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千二八三 罗姆罗斯,谁才是你最珍视的女人?

    如钢铁山岭的长刀砸下来,奇丽身体拔高,急速填充虚影,手中原本放射出的暗金光束扩展出层层线条,再被魔钢或者晶钛质地的构件填充。(Www.K6uk.Com)

    等原本的虚影被十倍身高的实体替代时,手中也多了件巨大的铳炮。

    奇丽没来得及用铳炮发动攻击,重量超过万吨,有如小型战舰的铳炮高高举起,挡住图铎劈下的长刀。

    空间之内光辉绽放,与同时发生的震动一同,吞噬了所有人的感知。

    如果不是蕾塔娜和萨达尔及时展开层层光盾,如此猛烈的冲击早就将忒温丝和嘉拉希恩,连同罗姆罗斯其他随从,一同连身体带灵魂震成碎片。

    光蛇在四周的灰暗屏障上游走,放射着绚丽的弧光,那是图铎降下的结界吸收了冲击。

    图铎退了几步,招下的巨型长刀恢复到正常尺寸。

    他将长刀横在眼前端详,刀刃上出现明显的缺口。

    巨大面孔荡起扭曲涟漪,声音也有些飘渺。

    “相位金属就这点不好,沉到世界之内品质就完全变了。”

    图铎遗憾中又带着丝赞赏:“当然,对力量不足的家伙来说,它仍然是无坚不摧的。”

    对面的奇丽保持着高举铳炮昂扬迎击的姿势,像雕塑一样毫无动静。

    下一刻,铳炮崩碎成无数银白或者银灰的碎片,在图铎身前和淡金光盾上击打出密集涟漪。

    奇丽的身躯也跟着铳炮同时崩碎,变作暗金碎芒喷射到四周,消散为浓稠光尘,剧烈翻滚。

    一圈虚影仍然与图铎对峙,可不管是面目还是身体细节,都尽数消失,就连轮廓都在飘摇。

    虚影之下,奇丽重现。

    她抖抖肩膀,包裹住身体轮廓的一圈金光消散,变成若干金属碎片哗啦啦落地。

    魔女武装被图铎这一击完全打碎,附着在提尔之柄之上的万吨铳炮也完蛋了。

    奇丽只是静静的看着图铎,没有开口。

    她怕一开口,满肚子震成烂泥的骨肉内脏会全喷出来,自己的身体也会像泄气的娃娃般干瘪一阵子,那样的画面太伤形象。

    正义神力不擅长治疗,不过作为魔女,不管是承受打击,还是自愈的能力都远超一般超凡者,何况图铎的攻击只是纯粹的物质力量,没有附带超凡力量,这点伤势还不足以让奇丽扑街。

    跟伤势相比,图铎……不对,严格说是这具“傀儡战甲”展现出的力量,更让奇丽忧虑。

    只看能级,并没超出传奇巅峰,但算绝对量的话,哪怕是半神都毫无损伤的接下这一击。

    图铎劈下的长刀应该不如小红的百万吨金箍棒,但小红可没办法像图铎这样,轻松自如的在主位面挥动百万吨金箍棒。

    刚才如果没用神力驱动铳炮,吸收了这股纯粹的物质力量,她恐怕已经被锤进地面不知道多深了。

    也难怪罗姆罗斯会追求这样的道路,这的确是一条走到极致的话就非常可怕的力量之路。

    可惜,没有足够强大的灵魂,没有足以支撑灵魂强大到这个地步的道路支撑,这种力量注定只是他人手里的工具。

    图铎转动长刀,身上溢出古铜色的光辉。铜光浸染刀身,将其扭曲成一柄锤头足有十个奇丽那么大的双手大锤。

    他将锤头指住奇丽,笃定的道:“我的隔离结界只能持续几分钟,时间一到,你的女神就会来救你,你也会通过那个很有趣的力量网络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整个费恩世界是小渔村,主位面是邻近渔村的海底。我们这些永恒者在海底里确实施展不开,我打不过你的女神。”

    “不过在这之前,你已经被锤成就算是生命女神也无法复原的肉馅了,确定还要……”

    话音未落,奇丽手中的提尔之柄放射出炽亮金光。

    看似单薄的光弧掠过巨锤,膨胀为似乎能将整个空间裂解成两截的金芒,结结实实轰在图铎的身上。

    刚刚稳定成图铎的面目再度模糊,同时从身上闪出无数虚影,同样面目模糊,轮廓绰约。

    最终审判律令,直指灵魂的攻击。以奇丽现在的力量,全力一击之下,别说传奇巅峰,就算是半神,也无法阻止灵魂被律令解析剖离,直面自己。

    “还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小家伙身上吗……”

    魔鬼般的巨人摇晃了一下,发出近似图铎的声音:“想唤醒他的灵魂,挣脱我的束缚?”

