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44章 长夜漫漫·处处险恶

    “只有红神是唯一真神。(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他给了你两次生命,跪下信仰红神吧,从此你被红神庇护,阴险的人再也不能接近你。长夜漫漫,处处险恶,红神才是唯一真神。”

    “我信仰北境的旧神,我的母亲是史塔克。”

    “不,你是坦格利安!”

    “我是坦格利安,也是史塔克。“琼恩说道,”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琼恩,你被红神复活了,在这神庙里。史塔克也该信仰红神,跪下吧,琼恩,在你面前的神像就是红神拉赫洛。”

    琼恩看着一口大胡子的雕像,感觉红神像极了铁群岛的某位铁民。

    “谢谢大师好意,我不会信仰红神,但请让我心怀感激。”琼恩内心并没有心怀感激,他并不想被复活。临冬城里,他被围攻的时候,布兰史塔克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他被杀死。

    布兰虽然没有亲自动手,却跟亲自动手并无区别。

    亲人不出手相助,那就是谋杀。

    生活多艰,人心复杂,也许长眠才是最能得到的平静。

    “大师!”丹妮莉丝说道,“我们需要给琼恩更多的时间。”

    “女王陛下,请你成为拉赫洛的信民吧。你的龙卓耿,就是红神拉赫洛的孩子,你也是他的孩子,红神眷顾你,借助你的手复活了琼恩,请下跪,女王陛下。”

    “是,大师。”丹妮莉丝下跪,面对拉赫洛神像,磕拜,然后起身,为拉赫洛点燃蜡烛。

    “女王陛下,维斯特洛大陆上,将进行王选,趁这个机会,我们应该集合兵力,进攻君临。”

    琼恩心中一震:”大师,不要开战,人们流的鲜血太多了。“

    “维斯特洛大陆是个信仰邪神的地方,混乱而黑暗,只有拉赫洛之光才能驱散黑暗。铁王座上,必将坐上一位女王,那就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不,谁坐上铁王座都一样,只要能够善待百姓。”

    “你错了,琼恩,铁王座是一个叫做伊耿坦格利安的国王用敌人的一千把剑铸造而成的,能够坐上铁王座的,只有坦格利安,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伪王。”大牧师的声音又尖又利,令琼恩感觉很难受。

    “大牧师,你是希望把红神的信仰传到维斯特洛吧。梅丽珊卓曾经辅助史坦尼斯国王,建立了红神信仰的信众,王后赛丽丝死心塌地的信仰红神,并建立了专门信仰红神的后党,但梅丽珊卓在神木林里献祭孩子,造成了民众们的反感,这也引发了君临的动荡,国王史坦尼斯也因此殒命。梅丽珊卓不得不隐姓埋名,投靠了威尔大人才获得安全保护。”

    “长夜黑暗,处处险恶,梅丽珊卓最后为了对抗异鬼,献出了她自己的生命,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红神的指引,都受红神的眷顾。”

    琼恩冷笑:”牧师,红神并没有善待他的子民,梅丽珊卓死于异鬼之手,红神也没有出手救她。她本该在火焰中看见自己的死亡。“

    “我们的生命、荣耀,都是红神给的,一切都献给拉赫洛,拉赫洛想什么时候收回就什么时候收回,梅丽珊卓做了她该做的,她在俗世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她在神殿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梅丽珊卓回到了拉赫洛的怀抱,进入了圣火之殿,得到了永生。”

    琼恩摇头,他感觉,这个世界将会发生变化,两个大陆将会发生战争,因为红神信仰者躁动不已,想要越过狭海,侵占维斯特洛,然后宣扬红神。

    他看向丹妮莉丝,丹妮莉丝已经信仰红神,这一点不知道是好是坏。本内罗如果要做什么,他必须依靠丹妮莉丝的女王威权。

    “琼恩,向大师道歉吧。”丹妮莉丝说道。

    “我不会道歉,女王陛下。”

    “红神原谅懵懂无知的孩童,善待体弱多病的老人,他的光芒行走在世界上,普照迷途的罪人。”大牧师唱歌似的说道。

    “大牧师,你的火焰能告诉我们,女王陛下集合起来的舰队去了哪里吗?”

