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只想娶你妈妈

    小李一早就出门,在祁家老宅接了欧阳一诺跟柳婶。(看啦又看♀小说)

    来祁宅有些日子的柳婶早想回临山了,听说小李是来接她跟一诺的,高兴坏了。像个孩子一样跑上楼去整理衣服。

    她们来时带的东西有限,收拾起来也早。

    三两下,提着几个黑色包包,像阵风一样从楼上下来。

    楼下一诺坐在沙发里等她,看到她下来。立马跳下沙发,眼睛亮亮的看着柳婶问:“我们等下可以看到欧阳陌吗?”

    柳婶笑着点头。“是啊,我们现在就去找她。”

    “那太好了,我不想呆在这里。”欧阳一诺脸笑得像朵开了的花。跑到柳婶面前,牵住她的手。“那我们快走吧。”

    一直坐在沙发里没有吱声的栾真真脸色有些失落。看着欧阳一诺牵着柳婶的手,站起身来。“真要走吗?”她一直想跟这孩子走近,可是她总是带着防备的心思,很难接近。

    现在看着她要走了,有点舍不得,又有点遗憾。

    “能不走吗?”

    欧阳一诺摇了摇头,说:“我爸爸让小李叔叔来接我了,我要走了。”说着她紧了紧柳婶的手,接着说:“还有柳婶,她也要跟我一起走了。”

    漂亮的小脸上,一副我要走了,你留不住的模样让栾真真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个祁家的孩子,本来应该跟她很亲近的,可是长年在外。自己这些天的靠近,因为那天欧阳陌离开的原因,一直是她小小心里的一个结。

    栾真真叹了口气,在她面前蹲下。“那我下次去看你吧,你不是喜欢我做的红烧骨头?我下次去临山给你做。”

    “会不会太麻烦了?”欧阳一诺蹙着眉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栾真真笑着说:“不会,只要你喜欢,再麻烦都不怕。”

    一旁的柳婶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想,再怎么样一诺是这位科学家的小曾孙。俩人关系还远不如她一个做保姆的。

    便对一诺说:“一诺真乖。”

    一诺笑着抱住柳婶的腿,仰头对着她笑。

    这时,祁薄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一身婚礼上没有换下来的燕尾服,红衬衫,黑领结,头发一丝不苟。他的出现非常具有侵略性,很难让人忽略。

    有佣人给他问好:“小祁先生。”

    栾真真等人闻言本能朝门口望去,只见祁薄目光沉静的朝这边走来。

    “一诺?”

    跟柳婶站一起的一诺闻言只是愣愣的看着他。祁薄走近她,弯腰将她抱了起来。“我接你。”

    “你今天不是去娶别人了吗?”

    祁薄一愣,转头去看栾真真。

    结果栾真真比他更吃惊的望着柳婶,柳婶望着地下。

    显然,这事是柳婶告诉她的。

    柳婶动了动唇,最后抬起头来,想道歉。

    祁薄已经对着欧阳一诺笑着说:“我只想娶你妈妈。”

    “你骗人,那个今天要嫁给你的阿姨怀了别人的宝宝,要生下来做我弟弟。”越说一诺越不爽快。拍了拍他的手,生气的说:“你快放我下来,我讨厌你。”

    “你别动,我放你下来。”祁薄将一诺放下来,在她面前蹲下。“你不会有弟弟,也不会有妹妹,我只要你。你一个人。”

    这是他第一次表白一个孩子。

    如果是以前,打死他也说不出口。今天却无意间,对着自己的女儿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来。

    看来,做肉麻的事不需要人教。

    遇到了对的人,自然而然就说出来了。

    而且,感觉还很好。

    看着一诺噘,不太信任,又有点委屈的望着他。“真的吗?那她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办?”

    “只要不是你妈妈生的,都与我们无关。”

    闻言一诺一下抱住了祁薄的脖子。“不可以骗人。”

    祁薄一僵,这是一诺第一次主动抱他。

    身体又小又软,身体上有嫩嫩的青香味,让人闻着很舒服,心都快化了。“我从不骗人。”

    一旁看着抱在一直怕一大一栾真真羡慕到不行。这些日子,她亲手给一诺喂饭,亲手给她洗澡,甚至亲自陪她上厕所。

    都没有建立起亲厚的感情来。

    早上陈妈上楼敲了数次门,都没有得到回应。厨房里准备的早餐,她一直温着。灶上的粥都煲化了,她有些不耐烦的走上楼去。

    再次敲响欧阳陌的房门。

    “小陌?”这是她在欧阳陌来临山后,将小姐改叫成小陌的。本来俩人关系还算不错,欧阳陌本人温和,没有什么架子,也没有什么脾气,很容易相处。

    只是,后来因为霍璇的原因。

    得知祁薄坐牢全是因为这个女人,而改观,对她态度不那么好。

    欧阳陌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她的态度转变。几次言语中暗示,陈妈都没有在意。心里一旦有了隔阂,就很难跨过这道坎。

    陈妈见里面没有动静,又敲了敲。拔高声音叫:“欧阳陌小姐?”

    欧式的别墅里,因为陈妈的叫声,都有回音了。房间里依然没有传来声音,她有些生气。直接就用手拍了拍。“起不起床,别人叫了几次,你好歹应个声。让别人知道你是死是活吧。”

    楼下做完卫生的小玉,听到楼上的动静。仰着头,朝上面看。“陈妈,她还没有起来?”早上祁薄出门时,她正好在擦桌子。

    眼尖的看到他脖子上的咬痕。

    她也是成年人,也谈过男朋友。

    自然知道那道咬痕是怎么来的。

    能睡到现在还不起来,可见昨夜里有多激烈。

    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祁薄今天就要娶别的人了,她还不知廉耻跟人在床上翻来滚去。

    楼上的陈妈见小玉压着声音在楼下问自己,有些嘲讽的走到楼梯边,对着楼下的小玉说:“是呀,一个女人,睡到这个时候还不起床,怕别人不知道她夜里干了什么好事?”

    闻言小玉抿唇一笑,很是兴奋。“可不是,今天祁先生就娶张小姐了。晚上这个屋子的女主人就要进来了,她还不赶紧起来收拾东西滚。既然还有脸懒在床上装死,连你叫了几次都不理。”

    “可不是。”陈妈觉得小玉说得言之有理,一双挺亲切的眼睛,变得刻薄的朝房门看了一眼。

    谁知,就在这时,房门从里面打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