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五十二(真) 进击吧革命少年

    “四个见习神职者,十个虔信徒,李奇你爆种了啊!我不记得你上辈子读过党校,或者干过政工啊。(m.k6uk.com手机阅读地址)”

    “离那个水平还差得远吧,客串过拓展训练课的讲师而已。”

    “总之不错不错,对得起我的牺牲……我是说神力。”

    “是,陛下鸟生鱼汤,千秋万代……”

    城堡高处,李奇头顶星光,跟女神交流着最新的收获。

    刚结束的“生活会”,史丹、甘比特、阿丝娜、圆钩,一举成为见习神职者,只要再感悟教义,熟悉神力的运用方法,成为正式神职者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其他的学徒,也升级为虔信徒,他们在信仰上已经有了火候,欠缺的是沉淀和感悟,追上前面四个人的时间也不会太久。

    塔伦斯当时就跟李奇咬耳朵,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他在苦痛女士的教会里,办过无数次感召祭祀,从没有这么高的感召率。

    女神也为此喜悦,当场在木桩上加了buff,让“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字迹燃起神火,小小显露了一把神迹。

    遥望神殿方向,灯火通明,人影绰约,那是虔信徒在跟其他学徒兴奋的交流经验,塔伦斯给四个见习职业者传授最基本的神力运用知识,希望他们尽快能施展出神术。

    这一晚,他们应该是无眠了。

    李奇却有了些心事,跑到城堡高处来吹风。

    女神在光屏里刷出字:“别啊,这不是上了正轨吗?你这么一拍马屁,咱们不就成了邪教?”

    李奇回道:“开玩笑嘛,我这是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光屏晃了晃:“总感觉你兴致有点不高的样子……”

    李奇赶紧道:“没有,我高兴得很!就是……就是那四个人的状况有些搞不懂。”

    史丹、甘比特和阿丝娜都是见习牧师,能用出极为微弱的神光术。

    圆钩就比较奇特了,塔伦斯说在圆钩身上感应不到牧师的气息,更接近于缇娜。推测等圆钩升级之后,会走缇娜的路子,成为擅长隐匿的职业者。

    “没什么搞不懂的,魔女实质上就是女神,因为我而融合在一个体系里,他们的神术其实来自魔女的神职。”

    女神来了兴致,光屏里刷字的速度极快:“对菲妮的神职更有感悟的,获得了痛苦神力,成了牧师。缇娜那边,告死神职的情况还不清楚,但告死神力很可能没有治疗神术,所以不会出现牧师这个职业。告死这一系的职业者,我来取名,就叫告死者吧!”

    她警告说:“以后新的神术,新的职业,都由我取名啊,你别再自作主张搞个心灵鞭挞什么的。”

    我都想象得到你在面板上输入名字时的兴奋劲,到底是谁在当游戏玩啊。

    李奇心中嘀咕着,但因为心里有事,没有吱声。

    “在全知者的图书馆里逛了一圈,我已经认命了。现在看来,净化魔女,把她们的神职融合成革命理论的各个环节,这是我们唯一可行的途径了。”

    女神简单讲述了她的收获,她发现之前关于魔女是“堕神”的说法,可能并不正确,魔女的存在,更多是跟源初神祇有关。

    具体成因她还没找到确切的理论,或者根本就没有理论,但她发现了一件事情。

    每到纪元更替前后,魔女出现的记载就会频繁起来,而纪元更替,意味着费恩从神国位面到主物质位面,都会有一次大的调整。

    这么看来,魔女更像是费恩的一种“自然现象”。

    “全知者告诉我,费恩的神力体系即将出现重大变化,我回到神国之后,发现神国位面多了一颗星辰,难道那就是曙光之星?”

    女神刷在光屏里的文字加粗了:“说不定纪元更替就要来了,李奇,这是我们的机会,但也要加倍小心。”

    “费恩正面临大变”、“王国有一场大的变乱”,之前听到的类似言语,一并涌入李奇脑海,让他心头更加沉重。

    “李奇?”

    女神终于发现他的不对劲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

    李奇有些难为情,但还是说出了心里话:“您能下来吗?想跟您面对面聊聊。”

    光屏抖了一下,女神继续刷字:“我的神国还乱糟糟一团,你没搞定的那个魔女,在神国里到处喷岩浆。神降也花了我太多神力,没力气下来啦。”

    “骗人”,李奇撇嘴:“刚才的感召应该输送了很多信仰之力,就算神国有什么事,你也不至于跟我用文字而不是语音聊天,别告诉我这里的网络还分蜂窝和数字两种。”

    光屏抖得更厉害了,字也更大了:“你又胆肥了呢!连尊称都不加!总之……我不方便!”

    “哦……”

    李奇低头,闷闷的应着。

    女神的字加了红,还带闪屏效果:“果然不对劲!”

