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二十五章 战争美学

    “赞戒大人!不好了,有刺客!!!”

    琅邪赞戒的心腹军官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Www.K6UK.CoM)

    “什么?!刺客!!!”

    琅邪赞戒腾的站了起来,一脸震惊。

    “是的,刺客!已经杀死了二十个人。”

    “什么人?在哪里?”

    “都是普通士兵,不过——”军官也顾不得上下尊卑了,直接打开“蜂巢”的全息地图:“大人,同时发现的,二十个地方,位置都离得很远,我推测起码有二十名刺客。”

    “不可能!不可能有这么多刺客混进来!!!” 琅邪赞戒第一想的就是有内奸,战舰是独立的战斗平台,外人混进来的可能性很小。

    “是的,大人,怎么办?!!!”军团看着琅邪赞戒,他知道该怎么做,但需要授权。“蜂巢”里有琅邪瑾少爷,还有德卡内长老,惊动他们的后果很严重。

    “等等,先不要报警,让安全部门的人全部出动,另外,封闭去高级区的通道。”

    琅邪赞戒权衡了一下得失,发布命令,他的谨慎给楚鸣带来的一些麻烦。是麻烦,不是障碍。楚鸣才是在设置障碍。

    “主人,你太伟大了!”古伦叹服的说道,从楚鸣手里接过了俘虏。他要做的就是在适当时间让这个俘虏死亡。

    “伟大?”楚鸣扭过头,不明白古伦为什么说这个词。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古伦绞尽脑汁:“就是那种不算聪明、也不算别出心裁、也不算另辟蹊径的聪明。”

    “你累了吗?”楚鸣更迷惑了。

    “不不不,不累,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主人你忙你自己的。”

    古伦干脆不解释了,反正自己明白就好。一般的刺客登上别人战舰第一步就是设法获得战舰结构。这样才能进退自如。而楚鸣没有这么做,他像个路痴一样,向每个俘虏打听,不厌其烦的询问道路的细节。

    开始时古伦还觉得这种方式太原始了。但后来他才发现。询问出来的道路和地图上的是有差别的。就好像出租车司机总是能找到地图上没有的捷径一样。随后,楚鸣在杀人之余开始设置障碍。

    古伦是彻底没搞懂这是为什么。楚鸣会在不触发警报的情况下设置障碍。比如将一个食品柜推到路中间,或者让一台机器人瘫痪在某个甬道口。当古伦无意间看见铁皮整理出来的路线图时才恍然大悟。这是在别人的主场制造主场。

    “蜂巢”就是一个大迷宫,这个迷宫会限制侵入者的行动力。楚鸣没有想破坏这个迷宫,他没有这么多人手和时间。所以他做的就是在迷宫内设置迷宫。这样的话大家的行动力都被限制了。抵消掉不少主场的优势。

    “最适合的办法。”

    古伦忽然想到了“适合”这个词,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这个词太平庸了,不符合他想评价的意境。楚鸣用的方法其实很多人都能想到,但没有人每次都能想到。

    “往高级区的通道关闭了,回战舰,我们回去。”楚鸣拍拍手。

    “什么?!回去!!!”古伦愣住了。但一瞬间发觉自己不该问,这不是由于他觉悟到自己仆人的身份。而是他觉得自己不该质疑一个强大战士的判断。

    “回去了再来。”楚鸣简单的回答,扭身折返。

    此刻的“蜂巢”人来人往,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扑向一个个的可疑目标,但楚鸣回到战舰上时。排查的军官也正好赶来。楚鸣他们是外来者,是最有可能的嫌疑对象。

    “监视离开,等候通知。”

    楚鸣他们的战舰驶离了“蜂巢”,在几艘驱逐舰虎视眈眈的监视下停留在“蜂巢”的不远处。这是正常程序,既可控又避免了极端反应。一个小时以后,准许进入的指示传了过来,楚鸣他们再次进入了“蜂巢”。

    “人是感性的,但却太依赖理智的智脑。”

    楚鸣和古伦再次潜入,楚鸣为古伦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目的,以便让古伦更好的配合他。

    “可这有什么用?智脑的运算能力毕竟比人脑高。”古伦不能理解,于是发问。

    “当然,但是为什么智脑不能取代人呢?就像现在,二十个刺客会被智脑评定为b级以上的区域警报。就算有人想控制事态,不让它扩大,但智脑是既定程序依旧不会变。比如这些——”

    楚鸣指着通道一段的摄像头说道:

    “每一个通道,每一个动线节点,每一个重要设备的位置都会调高警戒水准。就像一个人生病了,他会非常关注自己的身体。”

    “可这对我们来说不是更麻烦了吗?”古伦挠挠头:“这样的话我们在里面活动的空间就更小了,更不容易进入到高级区。”

    “谁说我们要从里面进去?”

    “不从里面进入?为什么!”古伦彻底迷糊了。

    “还是之前那个例子。一个人生病了,躺在病床上,房间里忽然飞进来一只蚊子——”楚鸣笑了笑。

    “是哦!”古伦一拍脑门:“不过,真粗暴!”

