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七十三章 鬼鸟来历

    风声在耳边呼啸,周围景致极快的从我眼前掠过,男孩坠落的瞬间,吓得脸部扭曲变形。(看啦又看小说)

    男孩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而围观的人只是冷漠的围成一圈,津津乐道的说着什么,可能在不久之前,他们是这个女人的战友,而现在,女人的悲惨成了他们的谈资。

    阿禾惊惧的喊道,“青青!”

    在落地的最后一刹那,沈冥适时的甩出炼魂鞭,勾住我的腰,把我的身体带上来,而那个男孩,我始终拎在手上。

    男孩落地之后,惊魂未定,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口水与眼泪糊了满脸。女人惊喜的搂住男孩,紧紧的搂着,这一次不准任何人抢走他。

    阿禾挽住我的手臂,责怪道,“你知道刚才的情况有多危险吗?万一沈冥没有出手,你该怎么办?”

    我摇晃着手腕上的定魂铃,“即使没有他,定魂铃救我足矣。”

    阿禾嗔怪的瞪了我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守护在宋明哲身边,唯恐再次发生刚才的事情。

    我瞥了眼那女人,冷冷的说道,“如果还有下一次,我必定松手。”

    那女人哆嗦着,抱着男孩灰溜溜的离开。

    四周的人见我们不好招惹,又和鬼鸟待在一处,全都做鸟兽散,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出路。

    一下子,周围安静了许多。

    阿禾在宋明哲耳边说着什么,后者无论如何都没有什么反应。刚才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如今渣都不剩。

    我转身,斜倚在栏杆上,望着一片狼藉的客厅,一道熟悉的声音钻进耳中。

    “喂,你在想什么东西?”

    我吓得手一哆嗦,差点从栏杆上翻了出去。

    沈冥似乎有察觉的往我的方向瞥过来,关于青湪的事情,现在还不是时机,等以后再说吧。

    这样一想,给欺瞒安上了一个义正言辞的理由,心里舒坦了不少。

    我揉了揉钝痛的脑袋,“青湪,你这死小子,之前死什么地方去了?”

    他踱步到我的封印之处,看着它忘神,惊奇的说道,“愚蠢的人类,你的封印竟然被打开了一部分。怎么开的?和本尊说说。”

    我叹了一口气,食指轻点太阳穴,“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青湪哀怨的低头,声音却不小,“愚蠢的人类,今天是吃*了吗?”

    “青湪大人,你有什么事要说?”我耐着性子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告诉你,前一段时间,我感受到让我很不舒服的气息,于是本尊就躲了起来。这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本尊,有没有很想本尊?”青湪坐好,扇动着自己的翅膀,笑得一脸荡漾。

    当然,他的表情是怎么样的我看不见。

    我动气道,“所以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带着定魂铃走了?”

    第一次见到把临阵脱逃说的清醒脱俗。

    “无助?”青湪停止晃动翅膀,双手撑在下巴,试探性的问道,“青青,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黑着脸,直接道,“没有。”

    “啧,听你这语气不像啊。”青湪随意的说道,更加欢快的晃动起翅膀,听声音就觉得他无比的惬意。

    这年头,宠物都骑到了主人的头上了吗?

    我紧攥拳头,深吸一口气,暗道,青湪若是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把他打到找不到北。

    说到做到。

    “青湪,你自称为自己是三界百科全书,有件事我要问你。”

    青湪舒服的躺下,望着变幻莫测的景象,就像看电影一样,这些画面全都是他一生的回忆,自从被困在定魂铃之中千年,每一天望着同样的景象对于一只神鸟来说是一件无比残酷的事情。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嗯。”青湪敷衍的回答道,“说来听听,虽说我是三界百晓生,本尊与外界失去联系也有千年之久,太新的消息,本尊并不知道。”

    我大致的把宋明哲的情况与他说了,眼尾扫向阿禾,阿禾那样一个活泼开朗的性子,竟然出奇的安静,静静的与宋明哲坐在一处,下巴搁在膝盖上,望着一个方向出神。

    我收回视线,催促道,“像是这种情况,人……还可以醒得过来吗?”

