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章 扑朔迷离(上)

    午夜,熔炉镇教堂。(看啦又看♀小说)

    这座不大不小的教堂就建在炼金学院的正对面,就和整个城镇一样,墙壁和砖瓦都被空气中的尘埃染成了铅灰色,反倒是教堂最顶端的圣十字雕塑,依旧还是无暇的纯白。

    圣十字的教堂和巫师学院遥遥相对,在帝国境内也称得上“奇观”了。

    不过,这不等于熔炉镇的教士对外来巫师们的态度,能够有多客气……

    “这里是圣十字的领域,闭门期间不得任何人踏进。”一个表情坚毅的教士手中举着蜡烛,挡在了黑发巫师的面前:“想要祷告还请明早,信徒!”

    “非常抱歉,但我和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有约定,只要一刻钟就好。”

    “祷告还请明早,信徒!”教士板着脸重复了一遍。

    “我是殿下的巫师顾问,您只要传达一声事情就清楚了。”在古木镇“经验丰富”的洛伦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半威胁的上前一步:

    “或者,我们也可以在这里吵一架,直接把殿下吓醒?”

    教士的额头滴落了一滴冷汗,咬着牙还在硬挺着不后退:

    “这里是……圣十字的领域!”

    “如果,我非要进去呢?”

    黑发巫师再次上前一步,绷紧神经的教士下意识后退,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洛伦,还有这位…教士阁下?”一身宽松长袍,还有些睡眼惺忪的布兰登诧异的打量着两人:

    “你们在干嘛?”

    “无意冒犯,布兰登殿下!但是您的巫师顾问,居然要在午夜教堂已经闭门之后……”

    “祷告!”黑发巫师立刻抢断了有些激动的教士,微笑着解释道:“只是有些睡不着,所以打算趁这个机会向圣十字祷告一下,仅此而已。”

    “唉……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虔诚?拖着长长的尾音,咧开嘴角的皇子殿下瞥他一眼,随即打着哈欠摆了摆手:

    “算了,不管是什么赶紧进来吧,我已经等你很长时间了。”

    “遵命,殿下。”微微颔首,洛伦微笑着向还愣在原地的教士点点头,随即跟在布兰登的身后穿过大门,顺着长廊走进了教堂。

    “可、可是布兰登殿下!这、这实在是……”激动的教士喊了两句,已经走远的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装聋,将这位“虔诚的信徒”晾在了外面。

    午夜的教堂空无一人,只有透过窗沿的月光勉强照亮了长廊,让二人不至于抹黑回房间。

    “好了,打发掉那位过于‘热心肠’的教士,有什么想说的吗?”边打哈欠边问话的布兰登睡眼惺忪的走在前面,弓着背双手垂在两侧,火红色的头发也耷拉着:

    “大晚上特地上门,总不会是来看我睡姿有多难看的——让我猜猜,你发现什么‘不该发现’的东西了?”

    “比那些要强得多,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

    走在后面的洛伦耸耸肩膀,慢慢将双手背在身后:

    “关于熔炉镇近四年的档案,有些非常有意思的地方……”

    …………………………

    “假的!”

    突然高举双手,艾萨克面前的档案被他向后一抛,精准的掉进了椅子后面的木桶——如果还能塞得下的话。

    “什么意思?”抱着肩膀的洛伦瞥了一眼椅子后面,大大小小的账簿和档案像废纸似的,被艾萨克这家伙扔得满地都是。

    “呃…不明白?”

    某位天才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撅着嘴蹙起眉头:“我用了什么特别高深的语法吗?行,那我换种说法——这些档案中所记录的数据,在现实依据和常规理论中存在明显漏洞,并且无法通过正常的描述证明它们的合理性,试图使用结果和大数据来混淆过程,通常学者讲这种行为称之为‘欺诈’,一种明确违背了帝国法律的行为。”

    “……”

    “……意思是说,这劳什子档案就是一堆废纸。”

    “但是你并没有看完,基本上就是扫了一眼。”即便知道这家伙非常人,但洛伦还是难以置信:“整整四年的记录——我记得你没怎么学过数学吧?!”

