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天极废!

    太宁天尊的眼前,世间一切的本相在此时被揭开,尤其是那些所谓的“天祖”。(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虽然这些东西事实上和真正的“天祖”并不相同。

    “自称天祖的天祖,事实上并不是真正衍化的天祖,听起来有些绕口,不过逆在宋野上取得的那个……确实是真正无缺的天祖。”

    “天之祖先,祖者,浮游乎万物之祖,为一切之先。”

    太乙天尊的手掌撕碎了帷幕,无数天人的轮廓被拂散扫净,大片的尘埃缓缓落下,乾坤之上,寂静无声。

    只持续了一个顷刻,但似乎又经历了数个大衍般漫长!

    太宁天尊不断的环顾四周,太乙天尊的身影辽远,站在距离他极远的地方。

    但就在刚刚,他们两人还厮杀的不可开交,怎么此时距离瞬间就拉开了?

    他看不破这片蒙昧,同时也更不愿意承认,世间居然还有连天尊都难以看破的存在与现象!

    “你看不破是正常的。”

    太乙天尊的声音传过来了。

    太宁天尊沉声呵问:“这是你施展的法术吗!要以此向我耀武扬威吗!”

    “太乙!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低头吗!”

    他认为这是太乙布置出的情况,此时必然是为了遏制他,甚至有可能就是清静衍化出来的妄境!

    不是太易天尊说,太乙已经掌握了妄境吗!

    他对付世间第二大妖时,不过是略施手段就把那个至尊困在妄境之内,难以清醒半点。

    肯定是这样了。

    虽然说天尊是过去未来皆可查看,但是同等级的对手,同样是天尊,自然是堪不破的。

    太宁天尊持矛而立,气势逐渐浩瀚起来,一扫之前的颓然与迷茫。

    想要用妄境镇压自己?

    开什么玩笑!

    太乙天尊缓缓开口:“不是我的手段……你居然不明白……”

    他指着太宁手中的矛,是那【太始之一】:“这是一,一从道来,不可分割,故而这就是它的本相,但没有本质。”

    “有形而无质,介乎于有无之间。”

    “那些东西……它们的完成度比这个更低……它们不是太始,不是太初,不是太无,不是太虚,不是太渊,不是太素,不是太易,不是太极……”

    “这些东西难以给出一个定论,姑且先叫它们‘太灵’好了。”

    太宁天尊皱着眉头:“你怕不时没有办法对付我这长矛,所以编造了一处大妄来蒙骗于我!”

    “什么太灵!出乎于世间之前的灵性吗!古初无物,何来灵性!”

    太乙天尊托着金剑:“古初无物,万象自三天尊始,过去未来自无名者始,无名者自道而始。”

    “无名者便是太灵,或者说……天祖那种东西,包括这些太灵,都是仿造,在复制无名者。”

    太宁天尊一愣,随后开始生出震惊。

    什么叫做在复制无名者?

    那也是可以复制的吗!

    如果有人在做这种事情,那又究竟是谁!

    先天三尊?不可能!太易天尊?他应该没有这种本事!

    “在鸿洞深处,这些东西处于‘无存状态’,意思是世间不会有存在这种东西的地方……”

    “这和无何有之乡中的树是一样的。”

    “不是任何人在复制,而是这个天地,或者说,道在复制。”

    太乙天尊的眼中光芒闪烁:“无名者的记忆,这些东西也是碎片,所以超越了过去未来而存在,更是这个世间维系不可或缺的力量。”

    “但是天尊以下,看不到它们,如果说太始是完整的一,那么它们就只是一的一半。”

    “从表面上来看,一的一半还是一,但从实质上讲,那是根本不同的结果。”

    “在虚无明冥之间听闻与见证,太宁,此时你是否感觉,如置身于神话之中呢?”

    太乙救苦天尊见证四周的一切,他此时了解到,感觉到了,那个巨大的圆环,同样,岁月光阴之中充斥着这些太灵,它们是无名者得记忆碎片,但却都是后来记录的,没有什么用的东西。

    然而对于当世众生来说,它们依旧是极其厉害的,极其强大的一种浮游力量。

    是它们介入了创世之始,构筑了世间的根本源气!

    这些叽叽喳喳如麻雀一样的太灵们!

    它们是万物众生的祖先!

    它们想要重铸无名者,但是衍化过头了,并且存在于鸿洞之中而不能显化,它们又像是众生的记忆一样,记录了很多的东西,它们没有自我意识,但却拥有念头这种东西。

    或许这就是世间的真正模样!

    正像是无数韶华连接起来而成就的模样!

    “感谢你让我看到它们,这样一来对于旧乡的认知,或许对于推开那扇门有了更多的帮助。”

    太乙救苦天尊惊叹:“这就是起源!是世间万象森罗的起源!”

    如是的权柄给予了太乙天尊很多便利,他也未曾想到,居然孟在有形无形,有质无质之间看到这些东西!

    无名者的记忆定格了,但是世间的一切就从此时开始了!

    何等伟大,何等不可思议!

    道与空无的变化,这就是一切的根!

    “或许我知道了不得了的东西……道境就是一有,而无却不仅仅只有五个!”

    “无名者或许并不是无名,传说他是给自己取名之后逝去,但事实上,它很可能只是找回了他丢失的‘名字’!”

    “无名者本来就是一有,是道境!他或许根本不是无境!”

    “世间的有无起源……两种至高不可揣摩,莫测难明的概念!”

    太乙天尊此时就像是解决了困扰多年数学题的孩子,他很兴奋,同时似乎感觉自己见到了不一样的天地!

    他的心境逐渐开始升华,就差一点点薄膜,就可以进入“吾丧我”之境了!

    太乙转头看向太宁。

    一切太灵们都被驱散,归于无形虚明之后。

    【太始之一】向太乙杀来!

    虚无明冥之世一片静默。

    金剑未动。

    太乙天尊身前,【太始之一】突然停下。

    太宁天尊未曾回神,只见得太乙轻轻按压矛尖。

    这是第三次了,同样,也是最后一次。

    太宁天尊的身体猛然一颤,他所掌握的鸿天之名在此时消散,而神矛也在刹那化为虚无!

    “鸿天是一个契机,是呼唤太始之一的媒介,这个兵器本相如此,无法归还于道,既然这样,我就只能走另外一条路。”

    太乙天尊道:“鸿天寂静,使有形归于无形,如此太始亦自归无形,我不允许,便不得出,如是而已。”

    太宁天尊站立在原地。

    太乙天尊向他打了一掌。

    ……

    “轰隆!!!”

    大罗天顶,密密麻麻的阵纹崩塌,太宁天尊的怒吼从天而降,使得大罗陷落,直让鸿荒五裂!

    岁月的神火从天散落,光阴的黑水化为滂沱暴雨,洗练罗天!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复,地不周载。火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

    《淮南子览冥训》