    “我的火焰早就洞悉一切,琼恩,女王陛下集合起来的舰队,去了绝境长城的东海望。只是战争已经结束了,他们还航行在狭海的海豹湾,在接近东海望之前,他们遭遇风暴,千艘战舰损失了一半,另外的一半,被强风刮到了斯卡格斯岛屿上。女王陛下要去看望她的部下,去斯卡格斯岛屿,一切真相大白。”

    “现在已经没有了风暴,他们为何还不从斯卡格斯岛屿上返回,或者去到东海望。”

    “所有的船都毁灭了。琼恩。斯卡格斯岛屿只有一条航线可以进入靠岸,其余的地方,全部是乱石暗礁,无船能够接近。”

    “我要去看他们。”丹妮莉丝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琼恩立即说道。

    “好!”

    狭海对岸,七大王国和守夜人总部都收到了首相大人的渡鸦信:最南边的多恩;最北边的自由民、守夜人;七国粮仓的提利尔家族;海边的风息堡;河间地的徒利家族,艾林谷的艾林家族,全部收到了首相的信件,信中要求这些大家族都派出人手,到君临参与政务,商量国王的人选。

    多恩的马泰尔家族已经名存实亡,整个多恩采取的是民选制度,地方长官由百姓投票选出,第一届的地方长官是多恩的道郎马泰尔和布莱蒙家族一起执掌,乔妮莎布莱蒙和其他几位将军一起北上抗击异鬼,全部战死,多恩的地方长官还来不及重新任命,道郎马泰尔一人执掌多恩。

    道郎无法移步到君临,他的腿疾已经令他多年无法行走。他派出了渡鸦,多恩决定把投票权委托给首相大人,如此一来,威尔的手上就有了三票。

    北方守夜人和自由民的一票属于威尔,多恩的一票委托给首相大人,那么也是他的,首相大人本身还有一票。

    从七国各地赶到君临需要最少一个月的时间,所以王选大会定于两个月后于君临举行,以便让大家有足够的时间赶来投票。

    多恩,道郎马泰尔喜欢在厨房里用完餐后在大阳台上晒太阳,看看大海壮观的景色。

    身边侍卫队长何塔如影子一样的站在他的身后。

    从道郎亲王变成地方长官,道郎一直有恍惚的错觉,觉得自己依然还是多恩的亲王,直到威尔大人的一封选王信到来,才把他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一艘船出现在道郎马泰尔的视野里,大海平静无波,海岸线就在大阳台下面不远,海鸥掠过,海鸟声随处可闻。

    第二艘船出现,然后是第三艘。

    阳戟城有一个港口,虽然不大,却也是船来船往。多恩和狭海对岸的生意,很多是在阳戟城的港口完成贸易。

    第四艘,第五艘……好多船只出现。

    道郎心里微微不安,这是哪里的船?

    “何塔,你过来看看,下面的大海中,是不是战舰?”

    何塔过来,站在一面玻璃墙前,他看见了很多船,还有更多的船从海平线上冒出来。

    “是战舰,大人。”