    “没错,我是没怎么学过,但我们今天也不需要做什么高深的计算题,就只有加减乘除而已啊。”

    抽了抽鼻子,艾萨克理所应当的摊了摊手:“更何况,这些所谓的档案真的用得到什么高深的数学知识吗?”

    “……好吧,我也换一种说法。”强忍着吐槽**的黑发巫师,咬着牙开口道:“就在这些档案——我是说废纸里面,你究竟发现什么了?”

    “这个账本还有档案,几乎全部都是流水账,入账多少,开销多少,最多再加上结果,一眼看上去确实没有什么问题。”艾萨克挑了挑眉毛:

    “我不太懂账簿这种东西,不过光有结果应该是很片面的对吧?”

    “但是?”抱着肩膀的洛伦向后靠在了椅背上,等待对方的表演。

    “但是,即便如此依然大有文章可做。”艾萨克很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故作平淡:“像他们这种大作坊一样的地方,都会有所谓的‘预定指标’和‘结果指标’——并不是买多少铁锭就要锻造多少把长剑,只有傻子才这么干!”

    “但如果‘预定指标’被订的非常高,‘结果指标’很低,并且还能通过库存来维持二者之间的均衡,让它看起来似乎一切正常呢?”

    “就像同时和十个人借钱,然后互相还贷,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手法来维持现状?”

    “比那厉害,说不定还能让钱下崽呢!”指了指身后的那堆档案:“流水账的好处就是只要保证结果,即便账簿和实际数据有出入,一般人也看不出来。”

    “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黑发巫师继续“挑逗”着艾萨克,一脸好奇的问道。

    “其实很简单啦,如果你经常接触神秘学这种‘不能用常理解释’的玩意儿,那么平时那些不太对劲的地方就会看起来特别扎眼。”

    耸耸肩膀,艾萨克缓缓抬起头:“所以哪怕是拿在手里,我都知道这些档案不对劲——就像我从来都不问,也知道你和艾因两个人有什么事情一直在瞒着我,尽管我不知道究竟是啥。”

    一瞬间,洛伦脸上的“好奇”完全凝滞了。

    “我原本是想借你求我帮忙的机会,让你告诉我究竟是啥,不过我发现自己好像不是很感兴趣——虽然你们两个之间有小秘密这件事确实让我很别扭,但是……这样是不是就算你欠我一个人情了?”

    “呃……”黑发巫师面颊微微抽搐:“你想要什么?”

    “还没想好,但我在来之前确实看了很多关于断界山的资料。所以如果有机会去一趟巨龙王国的都城尼德霍格…我是说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

    “就这么定了!”

    想都不想,洛伦直接答应了下来:“只要有机会离开断界山前往北方,不管是为了什么,我保证我们都会从那里经过一次——而且只有我们俩!”

    “只有我们?连…艾因都不带?”

    “不带,这是我们俩的秘密,咱们瞒着…艾因!”

    “我就知道,我们俩才是关系最好的那一对儿!”

    艾萨克笑的像个孩子:“这是咒术学和神秘学的狂欢,智力低下的炼金术师们统统没门儿!”

    我只想确定自己没有做一个错误的决定……心里嘀咕的黑发巫师,脸上依然还挂着僵硬的公式化笑容。

    ………………

    “所以,熔炉学院的院长大人,在档案上面动了手脚,做假账?”

    布兰登脸上的笑容无比精彩,前一刻还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现在却灿烂的像是正午的阳光:“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皇兄大人怎么解释了——能找到证据吗?”

    “数据可以作假,言语可以欺骗,但捏造的东西可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突然消失。”

    微微颔首,洛伦的目光转向窗外午夜下的熔炉镇:“进入城镇的时候我数过,熔炉镇的大型仓库一共有十个,所以……”

    “绝对有一个,放着他做假账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