    “为什么你每一次都给本尊出难题。”青湪一溜烟的坐起来,闭目沉思。

    半响,他随口说道,“在千年之前,神鸟一族,最强大的便是凤凰一族。”他顿了顿,“也就是我所在的种族。”

    我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没见过比他更臭屁的鸟了,吐槽归吐槽,讲到重点的时候还是要认真听。

    “除了我们五凤鸟,还有其他的鸟类,他们修习妖族的术法,奈何他们本身的力量太过弱小,他们的术法修习到一定程度,就再也没有办法往上增了。

    我们妖族,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对于妖王易天焚来说亦是如此,若是他的实力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必定被那些虎视眈眈睥睨他手中权势的部下们夺得什么都不剩。事实证明,本尊说得没有错。

    易天焚被关押在锁妖塔之中,当初他手下那些人,个个不是个省油的灯。

    再说回那些鬼鸟,之前曾与你说过。妖族阶级分的很清,鬼鸟是怎么来的?便是在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身上种下妖蛊,使得你们成为人不人鸟不鸟的鸟人。”

    青湪说完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说话。

    他察觉到我情绪的低落,赶忙打圆场道,“在千年之前,这样的情况不多,毕竟有太阴风穴还有本尊的主子在,易天焚根本不敢这么嚣张。”

    “那现在呢?”他说三界向来不和,易天焚被关押在锁妖塔,既然妖族最大的的管事的人都被关押起来,那到底是谁的心这么狠,把人当作畜生一样驱使?

    “到底是易天焚的哪一个手下,如今本尊还没有个定论。这天道便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你们人类就是没有我们妖族厉害,没有沦为我们的食物就算是好的了。”青湪轻哼了一声。

    我并不打算与他争辩这件事。

    “那有什么办法能够使得鬼鸟变回人吗?”

    青湪随意的说道,“如果真有这么简单,鬼鸟还有他存在的意义吗?鬼鸟在妖族实力强悍,又没有自己的意识,行为与思想完全依靠他的主人支配,是妖族最强大的一支军队。易天焚不会这么容易把妖蛊的解蛊的方法流传出去的。”

    “你不是号称三界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吗?为什么一问三不知!”我气鼓鼓的说道。

    “这是要分情况的嘛。”青湪故作老气的说道,随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能,有一样东西,或许能够解妖蛊。”

    “什么?”我着急的问道,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恐怕是救宋明哲的最后一个办法了。

    “本尊曾经听说过,妖族有个圣物,能够化解妖族的所有的毒。”青湪如是说道。

    话音刚落,我的心便沉了下去。

    妖族的圣物,我怎么可能会有。

    许久,我都不做声。

    “你难道就没有兴趣听下是什么东西吗?”

    “嗯。”我有气无力的答应一声。

    “是一副手镯,名叫冰月,一直收藏在天池之中,不过,千年之前,那副手镯送给了易天焚最喜欢的小妾。”说到最后,青湪的声音渐渐恶低了下去,“罢了,替那个女人做什么。”

    我的脑子一下子炸开,冰月?

    这名字怎么如此耳熟?

    我垂眸望向手腕上泛着淡淡月色光芒的手链,上一次,沈冥是不是说过,她叫做冰月?

    沈冥把炽焰鞭收回腰间之后,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这才开口道,“沈华呢?”

    阿禾如同雷击一般愣在原地。

    虽然内心知道沈华的实力深不可测,若是真有谁想要对付他,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容易,可见到阿禾的反应,内心依然一紧。

    沈冥没有看我,却自然而然得伸出手覆盖在我冰凉的手掌之上,两只同样冰凉的双手竟然能够摩擦着一种别致的热度。

    “阿禾,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阿禾脑子嗡嗡的响,脑海中不停的回响着沈冥的话,她蹙眉回忆起沈华来的时候的场景。

    沈华来时正是宋明哲与六只鬼鸟打得不亦乐乎的时候。

    有了沈华的帮助,战斗力大大提升,把他们打得连连后退。

    阿禾有些魂不守舍,“后来,来了一个神秘人,把沈华带走了。”

    “神秘人?你可有看清他什么模样?”我把青湪撇向一边,询问道。

    阿禾摇头,落寞的低着头,似乎在自责。

    我与沈冥极快的对视一眼。

    沈冥安抚性的在我的手背上捏了下,“相信沈华,他是沈家的接班人,他的实力,孤放心。”

    既然沈冥也这样说,那也只能够相信了。

    当务之急还是要救醒宋明哲才是,要不然一只鬼鸟跟在我们身边相当于一颗*,迟早会出事。

    “我问你件事。”我思虑再三,决定再确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