡觉。(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清醒的一分钟与我打个招呼又睡了过去。

    我苦笑摇头,怨只能怨自己找了个猪队友。

    回想起她极力说服我解决宁婉,在我终于动摇的时候,她却突然说现在不是时候。

    那和我说那么多做什么?专门逗我的是吗!

    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得低头。

    她是大哥,我是小弟。

    出去的法子指望在她身上,可不能够把她给得罪狠了。每次提到出去的事,“宁婉”总是支支吾吾,说是时机未到。

    狗急还会跳墙呢。

    某一次,我便与青湪两人趁她不注意把她绑了起来,她这才说了实话。

    这个地界有血阵,并且已经成了气候,即使她曾经是他们的主人,可他们只认强的那一方,没对“宁婉”出手已经很不错了。

    结论便是,若是没有其他的契机,我们谁都出不去了。

    那一瞬间,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难受的无以复加。

    心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沉重。

    从那之后,我不再与“宁婉”多说一句废话。

    她知道自己理亏,不敢凑到我跟前与我说话,所幸直接躲到了棺材里,再也不出来了。这样也好,我乐得清闲。

    空间之中陡然亮起的光亮,一时间让我很不适应,我眯着眼睛向门的方向望去。

    四目相对。

    我吓得立马直起身体,一时不注意,从红木棺材上滚了下去。

    沈冥闪身到我身边,手臂穿过我的腰间,稳稳的把我搂在怀中,宠溺道,“还是那么莽撞。”

    我愣神了十秒,依然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沈冥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要救我出去了……

    可我待的是静止空间,沈冥怎么可能会出现?

    莫非是“宁婉”想出来新的折磨我的方式。

    反正她的幻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我板着张脸,毫不客气的推开他,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嫌弃的说道,“宁婉,你还有完没完!天天这样逗我有意思吗?赶紧想办法让我出去才是正事!”

    “嗯?”沈冥一头雾水,这女人怎么回事,他“千辛万苦”的来救她,她竟然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我偷笑着往前,伸手在沈冥的小腹上摸了一把,感慨道,“这**,我很喜欢。”

    这宁婉幻术变幻出来的东西,竟然和真实的**不离十。

    主要是,好久没见到沈冥了,真的好想他。特别是眼前竟然有一个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站在我的面前,想要把持住真的太难了。

    沈冥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外一只手挑起我的下巴,迫使我昂着头看他,“小东西,这才多久没见,懂得调戏孤了?”

    反正眼前的人不是真的沈冥,即使说了什么冒犯他的话,也不会出什么事的吧。

    我踮起尖叫,在他的下巴上落下极轻的一吻,随即离开。

    沈冥表情有瞬间凝固,眸色深沉。

    我掩唇笑道,“调戏你怎么了,我还敢偷亲你呢。”

    他的身体与我贴得很近,他身体的变化,我很快便察觉到了。

    我老脸一红,不过是起了玩心,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想都不想,赶紧从他的怀中逃离。

    可这一次,沈冥并不打算让我再从他眼前溜走,一把把我捞了回来,双臂钳制住我的身体,意味深长的笑道,“嗯?你勾起的火,你可是要负责的……”

    负责?对一个幻想我能够怎么负责?

    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在他怀里死命挣扎,沈冥掌中加重力道,使得我们两人贴得更加紧密。

    他的火热羞得我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你……我……”被他这暧昧的气氛弄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性感的薄唇贴在我的耳际,“小东西,你说你还敢亲孤,那还敢不敢更大胆一点的?”

    自从上次我中了媚药,沈冥给我解毒,我们两人亲密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在房事上花过心思。

    毕竟那次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大家都有意无意的不去提起那件事情。

    但两具彼此熟悉的身体,再一次触碰在一起,仿佛天雷勾动地火,稍微有点火花,便烧成熊熊烈火。

    沈冥向来不是什么柳下惠,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心爱女人的时候,想要的不仅是心灵上的契合,还有**的默契。

    我脸红的几乎能够滴出血来。沈冥似乎突然来了兴致,竟然伸出灵巧的舌头在我的耳垂上舔了下。

    我的脑子一下子炸开,有一串电流从耳垂流向心脏,再由心脏流向全身,全身一阵酥麻,差点要忘记怎么呼吸。

    我偏头,“你!”

