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1 动嘴不动手

    青梅回到房间,拿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和几两散碎的银子递给她:“这个你收着用!”

    幺幺一愣,委屈的看着她:“小姐不要我了吗?”难不成知道自己和爷的人接触,还是觉得自己吃的太多,干的太少?

    “你想哪儿去了?”青梅摸了摸她肉肉的小脸,好笑不已:“我怎么舍得你离开我,我以后让你出门,让你带着点银子预防万一而已!”

    低声道:“你吃了午饭就去外面雇个车,先去探探姚建华回来没有,再去余家和许家”

    “是!奴婢还不饿,先出去探探!”幺幺看着她,低声嘀咕:“银子不用了,奴婢身上还有银子没用完呢?”

    青梅放到她手里,笑着打趣:“那些留着,等以后嫁人了当压箱底,拿着收好。(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幺幺这才收好银子,脚步轻快的离开许家。

    她在街上转了转,就来到了一家客栈,快速的来到二楼推门进去,

    里面男人的声音就警惕的响起:“是谁?”

    看见幺幺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幺幺,你好歹也把我们兄弟安排到铺子里去啊?”

    幺幺看着自己面前面容清秀的两个年轻男人,笑了笑:“我看你们每天都轮流去吃早点,不是挺好的吗?”

    南山无奈不已:“你这可不地道,什么消息也不告诉我们,也不安排我们进铺子,主子那我们真的不好交差啊?”

    “好了,这不就有消息了吗?”幺幺看着他们低声道:“姚家,余家,还有”

    青梅琢磨着要是姚建成回来,那么自己借什么引子,让他怀疑许梓健告密呢?还有自己也要避着他好,免得自己被他惦记。

    不过想到他还真是厉害,靠着玻璃生意,一跃成了豪富。

    而且他的身后肯定有人做靠山,要不这么赚银子的生意也保不住

    真是越想越挫败,觉得他才是老天的亲儿子。

    巧巧来到房间,笑着道:“小姐,可以吃午饭了!”

    青梅知道自己急不来,这件事情成败就靠自己的运气,起身去和祖母,娘她们一起吃午饭。

    幺幺回来的时候,见小姐还在午休,干脆来到厨房。

    巧巧洗好碗后,还在收拾厨房,看见她进来,赶紧道:“你回来了,小姐嘱咐过我,饭菜还在大锅里给你温着,你赶紧吃吧?”

    “谢谢巧巧姐姐!”

    幺幺揭开盖子,看着里面热气腾腾的一碗饭和一碗排骨芋头,端上来就开吃:“恩,好香啊!”

    “桌上还有大白菜和鱼冻呢”

    “好!”幺幺吃着饭菜,琢磨着自家小姐和旧主子之间事情,现在小姐不提起他,自己还是等小姐问起再说吧?

    青梅醒来洗了把脸,就看见幺幺在花厅椅子上打盹,拿着自己放在一边的披风,轻轻的盖到她的身上。

    幺幺很警惕的睁开眼,看见是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姐,有姚家的消息了,姚公子前几天就悄悄的回来了,今儿他出门查账,还在铺子里呢?”

    “这还真是好消息!”青梅在房间里转了转,吐了口气:“我们走,方正不成功也不用成仁!”

    青梅坐在马车上,看见穿着越发讲究的姚建成,带着小厮走出来,才撩开帘子,看着他惊讶的问:“姚公子,您怎么会在这里?”

    姚建成一看到青梅的桃花眼带笑的看着自己,就觉得心里痒痒的,上前道:“好久不见,二小姐这是要来买什么东西吗?”

    青梅不好意思的道:“我想买对花瓶!”

    “是吗?那我陪你去看看!”

    青梅下了马车,随着他进了铺子,就来到二楼。

    姚建成贪婪的看着她的容颜,色眯眯的道:“青梅,我一直记挂着你呢?”

    青梅喜悦的看着他:“这话你应该和我祖母去说啊?等着你家的媒人上门呢?”

    看我家祖母不骂死你,再有,他现在婚事肯定已经身不由己了。

    姚建成这次去京城还真的多了门婚事,是二皇子亲自做媒,女方又是户部尚书的庶女欧阳笑笑,可是就算是庶女,也是自己高攀的,不用说娶她了,连妾也不敢纳,最多就是个外室。

    可是这该死的许延东竟然中了举人,这下子,自己也不能太过,也不敢弄出风声。

    不过,等二皇子成事后,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

    姚建成叹了口气,虽然可口的青梅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自己却不能动口,还是起身:“我还有事,你挑喜欢的拿走就行!”

