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节 软禁

    吃完晚饭,张鹏和两姐妹在大厅里喝茶。(wWw.k6uK.cOm)没过多久,张鹏的二堂弟张旋过来了。

    “大哥,大妹,二妹。”

    张旋今年十九,比张鹏小了大半岁,是四叔叔的儿子。长相,由于血缘关系,张旋和张鹏有几分相似,但气质却是相反的。张鹏长得比较清秀,虽然学历不行,却有些书卷气。张旋则生得剑眉星目,英气十足,和红星火电二厂的陈铁星有得一比。他在大东门,颇有名气。和张鹏不同的是,他是靠自己打出来的,张鹏是靠各种狐假虎威的。不过最终的结果都差不多,别人见了都得喊一声“哥”。

    如果把张旋放在红星火电,应该会得到个“小张辽”“小甘宁”之类的称号。至于蜀国的五虎将,由于两姐妹得了小赵云和小张飞,是不会人傻乎乎地说自己是小关羽、小马超、小黄忠的,那得实力相当,不然就是用来嘲笑的。

    “嗯。”张鹏点了下头,示意张旋坐下。

    “二哥。”两姐妹齐声叫道。由于张鹏家没有堂妹,而姑姑家的表妹都比她们小,所以比她们大的,都叫大妹二妹,比她们小的都叫大姐二姐。这是张鹏奶奶定下的规矩,大伙都照着叫。

    “嗯。”张旋先朝两姐妹点了下头,然后坐了下来。他的动作十分干练,坐姿也相当端正,符合老人们常说的,“坐有坐相,站有站相。”

    “最近忙啥?”张鹏随意地问道。

    “弄了台大钩机,在外面帮人挖泥呢。”张旋回答。他听说张鹏回来了,就从一百多公里外的工地赶回来,见一面。

    “要注意安全。”张鹏一边冲茶,一边说道。

    “嗯。”张旋老老实实地点头称是。老张家规矩很严,长幼有序,尽管这个大哥一看就知道是战五渣,但做弟弟的,还是得毕恭毕敬。

    “白河村那事你听说了没有?”张鹏将沏好的茶推过去,问道。

    “大前天就听说了,我还回来看了一眼。”张旋说道。

    “那是怎么样的?”张鹏又问道。

    “我去的时候,才刚挖了个角,看起来红红的,大概有四五米宽的样子。”张旋回忆道。

    “那边有熟人不,等会儿带我过去看看。”张鹏说道。

    “有啊……”张旋刚开口,就被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

    “不准去。”萧雨诺面无表情地说道。

    “呃……”张旋迟疑了一下,说道,“大妹说得有道理,棺材有什么好看的,晦气。”

    “嗯?”话音刚落,张鹏皱了皱眉头。

    “大哥说得也有道理,看看又没什么关系。”张旋马改口道。

    却见萧雨诺双手抱胸,背后金光一闪,伸出一条如梦似幻、琉璃翡翠般的手臂,轻轻拿起桌的小茶杯,呷了一口。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四周无风无影。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悄然而至,似有大山缓缓压下,让人透不过气来。

    两兄弟的额头迅速冒出汗珠,完全说不出话来,就像胸腔里的空气被瞬间压榨光了。

    修罗法相,非天之神。

    神恩如海,神威如狱。光凭这威压,已经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了。

    喝完茶,萧雨诺缓缓收回法相,庞大的压力顿时一扫而空。

    “不去了不去了,看棺材,晦气。”张鹏说道。

    “嗯嗯嗯。”张旋连番点头。

    “看电视吧。”张鹏拿起茶几下的遥控器,随意打开了电视机。不得不说,当萧雨诺站在他的对立面的时候,他感到了无法形容的恐惧。尽管有一万个声音在告诉他,她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的。可那种来自地狱深处的,死亡的威胁,却有如实质般,恐怖到极点,仿佛随时都会丧命。

    “两山市某村发生瘟疫,传染力较强,目前已全面封闭。据记者悉知,今天下午,村民已全部入住医院,得到妥善的治疗……”电视里传出新闻播报,萧雨诺看了眼,张鹏马换台。

    晚九点半,张旋起身告辞,开车回工地了。张鹏回到房中,关门,开始思索怎么偷偷溜出去。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好奇心又旺盛,两姐妹天天监视着,一点儿自由都没了。

    他开始怀念两姐妹课的时候了,至少周一到周五,他是自由的。他一直坐到夜晚十一点半,心想两姐妹已经睡下了,于是偷偷开了门,猫着腰,轻手轻脚地朝院外走去。

    “嘎吱……”

    镂空的木门发出轻微的声响,张鹏侧身钻了出去。刚转过头,就看见身前站着个人,顿时吓了一跳。

    “去哪呢?”萧雨诺背着手,问道。口气清冷淡漠、古井无波。

    “有点饿了,想找碗稀饭吃。”张鹏撒了个谎。

    “好啊,我也想吃点。”萧雨诺浅浅一笑,说道。

    “你还吃啊,再吃就变小胖猪了。”张鹏说道。

    “没关系啊,吃成小胖猪,不还有你吗?”萧雨诺看着他的眼睛,语气中多了几分黏稠,“小鹏哥哥,你该不会不要小云吧?”