    近在咫尺的距离,呼吸交织在一起。

    沈冥眸色一暗,一只手扣住我的脑袋,径直吻了下来。

    有别于我喜欢的温柔的缠绵的吻,这个吻,热情火辣,仿佛要一口把我吞进他的腹中。

    刚开始我还能够招架得住,不一会,就喘不上气。

    他搂在我腰肢上的手,几乎要把我的腰给折断了。

    在分离的间隙,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膛,拉开我们之间暧昧的距离。

    沈冥的唇红得惊人,上头还有没来得及擦拭的银丝。

    我立马把自己的目光从他的唇上移开,“你这登徒子!为什么轻薄我!”

    沈冥轻笑,眼中蕴藏着熠熠光辉,“孤怎么就成了登徒子……作为你的夫君,亲自己的妻子都不可以了吗?”

    我结结巴巴的说道,“谁……谁是你妻子了……”

    沈冥挑眉,不置可否,“小东西,走吧。”

    说罢,就拉着我的手往外走。

    在我的认知之中,这个地方是最安全的,我才不会跟着一个陌生人走的!

    “别拉着我,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我要走的!有什么话我们在这里说清楚!”我别扭的甩开他的手。

    他的手却像是牛皮糖一样黏在我的手上,怎么甩都甩不掉,我气得要跳脚!

    沈冥眼中笑意浅浅,“怎么才能够和孤走?”

    我挑衅的昂着下巴,“你把你的来意说清楚,是不是宁婉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沈冥被我的表情逗笑,突然回身。

    我吓得要往后退。

    沈冥大手一伸,直接把我公主抱了起来。

    我们对视片刻,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身体软的使不上劲。

    “什么宁婉不宁婉的,孤就是孤。”沈冥扯了下嘴角,大步向外走去。

    我一下就着急了,扯住沈冥的衣领,瞬间拉进我们两人的距离,“我说了,我不会跟你走的!”

    沈冥停下脚步,茫然的看我,突然低头,使得我们两人的额头触碰在一起,他额头上冰凉的温度传递到我身上,使得我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沈冥呢喃道,“怕不是烧坏脑子了吧。”

    我立马变得无比的乖巧,并且十分的安静。

    难道……他真的是沈冥?

    那我刚才做的事情……我的妈呀,实在是太丢脸了……

    扭头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没有脸见乡亲父老了。

    性情乖戾的沈冥头一次如此耐心的对一个女人。

    身后的红木棺材有异动。

    里头装的是宁婉。

    沈冥袖中的赤焰鞭在没有人控制的情况下飞了出去,与身后的宁婉缠斗在一起。

    我这下总算是相信沈冥所说的话。

    可“宁婉”对我还有用,是对付鬼王的一大王牌,可不能随随便的被沈冥给解决了。不过,她莫名其妙的把我从宴会上抓来,平白无故得让我承受许多磨难,这笔账,我是无论如何都要从她身上讨回来的。

    我不好意思的对沈冥解释道,“我刚才不知道……”你是真的沈冥,只当是宁婉变幻出来坑我的人。

    “不知道什么?”他似乎一点都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即使抱着我,身姿依然挺拔。

    “我以为……你是假的……”我垂眸说道,说着便抬头看他两眼,通过观察神情的方式来了解他到底有没有生气。

    他略微上挑的眼尾淡淡的扫了我一眼,“看来,是要让你见识下孤的床上功夫,才能够证明孤是真的……”

    明明只是一句戏言,我羞涩的同时,心都要飞了起来。

    真的是他来救我……这样的沈冥,要让我怎么割舍。

    我轻轻的在他的胸口捶了下,无比严肃的说道,“你怎么能够这么不正经,我们现在处的环境是能够随便开玩笑的吗?”

    他的手在我的鼻子上捏了下,不再言语。

    “宁婉”实力不济,即使是在她最巅峰时刻,也根本不是沈冥的对手。

    沈冥只用一根赤焰鞭,就能够打得她找不着北。

    “宁婉”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其实,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同为女人,即使她的消息再闭塞,通过眼睛,她也能够知道沈冥对我是不同的,若是想要沈冥放了她,只有向我求情这个办法。

    “宁婉”噗通一声,径直在我的面前跪了下去。赤焰鞭在她身旁飞舞,打算在她身上找到一块好皮,继续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