    青梅也叹气,看着他不满的道:“你为什么不多陪陪我?就知道和我堂兄去花天酒地!你知不知道,这次我们去白鹿城,他在外面喝多了,就把你的事情当成笑话说给那里的人听,要不是”

    姚建成脑海里惊涛骇浪,眼神凶狠的看着青梅:“他在白鹿城说什么了?”

    青梅觉得自己现在要扮演好的就是一个花痴,还有一心为他着想的角色,赶紧开口:“你别担心,他也没说你的名字,就是喝多了才说这些哗众取宠!有我看着,他也不敢乱说啊?”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姚建成心里对许梓健有了疙瘩,那样的事情,他在自己面前就敢说

    青梅看他阴沉的脸色,和闪着凶光的眼神,更加体贴的道:“你真的不用担心,他马上就要举家迁移到白鹿城了,以后天南地北各不相干,你担心什么?”

    姚建成惊讶的看着她:“他们要住到白鹿城了?”那就更糟糕了啊!

    青梅叹了口气,酸溜溜的道:“是啊,我那堂姐运气好,入了白鹿城贵人的眼,现在是人家的贵妾了!”

    看着他希翼的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去我家提亲啊?”我好准备辣椒水,门栓欢迎你们。

    姚建成现在哪还有风花雪月的心思,敷衍道:“我爹娘不同意我们的事,你回家等我的消息就是!”

    青梅知道过犹不及,再说下去就太刻意了。

    看着他不满的道:“那你快点,我爹娘催我说亲,我都不愿意,最后他们才答应明年再给我说亲事了!”

    面对这么想嫁给自己的青梅,姚建成自然觉得她一心为自己着想,不会骗自己,挥手道:“你多挑点喜欢的,早点回去吧!”

    青梅可不想要他的东西,赶紧摇头:“你傻啊,卖了都是银子啊?到时候还不都是我的!我拿两个花瓶就好,你可不准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知道吗?”

    姚建成见他离开,赶紧吩咐手下:“快去查查,许梓健家到底怎么样了?”

    青梅挑了一对花瓶,示意幺幺拿着,回到马车上就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叹了口气:“没想到我也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差点就吐了!”

    幺幺刚才守在门口,没有进去,很是好奇的问:“小姐说什么了?”

    “你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诉你!”

    青梅看着自己带着点肉肉的手,白皙柔嫩,她其实很不想用这种阴谋诡计去害人,可是自己现在没有别的法子,只能这样借力打力

    晚上的时候,姚家的书房里。

    姚建成自己坐在圈椅上,听着属下的禀告后,神色难看的道:“你们也太疏忽了,我告诉你们,现在给我好好盯着芙蓉镇,我可不想出了什么纰漏。”

    “是,属下遵命!”

    “明儿一早就给我送帖子给许家,崔家就说明儿晚上到牡丹阁一聚!让牡丹挑五六个颜色好的,等着我们!”

    “是!”

    十月初六的早上,似乎有了点薄薄的雾,青梅一如既往的赖床,决定安安静静的等着姚建成出手。

    柳氏觉得女儿长大了,等嫁人未必再有这样舒服的日子,让丫鬟们都别惊动她,要睡懒觉就让女儿睡呗。

    现在两个儿子和夫君都去书院了,一时之间倒是静悄悄的。

    青梅一觉睡到快要午时了,还是和温暖的床铺依依不舍,纠缠了许久才鼓足勇气起床。

    柳氏在院子里看着巧巧她们晒被子,看见女儿出来了,嗔了她一眼:“你可起来的真早啊!都能赶上午饭了!”

    青梅来到她的身边,挽着她的手臂笑了笑:“既然娘这么说,那我再去睡会儿?”

    “你这懒闺女,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好?”

    青梅对她笑了笑:“我知道娘舍不得我,那我就不嫁了好吗?”

    “傻孩子,等你再大点就不会这么说了,嫁人了才有家,有可爱的孩子”

    青梅毫不害羞的道:“还有难缠的小姑子,霸道的小叔子!”

    “你这孩子,就不能想点好的吗?”

    “嘿嘿,那我期待未来的夫君是个傻子,只会听我的!或许是个瞎子,相信我就是仙女下凡!”

    “你还说,真是太”

    外面晓强进来,站在几步外躬身道:“太太,小姐,门外来了个王公子,说是和小姐约好了见面,小姐没去,他就找到家里来了!”

    柳氏一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眼神看着女儿,欣慰道:“我的女儿这么好看,提亲的人肯定会踏破我们的门廊!”