    “我就是、就是想跟您说说话”,李奇决定袒露心扉:“刚才的感召,您也感应到了吧,他们很认真,很虔诚,他们相信您,相信我,我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您是女神应该没什么,可我是凡人,被人信任,被人追随,其实是很大的压力。既然是革命,肯定要死人的。如果不能带着他们一步步前进,不能最终获得胜利,未来我们必定会付出的那些牺牲,就毫无意义了,我……我有些害怕。”

    李奇问了一个在心里憋了很久的问题:“说真的,您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要在这里革命呢?”

    女神沉默了,许久之后,光屏上才刷出一行字:“我就是革命女神啊,革命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李奇此时心中没了什么上下之分,下意识的道:“那也就是说,你不是人,是跟人工智能差不多的那种存在?”

    “我怎么不是人了!?”

    女神恼了:“我不是你那种低俗的人!我以革命为使命,是有理想有追求有抱负的高尚的人!”

    嘁,高尚的人还穿粉色蕾丝边镂空内裤?

    这话李奇当然不敢说,女神拒绝回答,他也不好追问,只能幽幽长叹。

    沉默了好一会,女神在光屏上说:“你啊,意志软弱,信念不坚,就是彻头彻尾的小市民,难当大任!不过谁让我没选择呢?我会压着你、赶着你、鞭策你。你做得好,我会奖励你,你敢懈怠,我就惩罚你,就这样!”

    李奇举手高呼:“陛下雷霆雨露,皆是神恩!”

    等光屏消失,李奇又是一声长叹。

    心情好了点,但是……

    他仰望星空,为什么还是觉得难受呢?

    好想有个人说说话啊,说说地球那边现在又流行什么段子了,出了什么新游戏。如果也玩手游就更好了,可以一起骂营养师的猪头策划又干了什么蠢事,扶她狗又出了什么联动,离开的那会,沉了三船都没抽到黑贞啊……

    爸爸妈妈、大哥大嫂小侄女,他们都还好吗,应该从悲伤中走出来了吧。

    小小的神国里,中心地带已经清理出了一片安全区域,一团熊熊的银白篝火映亮了整个神国。

    红帽小女孩坐在篝火边,抱着腿,小脑袋搁在膝盖上,也跟李奇一样,幽幽长叹。

    “李奇,我跟你一样,再一次确认了,这不是梦,这是真实。”

    她低低自语:“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城堡高处,李奇揉眼睛。

    他觉得,如果是场梦的话,这时候醒还来得及。

    身边闪起微微光芒,一圈水晶般的涟漪荡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渐渐浮现。

    竟然是缇娜带着菲妮瞬移上来了。

    菲妮挤到他怀里:“李奇,莉莉烤了饼干,比上次的还好吃,咱们一起去吃吧,好好庆贺一下啊!”

    娇小温热的身躯紧紧贴着李奇,让他心中也荡起一片暖意。

    真要是梦的话,醒了肯定又舍不得了。

    李奇揉着菲妮的头说:“找借口也不好好找,莉莉烤的饼干,你还能忍着不吃?等我下去,恐怕只有两三块,上面还都有牙印的吧?”

    “讨厌啦李奇,哪里有牙印,只有缺口!”

    菲妮的小脑袋蹭着:“你离开神殿的时候,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是身体不舒服吗?”

    小姑娘也会关心人了……

    看看旁边想挤过来,又觉得不好意思的缇娜,李奇说:“我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塔伦斯,还有其他人,其实可以安安稳稳过着快快乐乐的日子。但是我要你们做的事情,会很辛苦,甚至很危险。以后如果出了什么事,我怕你们会怪我。”

    说完他很有些羞惭,这是在向她们寻求慰藉吧……

    “我们能安安稳稳的,不是靠李奇你吗?你能不做什么,也可以安安稳稳过快乐的日子吗?”

    菲妮撅嘴道:“那之前是怎么回事啊?缇娜跟我说过,好好的就去买东西,结果被那个公主押着去冒险,差点就……”

    星光映在她眼瞳上,能清晰看到一层雾气:“李奇不是跟我说过吗?如果我有能力的话,为什么不想着让所有的小孩子都不再像我一样受那些折磨,现在我有能力啦!我能帮李奇做更多的事情!”

    她得意的拍拍小胸脯:“今天我干得不错吧,三比一!”

    说话的时候还瞥了一眼缇娜,半精灵少女哼了一声却没回嘴,这的确是事实。

    小姑娘的笑容像春风一般,让李奇心中的积雪尽数消融:“不错!我的魔女就是厉害!”

    菲妮勾住他的脖子:“那……李奇要不要魔女的祝福?”

    没等回应,小姑娘就亲在他脸颊上。软软嫩嫩,暖暖湿湿。

    他搂紧了小姑娘,欣慰的出了口长气,心说还是别醒了,这里有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伸手再招呼缇娜,缇娜扭捏了一下,摘掉帽子,捂着耳朵,蹲着把头凑到李奇手边:“就头发哦。”

    把半精灵少女的头发揉成一团乱麻,李奇心中一片灿烂,他开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