    “真是好笑,你还不知道,他很享受现在的状态。”

    “掌握远远超越他自身能拥有的强大力量,这本来就是他的愿望啊。哪怕为此牺牲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值得的。”

    “刚才那一下让他很兴奋,他迫不及待的要击垮你,征服你,把你锤成肉泥!”

    “他对你的情感很复杂啊,热爱、仰慕、**、痛恨,什么都有,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想占有你的**压过了一切,但又觉得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更想毁灭掉你。”

    “很好,作为吸收他的补偿,我替他完成这个心愿。”

    虚影还如洪流般自巨人体内涌出,偶尔几个轮廓清晰一些,看上去依稀是罗姆罗斯,同时巨人的面目也在极为短暂的瞬间凝结为罗姆罗斯,瞪眼张嘴,像是在呼喊着什么。

    大概是辩白吧……

    当巨锤拉着一道弧线又抡过来时,奇丽心说这一战的希望,还真的就在罗姆罗斯自己身上了。

    当然她也不会就此放弃,顾不得身体还没愈合好,高高跃起,再度劈出律令金光。

    “总枢机!”

    “小姐!”

    金光虽然轰中巨人,虚影洪流的速度加快了,却没能阻止、哪怕减缓巨锤的速度。

    蕾塔娜和萨达尔下意识的惊叫出声,一前一后冲上去,试图拦住巨锤。

    绚丽碎芒爆裂,蕾塔娜像布娃娃般被巨锤抡飞。

    紧接着又亮起一团银白中夹杂着猩红血水的光芒,飞走的不是萨达尔,而是一头白龙。

    似乎脊骨都被砸断了,白龙的身姿高高飞扬,头尾几乎都接在了一起。

    凄厉的龙鸣里还夹杂着模糊的话语,像是在叫萨达尔。

    萨达尔拉出淡金虚影,闪射到白龙身前。此时白龙距离一根破损机械臂只有几米之遥,眼见就要被机械臂穿透,像烧烤蜥蜴一样高高挂起。

    晶格魔方已经用来保护试验室其他研究员了,萨达尔毫不犹豫的展开层层光盾裹住自己,挡在了白龙前方。

    这次爆裂出的才是跟蕾塔娜一样的绚丽碎芒,一人一龙紧紧抱着,坠进大堆机械碎片中。

    “罗罗”

    第三个冲上去的是忒温丝,在她看来,高悬在空中,连续两击都没能得手的奇丽,必然要丧命在这一锤之下。

    “快醒过来啊!”

    “你就这么抛弃我了吗,就为了这样的力量?”

    她高声呼喊着,冲到巨锤前方,铁幕和永恒宁静牵引起翠绿光流,狠狠撞上锤头。

    绿光落空,巨锤居然闪开了忒温丝,砸在奇丽身上。

    像是一面巨大的金锣被敲响,奇丽身上爆裂出五彩斑斓的星光,身影消失不见。

    “咦……”

    巨锤悬在空中,图铎讶然:“我的相位武器会带动整个空间,就连亚空间都会产生乱流,封锁传送通道,没有人可以闪避开,这是什么花招?”

    “你跟罗姆罗斯一样啊……”

    图铎背后,一团水晶光辉亮起,同时响起男声:“太执迷于可见的力量,却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水银光辉在图铎后颈炸出大团铜光,让巨人图铎也一个踉跄。巨锤落在地上,像十级地震一样,震得整个空间的每粒尘埃都在翻滚。

    李奇出现,确认靠奇丽无法跟图铎抗衡后,只能出此下策。

    奇丽只有正义神力,李奇却能施展出痛苦、告死、旌旗、破坏等等各种神力。

    当然他还做不到在各种神力之间自由转换,不过换个三五次还是可以的。

    至于身份暴露什么的,现在他也顾不上了。

    反正李奇和奇丽的灵魂差异已经大到了神都看不清的地步,事后总有法子弥补。

    靠已经晋升了的告死神力,挣脱了图铎依靠结界施放的空间束缚,李奇终于能跟图铎勉强一战。

    然而告死神力却不能对图铎造成有效伤害,与图铎周旋了几招后,李奇又换到了破坏神力。

    艳红流金与古铜灰铁交织,飞灰与血水齐舞,李奇能做的极限,也只是让图铎身上若干鳞片血肉化灰,伤不到根本。

    这还是图铎没有再施放大招,只是把双手大锤分解成双持单手锤后,像对招一样周旋的结果。

    “很好,这个小家伙对现在的你满腔嫉妒和愤恨……”

    图铎还在低笑:“我根本没有出力,完全放任他行动,是他在跟你战斗。”

    “这会极大的提升我跟这副傀儡战甲的同步率,我乐见其成。”

    罗姆罗斯你这个二五仔!