    “娘您真的想多了!”青梅笑了笑:“哪来的王公子,我不认识啊!你让人走吧,估摸着是弄错了!”

    在打被子的幺幺听不下去了,提醒道:“小姐,会不会是昨儿铺子里那个王公子?”

    “哎呦,对啊,我怎么把他忘了!”

    柳氏笑着摇头:“你这孩子,不仅是路痴,还老是记不住人,你去前面看看吧?幺幺,你也跟上!”

    青梅觉得自家娘真是想的太远了,带着幺幺来到大门外,看见高挺的王航沛背着手四处张望,笑着道:“王公子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面请!”

    王航沛一挥手,边上的小厮从马车里拎出两框个大皮青的柿子,他摸着下巴道:“昨儿多谢你招待,这是回礼!”

    他本来是准备把东西放到铺子里就算了,可是听到侍卫说许二小姐去见过姚建成,心里就觉得很奇怪,就想着让手下查查这许家二小姐。

    幺幺看了眼柿子,就惊讶的道:“这不是脆皮柿子吗?”

    青梅自然知道这柿子可好吃了,可是这东西这边没有,她也不能说自己认识,听到幺幺叫出来,才笑着道:“原来这就是你说的脆皮柿子啊,多谢王公子了,快里面请!”

    王航沛笑了笑:“我今儿还有事,就先回去了,下次小姐再请我吃糕点就好,告辞!”

    自己这样贸然进去不好,还是等侍卫有了详细的情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幺幺看见马车走了,才好奇的低声问:“小姐,奴婢有说过这脆柿子吗?”

    “不是你说的吗?”青梅和她大眼瞪小眼,一脸无辜:“那就是我记错了吧?好了,赶紧把东西拿进去,我们尝尝味!”

    “好嘞!”幺幺明显向小吃货的方向发展,一手拎起一筐,傻笑的往里面走:“小姐,这个柿子甜甜的,还很脆,真的好好吃啊!”

    这边,王航沛回到别院后,很快就有侍卫来报:“主子,姚家的事情属下们都查的差不多了,请主子过目!”

    王航沛收敛了脸上的神色,显得很是威严慑人:“让人看住姚建华的动静,我就不信摸不到他的底细。”

    “是!”

    王航沛示意他退出去,自己打开本子看了起来,看的眉头越来越紧,喃喃低语:“都说高手在人间,这姚建华得到制玻璃的法子,竟然能潜伏到现在,心思不简单啊!”

    他在书房里仔细的写了什么,可是写好后却扔进香炉烧了,回到里间去睡大觉。

    “主子,您醒醒啊?”

    王航沛听到这声音很是不耐烦的睁开眼睛,不悦的道:“叫什么叫?叫魂啊?”

    侍卫头低声道:“主子,有姚家的消息!”

    王航沛闭了闭眼睛,才翻身起床,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有点黑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问:“什么消息?”

    “姚建华去了牡丹阁,好像在那和别人见面。”

    王航沛听了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叹了口气:“不知道牡丹阁里姑娘怎么样?青竹,来侍候爷更衣沐浴!”

    王航沛沐浴更衣,又吃了晚饭,才上了马车来到牡丹阁。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牡丹阁在夜幕下显得格外的灯火通明,娇声燕语不断。

    不仅姚建华不乐意看见许梓健,许梓健那次被自家爹说了几句,也怕被姚建华收拾,下意识的就避着点。

    可是见他的邀约,还是如约前来。

    自己现在也不憷他,自家也是有靠山的了。

    牡丹阁有三层,全部都是用最好的青刚石和楠木造成,琉璃飞檐,精致美丽。

    姚建华在第三层花厅里,看着下面的歌舞。

    因着第二层的台子比较高,三楼的花厅又特意往下,比较低,坐在花厅往下看,显得歌舞就在眼前,很是享受。

    崔家晖无视妖娆多姿的歌舞,低声的告诉他许梓健的家事:“我也不知道温家怎么样,可是听他说的很是玄乎!”

    姚建华笑着点了点头:“能让许家舍得离开芙蓉镇,温家肯定不错,可是他妹妹毕竟是妾,想要怎么好也不可能!”

    许梓健在丫鬟的带领下过来,看着他们拱了拱手:“姚大哥,崔大哥,我来迟了,你们在说什么呢?”

    崔家晖笑着叹了口气:“建华在后悔呢,那时候没早点向你妹妹求亲!”

    姚建成示意他坐下,神色愉悦的道:“不错,你来晚了先罚三杯,把你妹妹许给别家了,还要罚三杯!”

    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气:“可怜我到现在还没成亲,你怎么不帮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