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八十八章一触即发(1)

    “朱杨,你别发疯可以吗?你这样,你会后悔的!”我尝试挣脱开朱杨的束缚,可此时的我就是人家砧板上的鱼肉,想要搓扁捏圆,不过是他的一个想法罢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朱杨偏了下头,“后悔?没有这样的事。”

    随后,他大笑起来,“我如今到这步田地,还有什么好后悔的?你告诉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我恐惧的往后缩了缩,身子一阵阵的发冷,四肢麻的几乎已经不是我的了。

    我颤抖着声音开口,语气软了下去,“朱杨,不可以,你不能这么做。我们毕竟是朋友。”

    他的手攀上我的领口,“撕拉”一声,领子到后背的布料完全被扯破,只剩下面前那孤零零的一块破布,稍微还能够遮挡一些肌肤。

    我的心渐渐的沉下去。

    他说的没错,那鬼气进了我的身体,一寸寸的侵蚀我的筋脉,灵力耗尽之时,也应该是我的生命走到尽头之日。躲过了那么多的危险,却死在有恩之人的手中,当真的讽刺。

    可是。

    怎么能够甘心!

    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做,生命之中还有那么多有趣的经历没有体验,而且,爱我的人,正在等我归去。

    凭什么,我的生命要在这个时候走到尽头!

    体内金色灵力爆涨,与黑色的鬼气抗衡起来。

    朱杨并没有察觉到我的不对劲,而我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后背,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最后,他们汇聚成一缕,沿着后背凹陷的纹路蜿蜒往下。

    半响,在白瓷地面上汇聚成了一滩。

    我的神经紧紧的绷着,“我最后再说一次,朱杨,你今天的结局和我没有半分关系!所有的选择都是你自己选的,既然是你自己选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责怪我!”

    “啪”的一声。

    他小巧的手却是蕴含着不小的力量,我另外半边脸颊肿得老高。

    我深吸一口气,斜眼看他,轻笑,“你只有这么点本事吗?”

    与被他玷污想比,宁愿被他打死。

    他气得弹起身。

    我撑着手臂看他,“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

    “卢青青,你是真的不怕死!”朱杨伸出右手,手指爆长,在我张大的双眼前停住,他的手指只要再往前半寸,我这双眼睛也算是毁了。

    “你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去。”我红唇轻启。

    他的手掌往下,摩擦着我的脸颊,“可惜了这么一张脸,卢青青,这么一张利嘴,就不怕我真的杀了你?”

    “怕。”我挑眉,“是这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

    “你有种!”朱杨咬牙,一把把我推在地上。

    我全身酸软无力,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天花板挂着的吊灯光度很足,就这么看上一会儿,眼前黑影重重。

    朱杨的手掌肆意的在我身上游走,大腿一凉,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更是暴露在朱杨面前。

    他油腻的手掌在我的腿上摩擦,语气之中满满的,眼中的火把他烧得火热,“果真是尤物,就当你是我的补偿吧。”

    手指垂放在身侧,内心极力的想要抗拒,身体却不受我一丝半点的控制,手指试图在地上扣抓着,一个不注意,竟然把指甲给抓断了两根,血糊了满手,然而,指甲上的疼痛在此时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你说,沈冥那样的男子若是知道了你曾在我的身下承欢,并且到达了的巅峰,他会不会气得想要毁了你,嗯?”朱杨幸灾乐祸,兴奋的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

    ……

    连家别墅的上空,白拢滢去而又返。

    暗影不解,恭敬的问道,唯恐哪一句话又惹了白拢滢不乐意,“小姐,可是还有什么事没有完成?”

    白拢滢冲着铜镜笑得清纯,暗影一时之间竟然看痴了,即使知道这笑容根本不是给他的,他也乐意自欺欺人的活着。

    白拢滢从铜镜之中察觉到他的视线,愣了一下,笑容立马消失在她的脸上。

    暗影立马低下头,仿佛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白拢滢轻盈的说道,“你觉得,冰月对于我来说什么什么东西?”