    我这里在冒死救你,你居然还把我当敌人干!

    李奇气得想把刚愈合好的肝胆吐出来……

    忒温丝也在痛苦的大喊:“罗罗!你醒醒啊!”

    古铜光流猛然卷住忒温丝,让李奇暗叫不好。

    “怪不得感觉很熟悉,这是我的武器啊。”

    “怎么跟这个小丫头绑定了?”

    “你很在意?”

    图铎的身躯一滞,巨手把忒温丝当手办一样捏着,举到眼前。

    那张包裹着铜光的面目扭曲不定,偶尔变成罗姆罗斯的样子,呲牙咧嘴像在痛苦的嚎叫。

    “真是贪心的家伙……”

    图铎似乎在嘲笑罗姆罗斯:“你最珍视的女人?刚才那个尖耳朵又是怎么回事啊?”

    “而且把我的武器用生命神术,跟她血肉和灵魂绑定,不就是拿她当武器吗,这就是珍视?”

    “唔,的确是珍视……”

    “她就是你准备用在最后一步上的融合材料吧,如果没发现我这具躯体的话。”

    图铎的话让面目更加模糊,手上闪烁的铜光也渗进忒温丝体内,似乎在吸收着她的生灵乃至灵魂,以至于逸散出缕缕翠绿光丝,萦绕着她转动不息。

    小红和欧萝拉等人的呼叫穿透结界,同时也让阻滞红网的隔阂松动了不少。

    李奇心说好机会……

    滚滚热流涌入灵魂,渗透到身躯每个角落,让伤势急速恢复,力量急速提升。

    李奇收回提尔之柄,挥手招起无数晶钛和魔钢碎片,瞬间揉成一柄无比粗糙的大剑。

    说是大剑,其实跟柱子没什么区别。

    转到痛苦神力,菲妮正像吹气球一样,急切的将力量推送过来。

    淡金光辉浸透剑身,再牵引起浓稠光流,李奇高高飞起,抡着巨柱,朝图铎的脑袋重重砸下。

    图铎一手举锤,一手将忒温丝举起,迎向似乎能瓦解一切的淡金光流。

    真是如意的算盘,让忒温丝在李奇手上身魂皆灭,罗姆罗斯自然不会再挣扎抗拒,必然会与图铎融为一体,由图铎代他复仇。

    “我说过了,你这样的莽夫,就只知道可见可触摸的力量,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李奇冷冷笑着,轰下光流。

    真相之视!

    就连空间都裂解出如透视模型般的线条,金光中,图铎的巨大身躯更是显露出若干不同生灵拼凑在一起的真实构造。

    金光一面涌入图铎的身躯,努力分解着这个拼凑起来的怪物,一面向外冲击,在图铎降下的结界上切割出大大小小的裂痕,揭起一面面刷新着无数符文的光幕。

    忒温丝从巨手中飞出,被挣扎着冲出来的蕾塔娜抱住。

    李奇自半空落下,光影迷离中,变回有一双尖耳朵的大奇丽。

    巨人呆呆立着,直到四周的结界轰然碎裂,才摇曳了几下,轰然跪坐在地上。

    “果然啊,还是差了最后一步。”

    自巨人体内溢出一团铜光,悬在半空,赫然是之前那具图铎遗体。

    原本的巨人身躯也急速缩小,最终变回罗姆罗斯,依旧保持着跪坐的姿势,脑袋低着,似乎失去了意识。

    像是活过来了似的,悬在半空的图铎遗体开口:“不然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被你这种神力瓦解,奇……丽……”

    奇丽撑着膝盖,努力站了起来,喘着大气说:“看来你并不是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该停手的时候也知道停手。”

    嗡嗡低鸣响起,一股无形的力量波动罩住已经变成垃圾场的试验室,半空中图铎身上的光辉都黯淡了几分。

    “打开了!早该打开的!”

    角落里伽鲁拉拍着额头说:“是我的错,安全守则全忘光了!”

    源魔力场发生器开启,虽然比不上银月之心和埃隆盖特要塞那个级别,但束缚半神及以下的存在却还是轻松容易。

    图铎并不理会束缚他的力场,降下身躯,淡然的道:“我是费恩世界里少有几个被尊称为大帝的凡人,你觉得只靠蛮干,就有这样的成就吗?”

    奇丽叹气:“至少我见过只靠蛮干就吓退了诸天神魔的家伙,而那个家伙是个无药可救的逗比,还是先天性的。”

    图铎呵呵笑了,居然理解了说的是谁。

    他再摊手道:“我说过的,这里是海底,我当然不会任意妄为,而且并没有造成什么实际损害。”

    旁边伽鲁拉捶胸顿足:“这还没有!?我的设备!哦,还有你!别再乱动了!”

    奇丽没回话,只是看着罗姆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