    她嗓音轻柔,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装的。

    “小云,你不能不讲道理,我只是想去看一眼,又没有什么危险。”眼看装不下去了,张鹏直截了当地说道。

    “不准去。”萧雨诺脸色一凝,沉声说道。

    “现在翅膀硬了是吧,不听话了是吧……”张鹏开始数落起来。

    “说什么都没用。”萧雨诺打断他,说道。

    张鹏气得叫了两声,没趣地回房了。过了半小时,睡不着的他,拿了副扑克,跑去敲东侧的房门。

    “来来来,打牌打牌。”萧雨诺开门,张鹏进门招呼道。

    “好啊好啊”萧雨诺正想拒绝,萧天晴却抢先叫道。

    “事先说好,那件事,没得商量。”萧雨诺双手抱胸地说道。

    “什么事?”张鹏装傻。

    “你自己知道。”萧雨诺没好气地说道。张鹏十有**,是想拿去白水村凑热闹的事情来做赌注。

    “你多心了,我就是想跟你们打打牌而已。”张鹏说道,心里却腹诽不已。这萧雨诺,都快成精了。

    接着,三人围着茶几,两女坐木沙发,张鹏坐小板凳。

    “老规矩,斗地主,双后对小王。”张鹏说道。双后对小王,是他们三人约定俗成的规则,就是两姐妹固定做农民,张鹏固定做地主,但小王专门挑出来,放在牌堆的最后。也就是说,张鹏每局都能拿到小王。

    只见萧雨诺单手拿起牌堆,那玉葱般的手指灵活无比,仿佛五只跳跃的精灵,唰唰唰地洗好了牌,然后一张张地弹射而出,精准地落在每个人的面前。那动作轻快而灵巧、赏心悦目。

    张鹏拿了双王、三个二,两个,还有个炸,小牌有两个碎花,开局就把两姐妹打懵了。

    “哈哈哈。”张鹏得意地笑了起来。

    两姐妹相视一眼,一言不发。萧雨诺发牌,第二局。张鹏的运气出奇的好,又抓了一手好牌,啪啪啪就打完了。接着是第三局,张鹏一开始没出牌,一个劲地喊“过”。两姐妹见状,你一张我一张,恨不得马打光手里的牌,扳回一局。可就在快要胜利的时候,张鹏突然啪啪两下,打出两个炸来,然后在她们惊异的目光中,砸下了所有的牌,十连对!

    “哈哈哈,两只小笨猪,真笨。”张鹏阴谋得逞,再次大笑起来,对她们造成了成吨的伤害。

    这下可把两姐妹气得不轻,只见萧天晴把手里的牌一丢,嚷嚷道,“不玩了不玩了,一点儿也不好玩。”

    “要不这样,我不要小王,还是固定做地主。”张鹏诱惑道。

    “好啊”萧天晴刚回答,萧雨诺就起身说道,“我不玩了,你们玩吧。”说完,她自顾自地拿起,坐在旁边看了起来。

    “姐,玩嘛,我要报仇。”萧天晴央求道,萧雨诺却不理不睬。

    “算了算了,回去睡觉了。”张鹏爽快地收拾好扑克,出去了。他来打牌的目的,自然是要找机会和萧雨诺对赌,但若是失败,就挑拨她们姐妹俩的关系。她们现在同气连枝,他肯定不是对手,所以要利用各种小矛盾,把萧天晴争取过来。

    不出所料般,他刚回到房间,就听见东侧房,隐隐传来吵架的声音。两姐妹都是好强之人,萧天晴肯定咽不下这口气,转而向萧雨诺发脾气。而萧雨诺更是个外冷内火的性子,肯定会冷言冷语、说些气话。这样一来一往,她们就会吵起来。

    蚌鹤相争,得利的肯定是他这个渔翁。等明天两姐妹赌气的时候,就能趁机把萧天晴争取过来。到时候二对一,萧雨诺只能让步。

    不过,他的反间计很快就被识破了。两姐妹吵了一会儿,就冷静下来。若是放在以前,她们还小的时候,自然有些稀里糊涂,可现在她们都十七了,还想用这老掉牙的反间计,未免太小瞧两位学霸了。

    “这坏家伙,又想挑拨离间,差点儿就被他骗了。”萧天晴忿忿地说道。

    “盯紧点儿,别让他跑了。”萧雨诺说道。

    “嗯。”萧天晴用力地点了下头,然后补充道,“洗手间也得盯着。”

    “别贪小便宜,让他给骗了。”萧雨诺提醒道,“那天订车票的时候,我看见他卡里只剩一千多块了。”

    “哈哈”萧天晴禁不住地笑了起来,萧雨诺也跟着抿嘴轻笑。

    霎时间,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油然而生,抵消了张鹏刚才对她们造成的精神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