    暗影脑子里闪过一些片段,跪倒下去,“冰月是圣物,暗影不敢随意评判。”

    白拢滢静静的望着他一会儿,眼波流转,咯咯笑了声,每一个音符都在挑逗着安隐的神经。

    脚尖一荡,足尖搭上暗影屈着的腿,白纱顺势滑下,露出她那洁白的在月光下发着淡淡光芒的腿,一下又一下的在暗影的腿上摩擦着,脚随意的踢了下,鞋子跌落而下。

    白净的脚掌,小巧的脚趾,轻一下重一下的在他腿上动着。

    暗影不敢动,怕一动,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泡沫,即使是梦,他也希望能够看久一点,感受久一些,就算是让他一盏茶时间之后死去,他也乐意。

    白拢滢屈膝,顺势滑进他的怀中,一时间,鼻息间,满是少女的香甜滋味。

    暗影的呼吸,乱了,心更乱。

    白拢滢旋身,后背贴着他的胸膛,舒服的发出一声嘤咛,满腔柔情道,“抱我。”

    暗影不敢,只是呆愣的跪着。

    白拢滢的声音稍稍提了点起来,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撒娇,“我说,抱我。”

    这一次,于公于私,他都不会拒绝。

    他想紧紧的抱住她,又怕力气太大把她给伤了,按照他以往的经验,很有可能只是一个玩笑,反身给他一巴掌,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缓缓的抬起手,拥住那抹一直高高在上的身影。

    他听见他自己的内心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

    背对着他的白拢滢扯了下嘴角,眼神纯真,“冥,有你抱着的感觉真好,真的,特别好。”

    暗影身子一震,环住白拢滢身子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放。

    它低下头,长长的头发有些许垂落在他的手臂上,挠得他不舍得放开认错的她。

    她突然转身,准确的找到暗影的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暗影惊得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白拢滢,一滴滚烫的泪水落下。

    这一次,他再也不愿意忍着,双臂紧紧的抱住她。这是他爱了上万年的女人,早就已经刻在骨子里头,只要她想要的东西,她一定给她弄来。

    若是要他的命,拿去便是。

    白拢滢的吻轻的和羽毛一样,触碰到便分开了,“只有温暖才让我有活着的感觉。”

    “滢,我。”暗影结巴道,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觉得太过幸福了。

    白拢滢垂眸睐了他一眼,冷淡道,“怎么?感觉特别好?”

    暗影脸上的笑僵住,不知道要做何动作,全身的血液一时间凝结。

    白拢滢轻笑,美得比头顶月光还要璀璨许多,“你说,我比楼承钰到底是差在哪里?我还以为是我魅力减了,可见你这失魂落魄的模样,我即使叫错名字,你不是照样高兴的应了。你们男人,真是贱啊。”

    许久,暗影才从牙缝中憋出一句话,“小姐说得是。”

    “暗影,你这辈子都是我的,生是我的奴,死是我的狗。”白拢滢开心的窝在暗影的怀中,目光冰冷,“你说是吗?”

    暗影苦涩的低头,不敢再去看白拢滢与明珠一般的脸,“是,属下生是小姐的奴,死,是小姐的狗。只要小姐需要,暗影在所不惜!豁出去这条命也一定要满足小姐所有的要求。”

    白拢滢纤纤细手捧着暗影的脸,“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舍得让你死。我啊,要让你跟在我的身边,看我怎么把失去的东西一样样的夺回来,站在这三界最高的位置。”

    暗影点头,附和道,“暗影生生世世追随小姐。”

    白拢滢从他的怀中退出,怀中空落的感觉,暗影一时间没有办法适应,试图用手抓些什么东西,徒留满手清冷月光。

    白拢滢走向远处,手掌放在心脏的位置,对着清风道,“一见沈冥误终生,如果,呵,哪里有那么多如果。”

    暗影望着她的背影,明明那么近的距离却知道那是他们两人永远没有办法跨过的鸿沟。

    得不到,就是得不到,要认命。

    可是,他不想认命。

    白拢滢招呼过暗影帮她整理发髻,笑道,“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回去吗?带你看一场好戏。”

    暗影手一顿,“好戏?”

    什么好戏能够让白拢滢展笑颜,他猜测必定与那个男人脱不了关系。

    “去了你就知道了。”白拢滢转头,微微蹙了下眉。

    暗影惊慌之中松开了手,收拾好的发髻再一次散开。

    白拢滢轻笑,“看你这模样,哪里有一点大侍卫的样子,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妖族中人都是如此呢。”

    暗影愧疚的垂眸,“暗影受教。”

    白拢滢给头发随意的绾了个发髻,“好了,我去休息一会儿,到了叫我。”

    话音未落,她如同游鱼一般闪身进了轿子。

    暗影这才敢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手掌之中是几根乌黑细腻的长发,他小心翼翼的把头发卷起,从怀中拿出一个手帕把头发包好,整理之后,放在最贴近心口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