    “传令,示警!”道郎马泰尔说道。他脸色平静,波澜不惊。

    无数的战舰冒出来,正驶向阳戟城的港口。

    何塔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很快,外面就响起了号角声:呜呜呜呜呜呜

    号角声惊动了阳戟城,惊动了影子城,惊动了长矛塔、太阳塔、沙船堡,惊动了港口。

    到处都响起了示警的号角声,呜呜呜呜呜呜呜的号角声到处都在吹响,仿佛敌人已经杀进了阳戟城。

    港口里面,三十艘战舰排列成战斗队列,划出港口,展开在大海上。

    然而,敌舰密密麻麻而来,并很快分成了三个阵列,一个阵列迂回到后面,一个阵列迂回到侧面,一个阵列正面牵制。

    各种鼓点声密集响起,每一艘战舰,都是靠鼓声来进行行军:撞击速度、战斗速度、匀速速度,全部都靠鼓点来控制。

    阳戟城的大海上,夕阳西下,巨大的阳戟城挡住了大片的阳光,给大海的海面投射下了一片巨大的阴影。海港里的三十艘战舰被敌舰给包围了起来。

    和北境的白港不同,阳戟城的天险不在港口,而在是岸上的城市,影子城就是很难被攻破的迷宫,只要没有内鬼,外来的敌人就无法在影子城的迷宫里出来。但是港口,却无险可守。

    城市守备队调动起来,影子城外面的居民全部进入阳戟城,在迷宫里面,战士们纷纷进入要害位置,不管敌人有多少,总有暗道可以通过士兵去突袭。

    道郎马泰尔一直在大阳台上看着海面,多恩的三十艘战舰被围困,对方并没有立即展开进攻,而是派出了一艘战舰驶了上去,看样子是双方展开了谈判。

    不一会儿,也不知道双方谈判了什么样的条件,三十艘战舰一起挂上了白旗,这表示了不战而降。

    道郎亲王眼睁睁的看着港口的三十艘战舰就这样加入了敌人的舰队,然后,数百艘战舰开始向前,驶进港口。因为角度的原因,道郎无法看见敌舰进入港口的情形。

    守备队已经增援港口,敌人进入港口后,要想上岸进攻阳戟城也并不容易。岸上,修建了很多的箭塔。自从威尔大人征服多恩,他就看出了阳戟城的港口是一个弱点,没有军事防御,于是增加了很多的箭塔,弩炮堡。战舰是怕弩炮发射火油桶和沥青桶的,还有圆石。

    过了好一会,道郎并没有听到弩炮射击的声音,也没有听到战士们的战斗声。

    这很奇怪!

    道郎当然听说了北境的白港被屠灭的消息,惨案早就传遍了七国,威尔大人和希琳陛下一起发出的示警,不明舰队趁维斯特洛和异鬼大战兵力被严重削弱的时候,突袭了白港,劫掠了一座繁华的城市,估计他们尝到了甜头,会来劫掠更多的城市。富有的港口城市,有黑水河的君临,有河湾地的旧镇,还有西境的兰尼斯港,艾林谷的海鸥镇。

    道郎没有想到敌人选择的第二个城市是阳戟城。

    阳戟城被威尔大人率兵征服,战力虚弱,整个多恩都处于衰弱状态,敌人突然来袭,海上无法抵挡,为何岸上也没有抵抗?

    “何塔,派出战士去看看情况。”道郎感觉到了不妙。

    “是,大人。”

    “学士,放出渡鸦,向威尔大人示警。”

    “大人,现在敌我情况未明,还是先等一会吧。”

    “放出渡鸦,我看见了不战而投降的海军舰队,那是敌人确定无疑。别忘记了被屠灭的白港。”

    “大人,万一来的是我们的自己人呢?”学士说道。

    道郎马泰尔豁然盯着学士:“学士,你勾通了敌人来侵占阳戟城?“

    “亲王,来的人并不是别人,来的人是亚莲恩马泰尔公主。”

    道郎瞠目结舌。

    “亲王,亚莲恩公主在狭海对岸迅速的征服了几支海盗组织,然后率兵重新来夺回阳戟城,多恩属于马泰尔家族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不,学士,这一次,威尔大人抓住亚莲恩,不会再给她生命。叫她住手吧。”

    “不用怕,亲王,亚莲恩身后站着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她有龙,她是我们的靠山。”

    道郎顿时作声不得!

    学士笑道:“亲王,铁王座是伊耿坦格利安铸造的,上面的王,只能是坦格利安,不能是其他任何的人。龙回来了,马泰尔家族也回来了。”

    “我知道威尔和丹妮莉丝是最坚固的盟友。”

    “是的,那是以前。当公主率领舰队屠灭了白港,北境人愤怒杀了女王陛下的一头龙,又杀死了琼恩坦格利安,卓耿虽然受了伤,却烧毁了临冬城主堡,杀死了大批的文臣武将,希琳陛下也被杀死,这个仇怨,已经无法解开。”

    “不,你们低估了威尔大人的能力,也低估了丹妮莉丝的智慧。”

    “亲王,公主马上就会来到,多恩明天就可以宣布独立。亚莲恩公主除了背靠丹妮莉丝,还背靠瓦兰提斯的支持,瓦兰提斯,有一个巨大的红神庙,本内罗大牧师是丹妮莉丝的信仰指引者。”

    道郎亲王看着学士:“学士,你违背了誓言,不能参与到任何政务里来。你变了,该被剥夺掉学士项链,放逐到狭海对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