    “是的,简单粗暴,差点忘了我喜欢的方式,还好,手艺并没有生疏。”楚鸣答道,语气中含着一丝遗憾的叹息。

    。。。。。。

    刺客在“蜂巢”中肆虐,让琅邪赞戒也捂不住了,万般无奈下他只好通知了德卡内长老,而警戒水平也提高到了a级。

    楚鸣他们再次被驱逐监视,这次,古伦大发脾气,和塔台的人大吵了一架。在驶离蜂巢后怒气冲冲的将引擎顶满负荷,他的这个举动并没有让监视他们的驱逐舰有所反应。任何人被这样赶来赶去都应该很不爽,可以理解。在“蜂巢”外发发脾气又影响不了大局。

    “老子不干了!!!”

    古伦在视频中向驱逐舰的舰长们咆哮,不过他的咆哮只会被别人一笑了之。他们这艘战舰的所有武器都锁死了,弹药都被排空。古伦的愤怒在别人眼里就是弱女子的叫骂,伤不了任何人。

    ‘你们这帮混蛋!垃圾!杂碎!*子养的杂种。。。。。。‘

    没人打擂台。古伦骂得照样起劲了,漫长的寿命能让人学会很多东西,骂街也是其中一种。

    “不知死活的家伙,要不是赞戒大人特别交代。早就灭了你们。”古伦骂得太难听。有人听不下去了。

    “来呀!来呀!你不来你是我孙子!!!”有人接话,古伦更来劲了。

    “废物!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伤的了我一根毫毛吗?”

    “什么?!你说我?!混蛋。我马上就要你好看!!!”古伦大概被气疯了,歇斯底里了。战舰再他的控制下猛然发动,冲出了警戒区域。

    “警告!警告!如果不马上停止,将视为攻击行为。”

    “来呀!来呀!不来你是孙子!!!”

    在驱逐舰的舰长眼里。古伦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们相互交换了一下意见,觉得可以给古伦一点颜色看看,也正好发泄一下被骂的怒气。

    “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不马上停止,将视为攻击行为!”

    琅邪家族本就是一个强大的家族,强大也意味着强权和嚣张。古伦的疯狂也正好给了别人一个教训他的借口。

    几门近防炮指向了楚鸣他们的战舰,标的瞄准的时间很长,这是最后的警告。而古伦却还在手舞足蹈的谩骂。主引擎也失控般的轰鸣着。

    攻击很快到来了,攻击的位置是不会造成太多损害的战舰球鼻艏,由于某些战术需要,那里也是一般战舰上物理抗性最高的部位。

    球鼻艏前荡起了一阵能量涟漪。虽然声音无法在宇宙环境中扩散,但可以推测到战舰内应该是震耳欲聋嘭嘭声音以及各种凄厉的警报声。

    “这下应该老实了吧。”

    “不知道哪里来的疯子,这下他们应该知道琅邪家的厉害了。”

    “这个教训可够深刻,他们不会尿裤子了吧?哈哈哈哈——”

    驱逐舰上的士兵兴高采烈的聚集在舷窗旁,观赏一个倒霉蛋被打脸的过程。在漫长的宇宙航线中,这是难得的笑料。

    “失速了?那个疯子舰长慌了吧?”

    “哈哈哈哈,我就说吓尿裤子了,这样强制关闭主引擎,他要自杀。哈哈哈哈——”

    “是啊,副引擎也开错了,他想离开警戒线,但这样的倒车技术,啧啧啧,我猜他真的会搞死自己。如果是那样,乐子可就大了。”

    古伦手忙脚乱的控制着战舰,几位舰长开心的看着他,也不去纠正他的错误,愚蠢成这样的笑料可不多见。

    “真的失速了!”有人看出了不对劲。

    “两个副引擎完了,这下可要出大事!!!”操作不当的副引擎浓烟滚滚,爆炸的反作用力让战舰失控翻滚。

    “天哪!!!他们朝‘蜂巢’去了,麻烦大了!!!”

    翻滚的战舰靠近了“蜂巢”,一时间警报大作。虽然战舰仿佛在努力的调整姿态,但惯性依旧让战舰不可遏止的冲过了最后一道警戒线。

    “蜂巢”的中央智脑动作了,这是区域a级警报,联动武器会很快的粉碎这艘失控的战舰。这不怪别人,只能怪这艘战舰的命不好,摊上了一个愚蠢的舰长。

    中央智脑的动作下达到区域智脑,但在程序运算中遇到了一点点问题。这个区域的内部正在解除a级区域警报,解除的命令来自人,而报警的命令来自中央智脑。按照所以智脑的设计原则,按所以智脑设计时的人-机优先顺序,解除是第一位。

    这个延迟大约只有几秒,不会影响过程。只是有人又附加了指令,琅邪赞戒认为这是外交事件,他需要考虑后果。人-机优先原则再次出现。

    琅邪赞戒考虑的时间并不长,他是附加指令。当威胁被中央智脑确认,高级权限可以覆盖附加指令。于是,既定的程序再次相应。

    十几秒的时间,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异变又发生了。失控的战舰发生了自爆,这个自爆可能是跃迁引擎导致的,古伦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爆炸将战舰劈成了两截,前面的舰桥部分飞向了茫茫宇宙,而后面的主引擎部分加速冲向了“蜂巢”,碰撞在所难免。

    这真是一次令人意想不到、又匪夷所思的事故。就像蝴蝶效应一般的不可思议。当主引擎在“蜂巢”表面爆炸时,所有人都傻了。看着熊熊燃烧的那个大豁口,士兵们心中忽然涌现出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景象不像是事故,反倒像是战争中画面,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这就是战争美学,严密而粗暴,冷静而疯狂。‘乐贝侯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